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帝王》

第23节

作者:奇儒

今夜的雪似乎更大了些。

夏自在一直站在窗口前往外看着,白茫茫的一大片连绵到了天际,虽然是夜,却银白得亮目。

“今年的冬天会特别冷吧!”夏自在喃喃的说了一句,回头瞧着屋子内正在看着地图和人员清单苦思的张人师、乔岭一眼,淡笑道:“各方面的情况如何?”

“七天之内我们可以进展到黄河以南六省府道的主要地区掌握!”张人师缓缓道:“目前的二十万兵马届时也可以扩充到三十五万之谱。”

夏自在点了点头,看向乔岭。

“黑色火焰目前在城东,目前聚集了约有一万兵马,如果采取硬攻的手段,会被我们轻易的吃掉!”乔岭那双浓眉下的眸子射出沉稳而智慧的光芒,微哂道:“所以,他最有可能的手段是派人狙杀教主,然后趁我们内乱之时再行抢攻!”

他顿了一顿,嘿嘿笑了起来,又道:“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修罗天堂不可忽视……”

夏自在轻轻笑了,点头道:“没错,据我所知的消息,那一炸里死的人中有三个是他们修罗刽子手……”

乔岭和张人师两人俱为之一愕,显然他们至今还不知道这回事。

“教主!”张大师皱眉道:“这件事你是事先知道,而故意炸死他们?”

“没,正是如此!”

“为什么?”乔岭讶声呼叫道:“这样……我们岂不是多了个大敌人阻止本教的大学?”

夏自在昂首轻轻笑着,得意神情跃然于双眸中。

“不!”他缓缓而有力的道:“是多了个朋友!”

张人一双古稀眉皱了又展,轻声问道:“是鹭是……‘里面’有人和教主私下有所‘谈话’?”

夏自在赞许的点了点头,道:“修罗天堂里有两股势力在彼此争宠,其中……‘天堂’方面跟我们有些……利用关系……”

话说至此已是太明,乔岭和张人师双双轻“啊”的一声点头,对这件事可是有了充分的明白。

“我想首先要狙杀我的倒不是秘先生。”夏自在呵呵笑道:“而是‘修罗座前五名刽子手’中的断头印和星海亡人。”

“听说他们两人在开封城?”张人师双眉挑了两挑。

“我们一向讲求先发制人!”乔岭嘻嘻的笑了起来。

“你们都很明白!”夏自在哈哈大笑道:“所以我相信,接下来应该怎么做也一定不会让我失望!”

***

今夜风雪好大。

断头印用那根粗糙厚茧的食指弹了一下刀身,“叮”的沉甸甸的声音在房间里面墙壁间来回扬汤着。

“夏自在这匹夫可不是简单的角色!”星海亡人乾涩冷沉的声音在屋角的一端缓缓道:“这次行动,我们一起做!”

断头印一双浓眉虬盘结皱,沉沉一笑道:“你是不信任我的能力?”

“不是!”星海亡人嘿嘿的不带任何感情笑了两声,道:“只不过这次行动牵涉的事情可能不止表面那么单纯!”

断头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似乎正在考虑这句话背后的涵义。

“为什么今夜不行动?”他忽然间,自己接着回答:“是不是所谓的‘我们’除了你我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人?”

另外一个人,当然指的是“修罗刽子手”的成员,也就是如今除了断头印以外尚存活着的无脸韩。

无脸韩让你死得没半点面子可挂的人。

“无脸韩明日向晚时分才会到。”星海亡人嘿嘿两声沉笑,道:“到时候我们三个一起行动,才有可能狙杀得了目标!”

断头印冷冷一笑,撇了撇嘴不说半个字,却是,十分明白的表示出他对无脸韩的不屑。

星海亡人淡淡一笑,道:“我知道你跟他不合,不过,身为‘修罗的刽子手’第一件事就是服从指令完成任务。”

断头印眉头一皱,忽的朝窗外冷笑道:“从来只有人避闪刽子手,倒是没听过有人把脖子送上门来。”

“呵呵呵,年轻人真有自信!”张人师在外头雪地上一身乾瘦的身影颤笑了起来,道:“可惜,这里是开封城,专门斩杀刽子手的开封城!”

断头印冷冷一笑,右掌抽刀便窜飞出去。

现在他的心情相当不好,而这个老头子来的正是时候,他当然也认得张人师这号人物,在夏自在身前是个左右得力助手。

所以,对付这个人将是件极为危险而刺激的事。

更明白的说,是个可以发自己满腔不满的角色。

断头印当然也想到张人师这头老狐狸明目张胆的出现必然有他设计的陷阱,但是,又何妨?

