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风天下》

第14章 踏杀

作者:奇儒

龙征方才纵身坠崖,立即从怀中取出一卷雪紫色的绳索。只见这绳索有拇指般宽圆,不知用什么材料制成;不过看看掌握在龙大捕帅手中,似乎十分轻盈。

这雪紫色绳索前端,镶嵌了一颗张口龙头,看那材质金银交错,隐泛紫光;后端则是系了一圈鳄鱼皮套,圈套之前,似乎有七寸左右短棍捆置在绳索内,用来方便掌握。只见,龙征边速将手腕套入鳄鱼圈环,五指一握短棍处,便往坠崖壁面挥索打出,口里吆喝:“‘阿紫’,这回生死就看你了!”这门兵器,正是龙征个人七年来独创独制的的兵法。

自从被永乐帝任命为天下第一捕帅以后,她便暗自研发武学兵法。七年以来,天下武林只知龙征有象牙剑、龙头刀,全然不知道有这一条绝手兵器──紫龙独尊!

七年之间,她不知研发出多少攻防杀技。这条“紫龙独尊”似鞭非鞭,用时可为暗器、棍法、缠套、打穴、化气、夺兵、飞翔七大项为主。

她自己估计过,如果以“紫龙独尊”和布惊的布棍对打,差不多七招可以取胜,十二招内可以夺命。

对于象牙白剑,她取了个“白儿”的昵称;扇形九刀,则取了个“小九”的浑号;而这索“紫龙独尊”,她似乎以亲人般相看待,取名为“阿紫”。

龙征这回算是第一次让“阿紫”面世,便是用飞翔绝技中的“龙腾九转”!

只见她掌中雪紫绳索飞出,那龙头直奔崖壁便是穿插而入。刹时,只见整条“紫龙独尊”像是有弹力般,呈现一弧如同紫色彩虹弯曲,让龙征下坠速度顺畅而稳定。

弧度弯延至底,只见我们这位天下第一捕帅又是腕劲一振,收回绳索龙头,在下坠三四丈后,再度击发入壁。

如此反覆,一切下坠速度力道便是由这手“龙腾九转”完全控制。

不过是盏茶功夫,竟然已是下达百二十丈,轻盈飘然着落在下方绝谷雪地。

龙征四下环顾,心中有些讶异于冰河两岸差距如此之大。一边是冰天雪地,另一端则是青葱翠绿。不过值得安慰的是,自己赌命坠崖似乎没来错地方。

便是,龙征几个箭步奔到冰河之前,她四下巡目一回,嘴角难得有一丝笑意泛起。

雪地中细目凝视,可以看见几根犬虎交落的毛发。

当下龙大捕帅心中更是肯定,便是弹身往冰河中巨岩窜去;再一个踏脚借力,已是到了对岸。她正想着要窜身入林,蓦地,眼前气机翻飞,白烟卷云如浪,四下冲杀极煞!龙征双眉微皱,瞧瞧地理是位处西方,心中暗想:就算你是民间传说的白虎煞方,我龙征就是一条杀虎的龙!

一念既定,便是跨大步直冲撞入。

方才奔入林中,眼前,便和宗无畏面面相对!

达斯格里那双蓝眼睛瞪得老大,像是要喷出火来。

眼前唐凝风这么“明白”的拒绝,对他近乎已是变成一种侮辱。他仰首狂笑两声,冷沉沉的声音恍如配合这片天寒地冻的气候,道:“嘿嘿,看来各位是想硬闯入城?”他边说着,手中突然多了四颗“翻天龙珠雷”,黑溜溜的在掌中微微颤动,似乎像是会随时引爆。

“喂,难道没有别的法子可以商量?”唐大公子边叹着气边道:“人身难得,何必三不两下就搏命争杀,真是太浪费了点。”这话,达斯格里很意外的好像听了进去,嘿哼两声,道:“方法不是没有──。不过,诸位进城以后,先不管目标是为对付兵王救出人质,但是遇着本帮众人中,对莫辛札和卫报人马能够虚应一番。”话转了个弯,目的也是差不多。

最少,不是朋友,但也不会是敌人。

这点唐大公子倒是可以接受得多。因为,人间世只要能够少一些纷争烦恼,就绝对不会违反师训,更不会违反自己本性。

现在,咱们唐状元反而为对方着想起来:“你就这么放我们走,到时如何跟贺难交代?”因为唐凝风他们大摇大摆的就这么进城,那岂不是摆明了达斯格里有亏职守?换句话说,如果贺难那个神秘的老小子已经察觉达斯格里的图谋,正好可以藉机惩罪,拔除眼中钉的势力。

