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风天下》

第09章 剑锋之外

作者:奇儒

“我不是来要命,是来救人!”

达斯格里的声调有一股浓浓塞外语腔,低沉有力,特别是回纥民族才有的那双蓝眼睛,深邃沉稳。配上不高但是壮硕的身躯,让人很容易联想起,像在大漠中历经风沙后的大石块。

“这可稀奇了。”

俞快刀哈的一声笑,挑眉回话:“大漠地王会救人?嗟!俞哥哥可是不相信这一套。”

“黑金鹰王”达斯格里脸上没什么特别表情,大剌剌用脚撩了张椅子坐下。瞧他和庞不忘挤在同一边,挺有趣的。藏二小姐忍不住又娇笑了两声,脆悦动人。俞欢公子听得佳人这一笑,心情当下清爽起来,把本来要骂人的话给吞了回去,便朝达斯格里一哼:“既然这么主动坐下了,那就说来听听,救谁?”

“被兵王囚禁在洛阳的那些人!”

达斯格里压低了嗓子,略为倾身向前道:“当今武林只有你曾经在他们手中救出过人质……。”

俞快刀可乐了,自己得意笑着:“看来哥哥我救出那个扶桑公主的大侠作为已经传遍武林蚣”达斯格里正待顺势接话,那俞少爷右手突然用力摇了几下,嘿道:“不过,这也不完全算是本少侠的功劳。”

庞不忘呃呃了两声,偏头问道:“难道当时有人暗中帮助你?”

“嗟!以哥哥我的功力需要人家帮手?”俞快刀可是扯起嗓门来,狠狠瞪了庞胖子一眼,这才又接道:“是唐凝风那小子提供了点情报,好方便哥哥我救人。”

达斯格里双眼往上一吊,像是思考片刻,又问道:“唐凝风告诉了你多少?”

俞欢公子这会儿可怪叫了一声,也把身子凑前,几乎自己的鼻子快顶到对方的大鼻子,嘿嘿道:“黑金小鸟——,哥哥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因为大漠地王也想救出那些人……。”达斯格里鼻孔喷着热气,不甘示弱的回道:“多了个志同道合的人,总比多了个敌人好。”

这话是有道理,不过咱们俞欢公子可不相信这些人会如此“善良”,立刻嗤的猛喷一口气回道:“黑金小鸟,以你们以往所作所为,要哥哥我相信你们是路见不平?不可能!”

他边说边缩回了身子,大力摇头摇手。

达斯格里重重一哼,猛然起身沉声道:“俞欢——,本帮和你的恩怨本来是想一笔勾销,你既然不识好歹,咱们后会有期……。”

说完,已直接由二楼一大跨步,从窗牖直接穿窜到对街高升客栈的房顶,再一跃跳便不见踪影。

“好功夫!”

藏二小姐伸了伸舌头,吃吃笑了起来,道:“俞哥哥,看来这人功力不在你之下呢!两年前怎么你一个可以打九个?”

俞快刀双眉皱了一下,难得挺慎重的翻了翻眼想事情,须臾后才撩起桌上酒盅一饮而尽,应回道:“这事也有点怪怪的……。”

“耶?怪怪的?”庞不忘睁大了眼,问道:“怎么说?”

“当年那一战……。”

俞欢回忆,大漠狂沙中以一敌九,银大先生见证。

当他在使出第二十七刀时,自己已经知道绝无可能打败那九个人。但是,却发生了两件奇怪的事。

“那两件?”藏雅儿以手支颐,兴趣盎然的问道。

“第一,那大漠九鹰中有三个人并未使出全力进攻。”俞欢脸上闪过一丝沉思,道:“达斯格里、莫辛札、卫报这三个家伙,似乎别有居心……。”

“第二件事呢?”藏二小姐又赶紧追问。

咱们俞快刀瞇起了双眼,像是回到当年情景,缓缓道:“风沙之中,似乎有一股内力气机暗中阻碍大漠地王那九只小鸟的攻势……。”他说到这里,忽然“啊”的一声!

“怎的啦?”藏雅儿和庞不忘同声问道。

“是那小子……。”

“那个小子?”

“喂骆驼水喝的小子!”俞欢哈哈大笑了起来,赶忙为自己斟酒,连喝了三盅。

“喂——,俞哥哥,你可不可以说清楚是谁呀?”藏雅儿好奇到了极点,伸手拉着俞欢的衣袖追问。无奈,只听俞快刀畅快大笑数声,好似感叹般的摇头,自言自语:“天下之大,因缘之奇,该相见总相见!”

