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帝王》

第26节

作者:奇儒

开封城外五十里。

有一处荒野上的一处荒野峻山的一条荒野道径,弯弯延延到一座不么显眼不怎有名的流水寺。

流水寺上下十三名和尚的腿都软了。

因为他们已经足足站了两个白天两个晚上。

现在是第三个白天的开始,山岚风气从四下飞飘而来,清寒冷冽的冬意和今天晚到的阳曦交汇成一片宁静。

流水寺的十二名和尚还是都挺住,只不过没有一个脸上露着笑容。

对面面对的那个“瞎子”,却是从头到尾三十个时辰里就是那付气定神闲的样子。

真令这些和尚们怀疑起来,那人是不是本来就是塑雕造在那儿的一座石像?

悟因从庙里踱出来,对他的这些徒弟满意极了。

“快点去干活吧!”

悟因老和尚呵呵笑道:“两天没给主持我做饭,可饿!”

这一说那些徒弟们个个找到了台阶,卖命去啦!

从来没有一回像这次人人如此的“主动”哩!悟因嘿嘿笑了,朝柳梦狂道:“柳施主,一别六年可好?”

柳梦狂淡淡笑着道:“那儿好?想喝口你那珍藏的云海茗茶,还得站上三十个时辰才有机会。”

悟因老和尚哈哈大笑道:“唉呀!原来施主是为了这事,和尚我还以为你是闲着没事来测测和尚的徒弟火候以及打打无语禅机呢?”

“和尚这把年纪了还妄语!”

柳梦狂哈哈大笑中便是和悟因双双往后头禅房走去,经过大雄宝殿可有两名和尚朝悟因和柳梦狂一揖,口里道:“这位施主不知如何称呼?”

“这些小子就是好奇心重。”

悟因啐笑骂了一声,朝柳梦狂一笑。

“在下姓柳。”柳梦狂微哂回道:“方才你们两个分别是站在我右前方第三位及第六位的位置?”

他可不顾人家不置信的那瞪大双眼的错愕,哈哈大笑接道:“不错不错,内力气机都已有相当火候,你……”

柳梦狂指其中一个,点头笑了笑道:“任脉大通,督脉尚有小阻而先通了中脉……”他转头对向另外一个和尚微笑道:“至于你……在散通百脉进入灵通百脉之前,可千万切记心定是一切成就基础。”

“乖乖……”

这两名和尚看着柳梦狂跟方丈走了,瞧人家背影伸了伸舌头道:“他是瞎子怎么啥都知道?”

“是啊!而且跟方丈师父说的一模一样……”

“耶?他说他姓柳?”

“阿弥陀佛……莫非是……是‘帝王’柳梦狂?”

“真的?”“真的?”好几个和尚纷纷跑了出来。

“原来是萧姑娘的……朋友来了!”

萧姑娘?柳梦狂把萧灵芝送到了这里?

***

一身布衣,她永远是这么的恬淡怡和,一圃菜园俱见用心所下,在这寒冬中竟可长出翠绿青菜来。

柳梦狂笑了,他虽然看不到却可以闻得出来。

这寒风料峭中竟有菜叶香,着实令人振奋。

“萧姑娘真是不得了……”身旁悟因大和尚呵呵笑了,道:“和尚我在这儿住了这么久,竟然不知道这庙的后山下有一道地下温泉……”

萧灵芝看了出来,而且用了她在医学上的能力赫然是导出地热在冬天里也有新鲜的青菜可吃。

这一僧一俗走近了那独立一间的木屋,屋前早有一名女人激动的看着他们……他们之中的柳郎君笑着来。

“帝王”柳梦狂可是很少有这种“奇怪”的笑容,最少咱们悟因大和尚这辈子没见过一回。

萧大小姐忍住奔跑的激动,却是忍不住眸子里倾的情感,更忍不住声调里的感情。

“我已经泡好了茶……”萧灵芝没有说她已经连续两天两夜的每个时辰就换一壶新茶。

她相信他一定会来。

只要耐心等,只要他知道是该见面的时候了,他来!

虽然“来”的目的是为了“道别”。

但是她却心中充满了安定——因为他自知有了这个能力可以控制住心神在任何情况下不起半点的激动。

也就是说后天和秘先生的一战,他已经有了把握。

“是云海茗茶吗?”

柳梦狂哈哈大笑,道:“难道和尚这生肯‘浪费’一回!”

