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风天下》

第13章 四方山海

作者:奇儒

兵王羽墨由悍强无比的冲击力回弹到原来站立位置时,眼角余光瞥见龚天下也在同时回到原位。他淡淡微哂,对于恩人有如许高徒,心中泛起一股莫名的安慰。

眼前,那神秘老头放下杖头,从满脸皱纹的面庞中,两道目光彷如划破天地太虚,直似穿透藏雪儿的过去现在未来。

瞧他沉沉一哼默不作声,果真是天下两大奇人之一的邝山海?!

“潜沉红尘,天坠白花,得女如男!”那神秘老头片刻之后,沉着声有无上威严,朝藏大小姐又重又缓的口气,却有惊人的自信:“女娃儿,你叫藏雪儿?!”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眼前这神秘老头金口直断,简直就像大海捞针般直接点出藏大小姐名字。如果不是邝山海奇人,普天之下还有谁可以至此?!

只见这神秘老头冷哼哼看了庞动战一眼,连卦偈也难得说,便是啐嗤道:“庞动战,手握盗财,众叛亲离,反得天地灵气,算你上辈子阴德做够。”

当下真可是一语道尽这位东海霸帝的遭遇。

宗无畏浓眉一挑,方自出声,对方则寒下一张脸,又重又沉的冷笑:“宗无畏是你还想求什么?老夫当年留下一偈,说得够明白!”

立即宗无畏脑袋轰然一响,眼前果真是邝山海奇人!

当年那一偈:“自家争帝,正明不明;王师难发,仍得天怜。”真是一跨四十年的神测,半句也假不得。

宗无畏双膝一屈,半跪地面,洪声仍有威严,问道:“邝老前辈,难道我大明正统复室无望?”

邝山海理都懒得搭理,眼光闪向羽墨先生,嘴角微微牵动了一下,嘿嘿道:“罗新格尔……,自凭天资异禀,藉口复兴大元,不做蒙古帝王,却想帅将五子统领中原,痴人说梦!”

兵王羽墨脸色一肃,昂然自有帝王气势,回道:“天机一半人造,本王从不认命。”

如果一切都是宿命,那么生命的意义又何在?

邝山海脸色丝毫没有表情,只是冷冷回了一句:“这不是天机,是天理!”

话声一落,可是稍为用正眼瞧向龚天下!

“无名无姓,循乎大道。”邝山海两眼一眯,声音仍旧冷沉深重,威严无比:“哼,不过是能跟畜牲沟通,有什么得意?”

只见这位奇人又冷冷端详了龚天下须臾,脸色稍为和缓下来,嘿道:“你有一个了不起的好师父,也有一个好兄弟奉令师之命,给了你一个世间名……龚天下!”

这一段话可说出了不少秘密。

原来龚天下和唐凝风果然是师出同门。而且,更奇特的是,由唐凝风来传达师命,帮龚天下取名,做为他们师兄弟相认相证的信物。

藏大小姐冰雪聪明,立刻联想到他们的师父帮龚天下取这名字的涵义。

龙为万兽之尊,以龚天下能和万物沟通心灵的异赋,取其共率天下万物合一,是姓为龚,名为天下!

龚字,又为“恭”之意;虽率天下万物,但是一心慈悲平等,对所有生命皆恭敬珍惜。

藏雪儿方是念头转动间,忽的身旁龚天下从怀中取出一封发黄信函,双手递交向邝山海。

这举动本已稀奇,眼前那位奇人似乎也不太意外,声音倒是和缓了不少,边接过来边道:“这是令师缘道大师,在十二年前托你转交给老夫?”

十二年前,缘道大师早已料到这段因缘?!

十二年前,邝山海是不是也同样参破天机得知?!

邝山海将那信函开启,众人寻目望去,约略可以从信纸背后看到是短短八个字。

“祝融、蓐收、禺强、勾芒”!

兵王绝杀的杀气,真是绝对要杀死对方的那种气势!

宗王师体内的真气明显的要被激出反应,印性大师正导引到重要关窍,又不能开口说话泄气。蓦底,宗王师那股慾爆的气机停凝不动!

为什么?

兵王绝杀的杀气仍然充天塞地,宗王师的自体反应为什么凝而不发?!

有骨骼碎裂的声音,紧接着是哀嚎惨叫!

那种全身百脉尽碎的奇痛嚎叫,令人闻之心悚。印性大师甚至可以感觉到脸上被喷了些血水。

他轻叹众生生命如此脆弱,缓缓睁开了双眼。

眼前,是呆若木鸡的成家堡成言福,望着地上全身早已发黑气绝身亡的二堡主成言隆。

传说兵王绝杀一身奇毒,碰撞者必死。果真!

