《柳帝王》

第17节

作者:奇儒

晏梧羽醒来时是在大街上。

五花大绑的被放在一台平车上头,加上点了七处穴道,除了眼睛、嘴巴和脖子能动以外,简直是像石头。

在这种天气不差的黄昏,这条原本人来人往的热闹大街上,为什么没半个人围过来?

甚至没有半点“人”的声音?

这是怎么一回事?晏大小姐不由得害怕起来,她一怕嘴里可就骂着一个男人的名字:“柳帝王,你这个狼心狗肺杀千刀的家伙,怎么不早点下地狱去!”

她喘了一口气,又大骂了一阵,再喘气再骂。

有多久?

咱们晏大小姐没去管它,反正忽然间有一张面孔和一道声音斗然出现了她一跳。

“骂的好!”萧游云冷沉沉的笑道:“骂得太好了!”

晏梧羽眯起了双眼,讶呼道:“萧游云,你……”

“我又回来了,你很惊讶是不是?”萧游云哈哈哈很邪异的笑着,大声说道:“很好,不管是谁把你绑在这里,是送上门来的大礼物!”

他边说着边伸手一扯拉断的绳索,接着一把提起全身穴道被点制的晏大小姐,冷冷道:“正好陪我上路!”

晏梧羽双眉一沉,冷哼道:“你想做什么?”

“去一个地方!”萧游云的声音可是充满了怨恨,道:“在那里有你想见到的柳帝王,也有你不想见到的宣雨情。”

他沉沉的笑声转为怒笑,道:“更有一个我想砍杀的柳梦狂!”

上次一败,败得好惨好惨,萧游云恨死了柳梦狂。

甚至连在做梦时都梦见自己杀他一千刀一万刀。

柳梦狂,果然言人在梦中发狂。

晏梧羽睁瞪一双眼,叫道:“你想利用我?呸!别想了,柳帝王那个没人性的家伙才不会理会你!”

“是吗?”萧游云邪异的一笑,缓缓道:“我倒觉得你是一颗很好的棋子,好到姓柳的会拿他自己的命来交换。”

这可不是晏梧羽想要的事。

她恨柳帝王这个冤家,因为爱得太深。

所以,会让柳帝王死亡的事她打死也不干的。

萧游云已经开始前进,晏大小姐不由得悲伤起来,自己被人家扣拉着前进,难道一点机会也没有了。

她看看四周,家家户户门窗紧闭。

该死,天下的英雄好汉都到那里去了?晏梧羽的肚子在大声叫骂着,难道全部死在外头没一个进赵城?

晏大小姐叹了一口气,眼瞳孔里却映出了一个人。

一个在街道那端踽踽独走,手上有一把剑的男人。

一个真正的男人。

晏梧羽的眼睛亮了,因为这个男人的手上有一把真正的剑,闻人独和他的独笑鬼剑。

萧游云的瞳孔却开始收缩。

全身的肌肉绷紧了起来,就像斗狗发现了对方般的,忍不住喉头里沉闷发出了一声又一声无意义的怒意。

闻人独笑一点改变行进路线的意思也没有,直线而来,到了一丈终于停住了步子。

他看见萧游云,也看见他手中的晏梧羽。

晏梧羽,“卒帅”晏蒲衣唯一的女儿、唯一的后人。

不管晏蒲衣曾经是怎样个有野心的人。

最少在“剑”上的造诣值得令人尊敬。

所以,他的后人谁也不能欺侮凌辱,这是宗师对宗师之间不是笔墨言语说明的情谊。

“放了她,你走!”闻人独笑简单的道:“你是萧天地的儿子,不应该做这种丢脸的事!”

萧游云双目冷冷一翻,他可不是见了对手就挟着尾巴逃走的小狗,十足十,他是斗志盈扬的大斗犬。

“我先要知道一件事!”萧游云在这种情况下犹能思考整件事情的关键,道:“你是无意中在现在来这里,还是有意的情况下来的?”

