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帝王》

第19节

作者:奇儒

“开封城就在前面里许处。”骡车的主人豪爽的说着:“阁下只要一直往前走,沿着路去便到了。”

“多谢了!”

坐在后头的那名“年轻人”笑了笑,飘身下了地,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他是个瞎子,又有谁相信?

骡车主人显然有点吃惊,但是他可是豪爽的汉子,哈哈大笑道:“我胡某人有幸载了一位武林高手。”

他的神色露出了真心的喜悦。

这几天的相处,可是认定了这瞎子是个磊落光明的好汉,打从心底喜欢他。

就算现在发现他是武林高手也没什么分别心。

柳梦狂笑了,觉得这位胡大汉是个真诚的人。

真诚的人有一颗真诚的心。

遇上这样一个人,是令人觉得很高兴的事,柳梦狂没有给他银子,因为那会变成一种侮辱。

“你的左肩曾经受过伤?”柳大先生微笑的问着。

“是!”胡大汉讶异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从你搬东西的呼吸听出来的。”

“真是神奇。”胡大汉既赞佩又高兴的道:“听知道这件事真令人愉快,多了一分见。”

柳梦狂心中涌起了一股温热,这名汉子真是个男人。

不有名利富贵慾求,充满了纯真的赤子之心,他一笑向前,探手点了胡大汉背后几处穴道。

同时,杖用力朝胡大汉腰际一拐击下。

“所有的动作在同一刹那完成!”神秘而乾涩的声音,是来自星海亡人那个老头子的口中:“看见了吧,这就是帝王绝学的‘慢’动作。”

因为,如果是“正常”的动作,人眼难见。

人眼所能看清楚物体,动作移动的速度是每小时一百四十五公里。如果超速,则肉眼望不真切,在那个时代并不知道这些物理观念,但是却知道有些人的出手根本不是肉眼所能判断的快速。

“很好!”断头印全身的肌肉绷紧,神经也拉扯似张满了的帆,道:“像这种对手不是刺激多了?”

修罗天堂里出来的人,如果不是“刺激”在引诱着,又那里有生存下去的乐趣!

杀人只是例行的工作。

杀难杀的人是一种愉快的事情。

而去杀一个像柳梦狂这种宗师高手,那才是乐趣。

“哇啊!”胡大汉大叫一声,只觉得那个瞎子一拐杖打下来以后全身精神饱满,立即充满了活力。

“太妙了!”胡大汉朝柳梦狂一抱拳道:“这已经缠了十来年的宿疾好像忽然间就消失无踪!”

柳梦狂一笑,点头道:“经络受损之伤已是治好,日后你搬运东西时不会再有痛楚难过。”

“真是大谢了!”胡大汉恭敬的揖了个身,看着柳梦狂微微一笑,大步往开封城而去。

真是奇人,胡大汉虽然没有问对方的名字,但他相信这一辈子会永远记住这个人、这件事。

就在胡大汉转身要上车时,忽的被一个人侧偏撞了一下,撞的力量不大不小,奇怪的是周身有一股怪异的气机通过。

胡大汉震了一下,看清楚了那人是乞丐。

是一名中年岁数,但是一身百丁补衣却乾净得发白。

“对不起!”那乞丐抱拳一笑,道:“匆匆赶路,撞到了这位仁兄。”

胡大汉呵呵一笑,上了车座,回道:“没碍事的!”

他吆喝一声,骡蹄一抬,便是动了飞尘走了。

中年乞丐淡淡一笑,默然不语的往西快了步子而去。

往西,开封城。

“嘿嘿,这乞丐可不是乞丐!”星海亡人冷冷的由路旁草丛内负手踱了出来,是有一张像风乾橘子皮似的老脸,阴沉沉的。

“他撞那个姓胡的一下目的是在探测柳梦狂的气机。”断头印越来越有兴趣了,道:“江湖上以往似乎没有这个人。”

“这就是江湖的魅力所在!”星海亡人极有深意的道:“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你都有可能遇上一个想不到的对手。”

断头印同意这句话。

柳梦狂也同意这句话。

四个粗布衣的乞丐挡在马路中央,也挡住了柳梦狂的去路。天下除了想杀人以及想被杀的人以外,没有人敢对柳大先生如此。

“从这里距离开封城还有半里之近。”其中一名年纪最大的老乞丐呵呵笑道:“可惜,黄泉路更近!”

柳梦狂微微一笑,缓缓道:“是,更近!”

