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帝王》

第08节

作者:奇儒

“妙峰山的确是个好地方!”柳梦狂长长吸了一口气,他可以感觉到东方秋曦温暖的呼息,可以感受到四周山林所散发出悠闲的气味,以及身旁这个“朋友加敌人”的男人全身上下所充满的力量。

“是个好地方,我赞成!”闻人独笑哈哈笑了起来,在他们背后有两间木房,相当动人的稀粥米香浮在空气中。

他们从京城骑马骑了一天一夜到此。

很悠闲的人,因为闻人名剑和那位沈蝶影沈大门主才刚刚完婚,可没什么事好急得叫人赶路。

当然除了这点以外,更重要的是“帝王”柳梦狂和“独笑鬼剑”闻人独笑都必须将自己调整到最高峰。

这是尊敬对手,也是对自己一种负责的表示。

前天畅饮了一天一夜,慾留慾走时以一剑相报,闻人独笑知心,亦回了一剑以心谢心。但是,总有点遗憾。

遗憾彼此的一剑就此相别。

他知柳梦狂的心,沈蝶影却知他的心。

“天魔无极门在妙峰山有两间木屋,何不在那儿快意到淋漓尽兴?”沈大美人轻笑着,道:“而且,在那儿绝对不会有人打扰!”

闻人独笑对这个提议充满了兴趣,但是不好开口,因为自己新婚而柳梦狂却丢掉了他的女人。

他如果提出来,对眼前这个一生中唯一尊敬的人是非常不公平的事,无论自己是多么想和柳梦狂交手。

“妙峰山?”柳梦狂笑道:“听说萧灵芝姊弟在那里。”

闻人独笑的眼睛亮了,道:“所以你本来也是要去那儿?”

“是!”

“所以我们只是顺路而已?”

“也没错!”

“而且我们又多了一间木屋!”闻人独笑笑道:“我想我如果和蝶影不可能分开住吧!”

“这是句男人说的话!”柳梦狂哈哈大笑道:“如果不是这样,我想闻人独笑这四字一定比现在更有名。”

天下硕果仅存之一的闻人独笑无法行房,那真会成为武林最轰动的大消息。

“反正你们隔壁的屋子也是空着。”柳梦狂在那时笑得好愉快,道:“请问住一天算多少钱?”

他们都大笑了起来,就像现在坐在饭桌前大笑一样。

“女人真是奇妙!”柳梦狂摇头笑道:“在这种地方竟然能用一炷香的时间变出七样可口的菜来。”

闻人独笑可是真心的笑了,边啜着稀饭边道:“唉!天下人都以为我们两个冷肃迫人,想不到也会笑得这么愉快!”

可不是?沈蝶影想起以前有关于这两人的传说,真有点怀疑他们是不是真的”帝王”和“鬼剑”。

粥饭很香,菜也很可口,餐后那一盅茶更是享受。

“我到后头去洗碗。”沈大门主可温柔得十足的女人,轻轻的收拾好碗筷往后头走去。

两个男人相互笑了笑,各自喝茶不语。片刻之后,柳梦狂才轻轻道:“很不错,是不是?”

“是!”闻人独笑点了一下头,感激的看了身旁这位和自己之间有微妙关系的人道:“这种眼光我比不上你!”

他说的是真正由内心里发出来的感谢。

如果没有几天前柳梦狂的鼓励,或许他这一生永远没有机会享受到这种生活?一种由一个女人内心里真正以爱来服侍他的生活。

“我相信你的剑更有‘神’!”

柳梦狂放下杯盅站了起来,好像有一条线在牵动他们两个人似的,闻人独笑也在同一刹那站了起来。

“因为你的心中有了真爱!”柳梦狂轻轻一笑,缓缓道:“一把没有爱的剑可能达到接近‘无’的境界,但是……”

但是永远到达不了“神”的境界。

闻人独笑点了点头,他无法以言语形容出来,但能明白,能从内心里真正的明白这句话。

“这种奇妙的变化我已经感觉到了!”闻人独笑轻轻一笑,盯着柳梦狂道:“而一个能说出这种话的人,除非他也有了这种见证。”

柳梦狂笑了,在笑声中伸手拿着杖往外走。

外头,好清朗好晴朗的秋!