他完全知道,知道萧灵芝硬生生压住苦想思见的心情,一刹那萧大小姐的眼眶热了、红了。

“哼哼!柳施主以为贫僧是怎样的人?”悟因嘿嘿两声,一摔袖大声道:“和尚不喝茶了。”

他果真转身走,还是快走的好,悟因大和尚伸了伸舌头,这种儿女情长的场面可是会大大的破坏了灵修呢!

柳梦狂轻轻一笑,悟因已是远远的走了,蓦底胸前一暖,是萧大小姐轻柔的靠在胸口上。

好半晌无语!

风,仍旧有寒意;心,可是热烘烘的令人百骸舒畅,柳大先生一笑,轻轻拍了拍伊人的肩头,笑了道:“别又叫茶冷了重温!”

萧灵芝红了红脸,轻轻笑着道:“正热着呢!”

***

茶,正热!

闻人独笑心满意足的放下了杯子,点了点头。

“你泡茶的技术越来越好了。”他说。

沈蝶影整个心都快飞了起来,郎君这一句话可是胜赛过千年明珠万两金,而更令她以为在梦中的一句话是:“或许沿路上喝着你泡的茶,对决战很有帮助。”

沈大美人差点就要哭泣起来,她可是不顾一切的投入郎君的怀抱中,全心全意的道:“是妾的心意……”

闻人独笑哈哈大笑起来,真心的大笑。

“来……”他拉着她的手起身道:“给你看一样东西。”

她有一丝讶异,也有惊喜,更有期待。

但是她没问,只是默默的由郎君挽着手往屋外,走往街道上走往洛阳城外走。

一路走着,他没说话她也没开口。

但是手指和手指之间却有越来越浓的情感。

走着走着走着走到了洛阳城南的伊河河畔,然后她呆住了,整个呼息为之停顿为之惊喜为之泪盈。

风中的热泪映出晶莹剔透的八个字——“闻人独笑”、“沈蝶影”。

在这七个字中间还有一个字——“梦”!

“闻人独笑梦沈蝶影”。

在那个时代,这已是男人能对女人最大的告白。

更何况……更何况这个男人是闻人独笑。

八个字全部都是铲积着雪再浇上了水以后,冻成的红色冰块,在河面上它们映在冬阳晶莹剔透的闪闪发光。

晶莹极了!就像是无瑕而内敛的爱情,但是默默中表达出来却是如此的透澈明白。

“我出去走走。”

这两日闻人独笑永远只有这句话。

这句话背后是无可计量的情感在蕴藏。

她明白完完全全的明白,老天对待自己太好了。

冰雕的八个字犹有剑痕。

她竟是欣赏到忍不住叹气。

闻人独笑,“独笑鬼剑”第一次不为杀人不为红血而出鞘,这回是为了爱情为了白雪。

情至如此,何复有言?

他们站了好久好久,恍如天地只剩下他们两人。

“走吧!”他淡淡一笑,道:“开封城正等着我们。”

***

“闻人独笑从洛阳出发动身了。”他轻轻笑着说。

她听着,愉快的笑着道:“你能知道?那还有什么可担心的事?”

柳梦狂和萧灵芝温柔的“互视”,心超越了言辞。

“很奇妙是不是?”柳梦狂深深吸了一口气,道:“两个人相隔超过八百里,却是彼此能以心知心。”

这是一种几乎难以解释的心电感应。

在佛家里近乎于六神通中的“天眼通”、“他心通”。

“天眼通”或因神通力的大小而可见千里,或见万里、或见千万里,或见千千万亿里于天地。

“他心通”亦因神通力的大小而可知千里,或知万里、或知千万里、或知千千万亿里外人意。

“或许……这两天跟那些和尚们站‘打禅’。”柳梦狂轻轻笑着道:“加上山风特别清凉心神,以及以往对闻人的了解,所以才会知道的吧?”

“唉呀!柳大施主可是谦虚了,连和尚这座小小寺里那些小小和尚也有幸帮上一脚啦!”悟因又来了。

“那是因为听见方丈大师大驾,所以不得不吹捧两句。”柳梦狂哈哈大笑道:“不然……你拿在手上的云海真上极品茗茶怎会放下?”

