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帝王》

第18节

作者:奇儒

“我欠了你一次人情!”闻人独笑留下这句话,走了。

萧游云看向“柳梦狂”,重重一哼,道:“别以为这回你用巧救了我,以后我……”

“哥哥我明白得很!”“柳梦狂”一下子变回了“柳帝王”,大笑道:“公子我救你只不过是附带的而已!”

萧游云重重又是一哼,随着闻人独笑的背影而去。

“真是惊人。”宣雨情嘘出一口气,道:“以闻人名剑的剑术之精绝,犹败于秘先生的剑下!”

“难说!”柳帝王沉吟了片刻,翻身上马后才道:“方才的交手,谁占了多大便宜可是不准的。”

皮大堡主和宣雨情也翻身上了马背,三匹骏骑激足在深夜月下往前奔驰南方而走。

“难道方才那一剑闻人独笑也伤了秘先生?”

“很可能!”柳大公子皱眉道:“闻人独笑的剑气极为奇特,可能暗中给予秘先生一些创伤!”

“你看不出来?”宣雨情偏头问着。

“是,秘老小子城府极深,完全不动声色。”柳帝王一叹气,回道:“不过,如果不是有所创伤又怎会让我轻易带走闻人独笑和萧游云!”

皮大堡主格格笑了起来,道:“你这小子倒真会装,上一回吓死了‘卒帅’晏蒲衣,这次则震住了秘大先生。”

柳帝王瞪了他一眼,苦笑道:“谁知道第三次的话会怎样?天下可没这般永远的好运道可以走!”

的确,方才如果不是“帝王”的威名太盛,在三燕子潭一战展开,那可是有人会很惨了。

可是这下他们的心情可没半点轻松。

“闻人独笑一定比谁都明白!”宣雨情缓缓一叹,说道:“那一战他败了,不论他给了秘先生什么创伤。”

这个结论另外两个男人并不否认。

否则闻人独笑又怎么会停剑不二击?

三人三骑急奔,到了破晓时分已是到了行唐大镇,这是一座颇具有古风的大镇,在大唐时即已大力开发,南来北往诸多商贾常以此为中继站,位于太行山右侧、沱滹河之上极具备风水好妙。

“咱们在这里头吃点早饭,顺便接一些情报。”柳帝王望着四周街道的唐风建,嘿嘿道:“哥哥我就不相信那三个女人能怎么个躲法!”

躲?潘离儿可是在暗处冷笑。

“他们还是追了过来。”

“又是闻人独笑坏了事!”秘倚虹牙根一咬,恨恨道:“连爹都一时疏忽叫柳帝王给骗了!”

显然秘先生后来明白了那个“柳梦狂”是冒牌货。

“他们何尝也不是被骗了!”秘挽虹脆耳愉悦的笑道:“和闻人独笑对剑的人不是爹。”

秘倚虹和潘离儿双双一愕,齐望向秘挽虹而来。

“爹在两年前就一直暗中秘密训练三个人。”秘挽虹瞧了一眼她的姊妹,道:“那时你去了灵仙峰,所以不知道有这回事。”

秘倚虹点了点头,道:“是有三个月的时间我不在爹的大喜圣殿内服侍他老人家。”

秘挽虹嘿嘿一笑,道:“这三个人的代号是‘秘中秘’,也就是爹的三个分身,就是组织内长老之首的盛神见了他们也以为是爹亲本人。”

潘离儿叹了一口气道:“甚至连我们是黑色火焰的成员也不知道这回事。”

秘挽虹轻轻捏着桌面上的茶盅,沉吟了许久之后才缓声道:“秘中秘这三名成员我也只知道其中有一个是秘道剑,做道人来装兵器为剑……”

她看了一眼潘离儿和秘倚虹接着道:“别怪我以往为什么没说提出来,爹曾经交代过非等到他们出现以前不得说出。”

秘道剑出现的目的又是什么?

潘离儿已经可以想像,必然是因为秘先生要进行一项极大的计划,而以秘道剑为幌子好让他暗中进行。

可是,这又是怎样的一件计划呢?使得连组织内的核心成员,甚至自己的女儿也不明白呢?

“柳帝王他们现在进城了!”潘离儿嘿的一声,道:“我们是出城追赶柳梦狂,还是在这里对付那一男二女?”

秘倚虹格格笑了,道:“方才挽虹的话已经很清楚,柳梦狂到不了洛阳,我们当然是留在这里解决他们三个!”