“帝王”说的话一向就是结果,对别人而言是结果。

而别人说的话他如果重覆了一遍,那就表示那句话对柳梦狂而言是狗屁,但是对说话的人而言就是结论。

这四名乞丐都是好手,而且合搏之术也不弱。

但是,在柳梦狂出手后他们忽然发觉了一点,在帝王绝学之前,无论多少人的结果是相同的。

“这就是帝王绝学么?呵呵呵!”有人在柳梦狂背后淡淡的笑道:“想知道我是谁?”

柳梦狂没有回身,在他来说前面背后完全是一样的。

“很好的轻功,呼吸已经跟天地融合。”柳梦狂微微一点头,道:“如此好手,江湖少见。”

“嘿嘿,你已经了解你的敌人不少事。”“你是秘先生的三个分身之一吧?”柳梦狂一嘿,道:“第一个叫秘道剑的在三燕子潭,另外一个叫秘儒刀的在开封城内,你又是叫什么?”

“秘丐棍!”背后这名中年乞丐哈哈大笑道:“棍为百器之祖,这正是他用拐杖当剑的理由吧?”

秘丐棍手上的打狗棍似乎比柳梦狂的拐杖长了一点,他伸两手轻轻抚着棍身,棍身上雕了九条盘龙。

“这棍叫九龙棍!”秘丐棍冷冷一笑,道:“柳大先生不会不知道吧?”

柳梦狂双眉一沉,缓缓回过身来,道:“能用这种棍的人值得我尊敬,所以我面对你出手。”

“我明白!”秘丐棍点了点头,双目深邃处一闪,道:“所以我愿意告诉你这棍的雕制出于巴山老人的手艺!”

柳梦狂的眉头在挑动间有一股迫力。

“好,很好。巴山老人的九龙盘天棍是真正的棍!”柳梦狂朗啸一声直入云霄,接道:“同时能让九条龙飞出的人,自古以来只有两人!”

秘丐棍双眉一挑,已握棍平横于胸前。

“那两个?”他忍不住问了。

“第一个有这种能力的人叫‘武皇’!”柳梦狂的神色有一丝敬重,也有一丝凝重,道:“在十五年前做到了。”

秘丐棍肃穆道:“第二个人是谁?”

“第二个人?”柳梦狂淡淡一笑,道:“第二个人叫‘帝王’,在八年前做到了这点。”

武皇和帝王。

“帝王”是柳梦狂,“武皇”的真实身分又是谁?

“你是第三个有这种能力的人?”

“是!”秘丐棍吞了一口口水,镇定中冷笑道:“我们两人都有这个能力,但是死的人会是你!”

因为九龙棍在他手上。

而巴山老人的九龙棍有奇妙难测的威力。

更重要的一点是,他所雕制的每一根棍子都不同,不同的使用法,不同的大威力。

“想要用巴山老人的九龙棍,必须将所有的棍法忘记!”柳梦狂仰天长啸,道:“巴山老人每一根棍成,就是一门创新的武学成就!”

秘丐棍沉纳一口气进入丹田,喝道:“果然真明白!”

一喝,棍出!挟威迫力劈向柳梦狂。

柳梦狂的脸色凝重赛胜以往。

因为秘道剑创伤闻人独笑的事他已经知道,而眼前这个秘丐棍最少应该有秘道剑的实力。

更因为,对方使出来的是十足十正宗的九龙棍。

柳梦狂双眉一挑,拐杖已是如探如刺落向对方,这刹那,秘丐棍的九龙棍有了变化。

那雕镂的棍身九条龙像是“活”了。

棍势所来,九种盘旋的气机各自飞腾。

九龙棍并不是出手一棍,而是一棍加九共十之数。

柳梦狂出拐到了半途,已叫九道气机缠住。

没错,对方已九龙棍的精髓发挥到了极致。

“当你使用九龙棍到最顶峰成就时……”巴山老人曾经说过:“棍上的九道魔龙气机可以缠锁住任何兵器。”

柳梦狂是不是也遇上这唯死无生的情况?

“难道这兵器是天下第一?”八年前,柳梦狂达到那个境界时曾经问道:“无可破解么?”