“这回你可赶不跑和尚我了。”

悟因推了门进来,手里可是谨慎极了的抱着一座半个胸膛大的木子,呵呵笑着进了来。

木子是用极深邃沉黑的檀木所做。

一进了来,遮盖不住的茶香和檀木香便一下子四溢。

“大师对茶这么珍视?”萧灵芝看了忍不住笑问。

“是怕他的那些宝贝徒弟偷泡用去啦!”柳梦狂大笑,心情极好道:“灵芝………和尚现在抱着的才是真正的云海极上品茗茶。”

萧灵芝一愕,道:“那……我一直所泡的是……”

“这和尚有一口大木柜,里面放满了茶叶……”柳梦狂呵呵一笑,道着:“当然那黑檀木茶也放在里面,久了之后别的茶叶就吃到云海茶的味道了。”

萧灵芝不由得惊叹的看了一眼“真品”。

膺茶已是芳香如是,那真上极品……正动念,悟因大和尚已是掀开了木,取出了“一点点”茶叶放进壶内冲水。

开,茶香满溢。

冲水,更胜于前。

入喉,果真真珍。

“好茶!”柳梦狂舒缓的嘘出一口气,赞叹道:“好茶!”

萧灵芝当然也知道是今世有史最妙香茶好,但是另外有一件吸引她目光的地方——盖子里面少了一截黑檀木。

“嘻嘻!你可是看到了?”

悟因怪笑了两声,又瞪了柳梦狂一眼才道:“那一截就是叫这位柳大先生给‘要’走了……”

柳大先生微微一笑,道:“和尚可是做了大功德哩!那截黑檀木……已经拿去做成了扇子……”

正是宣雨情的那把“帝王七巧弄魔扇”。

悟因翻眼瞪了几下,大口喝下了云海茶,这时脸色可是严肃了起来,道:“山下传来了消息……”

柳梦狂点点头注意听着。

“秘先生的位置在开封城北……”悟因斟倒了一杯茶,淡淡的饮着淡淡的道:“而黑色火焰成员中最后的一位已经从塞外带人回来救驾。”

塞外,董绝!

“那个人……中原武林里没有人见过他……”柳梦狂沉沉的声音缓缓道:“他有多大能力也没人知道。”

连柳梦狂都只闻其名的人,会是个如何的人物?

“另外还有一点……”悟因大和尚的眼中竟是有了一丝忧虑,道:“古元文………据说领会了真正的‘清白的剑’,他也来了……”

古元文,双手手筋俱废的古元文还能使剑?

柳梦狂的神情严肃了起来。

“真谛妙义的‘清白的剑’。”他沉声道:“是要双手俱废之后,下大决心才能登上大成就。”

悟因无言的点了点头。

“此外呢?”柳大先生淡淡的又问了一句。

“你认为还有别的事?”

“有,董一妙!”

“没有这个人的消息……”悟因皱眉道:“整个江湖都找不到这个人……难道你对也觉得不安?”

柳梦狂缓缓嘘出一口气,转脸朝向萧灵芝道:“你能明白黑色火焰的可怕了吗?”

他们每个人都聪明绝顶。

只要不死有一天就会又突然出现在你面前。

他们每个人都各自在秘密的心法,一种续命保神的心法。

“以乾坤堂和犬子两大组织尚且没有董一妙的下落。”柳梦狂的神情沉了下来,道:“只有一个可能一个地方。”

“会是在那里面?”悟因差点惊叫出声。

“是,不是吗?”柳梦狂反问。

那个地方……修罗天堂。

难道:“天堂开门,修罗出动”的日子快到了?

***□

夜!

寒冬的夜!

冷冷的风冷冷的雪冷冷的街道有人觉得无聊。

“不好玩。”云来蹲在街角喝着酒喃喃叫道:“他们要等到后天中午才决斗,咱们这一天半干啥?”

“就是啊!”

云去点头,用力点头道:“我们应该创造历史。”

“所以不能让他们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对,要不提早要不拖晚……”

“有理有理!如果不是这样咱们算什么东西?”

“好,决定了!”

他们双双站了起来,“上那儿?”

“当然是找乾坤堂最近了。”

“好呀!咎老道想到那里面有很多值得杀的人就高兴。”

他们一晃一晃的走了,走了以后跟出了两个人。

“就是这两个人?”秘先生淡淡的问。

“是!”冬七寒微微一笑,回道:“一对喜欢利用别人的人……”

秘先生愉快的笑了起来,点了点头道:“董绝的人呢?”

“已经在洛阳和开封之间……”冬七寒缓缓道:“在明天日落以前可以到。”

秘先生淡淡一笑,道:“很好,指令已经派发给古元文了?”

“是!”

冬七寒的双眸一闪,道:“入乾坤堂地牢为二位小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柳帝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