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帝王》

第24节

作者:奇儒

“这一战比我们想像的还惨烈!”

闻人独笑和柳梦狂坐于寒风高台上,只见层层叠叠的火光映出白雪红血。

喊杀、兵器交撞,血肉横飞的惨嚎,声声震动心。

闻人独笑轻轻一叹道:“开封城内白莲教的五万兵马,南方攻击的乾坤堂六万兵马加上朝廷的九万兵队,以二十万之众攻打奇袭秘先生的十万,竟是各具胜擅………”

“所秘先生这个人的武功谋略不可小觑了!”

“的确,从仓促应战以至于调兵遣将都可看出这人利害之处!”

闻人独笑一皱眉,道:“我们计策将他逼往北走,恐怕……结果不会那么顺利!”

北方早已暗中布置四十二个大小门派调动江湖三百三十六名好手在等着秘先生自投罗网。

暗中策划多时的乾坤堂解大堂主,这回显然要把这几个月来的忍辱负重一股脑的还回到秘先生头上。

而且是要让他永不得翻身。

一道烟火夹着上百点的星火冲下了半天高炸开!

“终于!”闻人独笑哈哈大笑道:“他们攻进了核心,找到了秘先生的踪影!”

说这话的当儿,在方才放出烟火的四角又陆续冲飞出眩目光芒的各色各样烟火到半空中爆开,显然这四角的中间就是秘先生所在的位置。

闻人独笑和柳梦狂双双站立而起,两个人的脸上都有一丝奇特的笑容。

无论如何,能与昔年传奇的“武皇”秘先生一战是件令人快意平生的事。

而且对他们而言,好对手越来越少,挺寂寞的!

***□

柳大混混可是用了好大的定力才走脱出十丈外,然后一路奔走往开封城要进入。

停!

他的那双脚丫子停了下来,因为耳朵告诉他挺不平常大不寻凡的事,怎么好多的兵器和喊杀声在东方。

柳大混混一转头,可真吓了一大跳!

开封城东恍如白昼。

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白莲教和黑色火开战了?这种好戏上锣哥哥我怎么可以不露个脸插上一脚!

他心底想脚下转,正要往那儿凑热闹了。

“慢点!”背后有一声美妙极了的声音唤叫道:“你不交代一声,闷着头昧着良心就要走了?”

什么话,哥哥我又没半点对不起你!

柳大公子横眉竖眼的瞪着人家,哼嘿道:“柳某人已经是十分忍让了,可别真逼得人家翻脸动手!”

“那又怎样?”

潘大美人倒是撒娇使赖了,还往前靠近了些,道:“我承认你的玄功修为惊人,甚至可以压抑住夺情大蛊……”

“只怪我一直大意让你测出了呼吸法及内脉的气机运行。”她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倏的抬眉笑道:“但是你顶多只能压抑住三个月的时间……”

柳帝王哼哼哈哈两声,道:“三个月就可以改变很多事,谁知道到时候柳某是不是又有另外一种心法可以解掉?”

潘大美人注目了他片刻,甜甜一笑道:“我劝你最好别试,这蛊毒稍有不慎发将起来可是没得救!”

“行了!”柳大公子挥了挥手,道:“场面话说完,哥哥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果然迈开了步子便往前走。

潘离儿在后头格格一串银铃般的笑声,道:“怎么?你不顾我的死活了?嘻嘻……你可要知道咱们的命是一条!”

蛊术最令人头疼畏惧的地方就在这里,放蛊的人若是死亡,被下蛊的人不是残废就是跟着死亡。

柳帝王背着人家吞了一口口水,倒是挺潇自在的道:“各人认各人的命吧!”

这回他真的大步走了,遥遥的后方仍旧传来潘离儿的叫声道:“柳帝王,或许你想知道我已经知道宣寒波的下落……”

真是惊天动地之语。

一下子咱们柳大公子又回了来,双目闪了两闪,沉声道:“你这下可别怪我了!”

瞧他严肃的表情,潘离儿都忍不住给吓了一跳,不过吓是吓了那么一下,立即恢复了神色淡然自负哼道:“怪你?你能怎样?”

杀,是不行!但是擒囚的话也是一个办法。

“别说你我武学造诣在伯仲之间……”潘离儿冷冷一笑道:“如果你擒囚了我,又能把握我无法寻死?”

这倒是个大问题。

潘大美人这一死,咱们柳大公子也别混啦!

