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风天下》

第16章

作者:奇儒

欧阳梦香浅浅笑着,迎向老四掌柜的目光,微微颔首。似乎,她也赞成老实眼下的决定?!

欧阳世家和老字世家绝对是竞争的对手。

眼下情况,老字家有了不错的交易;换句话说,对欧阳世家而言,这绝不会是件好事。

难不成欧阳梦香要背叛本家的利益?

“本家虽然和塞外大漠地王、苗疆九星教主秦杀结盟,但是梦香总觉并非上策──。”她意味深远的望着老实,继续道:“反之如果能与贵家结盟,东逐九星教与倭寇势力,西开塞外西域诸国通道,利益远胜于前。”

这番话也不是没道理。

虽然,这不一定是真正的理由,但是就眼前而言,欧阳家能站到同一阵线,只有好没有坏。

老四掌柜的回应一笑,转脸朝向柳生天心淡淡道:“柳生前辈,为了本家着想,在下只有试一试天心绝杀流的刀锋了──。”

“这几个年轻人挡得住柳生一刀吗?”

布惊皱眉问,问着身旁的宣任运和司马武圣。

茶馆对街,是间酒楼,就叫做“三元居”。

“三元居”在武林中有不少分店,人人都以为是名自搏奕麻雀的大三元。可没人想过,真正幕后老板是名震武林“天下三人”宣任运、布惊、司马武圣所合资开设。

“大侠可不是大财主,英雄也是要吃饭。”

当年他们三人就是基于这个理由,由朝廷在各大城邑拨了些地,暗中资助他们开设。

一则以安抚筹谢,再则可以做朝廷民间暗桩。

既然是天子赐封,当然是拿得心安理得兼俱光彩。

不过双方各有盘算。一方为了大侠名节不愿张扬,一方则是为了暗探民情不能声张,所以也就一直心照不宣。

白日光天之下,这档子事本来就多,多到正常!

“也该试试这些年轻人的造诣──。”

宣任运把玩掌中象牙筷子,似有意,若无意,指间灵活转动。在桌上半尺所划过处,硬是在那梨花桌面留下山水人物画像。

看这内力,惊人无比。

司马武圣哼哼一声,也接着布惊话语,道:“柳生天心那一刀下来,真是死神召唤。当天我试了试,看他如何断剑,内力似乎尚未全竟!”

吞星山庄柳生天心破司马武圣之剑,中原武林轰动哗然。

不过,司马武圣倒没那么担心。

因为,直到生死分明,活着的人才是真正的胜者!

柳生天心的刀,要杀人的时候绝对不会迟疑。

那种轰然大乍的气势,不只是快,也不只是杀机满空。甚至,已经超越了死神呼唤!

那是一种美,一种极致杀人艺术。

一刀落下,早已评估了左右两桌敌人相互位置、武学心法、兵器反应,以及对方可能配合的默契。

以他这么多年生死相搏的经验,他觉得自己有机会以一刀、又一刀,慢慢分解对方联手回击。

因为,唐凝风一伙人和老实这几人,并没有达到完全的精神意志合一。

也就是说,他们在对付自己时,还会有一丝猜忌、会有审视观察,甚而会从中互探彼此虚实。

所以,他决定先给老实压力!

因为,这个中原老字世家四掌柜只是捡个便宜讨好处。不是主角儿!

不是主角的人却要代“李墨凝”受这一刀,是人心态都会不平衡。

“攻向次要敌人致命一刀,”柳生天心常常告诉他真正秘传弟子柳生水月一句实战真言:“事实上是瓦解主要敌人的凝聚力!”

这么多年来他百战不败,因为不止是刀法,不止是武功惊世,而是谋略、心理、人性上透彻的明白!

“想要成为天下第一──。”

柳生天心告诫柳生水月最慎重的一句话是:“不能只是一个刀法家,而是要成为一个──兵法家。”

“刀法家是只练出武艺和杀人技法?”当时柳生水月回道:“而兵法家则对敌人的心理状态、人性弱点都有完全的明白掌握?”

“不对──,还不够!”

柳生天心立刻严肃的开示:“对敌人了解就够了,只是面对实力相差太远者一种轻视──。”

“请问师尊,真正的兵法家定义是……?”柳生水月追问。

“日月天地、山河草木、一切流水浮云……,”柳生天心非常非常慎重的道:“就算风云木石也有情,足以影响胜负,判定生死!”

