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风天下》

第17章 刀出天地

作者:奇儒

“俞家闪电刀,用心化神,练神还虚,练虚还实,练实还真……。”柳破天尖锐的声音冷冷淡淡响着:“真正只有俞傲在断臂之后,才达到练真还用,练用还圆的境界。”

兵王吞星静静听着眼前这位当今天下第一奇人的分析。

每一个字,他都刻到心坎里去。

不仅是生死,不仅是胜负的问题。而是,自己这一生数十年,终于寻找到人生中真正想出手的目标。

如果不是最顶尖高手,如果不是传奇,武兵何益?

“俞灵只达到练真还用!”柳破天晃着那颗大脑袋,哼哼响着沙哑刺耳的嗓音:“至于俞欢,嘿嘿──,依你们描述,不过在生死关头突然体悟运用到练虚还实而已──。”

皇甫追日看了吞星公子一眼,沉声缓缓道:“依天师之见,今夜柳生水月和俞欢一战……。”

“柳生水月已尽得柳生天心真传──。”

柳破天抬了抬眼皮,嘴角略为两下牵动,才尖着嗓子道:“不过俞家刀法最惊人的是,置之死地而后生!”

封吞星轻呃了一声,接问道:“天师何指?”

“潜能!”

柳破天微微闭起了双目,说出了一句似明非明,很有禅机的话语:“刀出天地,流转生死;空中妙有,当下死了便是更生!”

既已死,又如何重生?

“无我为人!”

柳破天陡然接了一段经文:“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做如是观!”

“电”,在一切有为法中为最后悟证出脱。

俞家闪电刀法,似有若无的惊人魄力,不是来自于“快”,而是来自于超解世间一切意识观念。

所以,当用刀的人以不可能的角度出手,你才会觉得这把刀来得好快!

“俞家刀法真正的精髓……,”兵王吞星忽然完全明白了过来:“并不会是因为‘敌人’而出,而是因为‘救人’而出刀?!”

“杀人”,充满肃煞霸气。

“救人”,却是充满天地慈悲。

柳破天冷冷淡淡的笑了,眼角抹过一道嘲讽的光彩。“要打败俞家刀法并不难──”。柳破天尖锐的嗓音响着:“只要俞欢愤怒,闪电刀就不是救人的刀!”

愤怒,只会杀人而不会救人。

“这个道理不仅我懂!”柳破天冷沉沉一笑:“柳生天心也懂!”

所以,柳生水月也绝对明白!

什么事会让俞欢愤怒?

柳生水月想得很简单──杀了他所爱的女人。

当然,这事前的情报她收集得十分完整。在决战之前,她要打嬴这一战,只有先杀了藏雅儿。

看来这位姑娘不是那么难对付。

藏门二小姐在江湖上有点小名气,但是在武学造诣上却远远不如她姊姊,人称“藏雪明珠”的藏雪儿。

要对付这个目标是不困难,问题是藏二小姐老是跟着俞欢、唐凝风混在一起,那才是大麻烦。

“唯一令她落单的方法,只有如厕之时!”

柳生水月简单下令给柳生一门的刀客:“送些银子给店小二,假托店老板景仰当今武状元奉上极品茗茶……。”

茶,当然是一等一好茶,而且绝对不能下毒。

因为在那些高手身前,下毒只会坏事。

不下毒的茶,却一样可以要人命。

因为,喝茶会利尿,特别是极品半生茶,速度更快。

武夷山“猴采茶”就是其中妙品。

这种茶叶一斤,足足可以换上百斤上品普洱。

大理一域,不是王公贵胄,想闻个香味都没有。如果冲泡得宜,不仅茶香四溢入口甘甜,而且温润无比,亳无涩味。

“想不到这间星前岩小客栈还藏了这么个好茶?”

唐凝风公子用力吸了两口,简直不敢相信。

“瞧你唐状元──,”足利贝姬大美人露齿展笑,道着:“似乎对这茶有特别感情。”

这女人真是要小心!咱们唐大公子收了收心,回道:“恩师是大理人氏,小时他老人家常泡着这猴采茶边教着武功呢!”

那显然是十分令人缅怀的日子。足利大美人看着唐凝风忽然坠入回忆模样,忍不住轻问:“令师缘道大师一定是对你视如己出啰──?!”

