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帝王》

第20节

作者:奇儒

马飙大剌剌的闯入开封刺史贺天文的府宅里。

他很生气,因为门口那两个看门的简直是鼻孔朝天不把人放在眼里。甚至,半丁点也不相信传说中的“一风引三火,四蹄践两道”的马飙就在眼前。

“小子,别胡扯乱冠马大爷的名号!”刚才那右首边的家伙怒哼嗤叫道:“要砍头的!”

“你够大胆……”另外一个帮腔道:“马大爷刚刚才进去,你就跟着来冒充,有几条命?爷爷今天心情好,你快点说免得遭殃……”

你说,在这种情况下马飙怎么不用拳头打出一条路?然后用腿踢破了好几道门而来。

议事厅上果然坐了两个人。

一个是官服全备穿顶好在身的刺史架天文,姓贺的对面坐着的那个背对着自己,瞧不知模样儿。

“大胆狂徒!”贺天文见这忽然好狂的闯入一个人来,拍桌怒骂道:“不知死活,来人啊!”

声音吼的挺大,可惜没人应。

“来人啊!”贺大刺史的脸绿了,又叫又吼的一大声。嘿!在朝廷探子营首领面前可千万别丢了大脸。

官途啊!

“叫什么?”马飙冷冷道:“他们全摆平了。”

贺天文心头一凉,气颤着声音道:“你……你……这是大逆造反,连诛九族的天罪!”

“放你妈的猪狗牛大响屁!”

马飙真是发火了,自怀里抽出一块雕龙金牌睁目喝道:“贺天文,你给我看清楚!”

清楚?真是够清楚了!

贺大刺史那张脸真不知怎么变来的好看一点,刹那,他明白的又一大拍桌,用手指着对面坐着的那人喝道:“大胆狂徒,竟敢……”

说了六个字以后,下面的声音变成了惨叫。

因为他的手指忽然不见了。

不见手指的地方泊泊冒着血,刷痛拉扯着心口。

砰!贺天文一下子皆倒了过去。

马飙的双目通赤殷红,瞳孔却是紧紧缩起。

他愤怒,不仅是有人假借他的名字,更因为这个人在被揭穿了之后敢在他这探子首脑前面杀人。

他震惊,则是因为方才根本没法看见贺天文的手指是怎么叫这个人弄断。

好快!

好毒!

马飙的刀已扣上了刀柄,看着对方转身。

对方含笑,是个气息文雅的中年儒士,马飙楞了一下,像这样一个有如此气度的人会下这种毒手?

会,这才是真正的杀手!

马飙大喝,全力出刀。

“一个引三火,四蹄践两道”的马飙,绝对有他能证明这句话的能力。

从现在这一刀来看,那是半点也不假。

对方也用刀。

刀从袖底来,是缅刀可屈伸的那种,细细薄薄的缠在手腕有如一条隐藏的蛇!

一条非带毒的蛇!

这把刀不宽,不过是半截中指的宽度而已,刀锋弯曲的弧度也不大。但是,它有一个特点,锋利。

马飙根本不敢相信自己这把算得上是天下十八名之一的“过云流香”竟然像豆腐一样被切破断成二段。

使刀的人的刀法也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他的刀在划断你的刀的刹那,他的刀会一弯一弹。

弯自己的刀,弹出对方的前半段断刀。

“我叫秘儒刀。”那中年文士笑了笑,道:“你别以为自己现在受了我一刀还没死是因为自己武功好。”

他冷冷笑道:“你还有半柱香时间,正好回去告诉韩道他们,你是死在谁的手里……”

马飙冲了出去。

他知道自己一定活不了,绝对活不了。

但是,他必须赶回去告诉其余的人一件事——一件替他报仇的事。他咬牙狂奔,两腿已经抽筋,眼瞳孔瞧不清楚前面,冷汗涔涔而下。

不能死,他在心里的声音一直吼着,你必须报仇!

死人,也可以报仇,只要他有这个心。

马飙,你千万要撑下去。

***□

“怪事了!”夏停云皱眉道:“怎么一直找不到柳大先生的线索?”

“莫非他没有进城?”夏两忘皱眉道:“我们接到的消息是在城外半里处传来的……”

所以,他们决定出城去看看。

半里短短的距离,用不着多久已经到了三天前柳梦狂和秘丐棍决斗的地点,有奇怪的事。

“这里竟然有这么大一座茶棚?”夏停云嘿嘿道:“而这座茶棚内竟有这么多会家子的人物?”

