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帝王》

第09节

作者:奇儒

在入夜前的夕阳余晖中,一道又一道的烟火弹打上了半空,那是皮俊爬上了巨松松顶所弹射出来的。

目的呢?

柳大公子看着,肚子里不由得哼哼叫骂了几声。

他们几个倒好,窝在里面“享受”,而哥哥却得在外面卖命卖力。

柳帝王现在已经躲过了十九道明桩暗卡,逐渐逼近到山顶,他绕过了林子,花了好大的劲才到这里。

从上头望下去,在夕阳余晖中隐约可见那片特殊的林子中央似乎没有什么树木,而巨松就在中央。

当然,凝足了目力还是约略可以瞧见有四道人影在那片草原或立或坐,三男一女是没错了。

“董一妙为什么要让他们活下来?”柳大公子正皱眉思考这个问题:“那老小子不可能大发慈悲,也不可能一点目的也没有!”

柳大混混叹了一口气,等到天黑了这才又提气上窜,直往最顶端而去。

呵!这里的警戒可是更严了,不时可以瞧见三两名绿色劲衣的汉子来回索巡,瞧他们的身法和全身肌肉的配合,是相当的好手。

柳帝王皱了一下眉,在月色中往前凝望。

可以见得,在最那端有两排的木屋,木屋前劈成了大大小小不少的花圃。

瞧这情景,那些花圃也是奇门阵法暗藏其间。

好得很,看来董一妙就住在那儿。

柳大公子笑了笑,想到对方发觉自己没有深入林子后的反应,他们一定以为自己去搬救兵了,而最有可能的人不是找爹就是找丁神爪。

但是谁会想到,柳帝王之所以是柳帝王,因为任何一件事情都是用他自己的手法去完成的。

他可不仅仅有手,而且还有脑袋。

等,他贴着在草地里面等,终于有两名绿色劲装的汉子踱到了不及五尺处站停了下来。

“呸!姓柳的那小子真是孬种!”其中一个开骂道:“闯进一妙林没几步就吓得拔腿跑了!”

“呵呵呵,刘老三,你别抱怨啦!”另外一个接腔道:“柳帝王那小子是见机得快,你没听余天道护法对我们的传令?丁神爪的人在京城附近,明儿我们‘一妙卫’二十个中可要分出一半去实行狙杀的任务!”

嘿嘿,果然正如哥哥所料,柳大混混继续听下去。

“陆醒兄,刘某人不是在抱怨!”那个刘老三一屁股坐了下来,哼哼道:“我只是不明白董大先生为什么不杀掉那些人?”

他指了指下头,继续道:“留下来做什么?只怕后患!”

“这点你就不明白了。”陆醒跟着坐下来,道:“刘兄的武力在我们‘一妙卫’可称得上是前三之位,但是在心机上……”

“哈,刘某人只知道会用拳头解决事情。”刘老三叹了一口气,粗嗓子道:“所以这件事才特别请教陆兄的看法,来一点迷津!”

陆醒笑了笑,道:“天下轻功最好的是谁?”

“目前所知,夏姓那两个小子当推属前几名。”

“那就对了!”陆醒哈哈笑道:“这十来天他们每天窝在那一小块地方,你说会不会无聊?”

“何止无聊!”刘老三忍不住又看向那林子一眼,道:“换成是老小,恐怕早已经是闷疯了!”

“那就对了!”陆醒点了点头,道:“谁在那种情况下都会无聊得不想活了………”

“耶?那他们怎么活下来了?”

“因为他们有事做!”

刘老三可不笨,一点就通,道:“原来如此,董大先生常常会进入林子内,时快时慢的出来,想来是在……”

“在观察他们两人练功的心法!”陆醒微笑的接道:“如今又多了皮俊和‘帝王绝学’的传人宣雨情,我想可以看到更多的东西!”

因为他们太无聊了,无聊到乾脆彼此交换武学心法。这么一来,董一妙不但学得更多,而且在日后对付其他人的时候更是容易得多。

刘老三此时不得不叹一口气道:“陆醒,你果然不愧是我们一妙卫中最有智慧的人!”

这点称赞连柳帝王也不得不赞同。

姓陆的心思之快、断事之强,果然是有独到之处。

像这种人才当然不能埋没了。

柳大混混心中想到,可就毫不犹豫的动手。

全身的肌肉有如窜身的豹子般往前奔弹,几乎是在人眼难见的速度下攻击了近在七尺内的目标。

好快,刘老三倒了下去,陆醒被点了八处穴道。

“你好!”柳帝王愉快的轻声的微笑的道:“哥哥我叫做柳帝王是也!”

