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风天下》

第11章 心曦

作者:奇儒

宗无畏在沉雪深埋中被拉出来时,忍不住大笑。

虽然,自身左边经脉的开通未竟全功;虽然,他记得最后那惊心动魄的天摇地动,让自己随着正明圣殿崩堕绝谷。

但是他仍然忍不住感谢老天的安排。

因为,那匪夷所思的大震,竟将宗王师强力的震飞破墙而出。就在自己睁开双眼最后的景象,是儿子在这天意一震中,达摩易筋经返归回转,登时让宗王师吸收了天地灵能,以及那座正明圣殿两大奇人所布下的气机。

他大笑,因为颜龙月育和邝山海曾经各留下一段辞!

“颜地色变,龙腾九转;月悬孤天,育我有缘。”颜龙月育所留的下半段是:“山中有宝,海藏存机;旷古奇人,争锋何为?”

依这词句来看,是颜龙月育将自己名字和未来将有邝山海这位奇人,一争较量之事,留文为证。

甚至,事隔数十年,对一位一生从未有所见面之人留下战书!

颜龙月育不但知道邝山海,更知道有永乐大震“夸父吞日”,甚至是在这场地震中,将会有人因得成就。

他问,问邝山海:我知数十年后有你,你是否知,因你慾破我圣殿玄机而所布阵,在数十年后一场地牛大震,得利者谁?

“佛性无明,佛魔一如;是非善恶,对错谁知?”

邝山海昔年据说很感叹的也留下一偈:“自家争帝,正明不明;王师难发,仍得天怜。”

宗无畏此刻大悟,邝山海留言正是叙说自己的正明教被天下称为魔教,但是佛魔一如,对错谁知?最重要的,是那“仍得天怜”!

以此留偈,显然自己看得没错。王师吾儿在天意中返归达摩易筋经内力回转,藉这天地异象,恐怕得有千百年难得难有的奇遇成就。

“宗教主内伤未愈——,”藏雪儿轻轻柔柔的由龚天下手中拉扶起宗无畏,道着:“此刻不宜心情大幅波动。”

这时,宗无畏方才平复了心绪,看看四下。原来是一条深入雪地的隧道!他楞了一下,便明白过来。

龚天下以双掌破冰挖雪,深入埋地救出自己!想想这崩石垮梁,在深雪下埋有八、九丈深,是以多大的毅力信心,和对生命的坚持不移?

他看着从雪坑中爬出的这个男人,十指有血。

血,在这时不但不是肃杀,反而是人与人、生命与生命之间最大的承诺、最大的荣耀。

宗无畏无言,有一丝凝噎在心头。

龚天下不语,没半点神情在面庞。

宗无畏又想放声大笑,一想此生能有如是舍命知己,夫复何求?

“宗教主请入内休息吧蚣”藏大小姐的声音再度令宗无畏回过神来。眼看四下,这绝谷情景可是出乎自己意料之外!

山谷腹地深广,奇特的是连绵之中有不少山洞可以避雪取暖。四下山壁陡峭如削,加上落雪结冰,不可能爬得上去。怪异的是这腹地中,竟有一片果林稻田,而无半点积雪!

“这是你们中原上古奇书《山海经》里的传说之地——。”

蓦底,兵王羽墨不知何时也到了他们后头,淡淡看着那片果林稻田,若有所感的道:“有位奇人曾经告诉本王,此生将在奇变之中得遇奇境,果真如此!”

藏大小姐面对羽墨先生虽然充满戒备,仍忍不住柔声相问:“不知那位奇人还有何语?”

兵王羽墨此刻似乎毫无出手意图,淡淡一笑仍是如同帝王天下般的气度,不过神情中闪过一丝尊敬,道:“那恩人倒是留了一句:一切恩怨也是有缘,一心念转因果自在。如此而已——。”

“好!好一句一切恩怨也是有缘!”

从右侧山洞中庞动战那高大的身躯大步跨出,开口中边呼出白气边哼得一声道:“看来我们这几个人要在这里耗到明春雪溶!”

虽然这个东海霸帝的口气仍然剽悍,但是却不见如前一搏生死般的杀气!

人,有时也是挺奇怪的动物。

有时生死相搏的两人,当他们与世隔绝时,反而成了好朋友。

因为,天地中就剩下他们相依为命。

因为,孤独是更令人恐惧的敌人!