他可是对自己的刀有十足的信心。

刀出,又狠又有力的砍向对方的脖子。

这是断头印杀人的习惯,也是他的标志,但是他似乎没有想过,是不是有人有一天会利用这点特点?

在张人师的脚下忽的就冒出一个人。

那个人的手上拿的是一种奇门的蛇形短剑。

对兵器有研究的人都知道,这种“直握式”的蛇形短剑来自于天竺,是当地格斗的三大兵器之一。

乔岭全力接下了断头印的这一刀。

同时,张人师也全力的劈出一爪。

你绝对无法想像张人师这么一个又瘦又乾的老头子,这一只如枯木般爪竟然可以产生这么大的破坏力。

断头印也不信。

不信自己苦练了二十年的十八横练硬罩功会被人家有如豆腐般的抓破,他只觉得胸口一阵剧痛。

强烈的剧痛,是他这生最后的感觉。

“年轻人终究是太莽撞了一点!”星海亡人在屋内窗口看着,叹气道:“如果他沉得住气,最少还有活命的可能。”

“可不是!”张人师沉沉一笑,把血淋淋的右掌插入雪地中拭净,直起了身子嘿嘿冷哼道:“你不出来?”

星海亡人用粗糙的手掌摩挲了几下那张布满皱纹的老脸,沉沉一笑道:“姓张的,你可别太得意!”

张人师呵呵连哼了几声,讥讽道:“掌握敌人的生死于指间,由不得老夫不得意!”

“看来我的判断是没错了!”星海亡人忽然一叹,盯住张人师哼道:“凭你们的能力怎么会知道我们的行踪?想来修罗天堂内果然有叛徒!”

张人师可是见过世间多少机诈,这厢只是打个哈哈冷眉不语。身旁,乔岭的笑容倒是挺可掬的。

“星海老前辈,既然你老人家喜欢待在屋子里,那么我们也不好太强人所难!”

乔岭哈哈大笑,口里忽的一啾啸声。

登时,星海亡人的后门板被撞飞开来,只见两名全身上下绑系葯正燃烧着引信的汉子扑了过来。

分明这两人是抱石俱焚的决心。

星海亡人的心头一凉,弹身便如滑鱼往上头窜撞破出,以他的估计,窗外的乔岭和张人师身在两丈许外,应该是对自己无法造成威胁。

但是他没想到,上头人家做好的布置可是比自己所预料的要可怕得多。

星海亡人的脑袋才探出屋顶最少就有八十四件暗器由东方排山倒海而来,其中有十二只打在自己的脸上。

当他身体出来时,又有四把斧头破空砍来。

或许,他可以挡得下来,但是在这四把斧头之后的那柄弯刀他可是领教了辛辣强劲的杀技。

星海亡人由屋顶上滚落下来。

在眼前这些人一阵哄笑声中,狼狈而布满血丝的双眼睁得老大。

那两个“决死”全身扎着火葯的汉子站在自己的身前抱臂狂笑着,引信仍冒着满片的星火。

“星海亡人,哈哈哈,鼎鼎大名的星海亡人竟然是被小孩子玩意烟火吓破了胆!”

张人师沉沈笑着过来,啧啧摇头道:“星海老头子,就算是你们那个无脸韩看到了这个场面也会对我们的设计自叹弗如吧!哈哈哈……”

星海亡人死的时候,真的觉得自己没有半点面目。

***

夏自在明着是送来一份重礼——星海亡人和断头印的体,但是,骨子里可有示威的味道。

柳大公子原本有些苍白的脸色可更不好看了。

“姓夏的果然有一套!”他叹了一口气,道:“韩小子,你有什么打算?”

咱们乾坤堂的大总管忙坏了好几天,这下足足瘦了十来斤,憔悴的道:“哥哥我能有什么打算?洛阳那端咱们解大堂主正召集五万本门所属打算反攻……”

“开封城里呢?”

“静待其变啦!”韩道耸着肩,道:“目前只有近千人手,搞不出什么大事来……”

他说着有探子急匆匆的进入,递交过来一封密函,又匆匆的恭身抱拳退了出去。

韩道拆展开来看了几眼,脸色可更难看一些。

“他奶奶的!”他可忍不住在众美人面前骂道:“姓秘的那老贼打算大干了!”

