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帝王》

第25节

作者:奇儒

“白莲教已经大举攻向开封城去了。”

“显然咱们两位老道的头脑也还不差,把几万人玩弄在股掌上。”

“嘻嘻!这回柳梦狂和闻人独笑可有得累了。”

“所以我说要利用白莲教的力量,不一定要有活的夏自在不可,嘿!死人有时比活人好用多了。”

“不晓得这次们是由什么人统领?”

“管它的!反正咱们的目的达到了。”

“哈哈哈!说的也是,哪!要不要去开封城瞧瞧那两个人的狼狈像?”

“有趣的事,说不定还有我们插一手的余地……”

他们马背上迎着寒风长笑策骑,这两名瘦小的老道人真像云似的,轻柔无物般让座下骏骑快奔放蹄。

前方飞尘滚滚,在里许外正是白莲教往开封城的兵马。

“呵呵呵!我想起那两个被我们打下马的替死鬼就好笑。”云来伸了个懒腰,大笑道:“而且他们一定会配合我们所设下的陷阱。”

“当然!”云去哈哈回笑道:“那两个大喜圣殿的左右长老可是恨死了柳梦狂,要死好歹也要拖下水去……”

笑声马蹄声,声声显示对自己掌握别人命运的得意,特别是这个人,不!这两个人是赫赫有名的“帝王”柳梦狂和“鬼剑”闻人独笑。

普天之下有谁胆敢如此说如此做如此得意?

所以此刻他们的自负飞扬是有绝对的道理。

可是他们算计得了符符天、崔催命和白莲教数万人,但是可曾想过那位听都没听过的“逍遥大喜”这号人物会突然出现?

长久以来他们知道大喜圣殿的第十八位长老是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

但是可绝没想过这个人的名字叫冬七寒,而且一大步子迈进了这个陷阱中,制造了不可知的变数。

陷阱多了奇特未曾预料的变化以后,它还会是陷阱吗?

或者说它还会是设计者自以为是的陷阱?

***□

洛阳城一间毫不起眼的小豆浆店,后面一座很平凡的木屋,里面住着赫然是曾经一门之主的沈蝶影。

一门之主可比不上一个男人对她的爱。

虽然从今天早上闻人独笑由开封城回来以后,一直坐在窗口那个角落沉思。

但是她已心满意足,真的。

她知道放在这个男人腿上的剑比自己重要。

甚至连“敌人”柳梦狂都比自己重要。

但是又何妨?这个男人在一个极重要时刻之前会回到她身边来相聚,这点已足够令她今生无憾。

感情的事本来就是奇妙的,不是吗?

“还有四天……开封城外我、柳梦狂、秘先生一战!”

这是闻人独笑进屋子时的第一句话,也是最后一句,从那个时候到现在已经过了四个时辰。

四个时辰太阳可以由东方到了西方。

影子也可以转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向。

当然——在这段时间内有人生有人死。

却有唯一不变的是,闻人独笑的姿势。

沈蝶影觉得自己的眼前这个男人——她的丈夫,宛如是一座巍峨矗立的高山。

仰望不可攀,但是却可以倚靠,更值得骄傲。

“我出去走走……”

这是闻人独笑的第二句话,然后这个人就像没回来过似的,在小木屋这个空间内消失。

沈蝶影的整个心情却是愉快的。

这里的空气闻人独笑曾经呼吸过,这里的空气犹且留有他的体味,这里的空气曾经震汤过他的话,他走过时引起的风。

很多很多,这些理由都足够让她在呼息时觉得满足。

她坐上了刚才人也坐的位置旁的那张椅子上。

他坐过的地方是神圣的,因为那里他曾经用全部生命在思索极为严肃的问题。

而在那个问题那个世界,绝对没有人可以进入。

她也不能。

缓缓的她也沉思起来……或许,这个世界上“如果”、“可能”有这么一个人可以进入那个世界的话。

那个人一定是柳梦狂。

“帝王”柳梦狂正在做什么呢?