因为秘道剑已经和闻人独笑交过手。

闻人独笑和柳梦狂也交过了手。

现在,秘先生——真正的秘先生必然对柳梦狂和闻人独笑的剑诣有了一番判定评估。

秘中秘另外两名成员想来早已在等待要用剑或刀或斧或是任何一项兵器砍下”帝王的首级”。

潘离儿全身不由得一震。

到了今天,她越加发觉自己对秘先生的了解是如此的少。她心中惊骇的是,秘先生每一步棋的背后,完全有一个更大的目的。

而所有的棋路后所有的目的是为了推动一个庞大的行动。

这会是一个怎么令人难以想像的行动呢?

***□

“啧啧,看来咱们进城时已经落在那三个女人的掌握之中了!”柳大公子皱眉叹了一口气道:“哥哥在城里的眼线已全部叫人家清理乾净……”

皮大堡主也跟着叹气道:“幸好哥哥我有这么一间屋子在这儿,不然说不得连栖身之处也没有。”

可不是,这个行唐大镇竟然在一天一夜间变成了别人的天下,真是吃力。

宣雨情皱了皱眉,道:“难不成这里成了赵城的延续,她们又要在这儿作一决战?”

他们这厢在屋内沉思着,外头街道上忽的传来呼喝之声,随即听到有人大叫道:“白莲教的劫匪来了……”

白莲教?柳帝王他们一楞中才站起身,已是见得一支桐油火把掷丢了进来。刹时,各处纷纷传来惨嚎以及马蹄践地彻动的声响。

“这些人来得好突然!”柳帝王嘿嘿道:“根本没有预警的情况下就出现。”

他怀疑是那三个女人的手段,藉个名目要剪除自己三个。因为,一般劫匪的行动向来是如蝗虫过境,在老远就呼啸奔涌而闻。

柳大混混第一个冲出了外头,立即对方才的想法又作了更正:“怪,好像真是白莲教的余孽!”

元末之际,白莲教的势力极为庞大,亦有称之为明尊教,他们融合波斯的拜火教仪式加上佛经所说“明王出世”——弥勒佛降生等等用以诓骗愚夫愚妇作为斗争的工具。朱元璋据说亦曾是白莲教徒众之一,但是登上帝位以后即大肆镇压异己。

历朝政治纷争,又有何例外?

宣雨情看着街道上的惨况以及成千上万在四下狙杀的白莲教众,不由得皱眉道:“果真是白莲教众!”

“他们是和朱元璋昔年所掌握的不同支流!”柳帝王显然对该门教派也有相同程度的了解。

“说不定是陈友谅的余孽!”皮大堡主哼声道:“真是不死心,老想当皇帝!”

四下已是陷入一片火海之中,而白莲教教众似乎越来越多,一波又一波的涌杀过来。

他们三人躲在墙脚处,凝目看着。

“真是大浩劫!”柳帝王深深叹了一口气,道:“这一波攻入行唐大镇最少也有三四万之多吧!”

他正说之间,忽的有数名白莲教徒闯进了墙内来。

“哈哈哈,这里有标致的女人,好!”

这几名教众鬼叫几声便冲了过来,以柳帝王他们的武功,这些家伙那有不马上摆平的道理。

问题是,这下可惊动了其余的人,纷纷围了过来。

“是会家子的,大家一道上,砍烂他们!”

一声声的呼叫吼着,真像是疯狗群似的涌来。

柳大混混一看情势不妙,扯开了嗓子大吼道:“你们是属于那一支派的白莲教?”

四下早已是吵嚷一片,刀、剑、斧、枪齐来,柳帝王这一吼也硬是被压了下去。随手两挥间打退了第一波人潮便是朝宣雨情和皮俊道:“咱们先走再说!”

三道身影便是窜起飘出了墙外,看准了东方纷纷奔去,这时行唐大镇已是陷入一片极大騒乱之中。

蜂涌掳杀的白莲教徒和闻风赶来围剿的官兵在四处交斗战争,白莲教徒仗恃人众硬是把第一波赶来的官兵逼退出镇外去。

这厢柳帝王毫不犹豫道:“咱们也出镇!”

便是三个人夹在乱阵之中往外头和难民、官兵、白莲教纷杂交乱的情况中朝镇外移出。

这时人人万头钻动,不用多久已叫人群冲散。

宣雨情正四顾寻找柳帝王和皮俊,忽然感受到背后一股强烈的杀机涌来。

她讶异闪身,不得不以轻功翻跃过众人头顶。

背后,果然有一抹刀光划破飞卷追至。

当下已无犹豫时机,反手以黑檀扇格架,并且以他人肩头为跳板,一点而上在半空中翻身回望。

潘离儿!