“柳生天心真是大武术行家──。”

三元居的顶层三楼,有“天下三人”宣任运、布惊、司马武圣观战。下层二楼,皇甫追日和封吞星也边啜茶,边看着这场日后武林传说中的:“谁可以单独一人,捱住柳生天心一刀?”

这句话,正是出自皇甫追日的赞叹。

“看他刀法势力,八成攻向老实,以两成防唐凝风。”吞星公子闪动那双湛蓝星目,红棕发际随风着,缓缓道:“武学之妙,不只造诣深邃,而是更深入于人性、文化、破旧、创新,总成为兵法微处,以一击竟功。”

皇甫追日颔首赞同:“阿星兄所言甚是──。”

兵王五子,私底下聊天,常常以小名互唤。

终究,他们已不止是生死相交的至友,而根本就是一家人。

有西域意大利国血统的兵王吞星被称为“阿星”,而有中原血统的皇甫追日一向被叫做“小天”。

他没被称做“夸父追日”的“夸父”,是因为“夸父追日”是个永远没完成的梦想。而又不称呼为“老天”,则是老字世家那位最神秘的二掌柜,已经叫了这名号。

“柳生天心这一刀不在杀人,而是杀掉敌人的团结。”皇甫追日凝起双眸,嘿道:“我们看得出来,唐凝风应该也可以──。”

“所以,现在就看唐状元怎么做──!”

兵王吞星看了身旁这位兄弟一眼,有那么一点担忧。终是,他们两人在成吉思汗圣陵一战,生死未卜之事。

“小天兄……,”封吞星慾言又止。

“放心──。”皇甫追日轻轻啜了一口茶,两眼仍旧直视对街茶馆,淡然道:“一个值得的对手,才是决战的意义。不是吗?”

咱们唐大公子叹了一口气,全力而上。

“大自在无相解脱禅功”可以发挥到什么境界,老实说,自己也不十分明白。

因为,一直以来武学的运用,几乎都是随缘随机。

外在环境的变异,对手武学心法运用,自身相对于这些在刹那会发明心性,智慧自启般来相对应。

“有念无念,念念不离本觉。”恩师开示他的是:“用智不用识,心智所在,即为天地万物有情本源。”

眼前柳生天心一刀以攻向老实为主,他却不由自主尽全力护卫这位老字世家四掌柜。

柳生的刀,真是锋煞惊世!

“好个唐小子,抢得真快。”俞欢瞧这个兄弟如此卖命,自己也窜身奔上,那把家传三代著名的“闪电刀法”也淋漓尽致的划破虚空而去。

这一刀用力,俞欢只觉自己臂骨一串卡响,像是完全脱松开来。不但不觉用力过猛的疼痛,反而舒畅无比。

“闪电刀法要用到像你爷爷俞傲大侠如此境界──。”俞欢他爹,俞灵曾再三告诉他:“要能达到手骨全脱,身形自在。任何角度,意到刀及。这事,只能实证练到,教不得的!”

俞欢少爷当下豁然开朗,胸怀清明忍不住大笑。

刀,随着声,展现划破太虚闪电般惊人气势!

“俞傲一刀,再见传人”!

“这就是传说中的“闪电刀”?”藏二小姐以两把短刃奔纵向前时,斗然看见俞欢那刀法,由快变电。

原本,还可见刀身,到了半路,倏然间只化成一抹流光,恍恍惚惚似有若无。

江湖传说中的闪电刀第三代,真的出世了!

她心中一阵激动。

自从俞傲、俞灵两位大侠退隐江湖以后。苏小魂、苏佛儿、大悲和尚、潜龙、冷明慧那两世代的大侠几乎只剩下数之不尽的传说。

她们这一世代,再也无缘可见那些传奇真实一面。

自从遇见俞欢,原本抱着一丝希望。

咱们藏二小姐别无所求,只不过想见识多少父执辈茶余饭后的聊天真实而已。

但是,俞欢的刀虽然快,人品也挺好,总是少了么一点自己想经历的“出神入化”。

她并不是有半点轻视俞哥哥,而是对自己的期望失望而已。

眼前,却让她真真实实看着──传说中的──闪电刀!

惊天骇世!