达斯格里呵呵干笑了两声,不知道是因为眼前这个唐凝风的言语带有那么点“关心”,还是心中早有笃定的另番计划。

唐凝风他们四个才走,后头老四掌柜一行就到。

达斯格里皱了皱眉头,心中盘算两圈。

大漠地王和欧阳世家结盟,如果当着老实面前提出结盟叛反贺难,岂不是让欧阳梦香可以通风报信?不过话说回来,老字世家和欧阳世家可以说是世仇。如果老实愿意当面斩杀欧阳梦香做为结盟诚意,那倒是彼此双方大为提升互信的好法子。

所以,他决定对这个白胖胖的老字家四掌柜提出相同的要求。而且,他挺肯定对方会答应。

“如何?”达斯格里好整以暇的在马背上看着对方,想从那张圆脸事先看出一点端倪。当然,他仍旧不忘补充一句:“为了避免事机泄漏坏事,对于那位欧阳姑娘,只好……。”老实如果出手杀了欧阳梦香,在达斯格里的脑袋瓜子想法里,简直是天经地义的事。

“很抱歉,本掌柜不能答应!”老实在回答这句话以前,曾经静默了片刻。

这片刻时间,并不是在思考这个结盟提议的利害得失,而是暗中在感受身侧欧阳梦香的反应。

面对当下生死命运,欧阳梦香竟然安详的似乎事不干己。不,不是事不干己,而是可以说欧阳梦香竟然信任到自己一定会保护她!

这种如同夫妻般的信任,又令老四掌柜陷入刹那的迷惘。旋即,他冷静下来处理眼前事态。

他很简单的回绝对方!

达斯格里一天之内被人拒绝两次,简直是天大的侮辱,这回他可不客气指着老实的鼻子,冷之又冷的嘲笑:“死胖子,为了个女人连本家的利益都不顾啦?”他对老实提出的结盟条件中,多了个可以将塞外通路开放给老字世家,绝对是老字家极大的诱惑。因为这么一来,老字家在中原四大世家中,绝对可以独占鳌头!

老实淡淡看着对方,反问一句:“黑金鹰王,你是不是也对唐凝风那小子提出同样结盟要求?”达斯格里一楞,哼道:“是又如何?”“这种事你可以随便对别人一提再提……。”老实的声调仍旧一贯冷静淡然,道:“似乎想搞得天下人尽皆知……。”他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这已经不是阴谋,而根本是昭告天下自己要谋反,只会置自身于险境。

换句话说,他老四掌柜看准对方绝不会成功。

去参加一个不会成功的叛变,岂不是会亏蚀大本?东方流星听明白这里,忍不住想笑出声。他原先也认为对方的提议不错,最少老字家不会吃亏。但是,以四掌柜简明的判断,很可能最后逼得本家和大漠地王水火不容,西域一地的生意通路根本从此断绝!达斯格里如果是个好脾气的善良人,听着老实的回答也会冒火;更何况,他绝对是个脾气很不好、很不好的强盗!

只听他大喝一声,身后那七十来名黑煞兵马杀立即抽刀奔至,剽悍杀风犹胜这厢天地寒冻。

老实在这搏命当前,竟然会做出一件自己压根儿没料想过的事。

想都没想过,而会去做,是不是自己内在潜伏的意识突然浮升,改变了自己所接受过一切训练的模式?他做的是,竟然转头对着欧阳梦香轻轻一笑,微笑中声音十分温柔:“你在这里稍歇等着,我来处理就可以了!”这语气,简直像极了夫君对疼爱的妻子口吻。

老实自己说完,方自一楞要苦笑;耳里却听得那厢梦香姑娘柔声关切,回道:“请小心——。”唐凝风听得背后隐约随风传来的杀伐之声,可忍不住道啦:“看来那个达斯格里丢了大脸,和老实干了起来。”足利贝姬浅浅一笑,回眸问道:“老实不会答应他,似乎在唐状元的预料中?”“这可不是什么预知术──。”咱们唐大公子立即摇头否认,接道着:“老字世家四掌柜是个厉害角色,想是判断出来那项阴谋必败──。”“为什么?”这回可换成藏二小姐娇笑问着:“事情都还没做,怎么可以知成败?”“因为达斯格里那老小子到处嚷嚷……。”唐大少爷简单的回答:“不仅是弄得天下人尽皆知,而是自己实在没有信心──。”一个有十足信心把握的人,要做什么早就下手去干。

“达斯格里却不断的到处找人助阵?”俞快刀对这个唐姓“朋友”有一点佩服了:“也就是说,他自己也很明白,以目前实力和贺难那边还有一段差距?!”自己都没信心了,别人又不是生死之交,有谁会无聊到拿命帮你打天下?!

