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风天下》

第12章 舞乐神运

作者:奇儒

柳生天心冷冷、冷冷的笑了。

扶桑一地,他经历过多少生死窍局、多少险恶杀计。

他还能生存在世上,是因为他够冷静,也够自信!

所以,他可以绝对把握欧阳梦香是个女人。

当然,他也绝对相信自己的判断——李墨凝一定在这幢金字型的大厅堂内。

柳生天心不动,忍不住的是我们唐大公子,嘿道:“柳生大宗范,人家都已经在外头叫阵啦!干嘛反而成了缩头乌龟?”

对面,柳生天心冷冷的眼光如剑,既直又寒的直逼唐凝风,沉沉一笑,依旧用那虚弱几乎不可闻的声音道:“杀了足利贝姬,真正的李墨凝就非现身不可。”

咱们唐状元吞了一口口水,只好壮起胆来反问道:“这么说,柳生老头打算跟当今中原最顶尖的几位高手较量?”

边说着,眼角不时飘向天下三人,大有人多势壮,说话也大声了点。

那厢柳生天心根本不放在心上,只是冷沉沉微微低下头,半闭起了双眼,好简单一句:“这里所有的人都没命,李墨凝也一定死!”

好简单又直接的逻辑。

“你想先杀那一个?”

龙征忽然问了一句大出意料之外的话。

虽然出乎意料,大家倒是可以猜想,而且答案只有一个。足利贝姬!

唐凝风少爷叹了一口气,忽然发觉那个叫龙征的女人这么问真是别有深意。因为他已经可以感受到宣任运、布惊和司马武圣这三个老家伙一副要做壁上观的表情。

他可以想象,当今江湖中最好奇的问题之一是:唐凝风和龚天下真有资格继天下三人成为武林典诰双状元?

如果死在柳生天心刀下,那将是一大笑话。

反过来,如果能打败这把刀,那么谁都没有话说!

咱们唐大公子苦笑一声,朝东瀛第一刀道:“我们都不想被人看猴戏?”

柳生天心没有回答。

有时,没有回答就是另外一种回答!

“哥哥我又不得不保护足利公主——。”

唐凝风说了一个很简单的理由:“因为,我本来就该保护跟我在一起的朋友!”

朋友,如果不能互相保护帮助,又有何益?

柳生宗范显然也不反对这句话。他听!

“所以,我们之间只有一战!”

唐凝风大大叹了一口气:“为了不让别人看戏,咱们是不是可以到屋顶上放手一搏?”

这厅堂内人是不少,如果到屋顶真是可以大开大阖。更何况,任何顶尖高手决斗,都不希望有别的高手在一旁觑视。

“任何武学一定有破绽。”

柳生天心自己教导弟子时,也不断强调:“只不过,是被那个聪明人发现,并且加以破解而已!”

“大自在无相解脱禅功”和“天心死神刀”,是谁破谁蚣一厅子里每个人都想目睹这一战。柳生天心却突然说了一句奇怪的话:“你可以离开!”

离开?

唐大公子几乎不敢相信,忍不住反问:“为什么?”

很少有人敢问柳生宗范“为什么”!因为,问这句话的人都已经没活在这世上。

“我的话就是绝对。”柳生天心一向对入门弟子第一句交代的就是:“没有为什么,只有去实行、去完成!”

眼前,柳生天心根本没理会我们唐大状元,只是用那对三角眼冷冷环顾四下一巡,似是而非的回道:“缘道大师的传人,绝不会是杀手!”

唐凝风这次,真的真的吓了一大跳。

柳生天心竟然知道恩师的名号蚣.冰河之冷,冷到河中冰岩不融!

龚天下沉入冰河内,眼前便是那头万变神猿怒目相视。显然,那只大猴子很愤怒,因为这个人直直接接看到了自己。

只有心中没有恐惧的人,才会面对的是它!这是住在对岸果林内一名智者告诉它的话。

万变神猿有些毛躁了起来。

它很难相信,除了果林内那名智者和自己的主人以外,这世上还有人心中毫无恐惧!

龚天下就这么静静看着对方,忽然“噗通”一声,又有人,不,是一条大狗也跟着跃入河中。维摩大犬!

龚天下和维摩大犬互视一眼,双双脸上有一丝笑意。

什么是朋友?

如果维摩大犬能告诉你,如果龚天下会开口说,那一定是:“互相帮助、互相保护对方!”

