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风天下》

第05章

作者:奇儒

渭水的风,带着新春之前的寒冷。

唐凝风实在难以相信这四天四夜会这么平静无事。

自从出了长安大城,沿渭水一路行航,经过渭南城、华州城进入河南府到了灵宝县境,甚至已经可以在舟舫上遥望魔教总坛所在的夸父山!

“这趟差事好像有点怪怪的?”

唐大公子瞅眼身旁,那个冬天故意穿着短袄,两臂鼓着肌肉抱刀在胸前,作一付威武状的俞少爷,道:“想追杀你的大漠地王没动手;想找哥哥我算帐的东海霸帝也不见;甚至要宗王师人头的各路人马也没出现……。”

他叹了一口气:“难道是我们行?太隐密?”

这当然是不可能。他们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当今天下有多少双眼睛正盯着他们的背部在看。

“最有可能的是他们在等!”

藏雪儿从船舱下层缓步上来,声音在渭河上飘汤,把满江的冷意暖和了不少:“江湖上人人都想知道魔教总坛真正所在的地点。”

“取宗无畏人首,赏金一百万两白银!”这是黄榜上非常吸引人的一段话。人人流传的结果,连市井小儿在嬉戏的时候也会唱:无畏人头,一百万两;刀快手快,拿到有赏。

唐大公子叹了一口气,世事弄人福祸难料,说不定眼前脚下这艘魔教教主专用的“正明大舫”,自己几人坐在上头,以后也会被人举报为叛国逆贼?!

这艘船舫极好,不但宽大深广,而且上下三层足可以容纳百人以上;特别的是所用材质,据说是来自海外仙岛,秦时称为大冤(注。今日台湾古称)所产的桧木,不但承载力够,而且浮力又足,纵使满载也不易搁浅。

当年郑和下南洋回来后,向朝廷大力推荐这等木材,东方扶桑国战舰,亦多有采用,以致海上作战无往不利。

想来,宗无畏当年在朝中必知此事!

唐凝风朝移身到旁侧的藏大小姐看了一眼,只见如同天仙般的脸庞有一丝沉思的神秘气息。

“宗王师的情况如何?”唐大公子迎着风,问道。

“最少还需要四天才能复元。”藏雪儿轻幽幽叹了一口气:“不过宗老教主如果两天内不能由印真大师用少林达摩易筋经救治,恐怕……。”

唐凝风点了点头,看看船尾那端,龚天下正盘腿坐着。一旁,那只“维摩”大犬也趴着陪伴,间或有些河上打网捕鱼的小舟经过,总有人惊呼:“好大的狗儿──。”

右舷方位,则是庞不忘那尊肥胖的身躯和几名魔教徒众在聊天,偶而呵呵大笑两声。至于左舷位置,则有藏雅儿和足利贝姬两位美人悠闲似的在品茗。船首,则是自己、俞欢和刚刚由舱底上来的藏大小姐。

这些看起来还算自然的情景,其实是经过细密安排后的防卫布阵。

敌人无论从那个方向攻击,一定都有人可以反击!

“唉!已经过了四天啦!”

俞欢少爷这时才好像清醒过来,接着唐凝风稍前的话,喃喃自语:“哥哥我日夜这般站着吹风,都快乾了!”

眼前,已是可见灵宝县的港坞。

“不要抱怨──。”足利贝姬大美人在那头娇笑,应声过来:“待会儿要上岸,才是最危险!”

他们必须从灵宝县上岸,然后快骑赶到夸父山。

也就是说,宗王师必须被抬出来。

大船一旦进入港坞便没有转圜余地,这时也正是敌人最好攻击的时机。

“不论任何人,如果是在这时对我们下手……。”唐大公子深吸了一口气,嘿声道:“那表示他们已经知道正明教总坛所在位置!”

所以,有些人没有动手,是因为想跟随到魔教总坛。

而另外有些人之所以没出手,则是在等待最好的机会!

眼下,“正明大舫”正缓缓驰入港湾。唐凝风四下盼顾,看这港坞竟然有不少的舟船,不由得皱眉出声:“船老大──,这儿不是贵教的势力范围嘛?怎么有这么多船在这儿?”

这负责“正明大舫”掌舵的是一名黑粗汉子,人人称他为常老大,只听他扯着嗓门回道:“唐公子放心,这些是咱正明教自己的船!”

原本“正明大舫”趁着日暮进港,魔教方面早该将港口清理出一片空位。眼前这大小舟舫数数有个五、六十艘,如果是隶属魔教,怎么不见插上旗帜,也不见有人招呼?!

