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风天下》

第02章 王师之战

作者:奇儒

唐凝风唐大公子很清楚的将宗王师上下打量了一遍。

年纪和自己差不多,二十七、八岁;方型国字脸,两道剑眉粗浓,尾端像把利刀划下。眉下的双眼既冷摄又沉稳,配上直挺鼻梁一线联结带着某种嘲笑意味的嘴chún,昂首在大厅中面对少林群僧天下英雄。

好个宗王师!

唐凝风差点拍起手来,这气势真不愧是魔教少主。

“各位大师。”藏别悟藏大先生缓缓踱步进入厅内,双手合十朝那群十二、三个少林僧人道:“何事追杀这位施主?”

“阿弥陀佛。”

少林寺鼎鼎大名、藏经院监院住持印性大师合掌回礼,沉声道:“藏大先生也看见了,这位宗施主挟持了本寺戒律院印真师兄……”

这厢藏雅儿又凑到唐凝风耳畔,小声道:“小哥哥,你瞧那和尚年纪不大,却好像这堆和尚头似的”唐大公子瞅了她一眼,眼角“顺便”看了一下人家的姐姐,这才清了清喉咙,很有学问的道:“这和尚是少林藏经院住持印性大师,虽然才四十出头,却是公认少林下一代掌门人选。”

藏雅儿嘻嘻一笑,点了点头,耳里突然听到她姐姐开口:“几位大师可是瞧清楚了?”

藏雪儿的声音很轻很温柔,但就是有一股极沉稳的力量让人不得不用心听下去。

“这就是流传天下赫赫大名的藏家‘法外别悟’内力?”唐凝风挑了挑眉,自忖着:“看来藏家武学在武林中知晓得并不多”那厢藏大小姐缓缓用白皙透明似的玉指一抬,柔声道:“印真大师现般情景,可不像是受了重伤……”

这会儿大伙儿才转过头去注意看了挟在宗王师臂下的印真大师。

可不是,只见这位老和尚两目轻闭双颊泛红,一脸安详如入深禅定,完全不理会周围一片风雨将至。

印性大师双眉微掀,往前一步朝藏雪儿合十道:“这位施主言亦有理。不过,于情于理宗施主不应毫无交代就挟……就‘带着’本寺印真大师离开净临别苑!”

藏雪儿轻轻一笑,看那宗王师并未搭腔,柔声回道:“如果藏家得到的消息没错,是贵寺八大金刚先出手的?”

那夹在少林僧人中的圆圣两颊一红,急忙道:“阿弥陀佛,这位施主有所不知,当时……”

“当时你们以为宗公子向贵寺印真大师下毒手?”藏雅儿突然跳了起来,发出一串金铃似的笑声,边伸手一把拉住仍旧在慢慢品食的龚天下,嘻嘻咭笑道:“可是这位龚哥哥说你们误会了呢!说不定……是宗公子正替大师疗伤蚣”唐大少爷这回可注意到了两件事。

第一,少林寺那位奇葩印性大师脸色稍微变了一下,这神情像是给人家道穿一件说不得的密。不,更贴切的说法,似乎是有关尊严的问题。

第二,他看见宗王师的眼光像剑般投射到龚天下身上,混合着一股奇异的心绪。有点像遇到难得知己,又有点像遇到难有的对手。

唐大公子可乐了,这下藏家被这档子事一搅和,在武林想不出名也难。

藏家的“法外别悟”据说是自己师父在五十年前,以二十四岁少龄在普陀山指点藏大先生的父亲藏一心。当年藏一心老先生以六十二年岁和师父结为莫逆,虽然藏老先生年纪长了几轮,但是对师父恭敬无比。

唐少爷记得他师父说过的两件事:“‘法外别悟’我传给了藏家一心老先生,以后有机会见到他后人,观摩参究一番,对你领悟大自在无相解脱禅功最高境界‘无相大戒’,会有所助益!”

第二件呢?唐大公子正想到一半,突然有个人提了一把连刀鞘都没有的破刀进来。

那是一把用很低价的烂铜,硬是敲成“像”刀样子的一把刀,而且,粗钝的刀锋上还有不少裂口,显然是被人家用像样一点的兵器给砍缺的!

“破铜刀”杨岩!。

江湖中年轻的一代有两把刀非常有名。

一把是俞欢的“闪电刀”,家学渊源,已经是历经了六十年传到了第三代。

另外一把,则是近十年最奇特最好笑,杨岩的“破铜刀”!

三年前,杨岩的刀在武林典诰中早已排名第五!

