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帝王》

第04节

作者:奇儒

酒和茶已经喝过不知多少回。

他们的心却一直都是热的,也都是冷静的。

“帝王”柳梦狂和“独笑鬼剑”闻人独笑竟会相对坐着痛饮快意了六个时辰。

从正午到深夜,他们并没说多少话。

但是这座位在城东北的小酒馆内却充满了温暖。

他们以心证心,剑早已在心中。

“好酒!”柳梦狂放下了杯子,长长嘘出一口气,哈哈笑道:“好快意!”

“淋漓畅快!”闻人独笑也放下了杯子,红通到脖颈的酒意并没有让他的眼眸、他的心、他的剑有一丝的醉。

“以后恐怕没有这种机会了!”

闻人独笑觉得有一丝的落寞,眼瞳子里映着自己的酒杯,映着对面的酒杯。

“因为我们再见面可能只剩下剑,用剑来谈心而不是酒,不是茶……”

他对古元文出手,是为了还柳梦狂一次人情。

昔日,他和百里长居一战,如果没有柳梦狂藉由夏氏兄弟的传话,“独笑鬼剑”不可能一招破“喜乐双剑!”

那一出手毙命,惊动天下。

“是的!”柳梦狂回答着方才的话,笑道:“或许在我们下一次‘见面’之前可以联手一次?”

闻人独笑明白他的意思。

他开怀大笑了起来,觉得屋外那些人来得真是时候!

“我一生中只败过一次……”闻人独笑轻轻抚着剑,笑道:“所以我知道绝不能有第二次!”

那一次他就是败给柳梦狂。

他的话说完,同时和柳梦狂消失在这间小酒馆内,如果不是桌上酒杯犹在,如果不是外面不断传来惨叫之声,谁都会以为自己刚才做了梦。

惨呼声中充份的表现出不敢置信的心情。

地上最少已经躺了四十多个彪形大汉。

他们原先都是身手不错的家伙,尤其对于放毒杀阵更有相当十年以上的配合火候。

可是谁会想到,谁会相信,对方只有两个人,只有一根拐杖和一把未出鞘的剑就把他们全摆平。

“不愧是……柳梦狂和闻人独笑!”

说话的人勉强压抑住心头的震骇,缓缓吐出一口气道:“老字世家的老几醉算是开了眼界!”

闻人独笑看也不看这个六旬左右的老头子,只将目光冷冷的放在自己的剑鞘上,一句话道:“谁派你来的?”

“一个对你们两个的剑有兴趣的人!”

老几醉敢用这种口气回答,而闻人独笑竟然也没有拔剑,那是因为这句话本身对他很有吸引力。

“那个人就是叶三公子……”老几醉嘿嘿笑道:“长安大城里的叶三公子,两位大概没听过吧!”

“叶叶红?”柳梦狂忽然道出了三个字。

“你知道?”老几醉几乎以为自己醉了听错话,不由得骇惊道:“人道‘帝王’柳梦狂知道天下用剑高手,就算是塞外葱岭、关外长白,甚至海外扶桑无一能躲过你的耳目,果然不假!”

他不能不为之大震大骇。

因为叶叶红本身就被封为“文星侯”,向来是以文章传颂大江南北,谁会知道他是剑中宗师?

再加上“叶三公子”的来源并不是因为他在家中排名第三,而是另有一番因缘。

难道这点也逃不出柳梦狂所知道的秘密之一?

在这刹那,老几醉终于明白柳梦狂的可怕。

也终于知道为什么他每战必胜而且一招制敌。

了解!

他对任何可能是对手的敌人都太了解了。

所以柳梦狂被尊称为“帝王”实在是有他的道理。

“叶三公子这两天就会到达京师城!”老几醉垂头丧气的带着人走了,道:“届时他会亲自拜访两位。”

老几醉的最后一句话是:“当然,要得两位有值得他拜访之处!”

好狂大的口气,却是令人有几分相信。

“那个姓叶的人是什么来历?”闻人独笑淡淡的问,方才老几醉最后一句话激起了他的斗志。

所谓“有值得拜访之处”,那很简单的表示了一句话。

“在这两天叶叶红到达以前,还会有一波强过一波的好手来做鉴定!”

在长长的一阵沉默后,柳梦狂终于淡淡的道:“他的来历我并不清楚,我也不知道是谁教他剑法……”

短暂的停顿后,他接着道:“我之所以知道他,是因为他的两名师兄……”

叶叶红之所以叫叶三公子?因为他是那个神秘人物的第三个第子。

闻人独笑问了一个很特殊的问题,道:“你‘看’过他出手?”