她也跃窜起,以下头百千众人的头顶为脚尖着落处狂飙似的追来,冷喝道:“宣雨情,我们早该了结!”

宣雨情冷哼一声,回道:“到镇外解决吧!”

说完,她当先抢往镇外而去。潘离儿此刻那肯放人,便是猛然提气追了出去。

这些可是落在咱们柳大公子的眼中。

宣雨情和潘离儿如此招摇的飞身上半空,可是每个人都瞧得见之事,柳帝王正想追上前去,眼角却是发觉又有三道身影窜上了半空。

是皮俊和火焰双虹的交手。

看来那三个女人也没料到白莲教会挑在这节骨眼上大劫大抢一番,倒是大伙儿无意撞会上干了起来。

柳大公子决定回身去对付火焰双虹。

不仅是他对宣大娇妻的武功有信心,更因为这一对美人是秘先生的女儿,擒拿在手可是大有用处。

柳大公子长喝弹身,便是迫近到皮俊身旁挡下了秘挽虹,哈哈大笑道:“大美人,咱们第二回交手啦!”

秘挽虹冷哼一声,道:“现在势乱,咱们出镇一会高下!”

说完,火焰双虹这对姊妹便往南方而去。

宣雨情和潘离儿走的是东方,而现在火焰双虹却往南走,柳帝王双眉一挑,朝皮俊道:“有诈!”

皮大堡主又点了一人的肩头,飘身上来问道:“有诈?”

“我们不理会她们两个,由镇东出去!”

便是,双双长吸一口气,连奔点了数次,已是出了镇外。

镇外,更是万头钻动。

第二波赶来的官兵和后援的白莲教众此刻正在镇外展开七八万人以上的大战,眼前所见的不是人头就是刀剑如何去找人?

柳帝王和皮俊双双提气,反正一路往东方而去。后头,那火焰双虹倒追了过来,边叫道:“别走!”

“谁要走?”柳大混混回头骂道:“你们跟来呀!”

如此,下头是千军万马的交战,上头则是二男二女前后的飞奔追逐,自古以来,就这一战有此异事。

当时在场有一名诗人曾语谓:“万兵顶上自飞舞。”他可以为这二男二女是很逍遥的出入刀兵之间。

天晓得这前后四人之间可是见面便要生死不相共。

***□

宣雨情奔出镇墙外时正好是朝廷官兵第二波人马呼喝涌到,而暗地里埋伏的白莲教第二波人马吆喊奔出之际,双方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在一刹那的凝视后展开了来。

潘离儿飞身追了出来,就在那两队兵马方才兵戎交接的间也同时和宣雨情动上了手。

这可是形成了前有官府雄兵和白莲教八万男人之战,后则一对美女彼此交征争锋的局面。

两人此刻犹有空隙且打且走,那端官民交战亦缓缓波涌过来,双方须臾便酣战中交接相会。

潘离儿一剑来,宣雨情一哼中黑檀扇已自有变化架格住。同时指间“帝王七巧弄魔扇”一个变化卡住潘离儿的那柄薄刃,便是慾往前点制对方穴道。

谁知蜂涌而至的兵潮令双方俱大为影响,不得不挫身分开来,而这时宣雨情在隐约中似乎听到头绑红巾的白莲教众中有人呼喝出声。

“兄弟们,小心点,那是秘先生的人!”

“混蛋!”隐约中潘离儿似乎骂出声道:“你们这么早来做什么,不是说好晚会儿听我们的指令行动!”

吵嚷纷杂的人声中,宣大小姐可听不真切。蓦地,几名白莲教众奔杀了过来,宣雨情一嘿声里便展开身法挪避,一路往外头闪避出去。

后头,潘离儿叱声道:“往那里走!”

宣雨情可不理会她,自是极尽轻功之妙,半盏茶后已是冲出了重围,往前头一处林子里窜了进入。

潘离儿拔身扬起,亦步亦趋尾随而入。

阳光,由林梢乾枯的枝桠缝里没有遮挡的倾下来。

林子的深处,和外头交战吵杂的情况大大相异。

像是另外一番天地。

宣雨情仰首长吸了一口气,今年的初冬并不很冷吧!她转眸望向冷笑负手而来的潘离儿。

“嘿嘿,宣寒波的女人,我们可以作一番了结了!”

“是该结束的时候!”

双双一阵沉默,潘离儿忽的手揭面罩,哈哈狂笑了起来,声音直动栖息寒鸦为之惊飞。

因为,笑声中没有笑意,却有狂怒暴恨。

“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覆盖这张面纱?”潘离儿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柳帝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