陆醒淡淡一笑,点了点头,他的哑穴可是被封了。

“你姓陆的是个人才。”柳帝王倒是诚心的道:“所以,柳某某在相当欣赏的情况下想借你的脑袋用用。”

陆醒好像笑了笑,又点了点头。柳大公子反倒是狐疑的看了他一眼,继续问道:“那片林子……一妙林子怎么进出?是不是有另外一条路?”

姓陆的摇了摇头,张嘴哑哑的低哼两声。

柳帝王笑了笑,弹指解开了对方的穴道,只见陆醒大大的喘了两口气才道:“是不是有另外一条通道我倒是不知道,不过……”

“不过如何?”

“不过董大先生每回进林子去都再从林外走出,如果另有秘道那就不需要如此麻烦!”

这句话有理。

“另外一点……”陆醒继续道:“造了密道没有任何好处,反而是给敌人有机可趁是不是?”

百分之百正确。

反正董一妙对自己设计的一妙林是熟可烂,何必多事造成一条秘道来干啥?他点了点头,对这姓陆的又有了几分好感。

“好啦!那么你们平常怎么在林子里进出的?”

“我们不进林子!”陆醒简单的回道:“我们负责林外以及那排木屋的警戒和安全。”

陆醒指了指那端在花圃后的木屋,笑道:“我想你可以猜想得出来,董大先生就住在里面。”

柳帝王左右瞧了瞧这个人,也笑道:“你真是个聪明人,好极了,那么林子里守卫的那些人怎么进出?”

“由吴不理和余天道两位舵主分别率领他们出来。”陆醒轻轻一笑,道:“反正顶多一个月,一妙先生便可以学完他们的武功!”

学完了以后呢?死!

柳帝王叹了一口气,道:“董一妙的心机果然不是常人所能测知。嘿嘿,你能明白可见得不是常人!”

陆醒也笑了起来,道:“是吗?大概吧!”

瞧这小子神秘莫测的样子,绝对是个厉害的角色。

可是为什么屈身在这里当个小小的护卫?

“你在想我的来历?”陆醒轻轻笑了,道:“何必呢?我不是一直帮着你?”

柳帝王轻声笑了,愉快的点了点头,道:“没错,我想方才你跟刘老三所说那些话是故意说给哥哥我听的?”

陆醒也笑了,不置可否的道:“你打算怎么做?”

“飞下去!”

“飞下去?好方法!”陆醒夭道:“可惜成功的机会太小!”

陆醒明白柳帝王是想用大风筝从山顶往下飞,甚至可以拉一条绳子让里面的人往外吊着绳索爬出来。

“因为我们的任务之一就是时常注意天空中是不是有人用这个方法!”陆醒看了看柳大混混一眼,接道:“此外,在那棵巨松内的人可都睁大了眼睛在看!”

“难道真的只有找丁神爪那老头子一条路?”柳帝王皱眉沉吟了片刻,笑道:“不,还有一个方法!”

陆醒这回倒是楞了一下,嘿道:“我一直没想出来。”

“有!”柳帝王一指对方,笑道:“你!”

“我?”

“只对要你肯配合一定成!”

“你以为我会答应你这个要求?”陆醒嘿道:“不怕我突然来个回马倒戈相向?”

“不会!”柳大公子叹了一口气,道:“‘修罗天堂’在‘人间世’这间房子之前有一座‘生死林’是不是?”

陆醒的脸色一点也没变,淡淡笑道:“听说是!”

“那座生死林的林主在十八年前我去的时候是已经七十年岁以上的老人!”

“十八?好像也没错,他今年已经八十八了!”

“当然,他得找一个继承人!”

“你怎么知道是我?”

“因为你身上有隐藏不住的生死气息!”柳帝王微微一叹,道:“十八年了,哥哥我一直记得在里面时每一个人身上所发散出来奇特的气息!”

陆醒笑了,沉着而有特殊意义的道:“当年你退出‘修罗天堂’不愿意度过‘人间世’下地狱,很可能是‘鬼先生’的一生中最失策的事!”

“这倒不是!”柳帝王苦笑道:“那时我才十岁,也真的很害怕。而且,没有那么大的‘恨’让我去‘陷身’地狱中求取必杀的技法!”