***□

流水寺并不顶出名。

并不太大的一座庙,而且是建立在开封郊野的五白山顶。

通往这儿的路只有小径。

小径无法骑马而来,更无法驾车而至。

所以达官贵人们以及他们的家眷,压根儿不会想到这里来上香膜拜祈福,求子、求财、求名、求利,求一切人间好。

你只要想想连那些附风庸雅的“才子”“騒人”“墨客”都不会到的地方,就可知是多么的令人没有兴趣前往。

但是“帝王”柳梦狂却来到了这里。

据说连云游僧在内,他是三年来第一个到这里的外人,而且还是个瞎子。

也只有瞎子才会来这个地方。

可是你如果细想的话难免会吃惊,连平常人也没这脚力、毅力到达的这处小寺小庙,怎么一个瞎子可以来得了?

这流水寺的住持方丈法号悟因。

当柳梦狂到达而令普寺上下十三名弟子啧啧称奇时,悟因微笑的说话了:“你们奇怪什么呢?”

“他……这位施主……”

一名和尚百思不得其解的道了:“是个盲人,但是他怎么能走那条险径到这里呢?”

悟因淡淡道:“你们不也隔月下山采购?”

“我们是年轻力壮,而且走熟了山路呀!”和尚们纷纷道:“可是这位施主却是第一回来呢?”

“谁不是第一回来呢?”

悟因缓缓而有智慧的道:“每天早晨我起床时,都觉得自己是第一回来呢?”

真富禅机的话。

柳梦狂笑了,他愉快的听着师父和徒弟的对话。

“方丈在打禅语了……”另外一名和尚笑叫道:“可是没有好体力,要这么做实是困难啊!”

悟困充满祥和的声音笑着回道:“既然你们是如此的不明白,何不请教这位施主呢?”

悟因的话当然柳梦狂是可以清清楚楚的听到。

这点那十三名和尚都知道,也认为柳梦狂会自个儿回答,但是偏偏令他们有点讶异的是,眼前这瞎子就是微笑的站在那儿。

不回答也不像不要回答,更不像等着别人开口来问以后才回答。

反正这个人越看越不寻常。

他就是这样随便站着,似乎不将天下任何人任何事看在眼里,又似乎天下任何人任何事都是他。

好奇特又好奇妙的感觉。

众人端详了一阵,忽然又有一个大发现。

“耶?方丈主持,他怎么一动也不动哩?”

“你们在坐禅时不是也可以嘛?”

“我们是在训练定力呀!而且是坐着……”

“坐跟站又有什么分别呢?生跟死、天地众生在佛的眼中尚且没有分别了,更何况是这点小事……”

“好深的禅悟啊……”有和尚叫道。

“我们跟他耗下去吧!”又有和尚说着。

“好啊!看看谁能撑得久?”有人附和了。

“随你们吧!”悟因笑了笑,道:“寺里三两天没人管也不会废坏掉的……”

三两天没人管?

十三个和尚都在心里头吓了一大跳,难道这个瞎子可以这样一站三两天不动?

他们绝对不相信!

就算是奉为菩萨转世的悟因方丈也没有这等功力吧?

不信,所以他们更非得试试不可。

***□

潘离儿整个人都呆住了。

的确,当宣寒波对柳帝王这小子讲授了心法之后,自己的蛊术便是对柳帝王一点影响也没有。

“你……好狠!”

潘离儿怒叫,却也忍不住问道:“你怎么知道的?甚至连我本身也不知道可以如此压抑住蛊毒……”

“方法是人想出来的。”

宣寒波微微一笑,接道:“你对我的武功心法有几些了解,我又何尝不是对你的武功来历也有几分明白?”

潘离儿的脸色变了变,听着这个曾经是她最爱的男人继续说下去。

“方才你在帮我愈伤时,不觉得有一股奇怪的气机?”宣寒波淡淡一笑,道:“那是我这位女婿独创的一门心法——专门探测他人气机的运转至极妙处!”

柳帝王曾经对她用过,所以更能抓住要诀。

但是柳小子受伤她可不会去理会。

宣寒波这个她既爱又恨的男人可不同了。

所以柳帝王就设计了这么一下去救他自己,以宣寒波对自己的了解加上这门心法的运用,那真是易如反掌之事。

到了这时潘大美人才愕然的惊觉,原来一直在“看戏”的柳小子才真正是这出戏的大主角。

而在台上演戏的自己却是可悲的发现,原来只是个跑龙套的小角色,前后个把时辰而已却已是攻守易势。

潘离儿无话可说,唯长叹!