不过柳大混混之所以能成为天下衮衮诸混的第一大头头自然有他的道理——先解决眼前的麻烦,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啦!

柳帝王出手,真正的用他自创的“帝王绝学”出手。

潘离儿想都没想过自己跟这个男人差了这么一截!原先她还以为自己如果谨慎小心的话,最少可以接下三百招以上。

但是她错了!想都没想到柳帝王的成就赫然是已殊胜至此,只见对方身影近,方要抬手相抗却已有强大的气机罩住。

一双手臂根本无法举起。

手既不能守,又复何言求胜?眼前一黑身子一软!

***□

秘先生显然对三面夹攻而来的兵马有些惊疑。

这其中隐隐约约有着一套极为完美的行军作战策略,无论在那个方向为主力,彼此三方面的配合上不由得令人有几分的压力。

特别是对方以五颜六色的烟火指挥作战调度,的确可以收到极为宏效的战术运用。

北方,目前是自己唯一可以走窜之路。

眼下跟在身旁的还有大喜圣殿的左右两大长老,符符天、崔催葬这一双黑白无常。

他们一个黑,一个白,一对全是皮包骨瘦长的身子,穿上了衣袍有如竹竿架衣服似的顶不有风采。

“你们各率领一半的人马往北突围而去”秘先生冷冷一笑,道:“我想不用多久柳梦狂和闻人独笑就会来这里。”

符符天“咭咭”两声怪笑道:“秘大先生,那两人由我们兄弟来对付,你是本盟盟主,可别冒险于千军万马中。”

“对!”崔催葬接声沉沉嗓子道:“这档子事由我们兄弟俩扛下,盟主,你就别操忧担心了!”

四下交战的情势越来越紧迫,对方的兵马已然是逐步缩小了包围的范围。

“你们快走!”秘先生双目一冷,喝道:“若是他们联线围成一圈以后,再走就难了,至于本座的事……你们用不着担心操虑!”

秘先生脸色一沉,当下符符天和崔催葬只有领命上马,各迎东北西北召喝散兵往北方而走。

他们两人果然有一套,不过是几个呼吸而已便已聚集各半的兵马,直冲撞往北方移动。

“嘿嘿,秘老小子终究是不能不往北走!”解勉道在高台上望军情,微笑道:“这回可有他苦头吃了!”

“总算可以出一口气啦!”韩道韩大总管在旁活动活动着筋骨,嘿嘿笑道:“本堂也着实令兄弟们委屈了太久。”

解勉道微微一笑,道:“这不好吗?且看眼前最骁勇善战的就属本堂的六万子弟兵!”

可不是,积了多久的怨气在这时暴发开来,一个个奋不顾身全不管命只有一条的往前冲杀。

最早突破黑色火焰兵马的正是乾坤堂。

“愤怒!特别是压抑的愤怒是一件极可运用的力量!”解勉道缓缓道:“有时为了本堂的日后打算,现在就不得不先流血!”

“是!”韩道可真是十分佩服的道:“堂主勇谋过人!”

“少来了!”解勉道胖嘟嘟的身子转过来瞪这位好兄弟一眼,哼哼声转为大笑道:“怎么一阵子不见,你变得会拍起马屁来了?”

他们双双大笑着,心情愉快极了!

但是秘先生真的是在他们所料之中。

“姓秘的绝不会是简单人物!”柳梦狂路走一半,忽然在兵马交错中朝闻人独笑道:“他也一定到北方空隙是有目的……”

闻人独笑在前头停了下来,沉吟道:“你的意思是?”

说这五个字,最少已经有十三个人到了身边被他打飞,然后他接道:“最有可能是往东走?”

因为南边是乾坤堂,有解勉道这个大高手挡,而东边则是朝廷官兵,以他的武功大可以从容突围。

更何况在乱军中有好几种方式走脱!

柳梦狂闭目沉思了门刻,忽的昂首一嘿道:“如果是我,反向而走,入开封城剪破乾坤堂一愤怒。”

开封城内乾坤堂,现在里头可没什么人。

闻人独笑皱眉一哼,远方黑色火焰的人马早已出了三里外,以这种情况计算,他们从这里出发已经是一炷香以前的事了。

“这是一个赌!”

闻人独笑转过了身,淡淡道:“我押开封城!”

他们双双大笑,已是迈开了脚步往开封城而去。

秘先生是不是真的往开封城而入?