风,到了他们两人身侧一丈处就滑开了去,不管它是越过了多少山林而来,到了这里就完全没有它“往前”活动的机会。

因为,这两个人是柳梦狂和闻人独笑。

是震惊天下的“帝王”和“鬼剑”。

有多久的沉默了?他们完全进入了剑里、进入了心里,所以别问他们。在现在对他们而言,剑,这次出手的一剑是他们生命的全部。

风忽然间就这样激汤了起来。

不,这狂卷激奔的两股风并不是来自山林外,而是从两支天下最伟大的剑所造成的。

什么是剑?

难道“它”一定要用金钢铸造,有锷、有柄的才是剑?闻人独笑对这种看法嗤之以鼻。

“柳梦狂的拐杖就是一把真正的剑!”他曾经说过:“如果连这都不明白的人就不配谈剑。”

“想知道什么才是‘剑’?”柳梦狂也曾经说过:“如果你没有看过闻人独笑的出手,那你这辈子最好不要谈到‘剑’这件神圣的兵器!”

剑,为百器之王。

剑,是人类最早用来战争的武器。

剑,它却永远是那么的孤寂。

因为它太平凡,平凡到你不想去领会它的神圣和伟大。

“想知道我为什么一出手敌败?”他们两人都说过相同的一句:“很简单,因为我就是剑!”

两把“剑”以及两个都是“剑”的人,当他们以“所有”迎向对方时,会怎样?

柳梦狂手中的拐杖和闻人独笑手中的剑终于交会。

交会前那一刹那好短好短的瞬间,狂暴出来的风又奇迹似的停了。

停了,完完全全的停了。

山林来的柔风可以轻易的吹动他们的衣袍、他们的汗、他们的呼吸、他们的………剑和心。

沈蝶影端着橘子从屋子里出来时,她看见了一幅很奇特的情景,奇特到她手上盘子里的橘子掉了一地而没有知觉。

柳梦狂的拐杖只差那一根头发的厚度点在闻人独笑的眉心之中,闻人独笑的剑呢?

沈蝶影看得很清楚,剑尖在柳梦狂的喉咙喉头上头轻轻摆着。相信如果柳梦狂吞了一口口水,他的喉头软骨势必非破不可。

她之所以看得见,因为辰时刚起的阳光在她的眼前,而那细到不能再细的阳光从两个空隙流出来。

眸子瞧着,恍如有两道彩虹罩住了这两个男人的头部,看不怎么真切他们的表情。

但是有更胜过这两道彩虹光彩的,是闻人独笑这个男人脸上各在闪耀的两道眼瞳光芒,精亮赛日。

“可以吃橘子了吗?”沈蝶影对于女人的角色扮得好极了,等到他们从兴奋中平静下来,笑道:“生津解渴!”

他们哈哈大笑,早已收回了一拐一剑,闻人独笑从地上捡起了两颗橘子,其一送到柳梦狂手边,道:“柳兄那一剑总算让闻某人有不虚此生之感。”

柳梦狂哈哈大笑的剥了橘子皮,边吃边道:“兄弟那时还以为闻人兄这一剑天下已无可挡着。”

他表达的意思是,自己能挡得下来,不,能够勉强双方平手那真是运气。

闻人独笑边吃橘子边摇头道:“不!柳兄那一剑有如破开天地的气魄,逼得小弟的剑不能不往下一沉!”

“你哪里知道兄弟我心中的感受?”柳梦狂好笑又叹气着道:“闻人兄这一剑迫向柳某的喉咙时,几乎剑上罡风差一点破了我的全身气机。”

他们双双大笑了起来,已各自吃了三颗橘子。

沈蝶影专心在听着两个男人之间的对话、心证,虽然听起来是如此的惊心动魄,但是她很满足的笑了。

这两个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

而自己的郎君就是其中之一,她觉得,深深觉得骄傲,几乎是忍不住有一股冲动想冲过去抱住他呢!

“我进去休息一下。”柳梦狂的心可是可以听见别人的心。

闻人独笑乾笑了一声,似乎也该陪陪新婚妻子了。

“你们这样不好玩!”沈蝶影俏皮的笑了。

“你认为哪里不好玩?”两个男人同时问道:“而且,你要说出如何才是‘好玩’?”

“太快了!”沈大美人笑得有如一个发现宝贝玩具的小女孩似的,拍手笑道:“两个人出手就是一招,无趣!”

柳梦狂楞了楞,他一生出手可没超过一招。闻人独笑当然也楞住,他所有的剑本来就是一招。

“我们来做个规定如何?”沈蝶影笑道:“必须先交手九招,到了第十剑才能分为胜负。”

有这种比武法?