秘丐棍的眼中有了笑意,棍上的九龙棍气旋已经完全封死了柳梦狂的拐杖变化,就等他真实一棍劈下打杀。

“天下没有第一,也没有不可破解的武功。”巴山老人那时的回答,是柳梦狂这一辈子中学到最后的一句话。

从那时起,他的智慧圆通明了人间一切情理事。

柳梦狂已“死”的拐杖竟然还可以挑换一个角度。

一个非常微妙的角度,就在秘丐棍击中他左肩的同时,他的拐杖已是点撞破对方的护身罡气碎断心脉。

“为……什么……”秘丐棍真的不敢相信,道:“你的棍……明明已被封死………如何……能击出这一技……”

柳梦狂对着他布满血丝的眼瞳,他看不见,却可以感觉到对方的眼、对方的心是多急切的想这个答案。

“巴山老人曾经说过一句话。”柳梦狂轻轻嘘出一口气,忍住左肩被击碎的痛苦,淡淡道:“如果不怕死,天下没有攻不破的武功!”

不怕死,所以生!

柳梦狂以左肩硬挨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能活下去”的意念,他心中想到的是,自己的出手如何达到完美而“神化”的境界。

他做到了,所以死的人反而不是他。

“我明白了!”秘丐棍躺下去的时候说道:“这需要极大的定力……不管是在不怕死或者在出手上……”

在死神面前犹能不动心的出手,这要多大的定力?

“但……除此之外还有……什么?”秘丐棍虽然已趴在地上,但是仍然有他最后一口气要知道:“告诉我,除了……这点以外……还有什么?”

柳梦狂轻轻一叹,道:“我不能回答,因为,就算你死了仍旧有办法通知‘武皇’这一点!”

秘丐棍上眼的时候他对柳梦狂有了更深的了解。

他已经由自己肯定了秘先生就是昔年的“武皇”。

另外一点是,柳梦狂之所以一直在江湖中没有败过,因为他是个极谨慎而且对内力可能达到的范围有极深研究的人。

如果柳梦狂说出了破解九龙棍的秘密,自己用内力在体内的确可以留下线索告诉秘先生这件事。

当然,以秘先生的能力也可以由其中找出破杀柳梦狂的技法,只需要一招就可以。

秘丐棍觉得生命力消失了,最后他在脑海里的问题是,如果他在出手以前就这么了解柳梦狂,自己会败吗?

***□

柳帝没有经过开封大城,他是由另外一条路直趋到洛阳名邑内。

当然,潘离儿用了某些方法让他们很快的到达。

“那个女人到底想怎样?街柳大公子朝皮小子苦笑道:“瞧她一付十分诚恳的样子真令人心底发毛!”

皮俊耸了耸肩,道:“我能怎样说?好歹好真的帮我们少干了十来场架是不是?”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柳大混混才会叹气。

“这下可好了,她表现的绝对诚心诚意,我们就更没有理由跟人家翻脸。”

“不翻脸又找不回宣大小姐?”

“可不是!”柳帝王大大叹了一口气,道:“翻脸也一样找不回,不过,最少心情可以好受一点!”

“能明白翻脸也找不回来是最好的啦!”门口,潘离儿巧笑目的走进,那体态曼妙以及那张艳绝天下的面可令人喘不过气来,道:“因为,我可以死,死了那宣雨情就一定不可能活下去。”

咱们柳大公子可不愿这样子一命换一命。

皮俊张望了四下一眼,嘿嘿道:“这间屋宇你不怕有夏自在的人在监视着?”

潘离儿笑了起来,道:“你以为我是谁?”

皮大堡主耸了耸肩不说话了,柳帝王嘿的一声,说道:“行了,有一处落脚的地方,哥哥我跟皮小子出去走走。”

潘离儿淡淡一笑,看了看窗外的天色道:“今晚会下雪了吧?天气挺冷了起来,早点回来烤热炉吃晚饭。”

这语气简直是新婚妻子对着夫君在低声呢语。

柳大公子可不敢听完,一把拉住皮大堡主便往外走。

“太可怕了!”柳大混混走在街道上时,捂着心口直叫道:“他奶奶的,这女人这一招可以剑狠比刀毒!”

皮俊苦笑的摇了摇头,看一眼天色,嘿,还真的是快下雪的样子。

他收回了目光,忽然间住了,道:“乖乖,这个夏自在可真是大手笔!”皮俊傻了眼,道:“这条街……这条街……”

街?柳帝王苦笑道:“昔日乾坤堂总舵所在,哥哥我干过园丁、三总管的地方……变了!”

是变了!整条街左右加起来二十六户屋子全改了样儿,可以说,把二十六户人家的子全部打通改建,而且左右对面的屋宇上头又架了通道。

街道反而变成了“洞道”,整条漆上了山水风景一系列的盆栽沿路而放,说真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柳帝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