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帝王》

第05节

作者:奇儒

三里坡,一场没开始就结束的战斗,那是三天前柳梦狂和沈蝶影的一战。

三里坡,即将有一场惊天动地的决战,就在今天。

今天午时,柳帝王和古元文。这片草长及腰的草原早已站满了人,他们来看热闹、来看门道,也有来看自己的押注是赢是赔。

每个人都很有默契的空出了一片地,一片足以让两名高手各逞绝学的空地。

“想不到这一战这么轰动!”有人在议论纷纷着。

“大家都听到传说了。”有人回道:“清白的剑真正精妙是在一只手臂废掉了以后。”

“所以你押那个姓古的注?”

“是啊!你咧?”

“我押柳帝王。”答话的人有理由道:“不是因为他是‘帝王’柳梦狂的儿子,而是他本身也不在帝王之下。”

柳帝王自创的“帝王绝学”和“帝王”柳梦狂的“帝王绝学”都是武林中最神秘精妙的武学。

虽然他们是父子,却各自创出一门武功来,而且各自领悟到那种殊胜的境界。

“千古以来,唯有这对父子这么奇怪。”皮俊苦笑摇着头,对身旁的宣雨情道:“你身为‘帝王’的传人,又是另外一位‘帝王’的妻子,我看以后你的儿子学谁的好?”

宣雨情笑了笑,道:“这有什么关系?说不定到时候我们的儿子也跟他的老子、祖父一般咧!”

那还得了,再冒出第三“帝王”来大家都别混了。

另一旁的晏梧羽可由鼻孔里哼了一声,道:“古元文的人已经出现,柳帝王那小子不会是怕得溜了吧?”

当然不会,她比谁都相信柳帝王一定会来。

奇怪的是,他怎么没有跟宣雨情一道儿?

时辰已至!

场中,古元文左掌扣剑从人群中走了出来,雄浑磅礴的气势,身前七尺的草丛为之侧倒两旁。

“这小子有些变了。”皮俊双眸一闪,沉声道:“恐怕柳小子对付得了毒海七鲨对付他可大大不同。”

晏梧羽嘿的明白道:“原来前天你引他们到柳帝王住处的目的就是要他们当靶子给他练习?”

毒海七鲨都是单臂,岂不是正如眼前的古元文?

正想着间,前面不远处有一道白亮的身影拔天窜出,好快的落到古元文的身前两丈处临风而立。

众人都讶呼鼓噪了起来。

这人一身雪亮白袍,脸上眼下犹用一巾白绸遮住。

显目的是,他的手,手指。

手指上捏着一朵红玫瑰。

杨逃,柳帝王的另外一个化身。

“装神弄鬼,嘿嘿能有什么用?”古元文缓缓抬着眼皮,冷声道:“还是怕输了丢大脸不敢见人?”

杨逃轻轻笑了,抬眼望向一垠无际的穹天。

“柳帝王是不杀人不伤人,但是世界上有一些人令人很为难。”汤逃沉眉盯向元文,道:“蒙古人既然已经退出了中原,又何必造血却杀戮?”

“哈哈哈!我们是在江湖比武不是讲民族大义。”

“如果是‘柳帝王’,他是跟你江湖比武。”杨逃沉沉一哼,真像是换了一个人,道:“但是我现在是‘杨逃’!”

古元文的瞳孔收缩成精芒两点。

他觉得自己忽然对眼前这个人一点也不了解。

这是令人很恐惧的是?对敌人不了解,往往就是死亡。

古元文大喝一声,想要消除心中的恐惧,出剑。

这一剑破空而出,快猛强悍的令人目夺神移。

杨逃冷冷一笑,指间玫瑰已是弹出。

二十二片玫瑰瓣在剑尖之前散成一片蒙蒙的粉红光圈,诡丽中有一丝的温柔叹。

是为了什么叹息?为了人的心?

无论是柳帝王还是杨逃,一颗大侠的心是不想伤害另外一颗心,更不想伤害另一颗心上的肉体。

剑尖带着剑光刺破了玫瑰瓣,碎裂纷飞成薄薄一层的薄纱,但是,剑身却停止,止在半空中。

玫瑰梗顶住了剑的来势。

剑并不是真正的杀机所在,在剑身下超越而来的那两根指头才是死神居住的地方。

杨逃大步跨前,右掌也是一并双指迎上。

左掌则离着右掌三寸下摊开,有如捧着。

这是为了什?没有人看得出来,对面的古元文也不明白。反正,势已至此就算觉得不妙已无可收回余地。

两向交射而至的四根指头硬撞碰在半空,杨逃的左掌往上浮拍,既快又有力,“啪”!

