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帝王》

第06节

作者:奇儒

叶叶红再来看着韦皓雁时脸上的表情可是大大得意,“嘿嘿!”他冷笑中掩不住得色,从鼻孔哼气道:“韦大小姐,今晚邀请你去看‘戏’!”

看戏?韦皓雁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光芒,好亮!

“怎样?”叶叶红一点也不想掩饰他得意的神情,道:“我希望你能亲眼瞧瞧,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

“看戏的不上戏台?”韦皓雁淡淡的反问。

“没错,你能明白最好!”

叶叶红可笑得好猖狂,道:“我保证你想像不到!”

“是吗?”韦皓雁仍然是那付淡然的表情,道:“大小场面我可是见了不少,希望到时候不要太小家子气才好!”

“这点你放心!”叶叶红提出了保证,道:“这件事绝对有意料之外的发展,哈哈哈,谁都会以为我叶三公子这回带来的人只有老几醉、于吹烟、刘下命、杨风疯而已!”

这点韦皓雁不得不有点吃惊了。

“叶家虽然家产不少,而且也是封王封侯文章、武功都不错。”韦皓雁双眸一挑,接着道:“但是以文学造诣传于江南,武学方面可就差了些……”

叶叶红越发得意的大笑着,傲然道:“你以为我会笨到以为凭他们四个加上八十名手下就能成事?”

韦皓雁不得不重新评估眼前这个人。

黑色火焰的秘先生会一再的交代重要任务给他,而且很多是匪夷所思的行动都能一一完成。

这其中绝对不是运气。

“叶叶红的外青看起来像个文弱书生,做起事给人家更以为是个优柔寡断没什么主见。韦皓雁的心里反覆思量道:“但是,他真正的面目呢?在乔装的外貌里藏着的一颗怎样的心?”

韦大小姐脸色不变,淡淡挑眉问道:“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如果说没有目的,谁会相信?”

叶三公子哈哈大笑起来,声音中有一股炯然不同的枭雄气息,道:“我说过,看戏的人最好别上台,甚至连到后台都不要去……”

韦皓雁在想着这句话背后的含义。

“但是,人是感情的动物,所以往往会忍不住做出不是自己应该做的事!”叶叶红在一刹那间变得极为冷静,简直是令人迷惑得以为遇上了另外一个人。

“你认为我一定会通知柳帝王这个消息?”

“不会吗?”

对于叶叶红的反问,韦大小姐没有办法否认。

的确,她知道了这个消息第一个念头就是赶紧想法子去告诉柳帝王,问题在于这点是不是也在叶叶红的设计下?

“再过一个时辰戏就开锣上场。”叶三公子望着窗外已渐深沉的夜色,淡淡笑道:“行动从子时开始,如果你在这之前通知柳帝王,那就顺便在那儿待着看,好省得来回。”

多自负的口气。

这个男人是真的眼中无人,还是他真有这点能力?

韦皓雁望着他洋洋得意离去的背影,可是陷入大大的矛盾之中,要不要通知柳帝王?

她一直在思索这个本来是很简单的问题,如今时间一刻一刻的过去,竟然是心绪纠缠得无法决定。

***

“他们不是真正的杀机所在!”柳大公子白了皮俊一眼,道:“他们那四个人只不过是替叶叶红跑腿而已,怎么能做出大事来?”

皮俊不能不气的承认。

因为那四个人的武功或许不错,但是叶叶红一定比谁都明白,那些家伙只不过是送上门来做箭靶而已。

“我们手边的资料可以看出来叶叶红完成过不少极困难的行动。”

宣雨情支着下巴沉吟道:“而那些行动绝对不是一个人可以完成!”

第一张资料上就写着叶叶红如何狙杀排帮帮主的事。

他在当时也是率领了老几醉、于吹烟、杨风疯、刘下命及他们的八十名手下。

排帮在长江沿途高手如云,总舵内更不必说了。

但是叶叶红仍然神不知鬼不觉的“处理”掉排帮的帮主白云龙。

“你相信这其中没有文章?”柳帝王随手抽出一张,上面记载着叶叶红如何解决昆仑派的三名长老“出世三子”的事迹。

“今晚的攻击一定有个重大的关键!”柳大公子沉眉在思索道:“我相信这小子以往的攻击都能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达成任务必然是除了另外有高手配合以外,还能掌握住某一处盲点!”