陆醒笑了笑,眼眸精亮剔透,道:“你想要我如何帮你?”

余天道踱步在夜色中缓缓的吸入一口气,让丹田内的河车从右往左缓缓而轻暖旋转。

近日来他对自己的造诣进入另外一番新的境界相当的愉快,全身的气机在运行间已然可以毫无滞碍的在任何一点迅速聚集。

当然,这对出手时有莫大的帮助,比如说和敌人交手时,在另外一个角度又有人攻来。

只须要在转念之间,手中的剑便可以随着气机的变化,以极迅速的反应循着来势的空门加以反击。

他愉快的笑了,这种殊胜的成就已经超出了吴不理在外功上所下的努力。如果明天擒杀丁神爪的事能圆满的达成,董大先生座下第一把交椅自己是坐定了。

甚至运气好一点还得以受到秘先生的指点。

那可是大大的造化。

“余舵主!”在另外一端陆醒扶着一名汉子吃力的过来,轻唤道:“刘老三好像中了人家的手脚!”

余天道双眉一皱,哼道:“你们两人一组?”

“是!”陆醒在一丈外停下了步子,颤声道:“小的不过是到茅房里方便一下,回来的时候……”

他边说边放下了刘老三,那厢余天道不由得皱眉大步走了过来。明天下山的十人之中,正有刘老三在列,他可是不错的好手,在对付丁神爪左右那些徒子徒孙时有相当的用处。

余天道走了过来,看了一眼陆醒那付惶恐的样子,哼道:“没什么好担心的,就算柳帝王混了上来也一样!”

“是!”这是陆醒的回答。

“是吗?”这也是“刘老三”变成了“柳帝王”之后的问话,他点了点人家七八处穴道后,轻轻一笑道:“你叫余天道是不是?”

余大舵主只能以不敢相信而且又是十分愤怒的眼光瞪着陆醒,半晌说不出一个字来。

也不是说不出,而是哑穴叫人家点住了。

“你没什么好生气的!”柳大混混嘿嘿一笑,道:“如果你余大舵主知道二十名‘一妙卫’已经躺下了十九名,我想……心情会‘愉快’一点!”

愉快个屁!

二十个躺下了十九个,就是剩下这个还站着微笑的陆醒,余天道差点两颗眼珠子没迸出来。

“你认为怎么处置你才好?”柳帝王轻轻一笑,问得可认真道:“留下你日后是个麻烦对不对?”

这下余天道一下子便不“愤怒”,而是被“恐惧”完全取代了心里的感觉,十足的恐惧。

陆醒“格格”的笑了两声,道:“柳帝王是不会杀人的,不过听说他废掉一个人的武功可是大大在行的高手。”

余天道能说什么?哑穴被点了可没半点说话的余地。

柳大混混一笑,朝陆醒眨了眨眼,道:“陆兄弟,咱们还有一件事要办咧!”

陆醒嘿嘿一笑,点了头转身便走。

这厢柳帝王凑向余天道,道:“别伤心啦,稍会儿吴不理那家伙也会跟你一样。”

余天道好像在叹气,柳大公子挥手解了他的哑穴,淡淡道:“你是聪明人,哥哥我相信你连叫的机会也没有。”

这可不是“恐吓”,而是非常关切的“劝告”。

余大舵主叹了一口气,道:“你错了一件事!”

“是吗?”柳帝王耸了耸肩,道:“那就请教了!”

“一妙先生早已料到你会绕过林子往山顶来……”余天道嘿嘿冷笑道:“我们分成两路,一路由我率领去找丁神爪……”

“另外一路呢?”

“由吴不理负责!”余天道冷嘿一声,双眸闪了两闪,道:“你以为现在陆醒去骗得了吴不理过来给你有下手的机会?”

柳大公子沉了沉双眉,点头道:“你的意思是除了吴不理以外,董一妙的人也会来?”

“哈哈哈,聪明人!”余天道得意的笑了起来,道:“所以,眼前的情势就是你跟那四个被困在一妙林里的朋友没什么两样!”

柳帝王可是沉吟了下来,忽儿他笑了笑,道:“你错了,而且是大大的错了!”

“为什么?”余天道瞧这小子说得如此自信,忍不住怀疑道:“陆醒一见到吴不理,无论编出什么理由姓吴的都一定会对他出手。”

因为他们两个是死对头。

或许别人除了董一妙以外没有人知道。

但是,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柳帝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