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风天下》

第06章 无畏天下

作者:奇儒

“大自在无相解脱禅功,本身具有近乎完美而圆满的自力提升功用。”

唐凝风永远记得恩师曾经说过的每一句话:“但是当禅功自我本身在‘练气化形,练形化神’之际,也同时在‘练神还虚’!”

这种内力自我提升境界,就如同毛虫入茧,对外在的攻击亳无抵御能力。但是,一旦破茧而出化蝶飞舞,则又另是一番成就。

“如是阶段,本门称之为‘气空’!”

唐凝风记得很清楚:“如是时间,短则一日,长则叁日,来时无迹可循,去际自然圆满。”

灵宝县城东,荒野一战,唐凝风竟在两军奔杀之际,全身只觉一阵轻安无息,那运转不停的内力斗然无有?影。不会吧?他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挑这节骨眼,摆明了有口难言!

所以,咱们唐大公子只能看着大明官兵和东海霸帝帮众那千军万马杀,竟无半点出手阻止之力。

所以,他也将一个“奇异”的过程看得一清二楚!

唐凝风公子首先瞧见东海四天王围困龙征,他们下手不重,但是招招都是擒拿毒手,似乎不惜分筋错骨也要擒住龙征。

他猜想到,庞动战之前的话:“庞某一生女人无数,从没遇过这么特别的一个!”所以东海四天王打算生擒龙征做为庞动战的礼物。

足利贝姬似乎也发觉了这点,朝唐大公子瞅了一眼,巧笑道:“唐状元,你不来个英雄救美?”

唐凝风少爷可真是苦笑,没好气的回瞪人家一眼,继续看着。那厢,龙征以一搏四亳无惧色,捕头快刀方才出鞘,准备施展江湖中传闻的“龙头一刀,征服天下”。突然,有叁名汉子往龙征背后快速欺近!

那叁人的速度实在快,尤其当中那个矮胖子,一张白圆圆肉脸,赫然是老字世家四掌柜…老实。

唐大公子正讶异间,只见老实他们叁人斗然拗身转向,攻向东海四天王。

不,几乎是老实一人以一敌四,硬生生将萧敬修、花冠华、柯不纯、张闲倾这四个号称“东海四天王,纵横无可挡”,给挡了下来!

庞动战在那擎天巨松上暴喝一声,硕大身躯彷如巨岳压顶轰然而下。龙征头也不抬,出手便是一刀硬搏!

唐凝风这回可看得专注,尽可能将所有的细节落入一双瞳孔内。

他瞧见龙征那一刀变成九把刀,而这女人“握”刀的方式根本不是“握刀”,而是用拇指和刀柄平行贴住,另外四指则开张如扇。

唐凝风公子这下斗然明白啦,自言自语“呃”了一声,道:“原来龙征捕帅的刀,根本是把扇刀!”

刀锋薄如丝,几乎可以和传说中的蝉翼刀相比。

足利贝姬眼睛也亮了,偏头问唐大公子:“这是中原武林传说的蝉翼刀?”

唐凝风哼了一声,回道:“想看蝉翼刀,去问俞欢!”

江湖上传言,蝉翼刀最后由俞傲大侠所掌管。

正说话间,唐大公子可没将眼光移开。只见他庞动战两掌巨大几乎遮天,可见满布厚茧此刻粒粒突起,似有一团紫气在掌心中。

“听说此人曾经在北冥之地和冰海白鲨相搏一天一夜,”柳生教道忽的朝足利贝姬报告般,道着:“并且靠着生食那头白鲨度过七天七夜后,遇到了船只将他救回中原!”

足利贝姬点了点头,听着扶桑名刀柳生教道继续说着:“最奇特的传说是,庞动战在那头白鲨肚内发现了一本秘笈以小铁箱装着,自此他练成了与中原武学大相回异的武功!加上白鲨之肉可以快速助长内力,是以十年内得以雄霸东海一地!”

看来扶桑国对庞动战已有相当深入的调查!

唐凝风公子可没空想那些,只是看着龙征和庞动战惊天动地的一战。但见双方虚虚实实试了六招,猛然间双方全力搏杀。

一击!

龙征的刀砍中庞动战腹部,其力之猛让对方硕大身躯也为之一偏。同时,庞动战一掌将扇刀压在腹部,另一掌则拍在龙征捕帅左肩。

力不至死,却足以震脉喷血。

庞动战的衣服在刀锋过处破裂纷飞,内部赫然用当年白鲨鳌皮做成了叁层护身。

龙征的刀力足以穿过叁层,但是实在无可再进。庞动战哈哈大笑,看着赶来救援的戚七海和成言福双双抓制住龙征美人。

他一个落身,大步迈前双手便要抱住美人。冷不防戚七海由龙征背后扣抓庞动战双手,而那位成家堡大堡主成言福,则自手腕滑出“修罗指”暗器攻击!