无论是爱或仇恨,都是支持一个人活下去的动力!

宗无畏更难以相信的是,不仅仅自己的心情在这个地方变得越来越平静,而且那头维摩大犬和那只搏龙狂虎竟会双双在雪地上玩耍!

难道这是仙境而令人心情祥和?或者是自己已死亡,而产生了幻相?还是仍深埋在雪地中的梦景?

“天地大气,万物不灭,人本自然,道随缘至。”

龚天下忽然出声,面无表情淡淡道着:“变与不变,原来同源,善与不善,制心一处!”

兵王羽墨双眉轻动,沉稳之中有一丝莫名情绪,压抑似的道:“本王前叙的那位恩人虽然只有一面之缘却相处六天六夜,在离去时也曾说过此句……。”

龚天下眼瞳内闪过一丝难以言喻的光彩,旋即恢复了平常,不再言语。

这些人都是顶尖高手,每个人都讶异察觉,毫无人类神情而与天地造化合一的龚天下,为何会心思有动?

会有所动,必然是兵王羽墨口中那位恩人!

如果连唐凝风这么一位和龚天下如此渊源深厚之人,尚且不为所动。那么,剩下的答案只有一个!

那位奇人,一定就是龚天下的师父!

兵王羽墨心中突然也有一丝莫名的激动。想着自己这一生不知救过多少族人,为我蒙古出生入死,不要名不要利不要权势地位!

一生之中只有两次无力自救。

一次,在万毒窟里身中八十九种奇毒,被帕胜呼尔以血换血得救。三日之中,那位人称蒙古第一美男子的帕胜呼尔,成了全身萎缩、满脸皱纹的兵王绝杀!

另外一次,则是自己天生异禀的骨骼错乱,百脉气机倒窜,一身骨头交撞慾碎。逢此天下武学未有,就是那位奇人以六天六夜相救相陪,忍受自己狂呼乱舞,极痛苦中不知打了对方多少回。但是那人坚忍不移,直至自己奇经顺畅,百脉归位。

绝杀未助,自己将残;那人未救,必死无疑!

如果那个救命恩人真是龚天下的师父,自己终于遇到可以报恩之人!

一生之中,兵王羽墨最大罫碍,就是遍寻不着此人。

他忽然有所悟:龚天下在五日前一战,可以承受自己一百多回抱身“缠龙断脉击”,不正如同当年那位奇人忍受自己狂乱疯拳相同?

如果是真,那是天意!

没有夸父山上一战,就没有大震之下落谷因缘。

不落谷中,又何可见眼前奇景?不见此景,龚天下不会说出那段话——那段让自己一生遍寻不着,唯一足以印证恩人所在的话!

“不知令师如何称呼?”兵王羽墨看着那片田野,全身感受着所在的寒风,心头却满满一腔热血,问着。

“家师无名无姓——。”

想不到龚天下竟然会回答:“道随缘至!”

道随缘至?缘道!

缘道者,元道也,亦原道是,即名佛性本来。

藏大小姐心中惊喜:“果真是当年曾祖父的授业奇人!”

当年,藏门“别悟心法”就是由某位奇人在普陀山相授给藏一心,再传藏别悟,至第四代真传给藏雪儿。

曾祖只有留下一句:此奇人无名无姓,佛性本来!

宗无畏休息了这片刻,显然精神恢复了些,眺望那片林野,道:“你们去过那边?”

藏雪儿半扶起宗无畏,摇了摇头,轻柔回声:“那里有一只……呃——,一位异兽守着,过不去!”

一“位”异兽?

宗无畏那双又浓又粗的剑眉一挑,沉声道:“不知藏姑娘所言何物?莫非是天下八大奇兽中,传说最神奇的‘万变神猿’蚣”.杨岩盯着宗王师,刀,在五指中紧握!

刀锋虽钝,缺口已留,而人却不动。

足足四日夜,看着对方醒来,声音如石较硬,问道:“你有什么心愿?”

宗王师冷冷起身,环顾四周断壁破垣,片刻后回道:“救人。”

杨岩双眉一凝,插刀入雪,席地而坐,再道:“四日前大震,魔教已是死伤无数。今后江湖,再无你们——。”

宗王师面庞冷峻,大步转身便走,同时出声道:“只要本教还有一人,就是存在。”

“你去那?”杨岩扬声大喝!

