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帝王》

第21节

作者:奇儒

宣雨情的震惊简直是笔墨难以形容。

那七名梦狂茶亭的掌柜和店小二并没有进入开封城,而是到了城门前转了个弯往北方急奔。

宣雨情力追,不须臾已是飘身到了那七人面前冷冷道:“这一次,你们可是犯下了滔天大罪。”

“滔天大罪?”一名店小二大笑道:“这算什么?”

“就是啊!不过是几条人命而已。”另外一名店小二哈哈大笑,不屑道:“比起待会儿要发生的事,实在是不值得一顾。”

“啧啧,女人就是女人,大风大浪没见过。”

“还亏你是一代女侠的称号,柳梦狂的传人太令人失望了。哈哈哈!”

宣雨情双眉高高一挑,怒斥道:“你们是何目的?”

“目的?哈哈哈,告诉你三个字,”那名掌柜汉子大大朗笑了起来,道:“白莲教。”

这刹那,宣雨情全身大震。

她明白了,这一切都是夏自在背后一手所策划。

阻止不了,宣雨情的眼眶不由得湿润了。阻止不了夏自在的野心,就算是解勉道和乾坤堂的努力也是枉然。

她茫然的抬起头来,四周在五丈外不知何时罗列了数万的兵马。有序井然条理,好浓的肃杀之气。

这已经不是以前的白莲教。

宣雨情的心在痛着,这完全是经过正规训练的军队。夏自在潜伏了五年没有动用这支白莲教的目的,就是等待他们成为精壮的战斗部队吧!

他长长叹了一口气,忽然觉惊醒明白了过来,道:“好狠,原来你们那场火葯的爆炸是为了引动开封城内的守军出城。”

“你明白了?很好。”那名掌柜哈哈大笑,道:“不然,你以为他们一直等待着不动是为了什么?”

宣雨情忽然窜身狂奔了起来,她要阻止,阻止这件惨事的发生。唯一的方法就是进入开封城内劝阻开封总兵出兵到梦狂茶亭去。

地一动,同时有如线索似的也拉动了背后四万兵马轰天彻地的响动,而眼前,可是有一列兵马阻隔在那儿。

“本教教主下令,如果宣姑娘安份的看着这场戏的话,可以留你一命。”前头,领兵的一名汉子在马背上淡淡道:“不过,如果姑娘想要一路闯过去,那就格杀勿论!”

宣雨情想也不想出手便将那名汉子从马背上打飞,朗喝道:“本姑娘身为帝王传人,岂是贪生怕死之辈。”

她决定一战。

最少,在开封城之役以前,先有她的一战。

***□

当所有的狙杀布置完全计划好的时候,夏停云忽然接到韩道十万火急的传信。

“开封城外大爆炸,武林人物死伤无数。”韩道信中的字句令人惊骇,道:“柳帝王和皮俊都在其中。”

夏停云的手在发抖。

秘儒刀现在就在那间绿瓦覆顶的屋檐下,依照这次的行动,他们最少有七成的把握,千载难逢。

但是,开封城外的事件却比现在严重。

他们很可能为了杀一个人而失去两名最好的朋友。

“你为什么把行动停止?”韦皓雁皱眉道:“有何不妥?”

夏停云拿出了信条,一个字一个字的念着。

然后,没有任何人说任何话。

他们转身就走,往城外急奔而去。

有一项更大的阴谋正在进行,他们的心中騒动着一股极大的不安。是什么,是谁在策动?

他们不知道,但是越来越不安的感觉令人忍不住颤抖,特别是夏停云和夏两忘。

他们知道韩道的为人,如果不是事情严动到不可收拾,严重到连乾坤堂也无法解决;他绝对不会发出这一件消息,更不会用那种子眼来令自己取消行动。

雪,忽然间由天大片大片的落下。

真的是冬天了。

倪不生抬眉看了一眼,喃喃道:“今年的冬天来的晚,但似乎比以往会更寒更冻。”

***□

柳帝王第一个冲过去的方向就是皮俊站立的地方。

当火葯最后一炸结束时,天空中忽的飘下大量的雪。来得好突然,像是暴风雪的味道。

不,更像是老天下纯洁无瑕的白花为这些英雄豪杰陪葬吧!

柳帝王飘身而至,独目所见的是惊心动魄血肉和泥土、落雪混合不分的景象,太悲惨了。

他的心在抽搐,是谁这么狠心下毒手?而且这么毒的心,一定要把人间世变成修罗地狱?