他们的盲点在哪里?盲点比弱点更可怕,因为连你自己都不知道。

“连自己都不知道的弱点一旦突然被敌人暴露出来,往往是惊骇中出了差错!”柳帝王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在叶叶红出剑的时候,如果有一点点的差错,结果只有一个!”

死!

叶叶红以前所做的每一个行动都证明了这点。

窗外,此时距离子时已不到半个时辰,皮俊忽然有了个主意,道:“萧家姊弟不是在妙峰山吗?”

柳帝王和宣雨情双双点头,瞧这位皮大堡主的高论。

“我们……是不是可以……可以放弃这里?”皮俊说得自己都有点脸红,道:“直接奔往妙峰山,让他白忙一场?”

这么“好”的提议也只有皮大堡主说得出口。

“想点有意义的事可不可以?”柳大公子瞪了好大一双白眼,哼哼了两声,忽的又偏头想了起来,道:“其实也不是不可以。”

皮俊可是吓了一大跳,“啊啊”了好几声的看向宣雨情。怪了,宣大美人好像也在笑着赞同这一点。

“我们可以说明明说去妙峰山了是不是?”宣大小姐不愧是柳帝王的妻子,一下子就抓住了要点,笑道:“然后我们也可以在旁儿慢慢看戏呀!”

“聪明,太聪明了。”皮俊只差没兴奋得跳起来,道:“哥哥我实在太聪明了!”

这“聪明”又有他的份啦?柳大混混没好气的道:“聪明的皮大堡主,那就麻烦你写一张字条贴在门口可以吗?”

***

“往妙峰山访友,十日内归”。

一张红色的纸贴着,就算是深夜夜深了也是相当显目。在那个时代,街道转角处常常有风灯竖着,所以字迹看起来也不困难。

子时,韦皓雁坐在东南方向的一处屋顶上沉思着。

柳帝王他们是不是真的走了?

夏停云和夏两忘一去妙峰山十日没半点消息,会不会柳帝王他们接到了紧急的情况赶赴往援?

这件事想要有答案其实并不困难,因为妙峰山的事叶叶红必然已经由他们的管道中知道得一清二楚。

那么叶三公子如何来处理眼前这个情况就可以明白个梗概。她相信在这沉压压黑夜的某一处屋顶上,叶叶红也一定在思考。

“嘿嘿嘿,他们在玩什么把戏?”叶叶红的位置是在西南这一侧的屋顶上,淡淡的一丝冷笑道:“夏停云和夏两忘绝对不可能对外联络。”

田不时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不过他可以知道叶三公子这么说必然有他绝对的把握。

“子时已到!”田不时皱眉皱得好深,道:“于吹烟他们四个怎么还没出现?”

“说不定早给柳帝王他们摆平了!”叶叶红说得好平淡,简直不像是在说自己的事似的,又道:“田老,你以为有没有这个可能?”

听语气好像是明知故问。

田不时乾笑了两声,道:“等着瞧就明白了!”

叶叶红脸色不动的点了点头,应道:“对!”

这么简单的回答可让田不时心头七上八下了,叶三公子的态度可让田不时心头七上八下了,叶三公子的态度不怒不急,平静得大大超出常情。

他不由得偏头看了看身旁这个从小看着长大的男人,是因为月色的关系,还是因为老眼昏花了?

为什么越是注视看着反而越迷惑了起来?

这个人真的就是自己一手抱大的叶叶红?

在沉寂的巷道、沉寂的深夜,传来一个很单调很单调的声音,那是江湖郎中的手拍板交撞所发出来的。

两片一个半手掌大的木条,“得得得”的在深夜的空气里好单调,却又令人充满了不安。

“没有人在三更半夜赶路会发出这种声音。”柳帝王看着暗街的那端缓缓的出现一条人影,背后行囊犹有一帜大幡在随风飘鼓着。

“更不会有算卜郎中有半夜找生意!”皮俊嘿嘿接口道:“虽然看不见,不过哥哥我猜得出来那一幡白布上一定写着‘铁口直断’。”

他说着,可觉得好笑了起来,道:“他算得出今晚白跑一趟,或者算得出今夜会很惨?”

皮大堡主的话才说完,忽然间脸色就变了。

那一帜布幡已在风灯下看得清楚,清楚的字。

“若要寻虎,且看东北”。

简简单单的八个字,却能让柳帝王他们三个脸色为之大变。东北,不就是他们现在躲的方向?