唐凝风微微一笑,将那茶分斟开来,朝俞欢一敬一饮,呵呵笑道:“出刀之前不饮酒,破敌之后来高歌。先以茶预祝你今晚一战惊天下。”

这话说得诚恳,咱们俞少爷有那么一丝感动、一丝豪情,也是端起茶盅,朗笑回话:“好,破了柳生刀法后,再和你大饮看日出!”

豪情,特别容易相互感染。

虽然,窗牖外,月轮轻起;一屋内,却是侠情千万。

月,圆彻无瑕,光华大地。

柳生水月身上的素服,更白的和那一轮月合一。

衣袖,那随风摆动黑莲、黑月刺绣,不时拂过刀柄。这种雪停的月圆夜,屋顶上静默如同死神冷观的女子,总是让人不真确是否看花了眼──屋顶上真的有人?

她挑的位置很好,就在对面吞星别庄最顶层的屋檐上。

当然,柳生水月知道,下方可有不少人在盯着她。

但是又何妨?

如果大家有共同的目的,现在绝对不会有人出手。

如果下方兵王一脉那些家伙介意,这半个时辰早不知有多少人上来死在她的刀下!

她很放心的等着,终于瞧见藏雅儿和足利贝姬这两个女人出了房门,携伴一道上茅房。

就是这个机会!

距离决斗,还有一炷香。

“够了!”柳生水月冷冷笑着起身,边告诉自己:“水月,真正的兵法家,是在决斗之前已经开战!”

她算得十分精密。

如果在决斗时,把藏雅儿的头颅丢给俞欢。那一刹那,无论是震惊或愤怒,俞欢都只有死路一条!

柳生水月得意的笑声响起,因为,她生死一战的对手并不是中原闪电刀的传人,而是可怜的藏门二小姐。

俞欢和柳生水月一战,绝对是天下各大赌坊的好题材。别说那六大睹坊,就算各省各道稍有名号的场子,全也开出了盘口。

据说,一天之内,中原武林下注达到千万两银子。更有意思的是,两方下注几乎是平分秋色。

赌坊的老板可开心啦。因为,嬴的那方抽红一成,越是注码等量,那就越是稳赚不赔。

当然,因为这样起口角哄打架的人也不少。

“你为什么下注那个扶桑女人胜?”有人破口大骂:“中原人不支持中原人,简直是媚夷走狗!”

“我吥!”

当然另一头的人会回嘴:“银子就是银子,不分天下人,难道输了你赔我?!”

种事传得快,当然也到了龚天下他们一行的耳里。

“柳生门刀法──。”

宗无畏皱了皱眉,瞧向兵王羽墨一眼,道:“羽墨先生不知有何见解?”

兵王羽墨淡淡一笑,回道:“本王曾见柳生大宗范出刀一次,其势之烈,难以言喻。”

藏雪儿在马背上轻轻侧首,看了龙征一眼,对方冷哼一声,像是自言自语,又像不耐烦应话:“他们死了谁对我来说都不重要……。”

口里说着,眼睛仍旧是盯着骑前龚天下的背影。

这世界,比一切名利权势更重要的,只有龚郎!

藏大小姐轻轻叹了一口气,望着龚天下的背影,心念里一阵思量。

不知道这个男人,心中有没有自己?

或者是,这个男人的心中,有女人的倩影存在吗?!

“有一件事我很好奇──。”

咱们俞欢少爷一付不道答案就死不瞑目的样子,倾了半个身子朝唐大公子问道:“你那位不太说话的师兄弟,到底除了动物以外,有没有喜欢的姑娘?”

他可是自己又补上了一句:“姑娘也是动物之一啊!”

唐大公子没好气的回瞪了一眼,灌了一口茶这才哼道:“连这档子事也好奇着问,你到底是不是大侠?”

“大侠也得过人的生活,不是吗?”俞欢义正严辞的回道:“多方收集武林资料,是江湖上生存的秘诀!”

给他这么一说,咱们唐大公子竟然难得的有些严肃起来,把双眼给眯成了一条线。

“我现在会说出来,并不是道人长短──。”

唐凝风轻叹了一口气,看看瞧瞧俞欢和庞不忘一眼,接道着:“而且因为江湖凶险,谁也料不准今夜明日会如何?”