这关系着非常重大——动手与否的问题。

闻人独笑很少向人解释事情,一向是话出如令,但是这回他破了一次例,为的是萧天地也真是一号人物。

“有人引我来!”闻人独笑回答完这五个字后,手指已经放在剑柄上,冷冷双目,冷冷杀意。

萧游云的眼眸一样冰冷,全身一样满满的肃杀。

但是,他也同样是个聪明人。

“是谁把你绑在这里?”他问着晏梧羽。

最少就算要出手也非得把事情搞清楚不可。

“哼,是谁我倒不知道。”晏梧羽咬牙道:“不过,我知道的是彭子郭那老贼擒扣了我送到三个女人面前……”

她不认识潘离儿,也不认识火焰双虹。

但是她记得那间屋子。

“挺大的一间屋子,是用黄色璃瓦铺顶……”晏梧羽哼哼冷笑道:“只要本姑娘活着,一定翻遍赵城找出它来。”

萧游云现在是十足的明白了。

自己真的只是人家手上玩弄的一粒棋子。

为了“将死”对方,这粒棋子随便就可以牺牲。

他不愿做棋子,一向都不愿意。

“如果有人想把我当成棋子在玩弄……”萧游云无时无刻不对自己说着这句话:“这会是一粒有毒的棋子,专门毒杀那些自以为是下棋的人。”

现在,他二话说的拍解开晏梧羽的穴道,说话的对象却是闻人独笑,道:“我并不是怕你,也不是怕你的剑……”

闻人独笑没有表情的听着。

“我只是不想当一颗棋子给人家玩来弄去而已!”萧游云淡淡道:“有一天我会跟你一战,但是要等到没有那些自以为是下棋的人!”

萧游云转身大步走了,闻人独笑也走了。

整条空空荡荡的街道上就剩下晏大小姐一个人。

她越想越不对,也越想越害怕。

谁晓得那些门窗后面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她,一阵凉意从背脊爬上来,她可是迈足了力往前奔去。

然后,她看见了五个大美人。

真的,一个比一个美,简直全天下的美女都在这里似的,她认得其中的一个,韦皓雁。

当然她也认得这五大美人身旁那个臭男人。

“完了!妈呀,真正的比完了还完!”夏两忘惨叫了起来:“柳帝王啊,你真会害死人!”

***□

护国院是朝廷官立的大庙大寺。

明慧大师是护国院的方丈住持。

方丈禅房是全天下最清净地。

但是,有些事情并不是你想当耳就是当然耳的,是不是?明慧大师真的苦笑了。

本来有宣大美人一个女人在,勉强也就算了。

那知道忽的就多出了六个美得过分的女人,他用力的咳了咳,正打算开口讲一些“话”。

“我先说。”夏停云眼明口快,抢先道:“大和尚别怪人啦,会犯了嗔戒!”他用力一叹,手指头同样用力的指向柳大混混的鼻子。

“哥哥我已经受不了这五个女人了。”夏两忘帮腔叫道:“两只耳朵差点就炸啦!”

黑珍珠咭的一笑,哼道:“不这样你会带我们来吗?”

来什么?

可有好多人看向咱们的柳大公子。

柳帝王苦笑得好难看,眼角扫过别说白雪莲和黑珍珠深情款款的睇着自己,那韦皓雁的慾语还休、晏梧羽的百般情怀,以及倪不生那微妙难言的眼眸,最重要的是咱们宣大娇妻。

宣雨情微微在笑着,可是……笑得好“奇怪”。

“好啦,你们到底要怎样?”柳大混混唯一安慰的是,玉荷儿这个小美女的眼光比较正常一点。

“她们……诸位姊姊的心意你还不懂?”玉荷儿摇了摇头,叹道:“比我笨咧!要不要说更清楚一点?”

开什么玩笑,说清楚就下地狱啦!

柳大公子手臂一伸,拉了皮俊、夏停云、夏两忘三个好朋友往外就走,边故意大声有力有精神很紧急的道:“我爹往洛阳去了,些事儿咱们男人商议商议。嘿嘿!”

最后那两声“嘿嘿”可是朝宣娇妻笑的。

宣雨情瞧他们出去外头了,这厢好笑的摇了摇头朝众位姊妹们道:“这位明慧大师可是高僧,各位姊妹有事儿可以请教他。”

“不敢!”明慧大师倒真客气,哈哈“乾”笑两声,道:“老衲是方外人,对红尘的事早已忘之久!”

哈哈打完了,人正想溜,猛的晏梧羽第一个开口道:“大师,小女子有话请示!”

明慧大师那张脸早已修练得不得钻也成精了,登时要“起身”变成挪换了一下位子,点点头道:“檀越何事?”

“如果有人答应过别人的事而不做,合乎情理吗?”晏梧羽看了宣雨情一眼,继续道:“如果有人受了人家救命之恩而不思报答,这又合理吗?”

明慧大和尚这下在七个大美人的“注视”下,可真要有点禅定功夫来力持镇静。

“有关于这两个问题……”大和尚站了起来,很严肃的踱步踱到了门边,缓缓道:“可以等老衲上完了坑回来后再回答吗?”