“唐哥哥是因为这样才不跟他们结盟?”藏雅儿滚动着一双慧黠的大眼睛,声音如同银铃般脆响,问着。

“这根本不是原因──。”唐大公子可有那么一点状元的豪气,朗笑道:“道不同,不相为谋。君子坦荡荡,怎么可能和盗贼一伙──。”话说的是老掉牙的道理。不过,真能做到时,那还真是难得的大道理!

足利贝姬心神中又荡过一丝涟漪。

真是个好汉子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她忍不住瞅向这个男人,双颊微微泛红。自己都难以形容,同样的人,为什么这些日子相处过来,越看越是不同的……感受?!

柳破天看着窗外落雪,好久好久,这才用右掌上唯一可以使用的两指,转动座下特制的木轮椅,面向他的胞兄。

“面对今日武林情势……。”柳破天以嘶哑尖锐的声音,带着一点担忧道:“不知大哥有何看法?”柳破烟双眉微掀,沉吟了片刻。眼下,这里是他们在洛阳古都的分庄所在;十数日前那场“夸父吞日”的大震,山庄受损不少。不过破烟山庄财力雄厚,倒能在不到五天的时间,已然修复大概。

面对胞弟破天这一问,柳大庄主终于回道:“吞星山庄一夕间由洛阳全数撤走,难以置信的是封吞星竟然也是兵王五子之一……。”他顿了顿须臾,看了一眼胞弟那颗硕大的脑袋,接道着:“我们破烟山庄在江湖上虽然不被名门正派所推崇,但是自成格局,也有相当份量──。”柳破天明白似的点了点头,那稀疏的头发随风飘荡了一下。只听他胞兄柳破烟继续道:“依大哥看法,我们顺势扩充在洛阳的势力,武林中也不至于有多大的阻力……。”特别是数日前,破烟山庄为了报答天恩让柳破天可以多活十年生命,散发半数庄产以赈灾民。

这事,在乡野江湖中风评不错。再说此件义举,源起于新科状元龚天下以离地龟相救破烟山庄二庄主柳破天,似乎又多了点名门正派侠士的背书。

柳破天抬眼朝他家兄看了须臾,忽然道:“大哥──,今日武林情势诡谲,各路人马风起云涌汇集中原……。”他这么不寻常开口,柳破烟微微一楞,接问道:“天弟是对我们山庄身处如是动荡武林情况有所担心?”柳破天那颗硕大的脑袋点了点,又朝他胞兄注视须臾片刻,这才道:“破天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大哥可否听我一言?”说话之际,原本尖锐刺耳的音调也为之平柔许多。

“天弟但说无妨──。”柳破烟虽然有些讶异,却是回答得很干脆:“只要是为兄能力所及,必然行之。”柳破天轻轻叹了一口气。他当然知道胞兄有股雄心壮志,但是目前武林凶险已经不是表面上波涛汹涌而已!

更何况,自己也有不得不为之的一项神秘任务要执行,恐怕眼下无法对自身家兄多所照顾。

所以,他不得不提出来:“破天恳请大哥公昭天下,退出武林三年,可否?!”自古以来,只有金盆洗手退出武林,或是人在江湖生死翻转;可从未听过有退出江湖只有几年这档事。

柳破烟楞了有好一阵,在不解中似乎有那么点无奈:“天弟认为如此对为兄、对山庄最好,就这么办吧!”柳破天很感激的眼光看向他大哥,声音更有些沙哑,道:“谢谢你大哥。无论如何,请记住一定要这么做──。”话中,似乎又别有另番深意隐藏?柳破烟方自推敲间想开口询问,蓦底有个女人在山庄外高声叫骂:“柳破天──,你给我滚出来结一结帐!”是谁这么大胆?!鼎冷世!

“天剑”游闻松很难想像自己也会有恐惧的时候。

特别,对方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

这个身穿皮裘,有种王者贵气的年轻人,一开口就问了个奇怪的问题:“你知不知道,上吊死亡和被勒死,在伤痕有什么不同?你怎么做到勒死对方,看起来却像是自己上吊毙命?”游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踏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凝风天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