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风天下》

第10章 问鼎

作者:奇儒

“天下有道,圣人成焉;天下无道,圣人生焉。”

“桂可食,故伐之;漆可用,故割之。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无用之用也。”

《庄子?内篇》?〈人间世〉.洛阳古都,曾经多少风流文采,又曾经多少豪侠英杰。永乐九年这一场惊天动地的强震,十屋九倒。

可是全洛阳城的人都知道,只要吞星山庄没倒,大家就有希望。

因为,这里的主人,虽然不到四十年岁,却是鼎鼎大名“吞尽苍生烦恼泪,星布天穹伴人归”的吞星公子!

从江湖豪杰到市井小民都知道,只要人到了洛阳,纵使没半点盘缠,想要找个栖宿之所,想要吃它十天半个月活命,城里有八十一处“星光小筑”,全是救人之用。

甚至,吞星公子还会送点银两让你归乡。

更可贵的是,吞星公子每年都拒绝银大先生的“武林典诰”排名。

所以洛阳古都里,人人都以吞星公子为荣——纵使他的皮肤比较白、眼睛有点蓝,甚至是红褐色的头发。但是又何妨?

传说,他的祖先来自西域以西的国度,在前朝蒙古大元之际,随一位西方大旅游家马可孛罗东来。随后,就在中原行脚笔记,辗转各地,而且历经三代不辍。直至六年前,才由后人封吞星在洛阳大城里建立了吞星山庄,算是正式落根中土。“夸父吞日”这场大地震并没有对吞星山庄有任何的损伤。甚至,八十一座“星光小筑”也都完好如初。

时人誉之为“星光灿烂,震不及天”!

“这种建筑倒是挺奇怪?”

足利贝姬大美人瞅了身旁唐凝风状元一眼,又将目光回到对街的星光小筑。

那是一座像中原“金”字型的屋舍,下头四方广大,上头则收缩彷如一个三角形体。

“嘿、嘿——,据哥哥我了解,”唐大公子很有学问般的回道:“这种建筑来自极西国度以南,过了海会到一个古文明国度,称之为‘拉克斯舍’的建筑法……。”

“唐状元真是博学。”

足利大美人娇笑了两声,瞅着人家道:“只不过不知是饱览群籍,还是公子有超凡能力得知?”

五天前那场大地震之后,足利公主在旷野中相问咱们唐凝风公子之事一直未有答案。当然,她也不会回答眼前这个男人,自己和“天下第一杀手”李墨凝的关系。

她甚至反问:“请问唐状元,为何相讯本公主与那位杀手有渊源?”

“因为她要送刀给你!”

唐哥哥当时没好气的回道:“就是柳生教道小子手上的那把刀!”

足利贝姬嫣然一笑,好象一点也不意外,喃喃自语了一句:“原来柳生教道也毙命了。看来,那个野田领袖也活不了多久……。”

唐凝风少爷哼了一声,翻了翻白眼,道着:“瞧你没半点讶异,可见真有关系!”

当时咱们这位扶桑公主没有回答。五天之后,洛阳飞雪方停的正午,他们伫足在正品大街底的这一幢“星光小筑”前。这座金字形的建筑,里里外外满是受食的灾民。

“唐状元可否告知小女子?”足利贝姬学中国古人腔调,脆耳一笑,道:“我们从昨夜进城至今,已经看遍全洛阳八十一座星光小筑,不知用意何在?”

唐大公子嘿的一声,哼哼道:“如果你是兵王之一,要分散藏一堆人质,会藏在那里?”

足利贝姬眼睛一亮,谨慎的反问:“难道,当时俞欢快刀也是从星光小筑之一将我救出来?”

唐凝风差点怪声叫了出来:“难道不是?”

“这个本公主可不知道。”

足利大美人摇了摇头,道:“那时姑娘可是在半昏迷状态,一直出了城南十里坡,那个姓俞的才拍醒我的穴道。这么一扔……走人!”

口气,说到后头有点咬牙,露出那么一点将军之女的本性。唐凝风可懒得理,自个儿扭头便走。

“唐状元——,这会儿又往那儿去?”足利贝姬也不恼怒,一两步儿跟到了人家身侧,偏头自问自答:“看来是直捣黄龙,要去吞星山庄?”

唐凝风公子可是挺认真的看了对方一眼,好半晌才道:“姑娘,足利殿下,如果你这么聪明,可不可以告诉哥哥我,如何摆脱沙堆来的那些小鸟?”