这是一种巧合,还是易卦上不可思议之处?

白布幡原来有两层,一阵风吹过卷飞了第一层,第二层布条上又有字:“双雄一雌,是柳皮宣”。

这回的八个字可真吓人了。

“我们都躲得很好是不是?”宣雨情叹了一口气,苦笑道:“而且我们也都有自信绝对没有人监视!”

“是!”柳帝王回答得好乾好涩,方才在一炷香以前他们出来的时候,最少变化了七种身法。

而且三个人前后衔接照应,绝对有这点自信不可能有人知道他们藏身之处,难道在风灯下的那个人知道?

更可怕的是用一枝笔一张纸就算出来了。

“怎么办?”皮大堡主不由得气道:“瞧这小子神秘莫测,简直是把我们玩弄股掌之中!”

柳帝王皱起了眉头,耳中又另外有了一种声音。

那是一种东洋木鞋踩在地上“格喀格喀”的声音,像在这种深夜里特别令人觉得吵杂烦躁,这回又来了什么人?

从暗巷的转角口忽然就出现了个家伙。

“忽然”的意思是,一旦他从暗巷出来走到这条街上时,倏迅间没有半点的声音发出来。

这种感觉给人家一种很唐突的感受,就好像你平日听惯了各种声音,却忽然耳聋了似的。

“可怕!”柳帝王叹了一口气,道:“这种营造出来的气氛在两对战时很容易让对手惊惶而不知所措!”

宣雨情的眼睛一亮,接道:“这是不是叶叶红的目的?而这些人正是制造这种气氛的高手!”

不但高手,而且是顶尖的好手。

“江湖上这种人很少。”皮俊的眼睛闪了两闪,嘿道:“训练这种人的组织更少!”

柳帝王的脸色可也变了,他知道在那里。

“那里是一个非常神秘也非常恐怖的地方!”柳大混混的声音竟然也会有点颤抖,道:“它的名称叫‘修罗天堂’。”

他朝宣雨情苦笑的解释道:“那里面没有善恶之分,只要有缘就有机会进去,但是……”

柳大公子很沉重的叹了气,道:“一百个中有九十九个在里面发了疯,而且,是只让你发疯而不让你死!”

这才是真正的可怕?对没有发疯的人说,眼睛看的、手上摸的、身体碰的,都是一个字-疯。

“所以能从里面出来的人一定有极大的定力,非常非常超乎人类极限之上的定力!”宣雨情的表情相当的严肃,很沈重着每一个字道:“甚至可以说冷酷!”

柳帝王和皮俊都点了一下头。

瞧他们点头时那么僵硬的神情,以及眸子里掩藏不住的恐惧,是不是他们也曾经进去过了?

宣雨情没有问,因为现在不是时机,因为现在最重要的是还有谁会出现?

“第一个叫做卜痴,第二个的代号是影子。”叶叶红看着那盏宫灯,淡淡的笑意中有一丝奇特极了的报复快意。

“是不是还有第三个?”田不时只觉得全身发寒,实在无法想像自己在江湖五十年的历练还会恐惧。

“当然!”叶叶红的笑容更诡异更奇特,声音也变得缥缈起来,有如是来自地冥的深处,道:“第三个的代号很奇特,也很平常。”

一个奇怪又平常的名字是什么?

田不时的寒意更浓了,忽然想到了一个字。

一个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常常听到大人们惊吓小孩子的话中有这么一个字,一个充满梦魇的字?鬼!

鬼!是一个人的代号。

但是“鬼”却又不是“人”。

这里面充满了矛盾,更充满了恐惧和不可知。

街道空荡荡的,就只有那盏风灯在风中忽明忽灭,风灯下站着的卜痴和影子也忽明忽灭,好阴森。

“鬼”会从那个方向过来,他是不是就这样平空出现?甚至猜也无法猜测“他”是男人还是女人?

一个失神,风灯灭了。

消失了光明,黑暗开始延伸恐惧。

延伸,无限的距离,从眼瞳孔开始而皮肤的寒意而背脊的凉而肌肉的僵硬而至心底……深处一股莫名。

莫名的死亡气息扩散到全身。

在沉暗不见五指的街道那一角,小悬月的光芒似乎没有什么作用。没有作用,凝目不见任何身影。

“这回来的是什么人?”宣雨情也忍不住有些颤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柳帝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