“救人。”宗王师声音如冰:“救完,再回来接你一刀!”

杨岩抽刀,弹身而起,倏忽到了宗王师背后。

刀,仍在五指掌中,未发。

“我帮你!”

杨岩声音可没半点感情:“早了你心愿,也早了我心愿——。”

有时帮助敌人,也是帮助自己。不是吗?

老实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吞星山庄那个封庄主的请柬未免太奇异了些。

“请君赴宴,群雄争人会。酉时开始,逾时弃权,今后不得对天下各国人质生死去留置言。”

下面除了书款吞星山庄庄主封吞星,还多了个提议人唐凝风!

更直接的是,受邀人员名单赫然列出,瞧瞧全是江湖上最为顶尖传奇人物。

“四掌柜——,依你看这是不是那个封吞星的阴谋?”东方流星也皱起双眉,几乎难以相信封吞星会承认自己手中囚禁天下各国王公贵族。

“是阴谋——,人也真正在他手中。”

老实微微闭起双目,须臾后才睁开那豆子般大小的眼睛,道:“兵王一脉行事诡异,但是却有共通一路……。”

东方流星和赵出行都没有开口,他们已经相当了解这位四掌柜的对话方式。

他有了答案,却会留点时间让属下去想。

老实停顿片刻,才又淡淡一哼,接道:“兵王一脉向来是观察‘目标’武功心法、出招路数,而后针对对方弱点,一击而杀!”

所以,汇集了天下这些最顶尖的高手,正好是观察他们的好时机。

“以吞星公子一人,可以同时看出那么多绝顶高手的武学心法?”东方流星忍不住惊叹。

“一定不是他——。”

老四掌柜十分有把握:“兵王一脉如此神秘,屡战皆胜攻无不克,这背后一定有个顶尖的军师!”

将帅天下,孤王难行。

“兵王五子武功卓绝,特别是羽墨天赋异禀气度恢宏!”老实可是十分老实的分析:“但是他的心思所想十分广大,必然无法照顾另外四人如何以己之长破敌之短!”

所以,在他们的背后一定有个人,或是有个组织,专门研究天下武学,而且能够非常迅速找出破绽。

天下没有不败的武学!

天下,只有能胜的武学。

何飞天虽然是个乞丐头,但是绝对是个爱干净的乞丐。单是看那一身百补衣就知道,半点尘污也没有。

虽然已是五十年岁,脸上胡髭可刮得干干净净,甚至连头发也梳理得十分整洁。

他的名言是:“乞丐也有尊严,也是一种工作。所以,我们不是装可怜博同情,而是客气的请人家随缘善舍。”

“那么你们有手有脚,为什么不工作?”曾经有人这么反问:“各位又不是和尚、尼姑?”

“因为外头有一只狗在叫!”何飞天的回答很绝。

“外面有一只狗在叫,跟我的问题又有何关系?”问的人,当然不死心的追问。

“当然没有关系——。”何飞天当时笑着回话:“可是我们做不做工,又跟阁下有什么关系?”

人,往往很容易在一个框架里去评断别人该如何做。

问题是,人往往不会自我反省、自我要求。

“呃——,这请帖有意思!”

何飞天随手将吞星公子的请柬交给身旁三位丐帮长老轮流过目,呵呵呵的笑了。

“以帮主的意思,是想赴宴?”丐帮长老向开昂皱了皱眉,以六十年长的江湖经验,沉着道:“如果对方真是兵王之一,恐怕大有阴谋!如果不是……。”

“如果是,大不了想探探丐帮绝学!”

何飞天脸上神情完全不当一回事,眼瞳里却沉稳庄重,道:“如果不是,封庄主是洛阳城里人人敬重的儒侠,早该拜访!”

何飞天不愧为何飞天。

向开昂心底轻轻的叹息,更有一股尊敬。十年前老帮主没挑错人,这些年来丐帮壮大不少,眼前这位何帮主的气度是一大原因。

“我为什么挑何飞天做帮主?”

向开昂永远记得十年前,老帮主席继阳过世前告诉他的话:“因为他器量大,能忍能容且不记仇,是身为叫化子最好的风范!”

“乞丐有品,允文能武。”这是近些年来江湖对丐帮的称赞。下两句是:“奉献公益,细心粗活!”更表达了何飞天在这六年来,推动全帮上下数万弟子无论身在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心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凝风天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