八年前他刚刚出现江湖的时候,据说穷得没钱买兵器,所以只好到处找废铁弃铜,然后跟人家借了火炉子硬生生打造出一把钝钝方方不成形的刀出来。

杨岩就拿着这把可笑的“破铜刀”闯荡江湖,当然一开始没半个人把他放在眼里,甚至连稍大一点的门派都不屑接受他的挑战。

所以,杨岩不得已只好找一些武林凶残之徒或是江洋大盗。他曾经说过一句:“武林典诰上的排名,是杨某被所谓的名门正派逼出来的!”

杨岩和他的刀,只用一年便铲平了长江四十二寨水盗、黄山十八连环洞主、苗疆三邪、玄天教。第二年又诛杀了五台山“鬼王道”董弼、六甲神兵团;第三年,连武林中被视为最诡异的“六煞门”也被杨岩的一把破铜刀给捣破!

江湖上再也没有人敢取笑杨岩手上的刀,反而,那把用破铜拗打的兵器成了传奇。

人人也都知道另外一件事:破铜刀缺口!

缺口代表死亡,也代表尊敬。

杨岩的习惯是,他想杀的人,如果这个人的武功造诣足以令他欣赏,他会让对方在刀锋处留下一崩角的缺口。

缺口一留,破命一刀!

八年来据说没有例外,当他让对方留下刀锋缺口时,也是让对方离开这个世界以及他罪恶的一生。

三年前,杨岩突然消失于江湖,没有任何人再有他的消息。有人说他到九华山出家为僧,也有人说他力战东海霸帝被围剿而亡,甚至有人说他到了极西的大食国,在那儿被大食国王招为驸马爷。

不管传说如何,人人都记得,杨岩在消失以前,那把“破铜刀”的刀锋上共有十九个缺口。

每个人也都在猜,下次杨岩出现时,会是几个缺口。

“二十一个!”

唐大公子哈哈大笑,绝对是乐不可支的模样!

“小哥,你笑得人都快散啦!”藏雅儿凑到唐凝风面前,皱起鼻子咭咭笑道:“啥事这么好乐的?”

咱们这位唐大少爷可得意了,大大吸一口气,又用力的吐出来,这才说话:“天下有六大赌坊,是吧?”

藏二小姐咭了一声,翻眼朝上边笑边道:“这个大家都知道嘛!京玉、双虎、宝山、大四喜、财神、天元,就是这六家……”她顿了一口气,了一声,更凑近了一步,到唐大公子耳畔,突然好大声“哇”的一叫,嘻嘻笑道:“小哥,你下了注?”

这厢唐凝风还没答,那端的杨岩已是一个跨步到宗王师面前,全身绷紧着一团罡气,既沉厚又肃杀。

“放下大师!”

杨岩的声音相当低沉,像石头似的一字一字迸出!那一身褐色的皮肤,落着外头天上的飘雪,特别显目。

“啊,原来已经下雪了!”

藏雪儿轻柔柔一叹,竟是将一屋子杀气调和了不少。

小雪初落,总让人有些诗意。

这同时,“嗤”的一声,杨岩身上的落雪全数气化!

房里个个是顶尖高手,忍不住各有一番心思打量。

“是个可敬的对手!”宗王师一双眼冷凝似的盯住杨岩的眼瞳子!他不是因为对方的罡气气化了落雪,而是之前,在如此强悍罡气之下,杨岩竟然可以将落雪留在衣肤而不溶!

唐凝风忍不住又看向藏雪儿一眼,这回可是认真的眼神!

这位大小姐一句话,竟然可以让杨岩的护身罡气有那一点点的波动,以至于气化了一身的落雪。

“法外别悟”,果然有独特功法一部!

银步川可是含笑朝身旁的藏别悟低声道:“老朋友,你这位孙女儿据说是藏家百年来第一修炼奇才,果然名不虚传”藏别悟呵呵轻笑了两声,有些得意也有些怜爱的看了孙女一眼,回道:“不瞒银兄,由先父至今,唯有雪儿一人可以将‘法外别悟’这门武学参透到七、八分……”

杨岩的心里在想什么没有人知道。不过,当宗王师摆明不肯放下印真大师,他那把“破铜刀”便自己寻找答案。

他的刀不快,却是十分的雄稳沉厚;每往前一寸,便似一重又一重的高山巨岳压向对方。当杨岩将刀划过虚空凌起到最高顶点,恍若那钝锋上已凝聚了十七、八重大山大岳!

若是迫下,必当惊天动地!