足利贝姬先是一楞,随即会意的笑了。

“大漠地王”贺难的人马一直暗中跟着他们。看来,俞欢传来的讯息是真的。

“贺难居心叵测,有意劫持各国人质!”后头一句是:“洛阳法华寺见。”

“如果要打发那些跟踪的探子,”足利贝姬真是让唐大公子吓了一跳:“眼下我们要去的地方一定不是吞星山庄。”

因为,大漠地王的手下所汇集的资料,怎么个呆子也判断得出来,唐凝风最后一定会去吞星山庄。

要躲开他们的跟踪,可见去的地方有那么一点神秘。足利贝姬那双妙眸闪转过一抹光彩,轻轻笑了,声音在温柔中带有一股豪情英气:“唐状元可否告诉本公主去那?”

她又淡淡补了一句:“去不同的地方,就有不同处理跟踪的方法。”

语气之中十分自负把握。这点,倒是令咱们唐凝风公子更多了一层深思:“看来,这个扶桑公主比自己估计的要厉害一些……。”

因为,只有对自己能力有十足的自信,而且又真有这种实力的人,在他的语气中才能显露出一股“力”。

这是一种难以形容,却可以令别人信服的力量!

“去一个用筷子喝汤的地方!”

咱们唐大公子说得可是认真:“而且,还必须是用雪来生火,那才入味。”

筷子可以喝汤?

足利贝姬大美人实在很难相信这一点。不过,在“花都别居”这间小小的短巷底酒馆内,倒是先看到了用雪来生火。

酒馆的门面不大,简直可以用狭小来形容。每个要进去的人不得不侧个身。咱们扶桑公主忍不住笑了,想到如果庞不忘跟来,那肥嘟嘟的身躯怎的挤过?

里头,只有三张桌子、几把椅子。

真正的好戏在后门。推开,一个不小的庭院,早有三两个店小二,将地上落雪大把的挤在两掌之间。接着是,他们将挤成像半弧形的冰块,藉由阳光的聚合,引燃地上的干草薪柴。

这道理,很类似现代的放大镜聚光作用。

“神奇!”

足利大美人睁大了眼,自然流露出女人的风采,道:“想不到唐状元真是见闻广博,果真是用雪生火。”

咱们唐哥哥给这么个大美人一称赞,脸庞也会那么红了一下,嘿嘿道:“没什么,唐某本来就学富五车。”

“是谁这么大口气说话?”

有个老头从庭园侧房晃了出来,第一眼让人注意的,就是顶上剩下半片的红褐色头发!

这老头的口音显然不是中原人氏,身材中等,六十来岁年纪,脸上皱纹有那么几条横越过已然浮现的老人斑。褐色的眼珠盯着足利贝姬须臾,这才转向唐大公子,一哼:“小子,又来‘吃’汤啦?”

唐凝风少爷吃吃笑了两声,回道:“卡尔老伯,别来无恙?”

老头从鼻孔哼了一声,又打量咱们足利大美人全身上下一阵,忽的叫了声,道:“哈——,本伯爵消息没错吧?这位姑娘是扶桑的足利公主?”

“本伯爵”?足利贝姬冰雪聪明,立即有了那么一点会意,开口问道:“莫非老伯是来自西域以西的国度?而且提供消息给唐状元,我们一干人质囚禁之处?”

卡尔老头翻了翻白眼,斜瞅着唐凝风没好声好气:“喂——,状元小哥,如果你再不赶快把人质全数救出来,恐怕天下各国已经没有耐性了。”

咱们唐大公子重重叹了一口气,有那么点委屈,嘴巴里喃喃抱怨:“老实说这关哥哥我什么事?只不过正巧碰上你,而且……。”

“而且表现你那一身绝世武功蚣”卡尔嗤了一声,不知是倚老卖老,还是因为伯爵身分?或者是他们国度里的习惯?只听他道:“当时本伯爵代表天下各国做特使,一路追踪被绑架的王公贵族到了中土……。嘿,嘿,是唐老弟拍胸膛保证救出人来!”

唐大公子真想回口一句:“要不是哥哥我当时先保证了,你们那些蛮子早就派兵攻打中原啦!”

他叹了一口气,差点就要怪自己干嘛逞英雄?

“状元哥哥——,你是否可以将详情告诉小女子?”足利贝姬柔声说完,又自顾的豪爽大笑:“就算不说,这事迟早也会轰动全武林。”

话才停,又带一点威胁似的巧笑:“你看,人家大漠地王的人马既到了洛阳,也找上了俞快刀,不是吗?”