这刻,他想起了修罗天堂,却又否认。

“修罗出动,天堂开门”的日子还没到,所以不会是他们。那么,又有谁会做出这件事?

柳帝王的双手不断地挖着、挖着,长长地叫声在旷野中呼喊。触手,是一串碎裂的念珠。

少林寺长老的念珠用的都是经过钢铁的舍利檀木所做,连这种事物也为之碎裂,更何况是血肉之躯。

柳帝王并不放弃。

就算是人死了,他也要将这位朋友的骨头血肉一块一块的联接起来。

什么是朋友?就是活着能跟你一起欢笑,死了能为你哭泣的人。

柳帝王,忘了已经多久没有滴下的泪水淌落到雪地上。雪,在热泪中融化,然后又是一片雪花冰冷的盖下,又是一滴热泪融化。

是雪花冰冻了泪水?

还是泪水融化了雪?

柳帝王的十指渗出了血,在他挖掘的地方有许多碎裂的兵器,兵器的锋芒都很利。

利刃而碎裂的锋划破了十指也划破了心,自己的血混和在别人的血、天的雪、地的泥里,分不清是你的还是我的。

他的心更加的绞痛。

远处有马蹄在奔走的声音,他没听见也不想听见。

现在,无论是谁要他离开这里要他别挖出皮俊,他就跟谁翻脸。没有,挖到的除了骨头以外什么都没有。

“皮俊。”他大叫。

“吵……”似乎有一丝好的微弱?

“皮俊?”柳帝王的眼睛亮了,这厢四周已来了好几千名的兵队,纷纷叫道:“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柳帝王此刻那有时间理睬他,双手挖铲更加奋力。

一落,一起。耶?被四具残缺不全的体抱搂下的这张血肉模糊的面孔不是皮小子吗?

“哈哈哈,你没死?哈哈哈!”柳帝王一把推开了体,拖出了皮大堡主。

这个,可真的是奄奄一息,比以往所受的伤都惨重多了。那名统兵看了这情况,也忍不住骇叹道:“这人好强的生命力。”

“陈统兵,”韩道已尽了全力赶来,喘了一口气道:“请快着令属下找找是不是还有生存下来的人。”

这个陈统兵和韩道认识,当下便出令道:“大家快点挖挖看,是不是还有活下来的人?”

那数千名兵士应和一声,纷纷下了马在雪地中挖铲着。这厢,韩道早已取出了一瓶玉磁来灌入了皮俊的喉内,边道:“这是当年解大堂主由张三丰道长那里得来的武当‘清虚元神液’……”

柳帝王一线温暖升起,道:“这是张道长壮年时所精心炼制的救命还魂神水,天下据说只剩一十二瓶。”

韩道呵呵一笑,耸肩道:“不能用来救朋友,有之何用?”

“呸!”皮俊竟然还能骂人:“瞧你……给的那么心不甘情不愿……。哼,哼!”

韩大总管笑了起来,有力气骂人的人就有力气活下去。他绝对相信这话,也相信皮小子可以活回来了。

皮俊不但可以骂人,甚至右手臂手掌还动。

他轻轻摸过身旁的四具体,泪。

是因为“清虚元神液”的关系吧?他的元气显然有了几分恢复,“他们……”皮俊以前所未有的感情声调道:“四个人,用身体和少林纯阳罡气护卫住我……”

所以,在这种惊天骇地的火葯飞爆中,他能够撑住一口气活下来。

不可思议的活下来。

柳帝王这时已是细心的诊断过皮俊的经脉,嘿哼道:“你命大,不过可能需要躺两个月。”

皮俊这厢还没来得及答话,在远处那端忽然有兵士讶叫道:“这里还有一个活人。”

什么?这种情况下,除了皮俊还有人生存下来?

这个人不但生存下来,而且还可以出手。

只见他以相当快的速度打倒了四名兵士,疾速的抢上一匹马背,双腿挟着浴着一身的血往南方便走。

可以看见的背影,是一袭破烂露肌的黑袍。

“真是不可思议!”