江湖之中,本来就是生死一线;处处求生,时时可死。为名为利,争权争势,朋友敌人难分。

俞欢可有点小聪明,立刻接话了:“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知道了,如果日后两位……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咱就要负起照顾的道义责任?”

唐大公子哼哼回了一句:“如果今晚你挂了,哥哥我也会负起‘道义责任’!”

俞快刀想翻脸,又不知道如何开口骂人,只能气鼓鼓的嗤了一句:“那你的意思是啥?说明白来──。”

“我只知道那位龚某某,在一年中的某个月,一定会在这个世上消失的无影无踪!”唐凝风喝完最后一口茶,嘿道:“七年来,哥哥我从来就追踪不到他溜那去了!”

如果连唐凝风都追查不出来,那龚天下真的是去一个十分神秘的地方。

每一年,有那么一个月,他去那里?为什么?

“他不是去见你们的师父?”

“绝对不是!”

“所以,他一定是去见另外一个人?”

“有可能!”唐凝风公子的回答是:“不过无论这个人是谁,在龚天下的心目中,一定十分十分的重要!”

所以,在武林中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否则,这个人不但有危险,更可能被抓起来当作胁迫龚天下的人质利器。

唐大状元最担心的是,如果被柳破天抓到这个人,而胁迫龚天下和自己一战。

生死事小,本门大自在无相解脱禅功的秘密才是大事!

这下俞欢和庞不忘终于明白了。

“世界上可能真有这个人存在──。”

庞不忘虽然人黑肚子大,倒也有那么点聪明:“而我们现在听到这个秘密,就是要负起掩饰这个人,这件事的责任?!”

“这样理解,哥哥我就觉得好多了──。”

唐大状元又恢复了笑容,十分愉快道着:“自己一个人负责,不如找一些好朋友来共同承担?!”

“这算那门子屁话?”俞快刀忍不住开骂了一句。可不是,好奇没答案,却又惹来莫名的重担。

“这叫独负责不如众承担──。”唐大公子起了身,哈道:“喂──,决斗时间快到了,那两个女人怎么还没回来?”

俞欢的心在不安的跳动着。

他不安,并不是面对一把惊鬼泣神的刀。

而是,那个不时会滑过脑海的藏二小姐,在这么重要时刻,竟然不见倩影。

不仅不见藏雅儿,甚至连足利贝姬这位扶桑公主也不见踪迹。

他可是打死也不相信,有人去了一趟茅房会需要一炷香这么久。更何况,今夜此战,说什么也会来凑热闹。

“无论发生什么事──。”

唐凝风虽然有些担心,但是不能不先安慰这位眼下就面对生死一线的朋友:“过了眼前这把刀,才有机会找出答案!”

俞欢当然知道这个道理,不过,是人只要有挂碍,总是不时会飘浮过脑海。

“这种不安,会让自己的刀变钝。”俞快刀回答身边这位“朋友”的话,几乎就是咱们唐大公子要劝他的:“也许这就是柳生水月的计谋?!”

唐大公子可接不下去。

如果,你想要劝解的人,说出了长篇道理把你的话说尽,你还能说什么?

俞欢长吸一口气,迎着月圆窜上屋顶。窜身之前,他留下一句:“如果因为思念一个人而死,不也是很美?”

唐凝风心中可有那么一点赞叹。

因为,他感受到这个朋友、这个兄弟,是发自内心喜欢上那位姑娘。

只不过,在四下挤满了的人群中,藏雅儿和足利贝姬到底在那?

他抬头,屋顶上柳生水月早已冷冷盘坐一角,右手竖刀拄瓦,左掌扣着一个布袋。那股优闲中睥睨天下的气势,几乎和她师父相同般有着死神的肃杀霸气。

俞欢才窜身而上,话没来得及说半句;倏然间柳生水月以刀鞘顶瓦,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左手振袋飞出一物,同一刹那,右手抽刀横扫破空!

那速度真快,简直亳无武林决斗规章。

一照面,立刻分出生死!

俞欢沉喝一声,那传说中俞家闪电刀法立即破鞘而出。这瞬间,他瞧见在对方刀锋前飞来之物!

那是一颗人头,一颗女人的头!

藏雅儿!

俞欢登时心神俱裂,原本闪电般不见流光的刀影,大化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刀出天地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