咱们唐哥哥真是叹气了,瞅了瞅那个卡尔伯爵,哼道:“喂,这汤要煮多久?”

“正午取阳,入夜得冻!”卡尔老头没好气的回道:“想吃汤,晚上来……。本爵还忙着!”

“忙?”唐大公子双眉一挑,嘻嘻道:“难不成你又邀了帮手?”

卡尔老头脸上有一丝得意,故作小声又带点狡猾的回道:“没错!嘿、嘿、嘿……,保证你这小子想也想不到——。”

唐大少爷翻了翻眼,又四下瞄了瞄那些已经升火的锅子。再看,又有个店小二由侧房内搬出柴木块儿架起,笑了:“看来,约了不少人。”

卡尔双眸一凝,道:“多少?”

“四个!”唐凝风公子笑了笑,挺得意的指了指最后搬锅子出来的店小二那方向,接道:“这锅是哥哥的,最后外加——。”

足利贝姬娇笑一声,接应道:“原来是一人一锅。那……本姑娘是没份?还是跟唐状元‘吃’一锅汤?”

眼前这位卡尔伯爵摸了摸下巴那一绺红褐胡髭,半晌才哼道:“姑娘也算是一国公主,加你一份。”话是交代完了,又将眼光转向唐大公子,一嘿:“猜出是那些人?”

唐凝风翻了翻白眼,突然说了一句:“是不是三个不服老的老头加上一根不服输的指头?”

卡尔的眼睛闪亮了一下,哼嘿道:“算你这小子脑袋瓜子聪明。就是他们!”

咱们唐大公子苦笑一声,没好脸色的瞪着这个蛮子伯爵,有那么一丁点咬牙切齿:“老头子,你一定是打着本公子名义,说咱们办事不力……所以激得他们出面是不是?”

那个不知那一国的蛮子伯爵笑了,得意之中带有满意:“要不是这样,天下谁请得了他们同时联手办案蚣”.足利贝姬一定会问一个问题:“那四个人到底是谁?”

咱们唐大公子根本用不着眼前这个大美人开口,已经先回答这个问题:“宣任运、布惊、司马武圣这三个老头……。”

“另外那根‘指头’,就是‘安心一指’的安心大侠?”足利大美人娇笑了起来,白皙的面庞透出一抹兴奋的嫣红,道:“看来,他们要解救人质只是其中一个‘过程’?”

过程?那目的呢蚣足利贝姬可是恢复了将门之女的神采,冷静而且有条不紊的接道:“我想,他们都想试试看,今年武林典诰排名第一的唐大状元,手下有多少斤两?”

唐凝风少爷一张脸苦垮垮的,看着桌侧窗牖下头。他们现在坐的地方,是洛阳古都里最有名的“龙居酒楼”,下方也正是洛阳大城里最热闹的御赐“通天大街”。

纵使已是午后近申时,酒楼内还是有七八成客人。这座龙居酒楼有多大?客房足足有三百八十五间,是大明一朝最大的客栈。连绵中间有六座花苑、六座膳馆,加上前堂酒楼,每日进出应酬歇腿来往,少说也有近千人之众。

当时洛阳就有一句:不到龙居一宴,洛阳没人理会。

达官显贵来,江湖豪杰也来。甚至,当今皇上永乐帝做了皇帝,出巡时也来过一回。“龙居”之名,正如其实!

这次“夸父吞日”大地震,龙居酒楼没倒,这下住宿往来的商旅可更多了。

“唐大状元——,”足利贝姬看着对方那脸发愣像,忍不住娇笑了一声:“下头有什么美景如此吸引人?”

唐凝风重重叹了一口气,反问道:“你知不知道哥哥我为什么挑这儿落脚?”

“因为那四个人也一定住这儿?”

足利贝姬双眸一亮,很肯定的道:“以他们的身分,当然非住龙居酒楼不可。”

不管它有多贵,反正是官府付钱。

“还有一个原因……。”

唐凝风少爷的眉头一皱,哼哼道:“对面是蜀中老字家的渭水沿岸总店,听说老实那胖小子带了一个女人也到了洛阳!”

足利贝姬那对英挺的剑眉微皱,沉吟须臾,忽道:“难道那个女人是龙征捕帅?”

“聪明。”

唐大公子嘘出一口气,摇头道:“我想殿下这颗聪明的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问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凝风天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