万变神猿显然被强烈激怒。或许,它孤独太久,比愤怒更深的是嫉妒!只见它一个缩身,竟然也变成和维摩大犬一般模样的琥珀大狗,“唰”的便在河中冲向维摩!

万变神猿绝不相信龚天下分辨得出来那一只是真。

特别是双方一阵混战,会更加难以辨别。

河岸上,庞动战看着维摩大犬随着龚天下冲入河中,忍不住看了自己一手饲养长大的长白搏龙霸虎,淡淡一句:“你输给它,半点也不冤。”

话声才刚落,河里便掀翻起层层波涛。

“他们在交战!”

藏大小姐双眉轻蹙,有些喃喃自语:“不知那头神猿有多大蛮力。”

她自言自语,是因为先前万变神猿破冰飞击,简直是力大无穷,加上长年浸存在冰河中,毛皮之厚恐怕刀鎗也难伤及筋骨。

当然,她这番自语也有问庞动战的意思。

“内力几乎无法伤害它!”

庞动战接腔,满脸严肃:“特别是冰河中有许多潜流回流,它完全明白运用之妙。甚至……。”

他顿了一口气,这才叹气道:“甚至可以利用这天地造化的回流之力,将对方发出的内力反击!”

兵王羽墨双眉一挑,旋即淡然微笑,道:“能明天机造化,必然有人相教相导。如果真如庞兄所言,此兽懂得利用此点,那么……。”

羽墨先生挑眼看向对岸果林,淡然自若中总有帝王气势,缓缓道:“那片林子中必有高人智者!”

这话惊人,却也是有理。

“哈、哈、哈——,”宗无畏放声大笑数回,这才沉声轰然道:“如果真有明夺天机的智者在彼岸,老夫倒想会一会,请教我大明国运。”

这话可说到个个心坎。

兵王羽墨何尝不想知道自己蒙古帝国未来如何?藏雪儿当然也想清楚藏门是否可以在自己手上发扬光大。至于庞动战,对于一手所创的东海霸帝帮能否再兴,怎么说这一生也要再试试!

众人心念方自翻转间,陡然狂波涧湍,眼前赫然是两只一模一样的维摩大犬从河里腾弹至半空中,只见双犬八脚强力互踢互击,豁然撞打之声,竟让绝谷内回音不绝,直震耳膜轰轰大响!

兵王羽墨双眸精光一闪,颔首赞叹道:“这两只异兽,一通人性、一为天造,当真是世上难得。”

话语之间,蓦地自冰河下哗啦一大片响,便见一块好巨大冰岩从河底被龚天下硬生生从河床给“抬”了上来。

那冰岩一旦浮上水面,便如同小山般半住半飘。上空那两只大犬交击四十来回后,双双落在冰岩两侧,各自贲张颈毛,呲牙怒目相视。

庞动战沉嘿一声,道:“趁此际,我们可以腾踏冰岩过岸——。”

羽墨先生掌中羽扇轻摇,须臾沉吟后,淡淡道:“庞兄不必心急。既然此事交由龚状元处理,就静待他的决定吧蚣”就这话当儿,只见龚天下无声无息自冰岩底下浮飘出水面,竟是没半点响音没半点波澜。

“想不到龚兄弟年纪虽小,轻功造诣已臻化境!”宗无畏掀了掀如刀浓眉,呵呵笑了两声,朝庞动战看了一眼,道:“武林代有人材出,倒是可喜可贺。”

庞动战那高大耸立的身躯沉沉一哼,旋即也转成大笑,回道:“庞某还不服老||。莫非宗教主已经准备退隐?!”

宗无畏朗口长笑,豪气千万道着:“我宗某一生历劫无数,就算匹夫一人也敢跟天下为敌!退隐?至死方休!”

“好汉子!”

庞动战昂首大笑,双掌一拍嗡嗡震响山谷,挑眉道:“当今武林如果少了宗兄一较争雄,那未免枯燥!”

眼前,在河中冰岩上那头万变神猿似乎又毛躁了起来。它没有想到不但对手维摩大犬一身筋骨能承受得住自己重击,更恼怒的是龚天下自始至终分辨得出它们俩!

“天地之中将有循大道之人,是至人可辨万象却又不别万物。”万变神猿记得自己的主人和住在果林中那个智者,都说过同样的话:“既为天地独创可以变万物,必当遇见此人,循其大道,随缘不变,不变随缘。”

万变神猿在恼怒中,意识里也浮出:“难道眼前这个人就是主人和智者口中的至人?”