唐大公子正深觉不对,再度抬头朝掌舵的常老大望去,却是见得那老小子的背影由船舫上跃入水中。这该当有事啦!唐凝风扯开嗓子,吆喝一声:“各位兄弟姐妹,大家小心……。”

话儿未停,船舱底下忽然两声轰然巨响,立即是一番强烈震动,耳里听着几名魔教教徒叫吼:“水底下有人放火葯炸船!”“常老大人呢?他奶奶的,不见?影……。”急乱中也有人喝叫:“快点靠岸,对方是从水路进攻!”

唐少爷的双眉高高挑了起来,嘿嘿道:“能在水底放火葯炸船,只有‘东海霸帝’庞动战独门的‘翻江火龙’!”

庞动战能够称霸沿海,自东海往北直达山东府道外的渤海,绝对不是一名武夫而已。就以他独创水下火葯“翻江火龙”,是由猪肠拉扯成张,然后缝制成圆包模样再放置火葯入内,待要用时将肠包吹气涨满好让火线不致熄灭。

单是这一手,连官府水师也不敢撄其锋!

唐凝风四下一瞧,这艘“正明大舫”四周已然聚拢了三、四十艘小舟,舟上人马个个已经刀离鞘剑出匣,摆明了这番杀不得善了。

正看顾间,那岸上忽底激射上百支引了火的快箭,朝这“正明大舫”奔落,刹时火光冲天惨叫不绝。

“庞动战是海战高手。”藏雪儿扶住从船舱被抬上来的宗王师,声音仍旧十分稳定:“这艘大舫已经不能驶动,先抢小舟!”

“好!”俞欢应得快,刀更快。只见一个窜身便往船下奔去,随便看准一舟就是挥刀。

那舟上三人也不抵挡,各自倒翻落入水中。俞欢这才落身在小舟上站定,底下舟板便有三把刀插上来,显然对方打算以水战来决斗。

那唐凝风看这光景,立即脱下长袍衣褂,朗声道:“姑娘,请和印真大师挟着宗王师跟我来!”

便见咱们唐大公子坠身下河,以衣袍打水沾湿,一个反弹向上舞动起来。

那衣袍浸了水,被唐状元这一挥,水珠便如千箭激射,硬是将岸边一波又一波的火箭击落。唐凝风在前头开路,藏雪儿和印真大师左右挟着宗王师跟随,但是大舫离岸边还有段距离,加上对方来箭太多造成前进的阻力,眼看这一伙人便要落水。

蓦底,有一道人影抢先窜入水中。

不,还有一只黄珀大犬也跟着跃下。唐大公子正想开骂,这生死关头之际龚天下和维摩大犬真不够朋友,竟然自己开溜,半点道义也没有。

他没开口,因为人已往下落,怕张嘴会吃一肚子水。

人,是坠落,竟没有沉入水中?!

唐大公子可不相信自己已经练到了“入水不沉”的境界。他老兄低头一看,不禁吓了一跳。原来,在两脚底下竟有成千上百的鱼儿浮出水面让自己踩着。

他这一生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鱼同时“挤”在自己身边,差点连眼珠子都掉出来。

神!真神!唐凝风看着翻身上水面,站在自己面前的龚天下,真想一把抱住他。喔,还有那只跟着上来的大狗。

“嘻嘻嘻,真好玩──。”

足利贝姬和藏雅儿两位大美人也落身在鱼群上,朝雪儿美人笑道:“龚哥哥真厉害,连鱼儿也说得通话……。”

那厢龚天下仍旧没半点表情,只是低头看脚下鱼群,间或口里发出奇异的声音。便觉得是众人脚下一动,那大片鱼群迅速托着众人往岸上靠。

“真是不可思议!”庞不忘那胖硕的身子边晃边叫道:“这档子事,老子一辈子也没想过。”

鱼群的速度很快,忽儿间已近岸边,只见码头上最少站了有两三百人正等着。唐凝风不禁皱眉道:“魔教的人呢?难道那边也出事了?”

