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帝王》

第07节

作者:奇儒

韦皓雁再度看见叶叶红出现在面前不由得有些吃惊,她讶异的是这个男人可是好厚的脸皮,难道昨晚那一战还没让他丢够了脸?

叶叶红负着手从外头跨了进来,神情特别有一丝诡异,尤其是那双眸子闪动的光芒让整个气氛显露出一股不安的感觉。

韦大小姐冷冷一哼,她可不喜欢有一个人这样阴沉沉的进入她的房间,破坏了祥和和舒适。

“还有什么事?”韦皓雁的声音可一点也不客气,冷淡淡的道:“这么无礼的随便进来,只怕会很难看!”

“是吗?”叶叶红哈哈大笑,将双手从背后伸了出来。

手中有剑,是一柄又窄狭又长的剑。

剑柄上的镶钻宝石亮着窗外的阳光显出七彩虹光,本来这是很美丽的辉芒,而此刻落在韦皓雁的眼中却是充满了胁迫性和威吓。

“你是恼羞成怒?”韦皓雁嗤之以鼻的笑了,那模样既美又令人难堪,道:“叶三公子,你似乎忘了一件事……”

“呃!是吗?”叶叶红冷诮的笑了,轻轻抚着平举到胸的鞘柄,道:“你以为叶某忘记了什么?”

“这里是镇静王府!”韦皓雁从容的道:“可不是长安叶字家!”

叶叶红半点表情也没改变,却是眼中的讥诮更深了,道:“我知道这里是镇静王府,所以叶某人才会来。”

他的声音攸然间泛出一种奇异的感情,道:“因为你在这里,而我就是要把你从这儿带走!”

“大胆!”韦皓雁叱喝一声,挑眉道:“就算叶字家在长安有一些权势,这可是连诛九族的事!”

“连诛九族?”叶叶红哈哈大笑,一步一步往前逼近,冷哼道:“那又怎样?连朱元璋屁股下所坐的那张龙椅叶某人都想争了,怕你这?”

他沉沉一笑,跨步出剑。

剑身并未出鞘,他要的是一个活的女人而不是死人。

韦皓雁挑眉,她的武功可是一点也不差,不但是不差,甚至可以说是相当的高手。

叶三公子的一剑刺来,韦皓雁嘿的一笑,身子半飘半浮,右手的一个玉镯子褪下,握于指中往前递出。

“叮”的脆响,那玉镯子不是没破,而且沿着剑鞘好快旋转的往前滑去,叶叶红可是吃了一惊。

如果这刻用的是剑,恐怕掌中的剑便叫一个女人打掉,当然,连他的尊严和一世英名也没了。

叶叶红急退,退中抽出了剑。

韦皓雁的镯子贴在剑鞘上旋转滑行,俄然叶叶红抽出了剑,让那鞘身没了支撑力,自是镯子的支撑也为之消失而低了低前进的角度。

“叮!”又是一声,叶叶红以剑尖弹飞了镯子,右脚一跨,连剑往前挺出,直划向韦皓雁的脖颈。

这一次出手已用上了七成内力,来剑速度嗤风而至,可较方才快了许多。

韦皓雁吸气未退,半个旋身里已破窗落出外头,叶叶红哼声剑势中冷冷响起,左脚往横一跨,也是破窗而出,仍旧追蹑在韦皓雁颈前一尺。

一前一后,逼得韦皓雁有些急了。

幸亏这一片庭园够大,韦大小姐尽力奔走,勉强可以躲得,但是,耳际传来叶叶红嘿嘿笑道:“韦大小姐,是叶某人不想伤你……”

这点韦皓雁也知道。

若是叶叶红以全力刺出这一剑,自己岂有活命的机会?最少,他再加两分力已足以让自己瘫倒仆地随他处置。

叶叶红不这么做只有一个理由,他要的是一个完完整整的韦皓雁。

如果一个绝天下,全身细嫩无瑕的皮肤上有着一道伤口血痕,那是多么煞人风景的事啊!

两人一路绕着庭园奔走,韦大小姐在人家的剑罡逼迫之力已是隐约觉得内力气机逐渐不顺畅。

这就是叶叶红一直跟自己玩追逐游戏的目的?反正要自己力竭了,还不是随他玩弄于手掌中处置?

韦皓雁明白了这点,但也有了另外一层恐惧。

为什么,为什么后院里的那些仆从、婢女没有一个人出来?为什么四周空荡荡的没有一丁点声音?