“啥门子消息?”夏停云用鼻子哼着在问。

“秘先生已经调集了有八万兵马,打算今夜攻城啦!”韩道望向柳帝王哼哼道:“啦,现在可有你的抉择!”

是不是要跟夏自在先站在一线上对付黑色火焰?

“一头狼跟一头狐狸!”柳大混混嘿嘿两声,道:“这中间取舍可得花心神!”

“目前你的伤势挺严重的呵!”韦皓雁看了宣雨情一眼,起勇气坦言道:“我想……你和宣姑娘先寻个地方去避一避吧!这里你就不用费心花神了!”

倪不生也踱了过来,轻轻拉着宣雨情的手道:“宣姑娘,目前柳公子的蛊毒最为重要,我看你们最好先找到潘离儿把事弄妥再说!”

现在谁都看得清楚,那夺情大蛊在柳帝王体内可是相当的折磨人。

虽然咱们柳大公子强打着精神,可是那付“泰然自若”的神情可是有点假得过分了些。

宣雨情微微一叹,她心中可是比谁都急。

问题是,她能在这时候这么做吗?

找到了潘离儿以后又如何呢?众人正在一片沉寂之中,忽的由外头晏梧羽踱了回来。

肩头积雪未掸,湿嗒嗒的发梢犹见水滴。

“我回来是要讲完未说完的话!”她站在门口,神情奇特又委屈,像是有十分的不甘不愿,道:“要让夺情大蛊在三个月内不发作的方法,就是……就是和放蛊的人……好……”

最后那个“好”字,几乎是用尽了她生平之力说出。这字一出,便是掩面哭泣转身又奔了出去。

倪不生轻唤一声,便是提气往外追了紧跟。这刹那,屋内的人一个个全都尴尬着。

男女之事,在那个时代这样明说可是令人脸红。

白雪莲和黑珍珠互望了一眼,双双走近了宣雨情身旁,低声道:“宣姑娘,这件事由我们出面吧!”

宣雨情感激地看了她们一眼,摇头道:“你们能怎么做呢?硬逼潘离儿交出解蛊的方式是不可能的……”

“不!我们知道有一种苗疆蛊术必解之法!”白雪莲轻轻叹了一口气,道:“由我和珍珠想法子喝了潘离儿的血,并且服下剧毒……”

“届时借由我们体内培育出一种杀蛊的血液让柳公子喝下……”黑珍珠凛然道:“如此便可以毒杀蛊虫!”

“不行!”宣雨情与摇头道:“就算要这么做,也该由我来……”

白雪莲轻轻的摇头,道:“不能只由一个人来做,必须由两个人各自做出不同的培育温养那门解葯,而且……彼此的内功心法要有相同才行!”

“嘿嘿,你们在开什么玩笑?”柳大公子大力的摇头道:“我是决计不会赞成!”

这时,门外倪不生皱着眉头垂首的进入厅内,缓缓看了一眼众人,道:“方才我追上了晏梧羽,据她说这门法子是她爹生前研究发现的……未有人知!”

这意思也就是说甚至连潘离儿也不知道这种“方法”。

“另外一点是……”倪不生那张艳俊的面庞闪过一丝光辉,道:“修罗天堂内有一种‘法界草’,可以清化天下任何一种蛊毒。”

修罗天堂,可是比什么蛊毒都可怕。

夏两忘这厢伸了个懒腰,道:“现在咱们兵分两路吧!柳小子和宣姑娘去找潘离儿说个脍白,至于我们则出城去阻止秘的发动攻击。”

韩道点了点头,道:“哥哥我没有什么意见。”

夏停云一耸肩,道:“看来只好如此了!”

柳帝王的看法呢?

他的一双眼眸看向宣雨情,心中无数的情感尽在其中,轻轻的一叹,他缓声道:“潘离儿由我自己去面对吧!”

他说这话,当然是在千种思考之后所下的决定。

这时候,每个人都知道不适合留在这儿。

“咱们到厅去喝点酒暖暖身,顺便商量一下今晚的行动吧!”韩大总管说着带头走,一堆男男女女全出了去。

宣雨情含睇柔情的看着郎君,轻轻道:“不知道她后头还有什么手段,你……要多小心……”

几个字,已经说遍了千言万语。

柳帝王往前一搂爱妻,在耳畔轻柔着道:“放心,柳哥哥多少场面阵仗遇过了,这件事难不倒人的……”

他笑了笑,眨了两下眼道:“再说,由方才白雪莲、黑珍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柳帝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