这是赶来的夏停云、夏两忘和五名美人都目瞪口呆的叫道:“这几乎不是人类所能撑捱的情况下,不但活了下来,而且出手如此威猛。”

柳帝王飘身过去解开那四名兵士的穴道,同时落目在那名神秘黑衣汉子躺身之处一瞧。

可明白了些许理由。

眼下留有软甲胄的碎片,这是第一个理由。

黑色火的几名长老护身在他躺处身旁就如少林圆智大师他们护身皮俊一样,这是另一个理由。

柳帝王翻动了一下那地方的泥土,几翻之后碰触着了一件物事,用指捏拿出来。

是一块用红宝石雕打镶钻的方牌。

深邃无瑕的玫瑰红,晶莹亮目的七颗星钻。

倪不生看到柳帝王转身过来,手上的这件方牌忍不住惊叫出声。

这是一种极为震惊和恐惧时的人类呼声。

全身在猛力的颤抖着,并不是因为雪。

雪冷,却没有这块方牌入目来的冷。

“好东西!”皮俊人是躺着,不过眼皮子可以张,嘴巴也可以讲话:“最少值五十万两以上的大漠宝石……。”

这“五十万两以上”只是这块方牌的价值。

但是,它的意义呢?

“秘……。先生……。”

倪不生吞了好几口口水,几乎可以用花容失色来形容她现在奇异的表情,道:“本人……的‘秘令天地’……。”

秘令天地,秘先生亲身才有之物。

那个黑袍中年汉子赫然是秘先生本人。

雪在风中风带雪来。

快马所走的蹄痕,已是了无踪迹。

“是谁下的手?”柳帝王的眉头忧郁双结,“会是谁下了这么狠毒的手段?又为了什么?”

半里外,忽然暴发出掩盖风雪的杀声。

这是多少人的交战能够盖摸过风雪达到半里外可闻?

一匹快骑闯破风雪而来,是个背上插了三把箭冒血的年轻人。他栽倒下马,仍然挣扎着说出三个字:“白……莲……教……”

白莲教?是夏自在。

夏停云和夏两忘的神情凝重了起来。

因为,这位目前掌握白莲教的人是他们的堂伯,而偏偏犯下了这不可饶恕大罪的就是他。

风雪依旧,陈统兵已吆喝所率领来的四千兵马往回奔驰。一倏忽,越来越大的风雪已遮断了他们的身影。

“我们必须一战。”柳帝王沉声道:“已无选择。”

宣雨情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当然,以一个女人对付三百个男人,还能够活着走到这里,已经是了不起的成就。

“夏自在发动了总攻击行动。”宣雨情看着柳帝王,沉重的道:“而我看见了师父的传出信息。”

那是一种很复杂的通知方式,可是他们都懂。

“他老人家在城里。”宣雨情忧虑而悲切的道:“由闻人前辈看顾,此外还有一个人是萧游云。”

他们抬眼,风雪遮阻了目光。

只有一片茫蒙,望不见开封城。今年的冬天来的迟,但是会很冷啊!柳帝王牙根一咬,缓缓道:“我们已被逼得不能不战。”

韩道也沉重的点着头,长长嘘了一口气道:“是,乾坤堂的退守并没有满足一个人的野心。”

皮俊用力的叹一口气,道:“记住,哥哥我全身上下几十道伤口一定要讨回来。”

他们每个人都要进城,谁来照顾皮俊?

黑珍珠和白雪莲二话不说的奔到半里外村子里砍下了两截树枝,回来时已经沿路用匕首削平光滑。

她们脱下了外袍,就如每个人都脱下了外袍。

有的系在下面,有的盖在皮俊的身上。

每一件衣袍都有一个人的气味、一个人的温暖、一个人的心。

暖烘烘的,令人想流泪。

“我们还要喝酒是不是?”皮俊在被抬走前对每个人道:“下回,我皮大堡主请客,不来的是乌龟。”

***□

巷外的街道,不时传来惨叫和兵器交接的声音。

而这间不起眼的木屋内,却有三个不同心思的人存在。

“看来,发生了不可预料的事。”

萧游云冷冷看了窗外一眼,淡淡地道:“我出去瞧瞧”闻人独笑没有反对,也不会去反对萧游云想做的任何事。除了,这件事会伤害柳梦狂。

“你指点了他不少?”

柳梦狂从神定中缓缓嘘出一口气,道:“其实,他是个挺不错的传人。”

闻人独笑淡淡回道:“养虎的人从来不会真正放心。”

柳梦狂笑了笑,道:“这回可是你救了我一命!”

“因为你的儿子曾经救过我,两相扯平罢了。”闻人独笑递了酒过去,“可以喝?”

“可以!”

“恭喜。”

“谢谢!”

他们的对话很简洁,却已包含了很大的深意。

一个像被秘丐棍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柳帝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