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风天下》

第04章 兵王

作者:奇儒

俞欢的刀非常快,快到足以在宗王师前额三寸挡住杨岩的破铜刀锋。

但是,破铜刀所凝聚而下那股沛然莫之能御的气势,硬是推着俞欢的刀刃往下压,一寸、又一寸!

宗王师依旧闭目禅定般不动分毫,额际发稍被刀锋罡气乱舞,几丝断发早已被杨岩的真气扫飞。俞大少爷只觉得自己掌握的刀柄,似有千山万岳沉重压力,掌背上青筋暴突,牙根差点都要咬碎。

“要不是哥哥我为了求快,内力无法完全贯注……,”俞大公子感觉到背脊肌肉紧绷的快抽筋啦,肚子里骂声不绝:“早就让你杨小子半分也动不得。”

眼前,却是阻遏不住的看着杨岩那柄破铜刀,便是要贴到宗王师前额。

更令我们俞大公子生气的是,这位老兄竟然半点出手抵挡的意思都没有!他奶奶的,哥哥我救不了你啦!俞欢肚里大骂三百回合,蓦底五指上的压力一轻。耶?

俞欢将本来用尽全力而闭起的眼皮子打开,瞧见的是印真大师轻柔柔的用少林“禅门抬叶手”捏住了杨岩那柄破铜刀的刀背。

“阿弥陀佛……,”印真大师双眉微抬,缓缓柔声朝着杨岩道:“杨施主……,宗施主方才以全身真气帮助老衲通关过穴,以便早一日出定还魂。现在,恐怕无力做任何抵御!”

杨岩愣了一下,自己可半点也没想过宗王师会是毫无招架之力。否则,压根儿不会砍下这一刀。

这个宗王师竟然可以舍身为义!他心底不禁多了一丝佩服。便是抽回了刀,朝印真大师一揖作礼:“幸亏大师提点,以免晚辈错手遗憾。”

他会遗憾的是,如果这么不小心杀了宗王师,这种顶天立地的好汉子好对手,何日再可寻?

耳畔,是俞欢公子的声音:“杨岩,好刀法。”

杨岩挑眉,仍旧音声如石:“俞欢,好快刀!”

他们四目交接,凝在雪花过处。

似乎,彼此听到了对方心中所说的话。

“我一直想找你!”这是俞欢眼瞳里表达的意思。

“你想比刀?”杨岩方型的脸庞没有半点表情,却很明确的传达了这一句。

“没错!”俞欢坚定的眼神回答了一切。

“好!”杨岩突然开口,纵使是淡淡的声音,也如一颗颗石头迸出:“你绝对有资格。”

俞欢笑了,伸了伸懒腰;他知道昨夜已经过得太长,现在无论对谁都不是最巅峰的状态。他相信,彼此只要认证了对方,一定会有一个最好的时机……出刀!

他放松了心情,这才注意到旁侧的情况。

俞快刀简直不敢相信,龚天下竟然就这样立身在雪地中,任由三才神丐那三根墨绿竹竿打在双肩双腿!

那是一幅静止的画面。“天丐”罗坐龙和“人丐”陈怀仁两根竹竿顶着龚天下左右肩井大穴,倒身在半空中,看起来反而像杂耍表演特技。底部,“地丐”萧独徊一棍打在右腿悬钟穴,自己双足深深陷入雪地之中。

三个叫化子脸色一阵扭曲,六只眼珠子瞪得老大。他们惊恐,并不是龚天下回手,而是龚天下没有回手!

这个年轻人竟然就这般默默硬捱了三记。

在侠义道德上,他们三个犯了很严重的错误。

以多凌寡,下手杀机;甚至,在对方没有回手的征兆,自己仍未罢手。若问武林公义,他们行为和一般卑鄙小贼有何不同?

再说,龚天下怎么看也罪不至死。

好长一段时间的静止,龚天下这才大步迈开向前。

雪地中,仍然没有留下任何足印。

三才神丐在羞责中纷纷跌坐在雪堆里,大力喘着气。龚天下到底有没有因为方才那手“天地同人杀”而受伤?他们完全不知道。不过,打从内心的寒颤,却慢慢涌起一丝敬意……对龚天下、对银大先生的敬意!

银步川竟然让龚天下成为今年典诰武状元,天下多少人的疑惑,他们三人如今却从心底肯定。

“龚天下虽然高傲冷漠不近人情,”罗坐龙低声喘气:“但绝对是个有慈悲心肠的汉子。”

“因为……,他不想杀生!”陈怀仁接口,由衷的感激。

“如果方才他不捱下这一记,吸收我们棍上的内力,”萧独徊脸色有些惨然,一口气几乎接不上来:“‘天地同人杀’的反震之力,只怕我们三人非死也残!”