当明慧大师走出了“自己”的禅房后,内心真是感谢极了佛祖。

在方才那种情况下,自己竟然可以“平安”的出来,如果不是佛菩萨的保佑,说不得高僧我今天大难看啦!

他在花圃拐了个弯,可见冷冷的夜风中柳帝王那一干人在那儿坐着“聊天”哩!好小子,连出家人也要害。

“大师别来无恙?”四个男人同声问着。

明慧大和尚可是二话不说的转了个弯走了,废话,跟这四个家伙话匣一打开,马上立刻毫不犹豫的会被“设计”。

不但设计,搞不好“陷害”得一世英名全毁了。

“和尚怎么了?”柳帝王哈哈笑了,朝禅房那端“恐惧”的望了一眼,说起正话:“目前最重要的是,现在变成我们要阻挡火焰双虹离开赵城!”

因为柳梦狂已往洛阳而去,阻止“阻止的人”是他们目前最重要的一件事。

天下的事情有时很奇怪的,你往东人家偏不让你走,谁晓得有一天反过来变成你阻止人家往东去!

“唉,原来咱们的堂伯那么有出息!”夏停云大大叹了一口气,道:“挤来挤去好歹也是黑色火焰的八名成员之一。”

耶?这小子好像觉得挺光荣的。

皮大堡主哼了两哼,道:“用点脑袋想想吧,你们那位夏大先生凭什么让秘先生给他好脸色看?”

“大哉问!”夏两忘喝采道:“这问题真他奶奶的好,可惜哥哥我怎么想也想不出来。”

啥?这小子欠揍吗?

皮俊瞪了他一眼,哼道:“早知道问你也没屁用!”

“唉,少吵一点成吧?”柳大混混苦叹了好几声,摇晃着脑袋道:“夏自在到底这些年来做什么?怎么会成为八名黑色火焰的成员之一?又为何改了名?”

夏停云皱眉想了片刻,缓缓道:“虽是堂伯,来往却是在十几年前,那时……你爹跟他可是生死战友!”

柳帝王点了点头,道:“是十二年前,不过在十年前他出了一趟塞外以后便再也没消息了。”

问题一定出在夏自在在塞外到底遇上了什么事。

“反正这件事只要活着总会知道。”夏两忘偏了偏头,道:“最重要的是我们怎么反过来阻止潘离儿和火焰双虹。”

柳帝沉吟着,足足思考了老半天这才道:“我们阻止她们实在是太费力,不如叫她们再来阻止我们。”

他笑了起来,道:“咱们现在就走人如何?”

是啊,大伙儿连夜出城,狂奔一路往洛阳去吓坏那三个女人措手不及似乎是个不错的方法。

“当然我们还是有前后之分。”柳大公子瞧了一眼夏停云、夏两忘嘻嘻一笑,道:“哪,由你们两人带着那……”

柳帝王话说一半,夏两忘可是抢先大叫道:“不干!”

“不管!”柳大混混接下去的话是:“韦皓雁、倪不生、玉荷儿、白雪莲、黑珍珠、晏梧羽这六大美人多照顾了。”

夏两忘哼了两哼,嘿嘿道:“哥哥我已经受够了,这回换你去‘照顾’她们。”

“赞成!”夏停云和兄弟两忘当场窜身就走。

皮俊瞧情况不妙,一只脚方抬起来那柳帝王眼明手快上前拉住,抱得个死紧,道:“别走!”

“不走的是呆子!”

“怎么会?皮家堡主不是少了女主人?”

“谢了,这点用不着兄弟你来担心!”

“这怎么可以?”柳大混混愉快的笑道:“身为你皮大堡主最好的‘朋友’,这种事不替你着急像什么话!”

皮俊大大叹气道:“如果真是好朋友,就求你放了我一马行不行?那些女人可是一个个沾不得!”

柳帝王可是怪眼瞪他道:“为什么沾不得?”

“因为她们都心仪我的‘好朋友’。”皮俊哈哈大笑,道:“哥哥我去沾她们,还算是人吗?”

这个理由挺好的。

柳大公子似乎是无话可说了,那背后忽的传来宣雨情一笑,道:“瞧你们两个这么亲,还以为有断袖之痞呢!”

柳帝王大大叹了一口气,放开了皮俊苦笑道:“唉,连你都不帮我,以后的日子哥哥怎么过?”

“少装出那付可怜的样子!”皮俊从鼻孔内足足哼了十八九声,这才道:“被六个女人烦死的事反正哥哥我绝对是不会干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柳帝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