离城这么近,这儿建座茶棚是不大合理。

一般行商路人宁可到城里去谁要在这儿吹风?

茶棚,少说也有三十张桌子,可真不小。

如果三十张桌子都坐了,那才是奇怪。

再如果这三十桌都是学武的家伙,那可不是奇怪。

是有目的的聚集!

目的是什么?夏停云大步向前,朝前来招呼的小二问话:“怎么一回事,来了这么多会家子?”

“他们……”

店小二低声道:“听说是来悼祭一位大侠的……”

悼祭?夏两忘嘿道:“是那位?”

“姓柳……,好像叫柳梦狂吧?”

柳大先生死了?他奶奶的,这些人搞了大错。

夏停云双目一转,可瞧见他认识的人物,是川东双虎胡剑英、胡剑华这对兄弟。

“喂!你们是听了什么风声?”夏停云大步过去问。

“你可来了。”胡剑英叹着气,道:“这两日还会有更多的人来这里悼祭柳大先生……”

“谁说他死了?”

“你不知道吗?”胡剑华翻眼道:“还亏柳大先生生前对你们兄弟这么好,这事江湖上已轰传两日了……”

夏两忘四下看了一眼,果然是从各处赶来的。

路的那端,还陆陆续续有人提刀带剑而来。是谁放出了这谣言?居心又在那里?

“消息据说是从洛阳传出来的。”胡剑英解释道:“洛阳夏自在口里传出来,一天之内传遍了大江南北……”

是夏自在?咱们的堂伯。

夏停云和夏两忘的脸色可不好看啦,以夏自在手中有白莲教的确可以在一日之内达到这效果。

他为什么传出这件事?

又为什开封城内这两天没有半点风吹草动?

夏自在到底掌握了什么,或者说是为了什么而传出这消息?他们看着四面八方而坐的各路英雄忽然心底有一股莫名的恐惧。

“你确信是出自夏自在的口中?”夏停云又问了一次!

“这个……”胡剑英、胡剑华互视了一眼,苦笑道:“是大伙儿这么说,也就这样传开了。”

阴谋,这定是个大阴谋。

问题是“帝王”柳梦狂到底去了那里?

为什么三天来都没有他的行踪?

他们更恐惧的一点是,在早先的消息中的确有提到秘丐棍的九龙棍曾经打碎了柳梦狂的左肩。

是不是也打碎了内脏?

这是一个谜。

唯有,柳梦狂的体,或是他活着出来才会知道。

***□

“柳梦狂死了?”

夏自在的双眸一闪又一闪,“而且消息是我说的?”

柳帝王、皮俊、宣雨情站在面前,他们重覆了一次,道:“这件事你否认?”

夏自在冷冷一笑,挑眉道:“你们这些晚辈敢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

“跟谁都一样!”

柳帝王双目闪动,沉声道:“我要知道这件事的真假!”

“看来你是没有你爹的下落踪影所以才会被谣言所动。”夏自在缓缓的用另一种方法表达了回答。

柳帝王二话不说,抱拳转身就走。

宣雨情和皮俊也双双一抱拳,转身随着离去。

夏自在已经否认了这件事。

那么,散布这谣言最可能的人就是黑色火。

“决战,终于要开始了!”

柳帝王大步走洛阳的街道上,顶空沉压压的乌云开始飘下了雪花。

不大,是小雪!

柳大混混的眼睛忽然间亮了,“我想到了一个人,现在我就去找他。”他缓缓但是热切地道:“我相信这个人有能力告诉我们一些事。”

皮俊偏头看了他一眼,终究是忍住没问出声。

宣雨情也没问。

从皮俊的表情,她已经知道皮俊也不知道这时柳帝王口中说的人是谁?

这一定是个很特别的人,甚至连皮俊也不知道他的存在。那么,自然当然更不可能知道了。

柳大混混认识的人之多,恐怕连他自己也算不清哩!

***□

“这个人叫小云,只有在小雪纷飞的日子开始她才会出来。”柳帝王大步走着,走到一间旧的木屋里面。

木屋内除了一堆柴火,柴火上的炖锅之外就只有一名佝偻的老人。不,是一名很老很老的妇人。

多大的年纪,宣雨情猜不出来,只觉得她那张布满皱纹密密细细的脸庞,最少有九十以上了吧?

