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帝王》

第28节

作者:奇儒

懂个屁,懂个屁是什么玩意儿?

“他真是个好人。”闻人独笑感叹的摇了摇头,道:“那天那个蒙古小公主一下入温泉池后,我的鼻孔便开始冒血……,幸亏是董笔替我担了下来……”

沈蝶影似笑非笑的瞠嗔了他一眼,哼道:“原来你看到令你心动的姑娘会喷鼻血。么……对我就……。”

口里是笑骂娇嗔,心里可是甜得很。

至少,她知道她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女人能让闻人独笑的剑不用来杀人——而是当成一件“工具”来雕劈冰块。

“闻人独笑沈蝶影”!

八个字,或许要等到明年春来才会溶化。但是,在她的心灵上,这八个字永远深深烙印了下去。

永不磨灭。

闻人独笑微微一笑,缓缓接道:“那个董笔也真有神,当小公主尖叫时便从旁儿溜进池里,从另外一处浮出来引走了那些蒙古人的注意……”

结果是董笔足足被毒打了三天三夜,全身没有一块皮肤是完整的,更打废了他的一双腿。

闻人世家当然愿意养活董笔一辈子,而且每个月给他花用不完的银子。

“但是他不肯。”

闻人独笑感叹的一点头,道:“是个真正有骨气的人,我唯一能给他的,是一块竹牌,竹牌上写了他的名字。”

每个人都知道这块竹牌的意义。

它代表了闻人独笑欠董笔一条命——至少欠他一双腿以及三天三夜的毒打,而以闻人独笑这个人的个性,无论什么情况下,他都随时愿意还这个人情。

见牌如见人。

悟因的一双瞳孔里有着复杂的表情,看了向柳梦狂一眼,眸子里跳跃着一项极大的秘密。

董笔后来后来因为双腿残废而不能生育。

于是,董笔将自己的名字改成“绝”。

绝子绝孙的“绝”!

董绝。

***

“闻人名剑不知道当年那个舍命相救的董笔‘懂个屁’就是今日的董绝!”柳帝王的声音在空气中缓缓的响着。

冷凉的雪地上,晚风令人自背脊一震。

“那……他进不进开封城又有什么关系?”

“这又是另外一个故事。”柳帝王感叹道:“人生的际遇真是太奇妙了,有时……令你不得不相信命运……。”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在某一个地方有一座小小的寺庙,”柳帝王轻轻的道:“那里有一个大和尚,一个叫悟因禅师的大和尚。”

潘离儿点了点头,边走边道:“他在以前也是他们一伙人之一?”

柳帝王嘉许的看了她一眼,轻笑点头道:“说对了。”

“和尚跟董绝之间又有一段事故?”

“对!董绝后来离开家乡,在经过了二十年后曾经遇见过悟因大师……”柳帝王长长嘘一口气,仰首望着今夜的星星。

寒冬夜冬夜寒。

但是,一穹的星辰似乎特别的清澄亮眼。

***

“同样的寒天夜,同样有这么明亮的星辰……,”悟因的目光望着窗外的天云,缓缓道:“我曾经见过董笔。”

闻人独笑的双眸一亮,道:“那是多久以前?”

“二十年前。”悟因缓缓道:“五年前又见过了一次。”

“他还活着?”闻人独笑哈哈大笑道:“人呢?人在那?”

故旧相逢,是人生一大乐事。

如果故旧相逢是为了剑与剑,又何以情堪?

“到了三十岁以后,他的长相就没有什么改变。”悟因淡淡一叹,道:“听说,他练了一门极为奇异的武功。”

闻人独笑忍不住看了柳梦狂一眼,哈哈一笑道:“柳兄,想不到有人跟你一样!”

柳梦狂轻轻一笑,道:“武学的创境是由人思考出来的,当然,有可能天南地北的两个人想的一样。”

闻人独笑点了点头,将萧灵芝斟来的茶仰喉一尽,兴致勃勃的道:“大石头,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哩!”

“董笔他……活的很好。”悟因大师轻轻的看着油灯的火苗道:“但是,也惹了一点小麻烦。”

闻人独笑双眉一挑,冷哼一声道:“江湖事?”