“哈哈哈,新鲜!”柳梦狂大笑道:“闻人兄以为如何?前面九剑诱使对方在第十剑不得不如何出手?”

闻人独笑也拍抚剑鞘大笑道:“只有女人才想得出来!”

三个人都大笑了起来,这真是妙绝了的“规定。”

因为,现在除了“剑”以外,还必须有“智慧”。

“明天,此地此时!”他们大笑中做了约定:“哈哈哈,看来今天为了设计那前九剑可有我们两个男人费心了。”

“喂,别再耽误了洞房花烛夜!”

“别说这种话骗我少思考了好几招绝招!”

沈大门主觉得实在有趣极了。

这两个男人是朋友?是敌人?还是两个没长大的孩子?她摇了摇头,他们不就是天下人人闻名丧胆的“帝王”和“鬼剑”?

谁相信?

可是谁又真正知道自己去“判断”一个人应该是怎么样子人时,自以为是的判断是对的吗?

这就是人和人生所戡不破的奇妙!

“我爹也来到了妙峰山!”柳大混混把目光从一棵树干上收回来,笑道:“而且闻人名剑和新婚妻子也来了!”

“他们来干啥?”皮俊皱眉怪脸怪模样的道:“一对新婚夫妻跟着一个外人来这儿游览?”

他才说完,忽然想到了自己。

耶?柳小子和宣大美人不也是新婚夫妇?那哥哥我一路跟在旁边是干啥的?

宣雨情笑道:“这叫做和尚骂秃子没发!”

“咱们要不要去找他?”皮俊可急忙岔开了话,故作重要相貌的道:“说不定他们有什么重大的发现?”

“我们走自个儿的吧!”柳帝王哈哈一笑,指了指东边那方向道:“哪!那是姓夏的两个小子留下来的记号。”

宣雨情现在已经能看得懂他们之间的暗号了,不但标示了前进方向,而且含有摆放日期,当然这里面还可以做种种复杂的变化。

例如,“往前三条街有一间红莲阁内有一名叫风铃的妓女很漂亮”之类的话都摆得出来。

“那是十来天之前了!”皮俊皱起了眉头,叹道:“这两个小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以他们的轻功和追踪之术也会没影没踪去了?”

对夏停云和夏两忘而言,“没影没踪”的意思不是被囚被困了,就是死啦!这两种中的任何一种都不好玩。

柳帝王叹了一口气,道:“反正我们跟着走就是了,不管他们遇上了什么事,我们总得也要去碰碰。”

这个方法是他们唯一可以做的,但他们也很注意到那个董一妙心机特多,加上“缩骨毒水”可真吓人。

“不晓得那个老小子还有什么奇奇怪怪旁门左道的东西!”他们心里都在警惕这件事,不免有些疑神疑鬼。

这厢三个人跨马到了半山腰,已是马蹄所不能的山径延转而上,他们互视了一眼,齐齐飘下身来。

“我们分成三路行动!”柳帝王看了看四周一眼,道:“那上头有一株特别高的松树可瞧见了?”

宣两情和皮俊双双点了个头,只听柳帝王继续道:“好,一炷香之后我们在那儿相见,如果半途遇上了麻烦,立即以信号弹相互联络。”

他们彼此看了一眼,便是各自挑了一个方向往前窜奔。柳大公子挑的是这条中路,想来也是最危险的一条。

他往左瞧着宣雨情拐了两个弯,在最后一转的时候犹且回眸来朝他一笑,眼中尽是关切柔情。

柳大公子回以一笑弹身往前抢进。

这一次他的速度非常快,溜眼处果然不断可以瞧见姓夏的那一对小子所留下来的记号。

如此到了半炷香后,眼前忽的出现了一片“林子”。

在山中本来就是绵延不休不息的树林,怎么说出现了“林子”这种特别的感觉?

因为,很显然的这是经过人力设计。

柳大混混在四下看了一巡,果然有夏停云和夏两忘留下来的记号。

“前面这座林子很奇怪”、“可能是董一妙那老小子按着奇门遁甲五行八卦所作”、“这座山平素有些游客特别在这种秋季,怎么没人发觉”、“是大有古怪,我们进去瞧瞧了。”

这四句话是夏停云和夏两忘以石头、树枝所组合而成的,瞧他们把这些对白摆出来,可能是觉察到相当的危险。

柳帝王皱眉沉吟了片刻,抬头。

他奶奶的,那棵巨松正是在这片林子的正中央。

好一个董一妙,挑在这个地方设阵真有他的心思周密之处,实在不能小觑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柳帝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