“很遗憾这回没有机缘见到亲家……”

宣寒波朝柳帝王一笑,又看了潘离儿一眼便是头也不回的往外走了,过去已在这一视眸中尽去。

“你……别走!”

潘离儿大叫,却是制阻的穴道令她无法动弹,“别走!姓宣的,你回来!我们的事还没……”

地牢门口早就消失了宣寒波的踪影。

潘离儿的脸部因为激动而抽搐着,胸口大力的起伏,一张美艳天下的面容布上了千万种的情怀。

她真想问,大声的问:“难道以我的容貌比不上出家的杨亚男?我到底在那一点比她差而令你如此狠心?”

她没有出声,牙根紧咬着已渗出了血。

全身在大力抖动中,双目射出极端仇恨的光芒。

静!

静到极点的压迫力远胜于强暴的怒叫。

怒叫只是烦人。

完全沉闷的静却是令人深深的恐惧。

因为这个人的心已经死了。

一个死了心的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只要能达成目的,这种人的眼中已经没有任何善恶分别。

柳帝王叹了一口气,出手。

出手废了潘离儿的武功。

在他这一生中,他不杀人却曾废过不少大恶之徒的武功,为的是让他们以后不再杀人,让他们因为没武功自恃而得以有反过悔改的机会。

但是这一次。

这一次废掉潘离儿的武功,却是他一生中最不忍也是最矛盾的一次出手。

对?错?

在这一刹那,他的价值几乎无法判断。

潘离儿在真气大力往外时,已是昏倒颓萎在地……

“你废了她的武功……”晏梧羽不知何时出现在地牢门口,冷然道:“你体内的夺情大蛊已经有了感觉……”

“我知道,不过那要三个月以后。”

“你……曾经和她……”晏梧羽的脸色变了。

“不!”

柳帝王用力摇头,道:“我们没有做任何事。”他一顿,缓缓道着:“天下有许多事都不是想当然耳的,是不是?”

晏梧羽沉吟了许久,终于深深吸了一口气,点头道:“我明白,就算死你也不会背叛你的妻子。”

“是!”

柳大公子坚决的道:“我就是这样一个男人。”

晏梧羽的脸色一黯,半晌后鼓起了情绪道:“我完全的明白了,以后……我会去找一个地方,好好嫁人生孩子活下去……不过……临走前我可以告诉你两消息………”

“洗耳恭听!”

“第一,白莲教攻向开封城而来,差不多再一个时辰就会到了。”晏大小姐压抑住激动道:“他们口里喊着杀柳氏父子杀闻人独笑!开封城毁乾坤堂……”

这是惊人的大变化,怎么会这样?

“第二点……”晏梧羽依依不舍临走前道:“萧游云并没有死,他是被一个神秘的妇人救活接引走……我所知道的是,那个女人好像是修罗天堂内名称‘云夫人’的人……”

这又是一个大大的问题。

萧游云一旦进入修罗天堂本来已是大事,而现在自己又将往那儿去偷抢拐骗盗“法界草”,来彻底医治体内的夺情大蛊。

这岂不是老天作弄人吗?

晏梧羽的人都走了,想不到又回来加上了一句,道:“有件事我本来不想说的……反正我是要退出了江湖,顺便告诉你……”

她可真是沉吟了良久,这才道:“我曾经远远的听到萧游云激动的抱住那位神秘的云夫,叫声‘娘’……”

这下可好了!

柳大公子傻在那儿,连白莲教攻来的事都差点忘了,幸亏是醒转过来的潘离儿呻吟声惊醒了他。

***□

军行如急火,四万兵马赛狂风破雪地飞溅而来。

谁也想不到白莲教会突倒戈相向。

乾坤堂内也只不过剩下二十名人手,至于城中的官兵早就被夏自在占领时或编入教中或杀头示众。

何以挡?以何挡?

柳大公子召集了乾坤堂这二十名弟兄,慎重的道:“为了开封名城不毁于暴民之手……只有一法!”

每个人都竖起了耳朵在听。

“那就是由你们派出四个不怕死的人,把我困绑送给对方……”柳大公子昂声道:“这四个人很可能被四万人的乱刀砍成了肉酱。”

二十个人全部往前一步,全部说同样的一句话,两个字:“我去!”

英雄!柳帝王的心胸热了起来。

“只能有四个。”他沉稳而有力的道着:“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柳帝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