“你把他们全杀了?”韦皓雁喘着气问着。

“你现在才想到?”叶叶红在后面哈哈大笑,讶异的道:“大小姐,瞧你跑得气喘嘘嘘香汗脸红的俏模样,真是太吸引人了。”

韦皓雁越听越怒,忽的一甩左腕,又见得一只镯子“叮”的挡了挡叶叶红的剑尖,沿着剑身好快的旋打而去。

“哈哈哈,你这手‘飞云出袖’只能用一次,第二回难免就让人家看出有多少修为。”

却是在这点空隙,韦皓雁已猛然提气往院外落去。

叶叶双眉一挑,喝道:“叶某人不可能让你见到姓柳的那小子!”

显然,他心中已经明白了韦皓雁的心思。

叶叶红紧紧蹑着弹身而出,冷不防是蜂拥如雨的飞箭从墙外激射而来,他大吃一惊反身退回。

难道这是陷阱?

“哈哈哈,捉拿反贼叶叶红!”

叶三公子听出这是韦瘦渔的声音,不由得一楞,旋即明白了过来,怒叫道:“韦瘦渔,你将本公子骗来京城的目的就是为了抓我?”

“不错!”随着四下蜂拥而入的兵士,韦瘦渔哈哈大笑道:“叶叶红,如果是在长安城动手,只怕会引起不可避免的乱子,所以本王暗中和皇上商议过,不如假藉个名义把你诱入京师来。”

韦瘦渔昂然笑道:“这就是简单的调虎离山之计!”

真的是很“简单”,没有任何复杂的过程,也没有任何特殊的设计,但是,就是用简单的方法把自己和黑色火焰这么有“智慧”的人全框死?

叶叶红已经没有时间去想到别的事,他眼前最重要的就是如何走脱出京师城外?

“无论发生任何事,只要到东南城外半里处有一座普天观,在那里自然会有人帮你!”

这是他要进入京师城以前秘先生传给他的指令。

往东南走,叶叶红早已看准了方向,暴喝出剑的同时也窜身飞弹而出。

他走的速度非常快,但是眼前的阻挡也出乎他的意料,四下都有带着兵器的侍卫在吼喊着:“抓钦犯叶叶红,抓钦犯叶叶红……”

这端韦皓雁骄傲的看着她的堂兄,笑道:“渔哥哥,你好坏,也不事先跟人家讲,弄得人家担心!”

韦瘦渔是个浓眉鹰目,满脸虬髯却又有一丝奇特深沉文儒味道的人,虽然是六旬年岁,但是硕壮的身躯和保养得极好的皮肤望之如四十年岁许。

据说朱元璋曾请教过他:“卿何以偷得岁月二十载?”

“事想清楚,放手一搏。”韦瘦渔的回答是:“余则不放在心上,自然天地不老于我!”

朱元璋拍手大赞,赏黄金千两、布绢五百匹。

这厢韦瘦渔瞧着自己这位娇动绝天下的堂妹道:“妹子,这事若让你事先知道了,只怕没这么好的效果!”

他哈哈大笑道:“而且,柳公子他们也不会如此卖力出手是不是?”

韦皓雁一楞,顿足道:“渔哥哥真是坏心眼,设计了小妹,连人家柳公子也一并算了进去。”

“这不好吗?”韦瘦渔呵呵一笑,道:“若非如此,妹子岂有那么多回机会和柳帝王饮茶谈心?”

话儿可是说到人家姑娘心坎处啦!

韦皓雁双颊一红,扭身道:“不跟你胡说,我去看看那个叶叶红如今处境如何?”

她说着可是急急好快步的走了,韦瘦渔淡淡一笑的看了一眼她离去的背影,便是缓缓的回过身朝屋内走去。

“王爷要回房内?”一名侍卫长恭敬问着。

“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古上峰!”韦瘦渔看了这名贴身侍卫一眼,缓缓道:“事想清楚,放手一搏,哈哈哈,只要想清楚了,人生还有什么好忧愁的?”

他的笑声可是充满了自负。

***

柳大公子才刚刚把行李打点好,外头已是乱哄哄的有人在远近叫道:“捉拿钦犯叶叶红,赏金百两金子!”

耶?怎么回事?

咱们皮大堡主冲了出去,一忽儿便回来道:“真正情形不清楚,反正叶叶红那小子惨了就是啦!”

这是个挺不错的消息,但是怎么搞出来的。

“负责这次围杀行动调派官兵的是‘镇静王’韦瘦渔。”皮俊喘了一口气,接着嘿嘿两笑道:“想不到吧?”

的确是有点出乎意料之外。

“这中间是不是有些奇怪?”宣雨情皱眉道:“还是韦瘦渔根本就是诱骗叶叶红进京城好逮捕他?”

“反正我们也不必急着早晚一炷香离开。”柳帝王笑着往外头走,边道:“所以换成我们去看戏啦!”