“你……你……,”好半晌,成言福才像回过神来似的,胸口大力起伏,喘着气道:“我们兄弟和阁下无冤无仇,更何况我们如果杀了宗王师这个小魔头,也是帮你一臂之力。你……你为何杀我兄弟?”

兵王绝杀冷冷怪笑,桀桀声中哼道:“你们够资格做狗奴才吗?嘿嘿……,本座与人交手向来光明正大,像你这种不知廉耻的废物,在我们蒙古人眼中,早就该丢到狼群里百口碎尸。呸!中原人真是令人不耻……。”

他说完,又像嘲讽似的看着成言福,桀桀怪笑了片刻,接道:“成大堡主,小心点,令弟身上几十种毒会散发出来,吸入无救!”

看看一瞧,成言隆尸首旁侧的雪积果然转变成黑色泞泥。当下成言福心中大惊,快速的连退了好几步远。胸口,隐隐有点胀痛。

“桀桀……,你想帮令弟收尸入土为安,”兵王绝杀全身红袍大力鼓张,十分得意的嘲笑着:“还是让他曝尸荒野,自己赶快找人救命?”

登时,那位成家堡大堡主两腿一软,便是转身跪在少林印性大师身侧,猛猛边磕头边哀叫着:“请大师救命……,请大师救命!”

兵王绝杀似乎十分睥视眼前情景,冷冷朝向宗王师道:“小子,等你养伤好了,本座再来跟你生死一战!”

话声一落,那鲜红大袍便如日轮旋飞而去。

印性大师看着兵王绝杀离去,再看着磕头如捣蒜的成言福,心中不禁一阵感叹:“古来中原自视为中土天朝,如今相较异族,可有多几分尊荣?”

他心念这一感慨,难免有那一丝毫瞋念眼前这个成大堡主,品性如此恶劣,如何是人?

谁知,这瞋念一闪,身前那宗王师凝而未发的内力斗然引爆,瞬间便将成言福一掌劈杀!

好强悍气机,当下便将这位成家堡大堡主打得全身骨骼尽碎,身形立刻缩矮成不到一半。

印性心中大惊,还来不及懊恼悔恨,便见宗王师窜身狂呼而起,直奔半空又重重摔跌落地。

雪,倏忽间又绵绵密密的飞满着天地人间。

杨岩在几乎气绝中,转了一趟鬼门关回来;他睁开了双眼,虽然虚弱,但是声音仍旧如石似岩,一个字一个字问着:“大师……,宗王师现下如何?”

语调冷,却在掩抑不住的情感。

印性大师双眉紧皱,足足好片刻后才轻叹一声:“易筋经的周转心法吸收了‘夸父吞日’大震的天地灵能,只怕非是众生之身可以承受。”

若身不能受,则心智无神!

“无神之中,却反而功用难以思议。”印性心中最不安的,就是印真师兄在遗函中所言:“如是,不得不杀灭之。印性当知,能以杀灭业造,亦是慈悲也。否则它日此子入于魔道,众生惨矣。”

风雪之中,印性内心更是狂风狂雪。

此时此刻,他如何能下得了手杀宗王师?!

皇甫追日的剑,彷如天外飞仙。

轻灵之中,带有超尘的美。

剑锋,在身侧的巨岩飞快落笔,就像切豆腐般毫不费力。

“这老小子内力更惊人啦!”唐大公子叹了一口气,他可是清楚的看出来:“皇甫老儿的剑锋未至,剑尖气已先将岩面碎粉……。”

皇甫追日挥锋写完,在那黑色巨岩上又将眼光睥睨投向唐状元,淡淡道:“天下各国人质早已送回我蒙古境内,想要救人,准时赴约!”

如果天下各国王公贵族早在数日前就被遣走,那么蒙古一境广大,压根儿没办法找起。

“看来唐老弟这一战难免罗……?!”俞欢快刀倒挺乐的,嘻嘻道:“近百年来江湖中似乎没听过有人被废了武功,还可以回来报仇一战的……。”

唐大公子瞧着皇甫追日飘然离去,只能没好气的回瞪了这个好朋友一眼,扳着臭脸道:“事情都是你惹的,还敢幸灾乐祸!”

“啥?”余欢可怪叫了起来:“干哥哥我什么事?!”

“还敢说不干你的事?”