一整房里似乎窒息了般,没有人知道杨岩这一刀下来的罡气会爆发成什么状态,所以每个人也都忍不住提满一身真气应变。

“哇!”有人大叫,而且不止一个!

那些少林僧人个个内力雄厚也挺不住这股骠悍罡气,除了印性之外,全数忍不住狂呼数声,像是被人扔出去般往窗外门外摔飞出去。

他们一动,立刻破了一屋子平衡凝结;电光石火般,所有的人都动了起来。

印性一个窜身,自宗王师左边欺近,少林绝学十八罗汉掌中最高境界的一手“龙虎合击”游龙三变专司救人,力虎三迫专司退敌。

宗王师双眉一挑,那张方毅的面庞神色不变,只见右臂在旋身中一扫,斗然右腿抬起硬是脱靴而出!

“好!”

唐凝风可忍不住拍起手来。

宗王师右臂硬是挡住了印性大师那三夺三击,更惊人的是,他那右脚脚趾将杨岩破铜刀千军万马之力,硬生生挟制凝停在额前三寸!那姿势撼然耸立,说他是金鸡独立,倒不如是傲足天下来得贴切!

左臂之下,印真大师仍旧如酣睡稚子,半点没受惊扰。

杨岩的右腕青筋鼓动,活似数条蚯蚓,正是一身内力罡气慾发未发。他若真气迸出,结果可能只有两个!

一个是连脚带头,劈杀了宗王师。

另一个,则是刀断腕碎,宗王师一脚踏破了自己膻中大穴!

唐大公子叹了一口气,道:“这三个真是高手!”

印性大师沉喝一声,揉身再进。他攻的仍旧是左方!眼前宗王师以左腿独立右脚趾夹刀,左臂之下又有印真大师挟抱,唯有可用的右臂可是防守不了左身。

这片空门,印性第二轮出手绝对十拿九稳!

少林七十二绝技中的“般若指”,三十六式中第二十八招名为“诸法皆空”,素来是夺取对手兵器并且同时对敌分筋错骨而闻名天下。

印性对少林般若指的功力,据说已达到百年来第一人。出手之际,已是尽罩宗王师左身十二处大穴!

这同时,屋外一串呼啸之声,三道细长身影窜入,似把长枪前后相联,一线直迫向宗王师喉间死穴。

银大先生轻呃了一声,喃喃道:“想不到天、地、人,三才神丐也到了!”

藏别悟一扬浓眉,轻捋颔下灰须低声接道:“这三位大侠虽不属丐帮,但是全天下的丐帮徒众没有人敢不尊敬他们!”

丐帮帮主何飞天就曾经说过:“三才神丐义薄云天,我帮弟子应视之如同帮主等量敬重!”

眼前,三名年约六旬一身破烂补丁的老乞丐,三人前后串成一线,将手上墨绿深幽的竹竿联结一道,直指宗王师而至。

“哇,真是精彩”藏雅儿拍手笑道:“江湖上人人传言,难见三棍成一竿,划出人间生死关。听说只有面对武林上最顶尖高手,他们三位老先生才会使这招呢!”

宗王师如何能躲得过这些人合力搏杀?

唐凝风看向龚天下,不禁瞪大了眼。这老小子的筷子是停了,但是嘴巴里的食物仍然还在细嚼慢咬,压根儿不把背后这场武林中惊天动地的大事当一回事。

这家伙到底是不是武林中人?唐大公子叹了一口气,抬眼,宗王师似乎绝无还手……不,连抵挡的机会也没有!

没有,绝无可能!没有?

宗王师竟然弹身而起!只见他右脚趾夹住杨岩的破铜刀为支柱,凌空拔身而上;左身闪过印性的般若指,左腿一抬一踢,硬生生将三才神丐的“三棍合一竿”给顶了回去。

险!既险又奇。

宗王师拔身向上之际,只要杨岩内力罡气一发,当场他的右脚非得连骨砍碎不可。

另一个角度看,宗王师根本就是笃定,不,是信任杨岩根本不会砍下这一刀!

唐大公子忍不住拍起手来,呵呵笑道:“好,好汉子!果然是男人与男人之间特有的情义。”

藏二小姐哼的皱了鼻子,又咭咭笑了:“为什么只有男人才有?”

唐大少爷咳了两声,清了清喉咙道:“当年三国时代……”

三国时代诸葛孔明与司马懿两军对阵,孔明一听司马患病便立即差人送葯,司马也二话不说,接葯就服。自古所谓“英雄相惜,不论敌友”,史上多有称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王师之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凝风天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