那“修罗指”是用火葯填发,由百钢管内爆射铁弹丸的暗器。每次虽只能使用一回,但是那些弹丸少说也有十来颗,杀伤之力极重!

轰!一响,在千军万马呼啸中仍旧特别惊人。便是,由庞动战破裂的白鲨鳌皮穿入,直贯腹腔!

庞动战大吼一声,进退不得之间,龙征两掌握刀用力一抽,刹时鲜血猛喷。这庞霸帝双目一睁,便是用头一撞,龙征迅速缩身而下,耳里只听“咚”好大一声。

唐凝风几乎难以相信,庞动战硬生生以头颅将戚七海给撞飞出七八丈之远,便见他倒地不起。庞霸帝顺势之间,摔手将成言福打飞出去。

“真是惊人!”

足利贝姬咋了咋舌,讶声道:“这个庞动战似乎已练至全身上下无不是杀人武器!”

唐大公子嘘出一口气,道:“这战真是诡谲多变。”话声未落,那东海四天王竟是舍弃对手老实他们叁人,往庞动战背后出手!

庞霸帝怒喝一声,回身硬是接了四记重手,带着腹腔喷血,窜身上了林梢,狠沉沉道:“你们想夺东海宝藏?拿命来换!”

足利贝姬瞧这情景,朗声呼道:“四位英雄,可别让这老贼给跑了!”

啥?唐大公子耳朵差点掉下来。原来扶桑国早已和东海霸帝帮的叛众有过协议,联手诛杀庞动战?!

龙征呢?是不是也是同谋设入这个局?

唐凝风巡目再找人,却已不见那个捕帅的身影。

东海四天王则纷纷追入树林中,至于老实四掌柜他们叁个也忽的没了?影。至于那些交战的官兵和海盗则已纷纷四散,简直难以想像方才不久前才有惊心动魄的冲杀。

“唐状元…。”

足利贝姬巧目一瞅唐大公子,嫣然笑了:“现在我们可以安心的去和宗无畏教主会面啦?”

唐凝风脸色可不好看,觉得这女人心机真深沉,真不知道目的。足利大美人似乎也看出了这点,仍旧是轻笑着,道:“我知道你怕本公主居心叵测。不过……,到目前为止,我可没做过半件坏事!”

这点唐大少爷不得不承认。甚至,数天前,小雪之夜,她这位大美人还救了不少中原武林好汉。

唐凝风叹了一口气,只怨自己在“气空”阶段,不能像平常那般潇自在。蓦底,顶上一阵响,是“墨顶一线银”那神鸟往灵宝县方向而去。

龚天下那老小子在打算啥事?

唐凝风公子长吸一口气,道:“走吧!”

咱们唐大公子告诉自己现在只能忍,一待内力恢复可要好好找这些扶桑男女算帐。

他想忍,却是有人不依!

“唐状元…。”

柳生教道忽的阴沉沉踱到自己身前,以一种异腔的中原语言道:“阁下是今年中原武林在典诰上排名第一……。”

唐凝风肚里一阵骂,表面上不得不很有气势的回道:“阁下这话意思是如何?”

“如果唐状元不嫌弃,”柳生教道缓缓抬起头,只见有道暗红刀疤由左耳上端直贯至脖间,在阳光下特别肃杀,冷冷接道着:“在下在叁年前曾破贵国排名第一的宣任运在脸上留下这个……耻辱。今日,想和唐状元也切磋一番!”

他奶奶的,这老小子不找宣任运而找哥哥我干啥?

唐大公子肚里骂,嘴巴上为了中原武林面子可是半点软不得,立即回道:“好!叁天后就在魔教的正明圣殿一战,以公告天下武林,如何?”

他老兄这番“以进为退”合情合理,柳生教道虽然很不满意,倒也只能重重一哼,略带嘲讽道:“在我们扶桑,武士随时都是准备用刀维护自己的荣誉!”

唐大公子一肚子气,也只能瞅了一眼足利大美人,意在不言中:这是你搞的噱头?

足利贝姬的眼神则透闪着一抹讶异和警戒,似乎柳生教道的举动也出乎自己意料之外。

难道,扶桑国内部也有问题?!