三元居顶层的宣任运、布惊、司马武圣倏然起身,瞪大了六只眼睛直凝,不愿放过半丝半毫变化。

二楼,皇甫追日和封吞星也哗然撑桌而起,拉长半身要看个仔细。

“这把刀,就是曾经和苏小魂、苏佛儿两位中原名侠并肩作战,打败过我们黑色火焰无数次的闪电刀?”

兵王吞星赞叹道:“如果我们兵王面对的不是这把刀,不是这样的刀法,那又有什么意思?!”

“阿星想挑战他?”兵王追日问。

“是!”兵王吞星温儒一笑:“畅生快意!”

大明永乐帝九年,十二月十二,正午,江湖中六十年传说,“闪电刀”第三代传人,再现武林!

柳生天心的心,紧紧被拉起四十年前的往事。

背后,那把刀锋所转化入于太虚无形的气机,正是自己这几十年来的梦魇。

是梦魇,也是梦寤以求。

当年俞傲那一刀,简直令自己难以置信。天下,竟然有如许的刀法!

人,竟然可以将刀运用到达此等境界?!

这么多年来,他不知转过多少万千念头,总是想像着,如果有那么一日,自己可以再遭遇一次──一次就好,此生足矣──他柳生天心手上的刀,会如何应付?!

不,不是应付,而是如何挡住!

倏忽转身,柳生天心横刀置颈。

他的死神长刀才刚刚以自己可能最快的速度一横脖子前头,俞欢的刀已至!

真快。

柳生天心只觉握刀的双掌十指,承受了无比的压力。几乎差点把持不住!

如果,不是眼前这位俞家闪电刀传人初悟实战,恐怕对方的刀已是穿破自己喉头。

挡住这一刀,背后老字世家四掌柜可不客气抡拳轰至。既沉又重,是老字家著名的“老子碎龙拳”。

柳生天心头也不回,左腿往后一勾一拉一挺,硬是以脚掌代手掌捱住老实白白胖胖的拳头。而眼前,庞不忘的四臂神拳也到,黑鲁鲁的一大片。

这位扶桑武学大宗不愧是一代宗师,眉也不皱一下,右腿弹起,直踢平伸,依旧以脚代掌挺住了庞不忘的拳头。

此际,他人在半空,双腿前后拉开一直线,不但挡住一刀四拳的攻杀;而且面对身前藏二小姐那两把短刃、足利贝姬那柄极品千浪九寸刀,犹且能够以前襟衣摆飞卷,彷如铜衫铁布,又硬生生卷缠不让对方进刺半寸。

“真是惊人,好个柳生天心──。”

三元居楼上,以“布棍”闻名天下的武榜眼布惊,也为之悚目赞叹:“这名扶桑兵法大师,全身上下无一不是兵器──。”

望去,欧阳家的欧阳梦香也出手。

只见这位欧阳大美人以头髻发钗做为兵器,玉指轻拈中直探柳生天心后颈椎。

虽说欧阳梦香以艺品名世,但是欧阳家的武学终究也是江湖一绝。那金钗彷如流光,直探间别有风雅优美。

柳生天心冷哼一声,一个拗颈向后,硬是像折断般贴住后背,张口咬住了欧阳梦香的金钗!

这已是超越人类极限,简直不可能之事。

不过须臾弹指刹那,柳生天心挡住了六大年轻高手的联手攻击!

六大年轻高手,还有一个──唐凝风!

柳生天心拗颈咬住欧阳梦香金钗的刹那,翻眼向上的目光,正正好和窜奔顶上,似是凝住半空的唐大状元四目交接。

电光石火般,柳生天心只能去咬往欧阳梦香的金钗兵器,全身空门已是完全无法顾及。

唐凝风,就像风筝、就像云,停着在半空中。

这刹那,对方最少有四十八种攻击可以搏杀自己,也最少有一百二十二种方法,可以废残自己的武功。

柳生天心的眼中,闪过一抹恐惧;但是随即,便被认命的桀傲所取代。

死残又如何?自己本来早已认知命运如此!

只不过,如果死在闪电刀之下,是更完美的悲壮。

无论传说中“大自在无相解脱禅功”多神妙,自己能死在四十年前本来就该夺命的俞家闪电刀,那才是刀客的幸福。

不,是宿命的幸运!

一念至此,十指力道斗松,要那俞欢快刀穿划破颈。

他清楚感觉,对方刀锋贴到了自己脖子皮肤,划破。

却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凝风天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