咱们唐大状元可叫得更大声,瞅了身侧那位足利贝姬美人一眼,哼哼回道:“当时你把人质全救出来,不就没有今天的麻烦?”

“喂——,请你有点大侠的风范好不好?”俞快刀没好气的瞪大了双眼,边朝这个朋友捶了一拳,边道:“我帮你去救人,你这老小子到现在没半点谢,反而……。”

他们边说着边快步窜到方才皇甫追日以剑留言的巨岩前。只见,简简单单的一行字:“正月十五月正圆,成吉思汗陵争锋”!(注:大明盛世版图,西北方只及于今日之山西、陕西,成吉思汗陵位于绥远,仍为蒙古鞑靼王朝控制。)

“正月十五——。”

唐凝风公子喃喃念了一遍,皱眉道:“近一个月的时间要赶到那里是绰绰有余……。”

“唐状元似乎有隐忧?”足利贝姬轻脆一笑,意气风发的接道:“是不是担心半途有人截杀呀?”

唐大公子又叹了一口气,摇晃着脑袋,哼哼哈哈道:“那倒不是大问题——。哥哥我担心的是,兵王竟然敢以天下各国人质为赌注,那么他们提出的条件是什么?”

这可真是个大问题!众人边思索边跨上了快骑。忽的,那藏二小姐灵光一闪般,娇笑道:“不会是要唐状元哥哥加入他们吧?”

“哇——,这可不得了咧!”俞欢一脸很难形容的表情:“要是武林典诰新科状元加入了兵王一脉,那中原武林岂不是人心惶惶天下大乱?!”

不仅是如此,当今朝廷威望恐怕一落千丈!

咱们唐大状元只觉肩头压力好沉好重,苦笑了一声,却又豪爽长啸,朗声道:“金铁干戈动天地,男儿豪气惊人间。天下事,不挂生死,不碍名利,什么不成?!”

这声调气势恢宏,激荡风雪不能掩!

足利贝姬看着这个男人,内心没由来的滑过一丝奇异的感受。

当今扶桑足利本家虽然一统天下,但是民间那股暗潮汹涌的势力——“大日圣教”,却是挥之不去的阴影。特别是那个神秘组织内高手如云,杀技惊神。如果有唐凝风这个男人帮助本家,必然对足利一族大有裨益!

除了为本家利益之外?足利公主轻轻在心底叹了一口气。迎面落飘的雪花,像极了江户城的冬天,她吸了吸冰凉的空气,让自己头脑清楚的想着:“这个男人会是自己所爱的人吗?”

她回眸,看了身侧快骑奔驰的唐凝风一眼。

这个男人,平日嬉皮笑脸故作风流,但是认真的表情,为什么让自己有一丝悸动?!

突然间,她发现藏雅儿也以一种奇异的眼神,在另侧在注视唐凝风。

难道她也喜欢这个男人?还是别有用意?!

足利贝姬现在觉得自己有点混乱。

风雪中冷冽的寒气,似乎无法让自己清醒。

老实真的想让自己好好清醒一下。

欧阳梦香真的就跟随着自己,而且是十分温柔安详。

这种感觉,不仅是信任自己不会害她,而且根本就像个妻子般细腻!

如今情况,反而令他有点着慌。

他似乎心中无主似的,跟随在唐凝风一行后面三里开外。直到半途见着安心和皇甫追日的事端,总会恢复了些冷静。

“看来兵王一脉的背后还有一股力量在运作。”

老四掌柜十分清晰的判断:“否则以皇甫老道昔日在夸父山所受伤之重,绝无可能复元,更何况功力增进!”

东方流星双眉一皱,低声问道:“不知天下之中有谁可以做到此事?”

老实那张白胖胖圆脸哼哈一声,吐出口白气,转向左侧身后的欧阳梦香,问道:“欧阳姑娘,有何看法?”

他问,有不少含义。

最少,他可以从这个女人的神情、声调,尽力来看穿对方的内心深处,究竟隐藏了什么意念。

因为眼前最困惑他的,是根本不知道这位欧阳梦香到底意图如何?是友是敌?特别是欧阳尘绝这支老狐狸,竟然会同意她女儿匪夷所思的要求。

“天下没有没道理的事。每一件不合理的事情背后,都一定有合理的理由。”

老实这一生最相信这句话!

“根据本家由贺难龙王那方得来的消息……。”欧阳梦香的双颊在风雪中泛着红晕,衬托出白皙的面庞几乎有一抹圣洁的灵气,令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四方山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凝风天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