如果是,他相信自己有这能力面对天下江湖人。

“可以说是。”

悟因淡淡一笑,举杯微啜是在品云海茶香,还是在斟酌往事如何遣词用字?”不过,最重要的是他希望你能打败秘先生……”

“真的?”闻人独笑的双眸一闪。

“和尚不打诳语。”悟因将目光由灯上移起,盯向闻人独笑道:“如果你……你们打败了秘先生,董笔将会十分的满足。”

闻人独笑相信这位老朋友的话。

他不问悟因怎么知道的,除了悟因是他的老朋友,是个和尚,是柳梦狂的朋友之外,更重要的是,他真心想打败秘先生。

***

“原来‘懂个屁’就是董笔,也就是董绝。”

潘离儿点头道:“但是他为什么非得进开封城不可?”

“因为悟因大师在二十年前和五年前各曾救过他一次。”柳帝王仰首感叹了一声,道:“二十年前,悟因大师在开封城内救董绝于‘武皇’秘先生的剑下。”

潘离儿不由得一楞,道:“那……怎么他也是黑色火的成员之一?”

“因为他的双腿残废远离家乡后因自卑而在天下四处求取武功心法,希望能出人头地。”

这也就是董绝之能以冷、狠、毒、辣的原因。

因为有许多的对手在跟他过招前瞧见那双跛废的腿,禁不住流露出不屑的眼神,而这眼神却又是董绝最大的忌讳。

潘离儿在心中轻轻叹了一口气。

在她自己的眼里只有武功的高低,而不论这个人是不是美丑、残废。所以,她对董绝没有“分别心”。

也因为如此,董绝才会爱上了自己。

甚至采取很激烈的手段——不答应便得死。董绝的心中必然以为自己不答应的原因是看不起他。

柳帝王看了她沉思的表情一眼,半晌后缓缓接道:“他在开封城内挑战秘先生,差点死在对方的手里。后来被悟因大师获救,往后便天涯海角的找秘先生要求他教授武功。”

就是这样,经过二十年后,董绝也成为黑色火的一份子。

“五年前呢?又发生了什么事?”

“悟因大师又救了董绝一次。”

“又一次,这回他的对手是谁?”

“我爹。”

“帝王?”潘离儿讶异叫道:“第二次他遇上了柳大先生?”

柳大混混苦笑道:“董绝也真是命不该绝,悟因大师跟我爹是好朋友,手下当然就放过了他。”

潘离儿望着前方一大片林子,楞楞地道:“然后呢?”

“悟因大师那时已经出家,苦口婆心的劝董绝向善,别争人间世的名利……”

柳帝王耸了耸肩,道:“谈何容易?”

人生,望眼天下不为名不为利,几许?

“董绝只答应一件事。”柳大公子缓缓一叹,已是到了那一大片林子之前,稍缓伫立朝看里面片刻。方道:“他出塞外,若回中原必先在开封城内举行七天七夜的法会,以回报悟因大师的两次救命之恩后,方有行动。”

所以,董绝没有亲自来找自己,而派了“好妙词”来。潘离儿苦笑一声,她明白了最重要的一点。

“只要董绝在开封城内一做法会,闻人独笑必然就会知道?”

她忍不住随着柳帝王的目光望向林子内,边道着:“而闻人独笑一旦和董绝见了面,明日的一战……。”

潘离儿那双剪水瞳子真情流露的看向柳郎君,问道:“如果无法阻止董绝怎么办?”

“优点和缺点同时存在,看你如何用而已。”

柳帝王长长吸一口气,道:“危机就是转机。如果用的好,不可能联手的我爹和闻人名剑就有这个‘可能’。”

***

夜,已经是非常非常的深了。

他们站在雪地和星辰之间,是在望着人间红尘?

“你说秘先生已经练就了‘天地造化气机’?”闻人独笑的声音缓缓而有力在夜空下浮动。

“我相信雨情的判断。”

“很好。那么明日的一战会比我所想像的要精彩得多。”闻人独笑哈哈一串长笑,道:“这这种对手很少了是不是?”

柳梦狂点了点头,赞同道:“是不多!”

闻人独笑的眸子在闪动,缓缓地道:“明天,如果董笔知道了这一战,他一定会来。”

“所以为了自己也为了他,”柳梦狂一笑道:“你不能败!”

闻人独笑感激的看了柳梦狂一眼,道:“你愿意把机会让给我?”

柳梦狂笑了:“能够省些力,何乐而不为。”

他们双双大笑,这句话由柳大公子口中说出来,那可是大大的不易。

闻人独笑一弹掌中长剑,朗吟道:“自古为剑只因梦,笑谈江湖一生事。哈哈哈,明日真是快意一战。”

柳梦狂淡淡一笑,道:“可记得我们在妙峰山一战?”