它决定一试,狂呼间陡然奔跃向前,在半空中转化成为本身巨猿模样,噜一把揽抱龚天下!

剎时,双双直坠入冰河。

宗无畏双眉一挑,沉声喝道:“我们就近去看!”语毕,便窜身哗然,一个抬步到了河中冰岩上。

他这一动,藏雪儿和兵王羽墨、庞动战纷纷互视颔首,同时飘身落至冰岩上头。

冰岩上,维摩大犬早已俯视河里,不断动脚踏地,大有跃跃慾动,想再度入水救主。

藏雪儿一边注视河内水湍激旋,一边轻轻搂抱维摩大犬颈脖,柔声道:“维摩别急,这是龚状元自己该解决之事。”

听藏大小姐这么说着,那维摩大犬从鼻孔里发出嗯哼之声,就像一个人既心急又无可奈何。

庞动战眼角看得此幕,不禁心中一阵喟叹:“此犬犹较人子有情有义!”

水底,是翻腾滚涌的碎冰和泡沫,模模糊糊的看不真切。

龚天下最后遇到万变神猿什么样的攻击蚣.冰河之中,上上下下满布的碎冰,在阳光穿透投射里,恍如置身天穹在银汉星斗间飘移。

不时兴起的几道激湍回流,将那些碎冰卷成旋涡,深深浅浅的光影映照,不时泛出七彩光虹。

龚天下的双眼静静睁着,直直接接透过碎冰、透过光彩、透过水流,看向万变神猿的双眼。

这时,那头异兽正用最简单最原始的方法来对付龚天下||以那双无以伦比巨力的双掌,锁扣死紧这个奇异的男人脖子。

冰河之中,头发随波,衣袍随流。

万变神猿一身长毛也随着水流张鼓收缩。

龚天下却什么都没看到。

因为,他的眼瞳中只有身前的万变神猿,只有这头异兽在天地中孤寂的心。

传说,万变神猿可以活五百年。那么,如果它有主人的话,或许早已过世了吧蚣那是种悲伤。

如果,它从来没有主人,将更可悲。

因为这个世上它几乎没有同类。唯一传说的,是遥远遥远靠近天竺的葱岭,有传说中的雪人。

龚天下的眼光似乎令万变神猿更加恼怒。

往往,一个在愤怒的人,如果被人投以关怀的眼神,他会更生气。

因为自尊!

愤怒是为了维持自尊,而在努力的维持中,别人的同情会令自己深受伤害,以为被人可怜。

万变神猿因恼怒而双眼充布血丝,两臂绝力狂吼中更加全力施为。

龚天下脸色不变、眼神不变,一样静静看着对方。

这是一位通人性的异兽。因为,它有着跟人类相同的情感发泄。

龚天下一直相信的是,生命一定可以互通心灵。

足足在万变神猿一盏茶的狂怒后,龚天下慢慢伸出了手。

手,放在万变神猿的头顶!

安心的心情好极了。

几个时辰前,吞星山庄那封请帖“天下群雄争人会”,他根本不屑一顾。

“兵王一脉做事神秘诡异,绝不可能交出人质。”他非常有把握的对武林典诰的记事官华一道,道:“这是声东击西的小伎俩。”

华一道不置可否。

他有自己本身该遵守的立场。特别是,江湖中每个人都尊称他一声“步步川名人”,向来视华一道为银步川最佳接任典诰总司。

当然,除了本份尊敬银大先生以外,华一道也不是没有自己的想法。

特别是今年的武林典诰,怎么说安心大侠都该递位成为状元。

所以,当“安心一指”的安心榜眼发函特邀见证,他立刻进了洛阳古都。

“依据一个时辰前的探子回报,”安心十分安心的笑了:“他们全部中了吞星公子的诡计——。”安心真正要说的重点是:“更重要的一点是,真正天下各国的人质已经过了渭河往西北塞外而去!”

华一道的眼睛亮了,忍不住开口问道:“安大侠的意思是,兵王一脉决定将天下各国人质架回蒙古?”

安心虽然是个已近五十年岁的中年人,皮肤却白皙光滑,考究的衣着,两掌手指上各戴着三枚大宝石戒指,特别是戴在右手食指那颗大金刚钻,更是映辉熠熠,不时泛出虹光。

“不仅如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舞乐神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凝风天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