一声脆响,自己和对方的手指刹那分开,杨逃却在这个时候左掌化指点向古元文,一连七点。

指指所落,沿着对方的虎口、腕穴、尺泽、肩井。

“这就是多了一条手臂的好处。”杨逃淡淡的道:“你有没有想过,其实我用玫瑰玫击敌人时就如同你用‘清白的剑’一样意思!”

玫瑰瓣是剑,玫瑰梗是手指。

古元文继续听了下去:“同样的,我的右掌是剑,左掌则是指头!”

他用两套来对付人家的一套,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古元文的脸色变了好几回,他承认败了,但是不明白一件事:“左手,你的左手为什么托放在下面?”

“为了明白你的气机变化……”杨逃缓缓回道:“机会只有一次,所以非当场立即知道你我手指互撞的一刹那你会产生什么角度的变化不可。”

古元文明白了真正输在那里。

“他是输柳小子那一拍之下。”皮俊叹了一口气,朝左右两个女人道:“那一拍分开了两人的手指,却也同时设计了古元文‘一定’会往那个方位变化。”

置敌于机先,焉有不胜之理!

“柳帝王也好,杨逃也好,你不愧是你!”古元文昂首笑道:“古某人败得无话可说!”

“那就好!”杨逃一笑,道:“萧家姊弟呢?”

“妙峰山!”

“真的在妙峰山?”

“绝对错不了!”古元文淡淡嘿道:“不过妙峰山里住了一个妙人,我们称他为‘一妙双手’。”

“一妙双手”董一妙!

“他的一双手可以画出最好的画,写出最劲的字,做出最精的陶磁。”古元文临走前留下了一句话:“但是,那双手也可以同时舞出一对最绝的剑!”

董一妙也是用剑的高手?

当“杨逃”变回了“柳帝王”时,朝着皮大堡主苦笑道:“现在,我想夏姓的两个小子正在骂人了。”

皮俊绝对相信这句话,但也有点担忧。

***

叶到秋红,那是枫叶。

在一片又一片连结嫣红的枫叶下,一袭雪白衣袍的人影独立,手指正轻抚着的是,方从树上飘下来的红叶。

红叶红得夺目夺人心神,宛如泣血的怨妇。

“秋,真是深秋了!”他叹了一口气,缓步离开了这满是枫落的小径,轻轻的走到他那匹系在前方的白马之前。

雪白的衣袍,雪白的马,在枫红中特别显目。

显目而出尘。

“三公子,该起程了!”从树干后温吞吞的走出一名驼背的老者,怕不有七十以上的年岁了。

他点了点头,稍抬足已跨坐上了白马,前方那七旬老头子牵着绳缓温温的往前走。

瞧他们,半点也不像在赶路。

“田老,沿着落花河北上多久可以到?”

“回公子的话。”那名老仆在前头道:“以快马半日内可到,以舟子一个半时辰便达,若是以我们目前的速度,大约还要两三天。”

“好!”他笑道:“田不时,你在后头跟来,本公子先走一步。”

“是!”那老头田不时恭敬站到了一旁,回道:“老仆稍晚公子一炷香内可达。”

“哈哈哈,很好!”那名雪白袍的公子夹策马肚,快意奔驰如风,朗声对着天地大喝道:“京城,我叶叶红来了!韦皓雁,你的夫君来接人啦!哈哈哈!”

田不时望着绝尘而去的叶叶红,眼中充满了骄傲。

他是叶家百年来难得一见的奇才。

文可状元武可宗师,望眼天下谁可以争?

就算他的师父秘先生也曾赞口:“能继承我的剑的人,只有此子绝无他人。”