宗王师听得这话,勉强睁开了双眼,沉着声道:“本教内部一定有叛徒!我们要从秘道进总坛,在我身上有张图……。”

说完,又像昏厥了过去。唐凝风眼前也顾不及夸父山上出了什么事,一把抱住宗王师便是往岸上窜身。立即,那岸上数百人手上的刀剑斧戟全部迎了过来。

庞动战就坐在岸畔西侧小山丘上,那儿有座凉亭,凉亭有个不错的名字──“水天色”。

凉亭的石桌石椅早已被击碎搬走,换上了整套天竺沉香木制成的桌椅。在浓浓檀香味中,夹杂着“三杯不归”西域来的红葡萄酒香气。

“水晶饱盛嫣红浆,举酒映夕风流傥。”庞动战呵呵狂笑,大饮入喉。那一脸被海上骄阳晒得黑亮的面庞,胡髭根根飞立怒张,甚至连两道浓眉也似箭矢。底下一双眼珠子圆滚滚,粗壮的鼻翼、粗厚的嘴chún,加上青筋有如铁条般的脖子,强悍的杀气令人不寒而栗。

他冷冷看着岸上的决斗,高大威猛的身子就算坐着,几乎也与常人一般高度。

桌上早已摆满了好酒好菜,像是在欣赏一出好戏。沉香桌的另侧,则是他“东海霸帝”在中原武林结盟的成家堡大堡主成言福。

成家堡在中原武林的势力并不是很大,甚至有时还得跟四大世家偶然调些银两以应付开销。武林之所以会给他们面子纾困一番,是因为成家堡的老奶奶。

老奶奶在年轻时帮助过不少人,所以江湖英雄多少也会基于侠义,给成家堡一点好处。

庞动战看中成家堡不是这个组织有什么实力,而是看中老奶奶在武林中被人尊敬。另外,他收集的资料中判断,这对成氏兄弟──大堡主成言福,二堡主成言隆,绝对是狡诈贪心的小人!

“这种人只要有好处,死了谁都没关系!”

庞动战在结盟之前,曾经以十分不屑的语气对着“东海四天王”道:“所以,他们两兄弟只是我们进入中原武林,扩展黄河两岸势力的走狗!”

成言福年岁不大,约莫五十开外,两道眉毛却已灰白,乾瘦狭长的面庞,留了两撇也转成灰白的胡子。小眼睛小耳朵,配上有着冻痕的薄嘴chún,正好和庞动战形成强烈的对比。一把镌有“古心”篆文剑匣的宝剑,斜靠在座下椅侧。

这剑,是当年成家堡成老堡主的名剑。剑匣上的“古心”两字,是由昔年有“天下诸葛”尊称的冷明慧所刻。

成大堡主连喝了好几杯西域美酒,这才用袖口擦了擦干裂的嘴chún,朝庞动战巴结似的道:“庞帮主──,您所设计的这套截杀,真是高明、高明……嘿、嘿!”

庞动战正眼也不瞧,哼了一声应道:“那还亏得成堡主向老字世家得到消息,庞某才能事先守株待兔。”

“那里、那里,在下只不过略效犬马之劳罢了。”成言福不忘邀功顺便捧人:“幸亏有帮主那五千两银子可以打点,让成某办事顺利多了。”

他边说着,又连喝了两杯酒,这才故作姿态道:“不过,要不是关系够、人面熟,就算一万两银子也不见得买得到好消息。”

庞动战嘴角冷冷一丝嘲讽,大手一挥朝后头随身站立的“总管七海”戚七海道:“成堡主舟马劳累,你遣人送他回扎营总舵,顺便给他五千两车马费吧!”

“是!”戚七海边应着,眼角一抹不屑看向成言福,道:“成堡主,请!”

“有劳──,请!”成言福起身,朝庞动战拱拳一揖,便随戚七海离去。

庞动战也没回礼,一双眼瞳只是注视下方河岸边的变化。他突然发觉,对方虽然只有八个人外加一条狗,竟然可以保护其中受重伤的宗王师,在两百六十九名自己特别选派的好手下即将突围!不,对方几乎只有两个人就摆平了自己的手下。

“让他们过这一关!”

庞动战冷冷下令:“在灵宝县让他们进得去,出不来!”

对付这两百多名精壮汉子,以唐大公子而言并不很困难。特别是加上一个“玩”野了的足利贝姬,一左一右三两下就让对方躺下了两百一十六人。

忽的左方山丘上一道烟火破空而起,咻响声中在入暮*夜灿烂的炸开。立时,剩下的人或扶或拖,所有的人全闪得一干二净。

水浪拍岸依旧,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

“嘻嘻嘻,唐状元好身手!”足利大美人意气风发的笑着:“你打倒了一百二十八人……。”

唐凝风瞅了人家一眼,回道:“姑娘武功也挺好,击倒了八十八名!”

话才停,那河里有人很用力的爬上岸,大口喘着气在骂:“他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凝风天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