这是个不错的建议,他们就这样晃呀晃的循着声音往东南方向而走。越到了前面,越可以看见聚集的官兵在那儿前后吆喝呼吼着。

再往前几步,可有几兵士在那儿拦着路口,叫喝道:“官兵正在捉拿钦犯,闲杂人等不得通过!”

柳大公子嘿的一声,朝宣雨情、皮俊道:“陆路不通咱们就换个方法过去吧!”

这对他们而言实在是一点点困难也没有,不过是飘到屋顶几个窜身,已是到了最前头往下看去。

那儿有一片空地,叶叶红正被密密麻麻的官兵包围住,左冲右撞虽然突围不出去,但是那份勇战三军的气魄倒也不得不令人有几分折服。

“这小子有一套!”柳帝王看了片刻,点着头道:“他的出手非常有技巧,不过以三分力便足以应付眼前的情况。”

从这里距离东南城门只剩下不及五丈的距离。

“瞧他虽然耗着,可也是一寸一寸的往城门接近。”宣雨情皱眉道:“以他的策略,是想捱到晚间?”

一旦入夜,他奔出城后遁走的机会可多了许多。

“难道他不怕京城亲卫队会利用时间已布署好了在城外等他自投罗网?”皮俊皱着一双眉道:“你看这里头有没有别的文章?”

柳帝王沉吟了一忽儿,道:“谁知道,只有往下看了!”

说的也是,无论叶叶红真正的目的在哪,事情总会有明白的时候。

在另外一端督阵的韦大小姐可没这么想了。

活捉叶叶红是她在柳帝王面前扬眉吐气的事,她当然想到了,这件事儿已经是京城人人皆知,柳郎君不可能不知道。

说不定他正在暗处看着自己如何处理呢?

“哈哈哈,韦大美人!”俄然在乱军中传来叶叶红的狂笑,道:“你动用了上千人手也不过如此!”

韦皓雁脸色可怒沉沉了下来,叶叶红这么喊起来岂不是摆明了挑?她发火挑眉,喝令道:“弓箭手二十名!”

“在!”立即左右各有十名臂肌强壮掌执大弓的汉子分两列站在她身旁。

这些人是镇静王府人射箭的一等好手,个个强悍有力,而且练会了一门以弓弩为兵器的搏斗工夫。

“跟我来,擒杀那名叛徒!”

“是!”一阵响天的大喝道,这二十名弓箭手已拥促着韦皓雁往前大剌剌的迫向叶叶红。

此时,那些围杀的兵士们已纷纷退开,让他们双方对峙,瞧眼前这情形,该是对方做个了结的时候了。

“我们走吧!”是柳帝王在屋顶叹气。

“不看了?”皮俊讶异道:“最精彩的结局才开始。”

“这一段已经结束了!”宣雨情可真了解夫君的看法,也叹气道:“叶叶红一出手,韦皓雁立刻会落入他的手中。”

皮俊楞了楞,道:“那我们就不管了?”

“当然不能不管!”柳大混混很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道:“我想在城外叶三公子一定还有别的接应。”

接应的人必然是黑色火焰这个组织。

“因为叶小子是秘先生的爱徒?”皮俊的眼睛亮了起来,道:“所以秘先生一定不会让这小子死得很难看?”

当皮俊说这些话时他们三个已经是在城外十丈处的稻田里,紧盯着眼睛在瞧那边的变化。

“来了!”

果然,城里一匹高大纯白的骏马奔了出来,后头还跟了一匹也算不差的黑马。

黑马背上坐了一个驼子?田不时。

“唉,这老头子真是忠心得过了份,连命也不顾啦!”皮大堡主实在为这个田不时有些叹息。

前面那匹白马上则坐了两个人。

这里虽然有点距离,而且是逐渐入夜了,但是以他们三人的目力仍旧可以看得出来是一男一女。

“哥哥我可是没料错。”柳大公子嘿嘿一笑,伸了伸懒腰,站起来道:“走吧!”

“又要走?上哪儿?”皮俊瞧着那两堆早己远去的飞尘,以及后头数十匹骏马追随了下去,叹道:“现在连人影也没了,我们上哪儿追人?”

“反正往前逛着就是了。”柳大混混又露出市井无赖的表情来,道:“不论那个叶小子到了哪里,我的人可比那些吃公家饭的有用得多!”

这点皮俊绝对不会否认。

***

叶三公子满满心头的热切一下子冰冻了起来。

普天观的确是有这么一间道观,只不过在不到一个时辰前已经烧成了灰烬。

四下青烟或浓浓的黑烟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柳帝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