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帝王》

第27节

作者:奇儒

“你不是要送我去一个安全的地方?”潘大美人坐在乾坤堂的大厅内,睁开一双杏眼轻脆的笑着。

“第一、我等你把捱了古元文的那一记疗好。”柳大公子嘿嘿两声,耸肩道着:“第二,我觉得你的武功好极了。”

潘离儿双眉一皱,哼道:“那又怎样?”

“所以哥哥我似乎可以去做别的事了。”

“你不再保护我了?”

“开玩笑,以你潘大美人的造诣,谁保护谁?”

“你……”潘离儿甜甜一笑道:“认为我很美?”

妈呀!这种节骨眼上怎么突然转变这话题出来?

“大小姐,我拜托你可以吧?”

柳帝王大大叹了一口气,道:“还有半个时辰就天亮啦!不知道还有多少事要发生咧……”

潘大美人妙眸闪过一丝幽怨,好深耶!

“你是在担心宣雨情她们和冬七寒一战吧?”

“是……”柳大公子承认。

“你就不担心秘大先生来找我?”

“这个……你自保总可以吧?”

“如果我跟宣雨情同时有生命危险……”潘大姑娘又问了一个令人岔气的问题:“你会救谁?”

“姑奶奶,你就饶了我吧……”

柳帝王可说是“急急忙忙”来形容的站了起来,像火烧屁股似的往外走,边叫道:“这种问题会把人吓得腿软。”

看着柳郎君这般急忙逃遁的身影,她笑了。

如果一个男人不是对女人有点意思可不会害羞,她想着自己“咭”地一笑,真想对柳郎君说道自己还是童贞*女呢!

这是一个小小也是个大大的秘密。

她跟宣寒波之间根本没有发生什么“关系”,因为那个男人实在是个君子,他们之间有着是一种精神上的忘年之爱。

也可以说是自己在十八年华时,一种小女人对成熟男人的憧憬,而宣寒波这个“君子”不忍心伤她的心罢了!

或许宣寒波在当时自己的真心之下曾动过心吧?她叹了一口气,但是那终究已是好久以前的事了。

春梦了无痕,好一句诗!

“你这样子怎么行?”

有个人有道声音在窗外叹气,道:“我出手,你已经死了一百次以上。”

“如果是我们三个一起出手……”另外一道声音道:“那最少就是一千次以上啦!潘大令主。”

潘离儿双眸一亮,董绝!

董绝身旁最倚重的“妙”、“好”、“词”来。

“绝妙好词”是一句赞美诗词最妙上境的形容用语。

董绝觉得自己的名字不错。

所以他也训练出三个不错的年轻人。

董妙、董好、董词。

听说董一妙对那个“董妙”这名字还老大不高兴了许久,不过董绝一向在塞外另一个在江南也就了。

这三个年轻人的出现,是不是董绝也来了?

“董老板还在半路逛着……”

董词嘻嘻笑着进来,道:“他想跟解勉道玩一玩啦!”说话的当儿董妙和董好双双也由窗口进入。

这三个年轻人全身上下都散发着生命的势力。

从塞外来似乎也带来了那边的阳光和大地。

开朗的笑声明亮的脸庞,怎么也不会让人想到他们是多么可怕的杀手,潘离儿的心底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董绝不过是从中原带了他们三个人到塞外闯天下,如今有这个拥有两万成员以上的大组织局面。

纵使是黑色火焰的背后出力不少,这三个人浴血奋战打出的一片天下绝对是不可低估。

“三位先一步到开封城来有何指教?”潘离儿叹了一口气道:“总不会是单纯的来探望老朋友吧?”

董好嘻嘻一笑,回道:“是我们老板想请你去叙叙旧。”

“不是秘大先生?”

“这个……”董妙耸了耸肩,道:“有不一样吗?”

在以前黑色火焰的八名成员是一体不分。

不过那是以前,现在的黑色火焰已经是分崩离析,潘离儿可是不笨,她听得出董妙这句反问里面另有话。

“坦白一点直接说了吧!”

潘大美人秀眉轻轻一抬,淡笑道:“董绝到底有什么意图?”

“我们老板接到秘先生的指令……”

董词微微一笑,道:“在古元文失败后接替他的任务。”

古元文的任务就是惩杀潘离儿。

“但是我们老板觉得这样做太残酷了一点……”董好嘻嘻一笑,接着道:“所以想请你事先过去聊一聊!”