※※※

龙征的话实在惊人。藏雪儿一时间还真难以用何种言辞来相对谈,却是身旁龚天下绑了个字条在那“墨顶一线银”脚上,让它往灵宝县方向而去。

藏大美人真是有些佩服龚天下。这个男人彷若没听到龙征的半个字,只是轻轻一拍维摩大犬的大头,迈步便走。龙征一楞,像是咬着牙用了最后力气喊着:“龚天下,无论天下有多大,我一定会……。”

话声未毕,已是昏厥过去。

藏雪儿轻轻叹了一口气,往前抱住仍旧坚持挺立的龙征,顺手将她的巡捕快刀给放回了刀鞘。

握刀在手,这才觉得此刀轻若柔丝,绝非寻常兵器!

龚天下在前头迈步快走,维摩大犬的四条腿也疾如风行,藏雪儿轻轻一笑抱住龙征飘身跟上。她已测过这个名震天下的捕帅心脉,虽然身受内外重伤,但是出手的人显然并未置她于死地。

所以,一天之内仍然有救。藏大美人边随着龚天下身后,边想着:“龚天下应非无情之人,不会见死不救。”一念及此,不由得心中暗自吃惊:“难道,他早已知龙征捕帅并无立即生命危险?”

藏雪儿心底又惊又叹,简直难以想像龚天下这个男人,除了可以跟动物说话沟通以外,身体内到底还隐藏了一股什么神秘力量?

好奇,往往是女人喜欢一个男人的开始!

※※※

俞欢快刀这会儿心情可是好的不得了。

他们这一路叁人负责的并不是上山,而是暗中保护宗王师和印真大师。这下可好了,县城外一战,庞动战的东海霸帝帮势力瓦解,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可以高枕无忧!

“这简直像打麻将庄家拿‘天和’!打都不用打就赢了。”俞快刀瞅了藏二小姐一眼,呵呵笑道:“咱们可以恭送印真大师上夸父山啦!到时大吃大喝他正明教七天七夜。嘻!”

藏二小姐心情也不错,从屋檐上起身伸了伸懒腰,一串银铃似的娇笑道:“看了一夜星星,挺惬意的……。”

眼前,地藏王本愿寺在晨曦和早课颂经声中,特别的肃穆安祥,似乎世间种种怨恨在地藏王菩萨大悲愿力下被慢慢移动、度化。

“佛告普广菩萨:‘未来世中,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闻是地藏菩萨摩诃萨名者,或合掌者、赞叹者、作礼者、恋慕者,是人超越叁十劫罪。普广,若有善男子、善女人,或彩画行像,或土石胶漆、金银铜铁,作此菩萨,一瞻一礼者,是人百返生于叁十叁天,永不堕于恶道。’“…如来赞叹品庞不忘那身黑鲁鲁胖躯也挪了挪两下,应声道着:“庞某从未用心听过佛经,没想到今天早上闲暇听颂,倒觉得也挺不错。”

俞欢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回道:“咱们都不是有啥慧根的人,赶紧下去找印真大师了却俗事吧!”

庞不忘呵呵一笑,道:“龚天下真是聪明,竟然叫那只鸟传信函给你。否则,印真大师他们在屋内,‘墨顶一线银’怎么可能找得到人?”

他们不得不赞叹那“怪人”的心思细腻。但是,如果他们知道一开始出主意的是那只维摩大犬,真不知如何接话?!

地藏王本愿寺里当然有不少地藏王菩萨的塑像。

这庭园是大唐时期名建造师聂起地的力作,设计得庄严雅秀并蓄,扶道林木配上黑檀木造寺宇,自然显出令人静心安摄的气度。据说,扶桑国许多寺庙就是依此模式建构,特别是扶桑弘法大师空海圣僧,在回国后一切天台宗寺皆以此为楷模。

俞欢的刀再快,当人走进地藏王本愿寺时,脚下不由自主的放慢。

环境,常常会影响一个人的心。

因为,人本来就是自然的一部分!

他们叁人轻步到了东厢房,一干和尚全去作早课,所以特别安静。

静!静到厢房内竟然没有声息。

俞快刀脸色不太好看,用刀鞘一顶推门,门内无人。

“印真大师和宗王师呢?”

叁个人面面相觑,几乎难以相信这两人会在他们叁人彻夜看守中,无声无息的被人绑走。

“不可能!”

俞欢少爷绝不相信:“以印真大师的易筋经功力,谁可以无声无息的带走他?”

他们相信,昨夜只要本愿寺有任何一点风吹草动,以叁人功力必然有所警觉。

“所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无畏天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凝风天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