眼前,京师就是他家公子一步震惊天下的地方。

田不时的脚力快了起来,他要赶急着找一匹马,以便在公子进城后的一炷香内可以到达。

第一个被他看到的人总是比较倒楣一点。

这种事可是发生过好几十回了。

他走着边在心里笑,一忽儿便瞧见前方有人骑在一匹四只脚的动物上缓缓而来。

田不时心喜,注意瞧了一下。嗟!这人骑的不是马,而是一匹又倔又慢的驴子,他可是有点失望。

放过这小子算了,田不时心中嘀咕一声,如果叫他骑那玩意儿不如用走的反倒快一些。

他正想着却是驴子不偏不倚的朝自己这方向而来,这回田不时可看得更真切了。

驴子上头坐了一个“年轻人”,长得相貌是顶不错,可惜是个瞎子,手中一根竹儿是当探路用的?此时横在驴脖子上晃呀晃的上上下下颠簸了过来。

这儿正好是小径的尽头,两相遇上了对方可阻断了他的出路,恰恰好卡在当道上。

田不时这时懒得生是非,反正自己驼背从下头过去原本也就无事。

偏偏要打从人家的竹杖子下过去总觉得心里不舒坦,有那韩信胯下之辱的味道。

田不时一皱眉,用力咳了两声在警告对方。

果然,驴背上的人“啊”了一声,出声道:“前方可是有人?敢问这位大伯,这儿是哪里?”

田不时一生服侍于叶家,倒是很少上京城来,人家算是有礼的问了,他倒不好不回,道:“小兄弟,这些地方老夫不清楚,你问别人吧!”

驴背上的人笑了笑,道:“听你老这么说就知道了。”

田不时楞了一下,皱眉道:“你这又如何知道?”

“这里可是有一片宽广的枫叶林子?”年轻人笑道。

“是啊!难不成你不是真的瞎子?”田不时警惕了起来。

“瞎是真瞎,不过鼻子管用呢!”年轻人嘻嘻两声轻笑道:“这枫叶的味道闻得出来。”

田不时那双老眼珠子可是沉沉的闪着精光,嘿道:“小兄弟,你是寻老夫开心?既然可以闻出来方才又何必问!”

“不问我怎么知道这儿叫葬老枫林?”年轻人哈哈一阵长笑,竟是自然而然的令人生起一片敬畏之心来。

那气度风范磅礴处,让人恍恍然以为遇上帝王贵族。

田不时在这个感觉生起时,脸色立即大变。

他也明白了对方口中“葬老枫林”的意思。

当他躺下去时,唯一不明白的是,“帝王”柳梦狂是一个瞎子,是怎么蹑上了自己和叶三公子的行踪。

他恐惧,好奇心却压过了恐惧,问道:“你到底是不是真的看不见?如果是真的,你怎么会找得到我?”

“因为你们忽略了一些人。”

“一些人?”

“人,常常自以为很聪明。”柳梦狂叹了一口气,神情中有闪过一丝悲悯,道:“从经验判断,你们认为会注意你们的都是武林帮派江湖中人!”

但是这个天下有一个组织很特别,那就是柳帝王联结全天下各大城小镇的混混集团。

柳大混混可是天下市井无赖的总头目。

而那些市井无赖不但人多,整天没事闲晃,最重要的是他们亮不起眼,绝对不会引起那些“自负”的高手注意。

“所以你在等机会?”

田不时叹了一口气,用尽了吃奶的力量犹不能从地上爬起来,方才柳梦狂毫不见来影的一点,自己可连念头也来不及转就躺倒。

帝王的“帝王绝学”果然是骇天惊世。

“你的目的是什么?”田不时趴在地上用力喘了两口气,吹动了几片落枫,嘶哑叫道:“别想从老夫口中问出一点什么!”

“是吗?”柳梦狂笑道:“你真的有这么大的把握?”

“呸!老夫已经活到七十一,早已经活腻了。”田不时仰首大笑道:“田某人连死都不怕,瞧你还能怎样?”

柳梦狂飘身下驴,笑了笑间拍开了田不时的穴道,就在对方讶异怀疑中道:“别疑惑,因为你已经告诉了柳某不少的事情。”

所以,放人是应该的事。

田不时更疑惑了,道:“我告诉了你什么?”他可是真的连自己都不知道:“你又听出了什么?”

“你告诉我你活到了七十一岁,也告诉我你绝对可以死而不会吐露半个字,同时在我出手及解开你的穴道时又知道了你的武学造诣有多少深浅……”柳梦狂轻轻一笑,接着道:“当然,你也告诉了我你不知道这个地方的地名,以及你看到了我还不知道我是柳梦狂。”

田不时只觉得背后一股凉意沿着驼峰冷上了脑门。

这个“帝王”柳梦狂到底是怎么的一个人?

不,他不是瞎子,他的心比任何有眼睛的人都看得更清楚,也看到更多的事情。

“你……知道了这五件事又怎样?”

“你不知道柳梦狂的长相,所以叶叶红也不知道。”在林子里有人施缓缓的踱了出来,道:“你不知道这地名,表示叶叶红对京城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柳帝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