他话中的“看”就是用心、用感觉的意思。

“没有!”

柳梦狂补充道:“但是他的两名师兄的剑我倒是知道!”

“如何?”

“雷霆万钧,天下只差于昔年我所说的十剑……”

闻人独笑已经可以想像得出来是什么人,道:“想不到他们两个和叶叶红这个‘文星侯’师出同门!”

柳梦狂长长一叹,微声道:“你或许更想不到,他们联手死在叶叶红的剑下!”

那天在一年多以前,柳梦狂在半路中碰上了有人重伤将死前的呻吟。

他们认识柳梦狂,也尊敬他,所以他们把所有的秘密都告诉了他。

“叶叶红是奉了他们师父的命令去杀他们两个……”柳梦狂缓缓吐出一口气,接下一句道:“而他们的师父就是黑色火焰的焰主秘先生!”

闻人独笑的瞳孔收缩了起来,他只觉得全身有一股按捺不住的热血在翻腾!

“很好!”闻人独笑迈开大步往前走,走在更深的夜色里,一句话从那端飘着道:“叶叶红,我等你来!”

***

柳大公子打了偌大的一个哈欠,坐直了身子,此刻窗外早已是晨曦满天而来,鸟鸣之声不绝。

他忽然想起了韦皓雁昨晚提到的那句话:古元文的左手剑比右手剑更可怕!

“你在想什么?”身旁一声轻柔的声音在问着。

“古元文的左手剑比右手剑更可怕!”柳帝王皱眉沉吟道:“我想知道的是,他为什么宁可牺牲右手的两根手指,而不以左手攻击?”

宣雨情楞了一下。

她不问夫君怎么知道这个秘密,心中想的只有一件事?如何帮助柳郎君突破这个结。

身为一个男人的妻子,她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该说什么。

“除了不可推断的秘密理由以外。”宣雨情缓缓道:“就是他的左手有缺点,例如:只能用一次而必须休息一段时间……”

这是极合理的解释,也是极高明的推断。

“真聪明!”柳帝王轻轻吻了一下爱妻的额头,忽然又道:“另外一点,昨晚那毒海七鲨的鲨牙是不是来得有点太巧了?”

他们要对付晏梧羽绝对不会笨到变成对付柳帝王和宣雨情。随便一想,他们大可以晏梧羽离开这座屋宇后才下手。

而且也犯不着这样而引起柳帝王的注意?注意晏梧羽的安危。

“他们根本不是什么苗疆的毒海七鲨的手下!”宣雨情笑着道:“因为他们七个人根本就没有手下!”

那时她那么说,为的只是给晏梧羽台阶下。

柳大公子又亲了爱妻第二下额头,赞美道:“情儿,你真是善解人意的好妻子!”

因为如果当场揭开了让晏梧羽的面子挂不住,谁也不晓得她会做出什么事儿来。

偏偏他们又都欠晏梧羽大小姐一份很重的人情。

“你知不知道我要皮俊那小子跟下去的理由?”柳帝王又皱起眉头,叹道:“因为真的毒海七鲨人来了!”

宣雨情楞了一下,道:“晏梧羽这么做岂不是变得玩火自焚了吗?”

如果人家原本不想对付她,这下也非动手不可。

“这点正是她的意思。”

柳帝王起身下床,边穿着外袍边道:“我去向爹请安,顺便到外头瞧瞧情况………”

“我跟你一道跟爹请安吧!”宣大小姐也跳了起来。

***

柳梦狂的房间是空的,桌面上则静静的用镇尺压了一张字笺。

“叶叶红将至京城,其人剑法高深难测乃秘先生最得意的门徒,爹将外出遨游一阵,该归时自会回来!”

简简单单几个字,前后交代得一清二楚。

“这个叶叶红就是叶三公子罗?”宣雨情沉吟道:“据说此人文章极好,被圣上封为‘文星侯’!”

柳帝王将字笺小心折放入怀中,点了点头道:“爹这回不告而别自然有他的理由,用不着我们操心!”

宣雨情点了点头,她对师父可是放一百个心,本来,天下想要打败柳梦狂的人,恐怕太难找了。

可是她也有点不安。

闻人独笑是一个,字笺上的秘先生可能又是一个。

柳帝王似乎知道爱妻的忧虑,安慰似的拍了拍她的背部柔声道:“‘帝王’的弟子是不会担心的!”