或许是超过了一百。

“你来了……”小云用力咳着,咳出一大口氮吐入火堆中,用那苍老的几乎听不清楚的声音道:“兔崽子,可是带了你的新婚妻子来给我看看?”

“是!”

柳帝王除了面对柳梦狂以外,第一次对另外一个人如此恭敬,道:“晚辈特别带新婚妻子来给小云姥姥看看。”

小云翻着无神而苍茫的珠子看了向宣雨情一眼,这双几乎失明的瞳孔能看得清事物?

宣雨情的心念半点也没有这么想法,她以十分诚恳而恭敬的目光看向这个老妇人。

最少,在近百年的动乱中而能活下来的女人实在已够值得令人去尊敬她。

“嘻嘻嘻,这位小姑娘不错!”小云笑的时候,那双目光闪了一下。好亮,精如电直摄人心弦。

简直不可能是由一位年已近百的老人眼中出现。

“你叫什么名字?”

“晚辈宣雨情……”

“宣雨情?”小云啧了一声,道:“是昔年中原四大名剑宣玉星的孙女,宣寒波和杨亚男所生下的女儿。”

宣雨情有点讶异的回道:“是!”

“嗯……嗯,可惜。不过……也好!”小云姥姥说了几个莫名奇妙的字眼,忽然闭起双眼,道:“可惜你没有继承宣玉星的玉星剑法,不过得到柳梦狂的教化也算是好。嘿嘿,柳梦狂的剑比你祖父强一些。”

宣雨情对于这点倒是无法回答。

一个是祖父一个是师父,同样是世上最疼他的两位前辈。再说关系,也是这一生中最亲蜜的人之一。

小云姥姥忽的又睁开了眼看向皮俊,咱们皮大堡主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老人的目光似剑利哩!

“脂粉味太重!”

小云从鼻孔一哼,道:“你这小子身上最少有十五种不同年份脂粉的味道,真叫人受不了。”

皮大堡主这回可真佩服了。

皮家堡确以不同的材料调配研究出十五种脂粉来,想不到这老女人年纪大鼻子可灵。

“你这小子找我绝对没好事。”小云姥姥瞪向柳帝王,哼哼道:“是不是又想打听那个人的下落?”

“是!”柳帝王恭敬道:“想知道我爹的下落。”

“嘿嘿嘿,连柳帝王也会行踪不明,有趣的事!”小云姥姥呵呵嘶哑的笑了两声,好快的忽然道:“目前危险没有,在一名至友死敌的手上,身边蹲了一头愤怒的狼……”

“方向呢?”柳帝王似乎放心的问了。

“我的炖锅熟了!”小云姥姥忽然背过了身,伸手揭起已烫烧成赤红的瓦罐盖子。

她不但没事儿的放下了盖子,而且伸手进入在热油滚中撕下一条鸡腿大吃大啃了起来。

柳帝王可是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小云姥姥的嘴巴如果开始用来吃东西,你最好不要叫她用来做别的事——例如说话等等。

“好惊人的内力!”

踏在细雪成的道路上,皮俊伸了伸舌头苦笑道:“那老女人的功力简直是登峰造极了。”

柳大公子点了点头,道:“天下奇人之多,难以想像。”

“她好像事先知道我们的问话了?”宣雨情皱眉道:“还是她有佛家所谓的天通能见过去未来?”

柳帝王一笑,回道:“她是当世用奇门遁甲的第一人。”

奇门遁甲,可以算出每天那个时辰穿什么颜色,有多少人来时就问出什么问题。

“当然,也可以事先约略算出问题的答案,这就是易经奇妙之处。”柳帝王长长吸一口气,道:“不过,还得配合大宋邵康节的梅花易数当场见情况才是真断。”

“这么说她跟修罗天堂的卜痴是同一种知天机的人物?”

宣雨情的问话柳帝王点了点头,回道:“的确是。五术独通俱出于易经,亦出于河图洛表。”

宣雨情沉吟了片刻,忽的道:“方才她说的那人是闻人独笑前辈?那……那头狼指的就是萧游云了。”

“这是我们比较可以放心的一点,同时也明白了放出这谣言的人在害怕什么!”柳帝王哈哈大笑,笑声在细雪纷飞中扬开。

“他们怕我爹暗中有所行对他不利!”

柳帝王嘿嘿一笑,道:“所以放出那话来,目的是逼得我爹不得不出面阻止。”

为什么柳梦狂不能不出面?

“因为放谣言的人会把各处赶来悼祭的人变成死人。”

要阻止这件事,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柳帝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