“毕生难忘!”

“明日先机既然让给了你,今夜何不让我过过乾瘾?”

柳梦狂的话,闻人独笑的剑;一停,一出。

“冬夜天寒,清冷地冻……”闻人独笑第一剑刺出时已是大笑:“这时节活动活动筋骨热暖身子有何不好?”

剑出如电,拐弹似幻,酣战起。

“他们怎么自个儿先动手了?”沈蝶影隔着窗口讶声轻轻问道:“难道是话不投机?”

“他们是在调心。”

萧灵芝轻轻一笑,将新泡好的茶斟入杯内。

“好个用词‘调心’两字太妙。”

悟因呵呵的笑了,用手掌擦着杯壁缓缓道:“心若不调,如何能战?”他一顿,摇头拍了拍脑袋叹道:“不行,不行!”

“什么不行?”沈蝶影瞧他那张苦脸,好笑问着。

“老衲是出家人,怎么可以说这种话?”

“老衲?”沈蝶影一笑,道:“大和尚看起来一点也不老。”

“真的?”悟因大师可是乐了起来。

“和尚又起分别心啦!”萧灵芝笑了,显然因为外头一双缠斗的声音,更见嘹亮而令她心情更加安适。

闻人独笑对柳梦狂出剑,是一种敬意。

柳梦狂对闻人独笑出剑,则是一“融合”。

把“帝王绝学”无穷尽的千万一剑化于闻人独笑的剑中。让他,剑出有“独笑鬼剑”,有“帝王绝学”。

天地造化之气,他们所能做到的只有用这点来破。

有效吗?没有人知道。

天下的事,又有谁可以完全掌握的?

***

林子被雪成一片的银白,垂悬的冰柱和雪花,踱步在其中,有时令人恍惚觉得是在梦境中。

静!

天地在风声外完全的沉静,星光和月光轻。

令人沉醉的呼吸在林木间流转,这原本是一种极为宁静而平和的美妙。但是,在宁静的下面是一股不安。

潘离儿皱了皱眉,道:“这里是乾坤堂?”

“不是。”柳大公子叹了一口气,“乾坤堂在另外一边。”

“那么……,”潘离儿的双眉一皱,“董绝?”

柳帝王点了点头,道:“董绝藏在这片林子里,那三个‘好妙词’应该也是在这儿。”

潘离儿脸上的寒意和委屈更浓了。

“你带我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她说着,眼眶有点红了起来,“你要我劝阻董绝不要进开封城退回塞外?”

如果是这样,唯一的方法就是她跟着董绝出塞。

柳帝王啊柳帝王,真这么狠心?

“是要劝阻他没错。”

柳大公子笑了笑,温柔地道:“不过,可不是要把你给嫁过门去。”

潘大美人的双颊一下子红透了耳根。

这种话,在那时代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说着,可是十分十分的情意浓厚啦!

潘大美人双颊这一红相映于皎洁的皮肤和白云下,更是醉人极了,咱们柳大公子的心头就猛跳了好几下。

正是两人目光相接,一刹那恍惚的瞬间,暴然一道黑影自云地里窜出。

瘦瘦小小的身影来的好快,真是急如星火飞电。

光芒在黑影前一闪。

两道。

柳梦狂探臂一抱潘离儿便往右方的三丈外窜弹。

险中至极,背后的衣衫被掠飞六道碎布。

是董绝那一对“三爪夺命刀”。

潘离儿在郎君舍命一抱,只觉得在对方的胸膛和两臂里无尽的温暖。轻轻的吸一口气,将这男人的味道吸入心底。

满足一笑,她柔声道:“公子,我……还是贞洁操守……并没有失身……。你……嫌弃吗?”

柳大混混心中一汤又是双腿差点软了。

吗呀!你这女人也怪,老是喜欢挑这种节骨眼说这种“要命”的话。

“有话待会儿谈,”柳帝王放开了潘离儿,轻声道:“咱们先想法子请这位‘懂个屁’回去再说。”

潘大美人带着体香和情意又靠紧过来,柔声道:“最好的方法,就是给他心理打击令他心灰意冷……。”

柳帝王一楞,“你打算如何?”

“咱们……亲蜜……。”

潘离儿双颊飞红如火,轻轻道:“他必然愤怒出手,在那种情况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节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