潘离儿淡淡一笑,瞅了一眼身前这三个男人微微叹了口气,忽然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道:“你们看我长得如何?”

好奇怪的问题,一时间这三个年轻的男子你看我我看你,呆楞了片刻才由那位最会说话的董词道:“潘令主美艳绝冠天下,从塞外一路而来我们倒不见得有可以和令主相比的女人……”

“算你说的诚实。”

潘离儿淡淡道:“你们应该知道,董绝对我很有意……”

“是!”

有点尴尬的气氛中,他们三个点头承认这点。

“以姑娘的姿容,恐怕天下没有一个男人不为之怦然心动……”董好微微一笑,道着:“再说我们的老板是英雄……嘿嘿!自古英雄美人本是佳话!”

“董绝的确算得上是字号人物……”

潘大美人风情万种的一笑,自有迫人的灵艳令眼前这三个男人呼吸急促起来,道:“但是在他之前我所心仪的两个男人可是比他更好一点。”

董妙的瞳孔一缩,淡淡的道:“是那两位?”

“宣寒波和柳帝王。”

“他们?”一阵沉默后董妙不得不承认道:“的确也是个人物,不过……和我们老板比起来……”

“宣寒波是宣玉星的独,一身玉星剑法已致出神入化御气化指的至上境界……”

潘离儿淡淡一哼,道:“至于柳帝王更不用我说了,单是他那个天下第一大混混的头衔下,最少在中原有十万人听命于他的指挥系统。”

董妙咕噜的吞了一口口水,半晌后才朝董好、董词道:“两位兄弟,依你们看要如何的好?”

“老板已经指示的很清楚了。”

董词缓缓道着:“如果潘令主愿意跟他到塞外,中原的事我们就抽身退出,如果她不肯,而且又爱上别的男人……那么杀了她和那些男人,搞得原天翻地覆。”

“董绝就是这种人,做事又狠又绝。”潘离儿冷冷一笑道:“英雄?还真亏你们有这张厚脸皮用下这两个字。”

董好嘿嘿两声,可没好脸色了,道:“既然潘令主的话已经说成这样,莫怨怪我们实行‘撤藩行动’……”

“撤藩行动”这四个字一,三个人便行动了。

他们用的都是极险的搏杀技巧。

不但极险,而且是极有效。

甚至有一个秘先生在看过他们一次行动后,都为之赞美道:“妙好词不愧是妙好词,他们的行动简直是无法用言语文字来形容整个狙杀过程的完美。”

潘离儿立刻感受到透骨寒凉的杀意。

这三个人不是想“制伏”、“擒囚”、“点穴”,而是百分之一百的执行一项——死亡。

她只能退,以全力的速度后退。

稍早捱住古元文的那一记“清白的剑”,虽说疗伤好了八成,但是终究无法和眼前这三个人对抗。

只要硬接一记保证活不了。

她叹了一口气,背后已是无可退贴近于墙壁,屋外倾的晨曦由东方来,滑进了窗牖。

这时还吹着一阵轻轻的深冬凉风。

风中冰凉的有一点雪的味道。

雪的味道之外,似乎还有一点熟悉的味道?那味道是一种暖烘烘可以依靠的胸膛里散发出来的。

光晕中她似乎看到了一个嘻笑怒骂的由窗外冲进来,然后身前这三道已经穿透肌肤要打断筋脉的气机忽然间减弱。

她能喘一口气,喘一口气恢复精神下出手。

潘大令主可不是省油的灯,多少阵仗风险都撞过了,所以她知道只要有机会出手就不能留情。

一阵气机飞卷中,她肯定自己最少给那三个中的两个重重的一记,当然她也捱了两下。

她只觉得一阵晕眩,天眩地转了起检,蓦底一双有力而温柔的手臂抱住了自己的身躯,两道热力由肩井穴滑向丹田。

足足有半炷香之久,潘离儿只觉得自己的气海一阵暖意沿着背脊升了头顶,再沿前脉而下循回了个小周天,刹那百骸轻松全身飘飘然起来。

妙眸微睁,娇艳粉嫩的双颊刹红。

眼前的人不正是那位芳心正系着的柳冤家?

她这千百情愫的眸子看着人家,可是直瞪了有一炷香之久,动也不动离也不离。

“喂!别用这种眼光看人,第一,不礼貌……”柳大混混叹了一口气,道:“第二,这样子会干扰我的调息练功。”

干扰调息?这可是有趣极了的用词。

“好嘛!”