夺命的招式,往往也会伤害自己。

他们看着龚天下的背影,在纷飞的雪花中飘飞过墙。隐然间,夹杂在敬意里竟有一丝的悲痛。

那背影,彷如受伤的狮子,孤独的在雪地中寻找一处安静疗伤的地方。

罗坐龙真不敢相信自己还会流泪。

透明的泪珠,划过寒雪中的脸庞,特别的热。

雪,依旧不管人间爱恨情仇,轻轻布满天地。

皇甫追日的剑,晶莹剔透到有如金刚钻石,华丽光彩中又混合了无坚不摧的力道。

他已经使用了十八剑,却只有一招。

同样的招式,在不同的角度使出,像是可以无穷尽的变化。这招是武当“坎水映月”,剑势忽上忽下,看似简易不繁;但是皇甫追日却可以将它挥至不可思议的境界。

唐凝风公子真是越来越吃惊。

那绵绵密密的剑气,在皇甫老小子每一次舞剑挥动之下,一步又一步像是收线的鱼网。在经过绝对精密的计算,皇甫追日将武当借力使力移星换斗发挥到极致!

“这老小子内力之沉厚,剑术参悟之精辟,就算武当掌门天胜道长也有所不及!”唐凝风心底在叹气,对方几乎是完美的剑法,让他无机可乘。

眼角,咱们唐公子瞄到侧方俞欢和杨岩似乎已双双收兵,也瞄见龚天下飘身翻墙而去。

他叹了一口气,就在皇甫追日在第十九次连绵使用“坎水映月”之际,正想出手。蓦底,这老小子飘身后退,收剑回匣!

干嘛?突然不玩了?!

皇甫追日仍旧是那付淡然悠闲的神情,完全看不出方才曾经那么努力、那么用力。

“今日且就如此……。”

皇甫追日脸上带着一抹神的笑意,施施然一回身而走。忽儿时间,带着武当“太极八剑阵”那八名道士,便是消失在微风轻雪的一片迷蒙中。

“开玩笑吧?”唐大公子看看左右那些朋友,简直不敢置信!

长安华严寺,数百年来多少高僧大德在此参禅礼佛?!明慧眼盘坐在大雄宝殿右侧,是佛教史上著名的大慈大悲观音殿。据说,当年唐三藏自天竺取经归返中原,除了在白马寺翻译经文以外,华严寺亦是当时世界各国人文荟萃之地,三藏十二部经有不少是从这里翻译出去的。

他轻轻叹一口气,在闭目调心中,俄然脑海浮起当年自己的皈依师所法授的一段华严十地品经文。

“菩萨尔时,作如是念:我以一句,佛所说法,净菩萨行故,假使三千大千世界,大火满中,尚慾从于梵天之上,投身而下,亲自受取。况小火,而不能入?然我今者,为求佛法,应受一切地狱众苦;何况人中,诸小苦恼!”

明慧眼念及至此,不禁昂首开眼,仰天轻轻一声长叹。落目处,正好瞧得观音座像后方右侧壁上,便正是宋朝书法大家王羲之题了同一段经文,被寺方特别以黑檀木给框架着。

这一刹那因缘所感,明慧眼心情大为激动,念想我佛慈悲,菩萨无我,所谓世间名利不过是青之物。他又缓缓闭上眼,正是一身气息返归清净,蓦底身后有人缓步而入。

在这一片灵台清明之中,明慧眼只觉来人移身跨步像似循乎天地大道。行于该行,止于该止。

说到心性或是武学造诣,此人极可能在自己之上。

明慧眼在依稀中,又感受到这人似乎受了内创。

而且,似乎不轻!

明慧眼几乎就要忍不住睁开双眼,想看看一个武学造诣如此深邃的人,是谁、是用什么方法可以击伤他?

他忍住,因为来的人没有半点杀气敌意。也许,人家和自己一样,想让内心澄净,坐居在这华严寺的一角,返内观照得一番解脱。

如果认为来人是个修行人,无论僧俗,又何必干扰人家?!

唐凝风看着宗王师盘着腿,像老僧入定般一整个身子被“抬”进藏家的大厅。

“这会儿可好,搬了这么大个人进来,不知道下一步怎么走?”唐大公子叹气:“天下武林不知有多少人想要这老小子项上人首。”

银大先生和藏大先生双互视一眼,旋即银步川蔼声笑道:“看来,可能要烦扰唐状元护送这位宗公子回去……。”

“啥?”