他们已经别无选择,如果不是,在别的路上秘先生早已消失无踪,那么就乾脆回去喝酒吧!

如果是呢?

他们走着走着,步伐的韵律竟是搭配得完美极了。

步伐代表呼息,呼息代表气机运行,而气机运行则代表心意念动的所在。

如果不明白的人刹见,绝对会以为他们师出同门。

但是这个看法也有他对的地方。

因为成就武学宗师境界本来就有许多相通相同。

你有没有注意过,不管是什么赌,赌徒的眼神和表情永远有那么几分的神似?是有趣?

还是悲哀?

***

柳大公子抱一个人绝对没有问题。

别说一个,左手右手连带背各一个加起来是三个对他来对不会造成什么困扰。

但是现在他抱着的是一个女人——一个美极了的女人。一路跑下来,人家的体香可是不断的浸透入鼻中。

再加上更要命的一点是,夺情大蛊。

在潘离儿体的蛊虫和自己体内的蛊毒在这一路跑下来,各自藉由体味的传达引动了它们。

这下可好,还得用亦功硬生生压抑着体内的騒动,夺情大蛊之所以取名“夺情”,自然有它的道理。

这种蛊虫本身就是成做天下三大*葯之一最重要的成份,除非是练究超凡入圣,否则绝对抵挡不住它的诱惑力。

柳大混混自己都有点怀疑怎么可以捱到开封城内乾坤堂的总舵里。

“快快快!”他对着里面的几名汉子大叫,将这位大美人中的大美人递过去,用力喘着气道:“先把她送入地牢里!”

把这么美的女人送进牢里?

每个男人都觉得有点可惜,但是他们不愧是乾坤堂的精英,脸上的神情绝对没丝的犹豫,四个大步向前,乾净俐落的接过来便往后头去。

同时也有人端了茶送上热呼呼的毛巾来。

柳大混混喘了好几口气,又抹了几下脸这才清神过来问道:“嘿!城外是怎么回事?”

“大战啦!”

回答的汉子名叫时中陆,是个顶不错的家伙和柳大混混也挺熟的,道:“本堂、朝廷以及白莲教围攻黑色火焰。”

“啥?你们跟白莲教合作啦!”

“嘻嘻,公子不知道夏自在已经把白莲教交给了令尊和闻人名剑吗?”时中陆微笑道:“他们三方是在解大堂主的运筹下展开了合剿!”

“太好!”柳帝王站起了身子道:“哥哥我非凑上这场热闹不可!”

他说着转身要走,却只迈出了半步便停下来。

门口不知何时站了一位身穿黑袍的中年人。

这个人就这样随便一站,已具有不可说的宗师风范!

“好惊迫人的威势!”柳帝王双眼眯成一线,嘿道:“阁下气魄惊人,想来是那位‘武皇’秘先生?”

“嘿嘿,人称年轻一代第一人的柳帝王!”秘先生淡淡一笑,点头道:“有魄力面对本座!”

方才两人目光交接,已是相互在气势上较量了一回。

柳帝王定了定心身,感觉到体内夺情大蛊的騒动已平息了几分,看对方,秘先生似乎也有创伤?

“你的左肩……嘻嘻,是被宣大小姐用我爹的帝王绝学所击中的吧?”柳大公子多了份笃定,最少两人有伤一同。

秘先生傲然一笑,嘿道:“这点伤算什么?在千百火葯之下本座犹且可以出手从容离去。”

这点倒是令人佩服极了。

柳大公子无法否认眼前这号人物真的是个人物,他一叹,强打起了精神道:“简单一句,领教啦!”

秘先生沉沉一笑,双眸略闪跳间正要出手。

俄然是身子往左偏移了三寸,转了个半圈朝后。

这是那一门武功?

不,不是武功,而是从大门口又进来了两个人。

两个令天下任何高手也会专心注意的人—“帝王”柳梦狂、“鬼剑”闻人独笑。

天下所知的高手已几乎皆尽于此。

柳梦狂的双眼不见,却是心和对方已如雷电般交会撞击于面对面的刹那,闻人独笑则落目在剑身。

他看自己的剑就相同于看天下所有的高手。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习惯。

近乎于灵能方面的能力,当一个他认定可以出手的目标站在身前,他的目光永远是看着自己的剑。

剑给他力量、安定、自信!

甚至他在事后回想和秘道剑第一次对决时,就是因为没有这么做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柳帝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