潘大美人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说话的声音竟然变得如此撒娇,道:“那……我先去弄点吃的吧……”

啥?潘大令主亲自下厨做菜弄饭?

柳大混混这回可真的要差点岔了气啦!

***

流水寺的和尚们一大早又睁大了眼。

三年没人访,怎么一访来不断?

山门方开,便见得一男一女气定神闲的站在庙前游目四下的风光,今天可是好冷,瞧眼前这对男女?

女的是正常一点,披了件貂皮大氅风袍。

至于那个男的,一件薄薄的棉布衫冷眉伫立雪地。

“所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其中一个和尚对着大伙儿道:“说不定是来闯山踢馆?”

“我们又不是什么门派武道馆,怎么会有这回事?”有人这般问,便有人接着回道了:“不管,咱们一字排开在庙门口,瞧他们怎么进入?”

于是一十三个和尚又干活了,他们一字排开两手往腰上一插就直瞪着人家。

“这些和尚在做什么?”那个女人轻轻娇笑了起来。

“他们的习俗……”男人淡淡的回答:“反正咱们就跟他们这样一直站下去,看谁捱得久……”

女人笑的可更觉得有趣了,道:“那……你跟他们站着吧!我到后头去找找看,柳大公子和萧姑娘在不在?”

什么!他们是柳施主的朋友?不玩啦!

十三和尚忽然间就一窝蜂的跑了,而且个个都好卖命的办事,太认真了点,悟因从禅房出来不禁都有点讶异!这小徒弟是做了什么坏事想将功赎罪?

他打了个哈欠,往外一看。

一看,那张嘴巴可张的老大半天没合拢起来。

“大师可是柳梦狂口中的悟因禅师?”男人一笑而问。

“啊哈!闻人独笑?”悟因大和尚呵呵笑了好几声,往后头猛戳猛指道:“快点到后山来吧!不然柳梦狂可要把老衲的云海茶喝光了……”

闻人独笑难得爽朗的一笑,神情愉快的点头道:“只怕闻人来了以后,便得半叶不剩了……”

这厢便是由悟因在前头带路,闻人独笑和沈蝶影跟着,那一十三个和尚个个耳尖,可都知道那位男人是“闻人独笑”也!

“好险!这回咱们可聪明得多!”有和尚在伸舌头道:“要不然又被方丈住持设计咱们练立禅定力……”

“可不是,听说这个闻人施主更利害。”有人七嘴八舌的道:“有一回他为了猎一头黑熊剥皮做衣服,还躺着在荆棘上三天三夜咧!”

“那些和尚怎么听到你的名字时,眼睛睁得老大?”在庙的后山路上沈蝶影笑着在问。

“前面那位大和尚说了不少诳言妄语吧?”闻人独笑心情似乎相当开朗,笑着招呼前面的悟因道:“大和尚,咱们以前好像在那见过面?”

悟因呵呵一笑,回头道:“闻人施主的记性还不差嘛……”

闻人独笑双眸闪了两闪,如是低头走了又有半里,忽然长笑道:“莫非你是那颗大石头?”

大石头?沈蝶影点笑出声来。

从后头看,悟因的这颗脑袋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倒真像是一颗大白石没错,远点看还以为是白雪反光哩!

悟因回过头来裂嘴一笑,道:“鼻子笑,你可是想了起来啦?”

悟因这三个字“鼻子美”一称呼可叫闻人独笑欢呼一声,上前一拍悟因的肩头叫道:“大石头,真的是你?”

“怎么不是我?”悟因翻眼连瞪了好几下,嘿嘿道:“咱们小时候的事你可还记得?”

小时候?那可是一念回想四十年。

闻人独笑哈哈长吟一声,道:“最记得有一回你在河畔的巨岩上往下跳水要游泳,结果撞到了河底的石头……”

沈蝶影在旁听着忍不住“啊”的一声,疾声问道:“那有没有怎样?”边问还溜眼瞧了瞧悟因的脑袋。

“当然是流了一头血。”悟因哼哼两声,笑嗤道:“不过和尚我那时候可就显露出不是普通平凡之辈……”

闻人独笑笑着接着笑叫道:“那时他就拗上一口傻劲,每天苦练铁头功,再每天去撞那颗石头……”

“结果呢?”

“结果石头被撞裂碎了,他的铁头功也练成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柳帝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