宣大美人轻轻笑了,很有信心的一点头。

奇怪,为什么郎君的一句话就可以让自己整个心境改变?这就是爱!

***

沈蝶影实在是有些生气。

昨午从东王府出来她就一直跟着柳梦狂和闻人独笑,怎地三跟四跟转眼就不见了人影?

两个大男人不理会一个长得不错的女人也就罢了,竟然还故意躲开避走,那太伤人尊严了!

她一路踢着石头,到了一间破废的喇嘛庙前。

金黄色的漆彩已经剥落,梁柱及墙壁则是千疮百孔。这些都是明朝建朝之后,对于蒙古人所尊崇的喇嘛所做的一次破坏。

中原境内,几乎所有的喇嘛庙全被打毁,就算是京师的也不例外。

她闲着生闷气,无聊中走进了寺庙内,低着头晃呀晃的,忽然周身起了一股异样。

有人躲在暗处监视自己。

沈蝶影冷冷一哼,自己可是“天魔无极门”的门主,听暗中躲藏的这个人呼息绝对不是自己的对手。

不,不止一个,是两个!

沈蝶影停住了步子,回身往来处回走,却是走在第三步时叱声出手。

她可是高手一个。

右手一柄匕首刺出,左手已弹出三件暗器。

那端的人闷哼了一声还没躺到地上,这边她已然用匕首顶住了这端暗藏的一名汉子。

“是你……”沈大门主认出是昨日在东王府抬箱子的四个人之一,她冷冷一笑道:“鬼鬼祟祟的做什么?”

“沈门主,我们是自己人快放下匕首有话好好谈!”

“自己人?”沈大门主一听可就火了,道:“自己人会把我的得力手下当肉靶子全砍了?嘿嘿,古元文现在右手少了两根指头,可没得威风了吧!”

那名汉子在惊惶中忍不住将目光瞧往寺庙后头。

沈蝶影心中一动,右臂一探匕首划破了这汉子的喉咙。

“嘿嘿,杀了你免得碍事!”沈蝶影冷哼一声,便在无声无息中潜往寺后看着。

眼前一片断垣破瓦中正有个人以左手执剑在挥舞着,左右两旁各有一名汉子在监视四周的动静。

那个左手舞剑的男人不就是古元文?

沈蝶影暗中瞧着,不由得皱起眉头来,怎么看他左手剑的运用挥洒似乎犹较右手更胜一筹?

她越看越可疑,也越看越害怕。

古元文的左手剑竟然才是真正武功精义所在!

猛然一声长喝,只见古元文将剑刺出,立即左掌五指放开,食指、中指一并沿着剑身滑弄往前。

前端,一处断垣像是受到巨斧所劈,在剑尖未到以前已是嗤响裂耳的一声中震碎好几块砖瓦。

太惊人了!

沈蝶影看得心惊动魄,喘了一口气无声的吐出来,仍旧看了下去。

只见那两名守卫的汉子双双朝古元文揖身贺道:“恭喜古先生得殊胜成就!”

“哈哈哈……”古元文意气风发的大笑道:“昔年传我‘清白的剑’的师父曾经说过,这一门剑法的心法奇特,若是右手废了反而可以将全身气机全倾在左掌上!”

他微微喘了一口气,得意着接道:“看来,他所说的果然是不错!”

寻常情况,体内气机必是左右均衡。

因为谁都会考虑到另外一边可能突然的变化和攻击。

古元文现在却不需要有此顾忌。

少了两根指头的右臂对他而言已经是不存在,加上他们这门心法奇异之处于今已完全发挥出来。

这时右首边的那名汉子巴结道:“古先生真是因祸得福,如今已更上一层成就,天下无可匹敌之人!”

古元文嘿嘿冷笑将剑抽放于鞘中,冷眸望着顶上一片青穹蓝天良久,终于嘘出一口气道:“‘清白的剑’最深最妙之处我尚未完全了悟,但是……嘿!凭着目前的成就已足以傲视天下,哈哈哈……”

在他得意极了的一串长笑中,沈蝶影已然偷偷的退走出了这间破废庙寺,又走出了两条街外才嘘出一口气。

这真是个要命的大秘密。

她在街道上漫无目的的走着,心里不由得起了一阵忧虑,古元文如果找上闻人独笑,不知道会怎样?

不行,这件事必须早点通知他才可以。

问题是怎么才能找到闻人独笑这个“无情”的男人?

柳梦狂!

对!去柳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柳帝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