唐大少爷一双白眼翻起,简直难以相信:“这老小子关哥哥我什么事?还有,您老人家干啥把我挑上武林典诰?”

不但上了典诰,而且还是天下第一武状元。

“状元哥哥……,”藏雅儿娇笑,如银铃在风中飘动:“你不是想要‘翻天鸟’?送了人家少主回去,正好可以当做一份礼要回来。”

印真大师此刻也双掌合十,缓声道:“阿弥陀佛……,施主若能和老衲一同前往正明教,真是功德无量!”

自从前皇惠帝自裁(西元一四○二年),宗无畏浪迹江湖创立门户,便取名为“正明教”,以彰显本来正统之意。当今皇上永乐帝深为忌讳敌视,昭告天下官府,贴出黄榜称之为“魔教”。

“嘿、嘿、嘿,”唐大公子干笑了两声,回道:“原来老和尚也要去?不知道理何在?”

他这口气问,当然是想知道前因后果。话才出口,陡然发觉好像被银步川和藏别悟这两只老狐狸设计啦!

在场的每个人也都想知道,宗王师全力开通印真大师中脉生死关的目的在哪?原本带着这和尚想去哪?后者,应该是魔教的总本堂吧蚣印真大师沉吟须臾,轻叹一声合十道:“阿弥陀佛,我佛慈悲。宗施主与老衲昨日在净临别苑有过一番谈话……。”老和尚顿了顿口气,接道:“据宗施主相告,在半个月以前,有三个蒙古人前往正明教总坛,所谈内容似乎是想和宗无畏老施主联手推翻……当今皇上!”

在场每个人都挑起了眉头,心中浮现两个字兵王!

印真大师看了看被放置在大厅卧椅上的宗王师一眼,轻轻叹道:“宗老施主虽然与当今圣上有相当大的恩怨,但是联手外族侵我中原,那是万万不肯。”

于是双方交战,宗无畏以一敌三,虽然创伤了对方,自己也身中奇异内力,显然伤势颇重。否则,以宗无畏本身成就或是宗王师的造诣,不可能解不开。

老和尚瘦小的身子在大厅中踱了两步,趋前看了看宗王师紧闭双目的脸庞。灰白的脸色,有些汗水微微渗出,如刀锋般的眉尾,甚至已凝结成为汗珠。头顶,还有淡烟升起,显然是在通关过穴的紧要时刻。

“老衲当年修习《达摩易筋经》,因为一时求快,以致穴一脉闭塞!”

印真大师感叹昂首,半闭目中缓声道:“其间福祸,很难断定……。老衲因为如此,才得以在这二十年放下武学一路,专注于佛法钻研,尽心普渡有情。”

少林印真大师在大明一朝以兴法度苦为史上称道,二十年间涉足大江南北凡两百三十余间寺庙道场阐扬佛学,力行菩萨大道拯救病疾众生。

后世誉之为“印我佛心,真如慈悲”。

藏别悟沉吟须臾,出声道:“看来宗教主奇经八脉都受了极大内创,最有可能治愈的功法就是少林寺的达摩易筋经!”

唐大公子瞅了印真老和尚一眼,嘿嘿道:“大师,这么说来是这位宗老兄先帮你老人家开通了穴大脉,然后再藉由和尚的达摩易筋经救他爹罗?”

印真大师双掌合十一点头,感叹道:“阿弥陀佛,宗施主为了救老衲已是相当耗损内力,又经昨夜一战本来就得数日调息。但是,今晨为了贫僧早点通关返神以避免一场重大血劫,几乎已是真气耗尽。”

藏大小姐这时已观察一番宗王师气息,转身柔语道:“以宗少教主目前耗损内力情形来看,可能要半个月调养。”

想想那片气海奔腾之力,宗王师成为风暴焦点当然是承受最大压力。何况,他还得同时保护入禅定中的印真大师。

设非,当时龚天下暗中助力分担,恐怕早已撑受不住!这点,印真大师也提了出来:“不知那位施主人在何方?贫僧应当深重道谢。”

“喔,他去了对面华严寺!”

开口的竟然是足利贝姬,她瞧了瞧众人讶异的眼光,嫣然一笑彷如春雪骄阳,一片灿烂:“我们扶桑伊贺谷的忍术,有一门专司追踪,没问题的。”

俞欢大侠现在可明白了,自个儿喃喃道:“难怪哥哥我怎么也甩不掉这个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兵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凝风天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