藏二小姐娇嗔一哼,正待再追问,却听得咱们俞欢少爷以竹筷击桌,唱起歌来。

“谁道人间,无常便无情?问君天下,有缘总相凝。小雨歇,留念处,是番思量在心中。英雄豪杰唱酒尽,吭歌一较云霄拚。昨夜多少风?不知!唯有怀中情。”

少林印真大师的法体棺木,就安放在高升客栈的中庭花园中。

印性大师的手忍不住颤抖着。他轻轻抚摸师兄的灵柩,总觉得便是如此人天两隔,未免情伤。

唐凝风已经托人传来了讯息,印真师兄是自身圆寂,解脱得毫无挂碍。而传承达摩易筋经公案,竟然是为度化宗无畏而作。

“一天之内,江湖上已是议论纷纷——。”少林三十六龙象的阵头和尚真觉,忍不住有点忧心道着:“印性师叔——,这件事无论是武林中流言少林和魔教结盟,或者传到了朝廷耳中,都是不妙之事。”

印性缓缓收回抚摸他师兄灵柩上的双手,朝真觉回道:“我少林顶天立地光明正大,印真师兄心无善恶一律普度。如果我佛中人为世法八风所动,与凡夫何异?”(注:“八风”为佛教名词,指“忧、喜、苦、乐、利、衰、称、讥”,这八种人生常遇之事。)

真觉和尚脸上一红,低下头道:“师叔教训极是……。”

“哈哈哈——,好个和尚说话,不为八风所动?”

柳生教道不知何时到了屋檐上,朝下方少林和尚冷冷笑着:“真是能八风不动,就将印真陪葬之物交出。免得……嘿、嘿!”

真觉和尚双眉一掀,朗声怒斥道:“这位施主,未免口业猖狂,视少林于无物。”

印性大师则缓缓沉声道:“柳生施主,莫非小僧不交出来,便要强盗?”

柳生教道哈哈狂笑数声,在屋檐上倏忽起身,让一袭夜风卷得他全身黑衣劲服鼓张,冷冷道:“如果和尚执意不交出来,那在下只好开棺强取!”

“好大胆!”少林三十六龙象纷纷斥喝,剎时摆开了阵势,破骂道:“扶桑寇贼,你有胆就下来拿。”

柳生教道冷冷一笑,脸颊那道刀疤泛红,长长仰首吸了一口气,道:“你以为你们人多?哈哈哈——,这座客栈已经尽在我大日圣教的掌握之中!”

大日圣教?

印性大师双眉轻皱,有点讶异无论是中原或者东瀛,都未曾听闻过这个组织。只见他双手合十,朝柳生教道道:“阿弥陀佛——,本寺和贵教向无恩怨,施主又何必多所作业而造杀戮?”

“和尚你怕了吗?”

另一端屋檐,野田领袖不知何时盘坐在那儿,冷冷怪笑几声,道:“如果不要造杀业,快把东西交出来!”

印性大师双掌合十,轻轻一叹道:“两位施主,何必如此造业强取?阿弥陀佛——,如果两位居士不改执意,小僧愿意以一敌二,和两位以武较会,以免伤及无辜。”

柳生教道冷冷一哼,脚下屋檐上一整片落雪飞扬,挑眉沉喝:“和尚太看不起人。以柳生的刀法,五招之内就可以取下你的首级……。”他一顿,又冷冷接道:“本人念你是出家僧人,才好言相劝交出那三件陪葬之物。”

“扶桑寇贼,少说大话。”

花园入口处,有人双手反背将刀贴在背部,挺潇洒、有那么一点大侠英气,晃呀晃进来。俞欢!

“哥哥我不是和尚,你大可以没良心的出手呀!”俞快刀边走着边将全身肌肉放到最柔软的调息,嘿嘿道:“试试看,是哥哥我中原的俞家快刀快,还是你们扶桑柳生贼刀快?”

柳生教道脸颊那道刀疤急速由鲜红转成暗红,脚下卷雪也随之快速旋转,冷冷的一字一字迸出:“好!一刀解决!”

话声一出,刀亦出。

柳生裂地斩!

东瀛扶桑的武术界传说曾经有人练成过一种刀法,当练武者由瀑布上方跃下时,以强大的刀气将瀑流一分为二。又说,练到最高境界,可以将瀑流分成十字!

这门十字斩的刀法,又称为裂地斩,据闻只有柳生刀法上一代宗范曾有达到这种境界。

眼前,柳生教道似乎有达到六、七分成就!

俞欢公子睁大了双眼,啧啧两声:“扶桑的刀法果然诡异。”

身后,藏雅儿轻轻皱眉,小声道着:“俞哥哥,这刀气可怪异,你要小心点啰……。”

佳人这么一声关怀,咱们俞少爷立即英气勃发,朗笑回道:“无妨,哥哥我什么阵仗没见过蚣”眼前,柳生教道的刀锋之前,那风流似乎被气划开形成十字缺口;四周的空气浮动飘荡,有点像夏日晒地时那种晃动,模模糊糊看不真确刀尖所落。

离身三尺之处,柳生刀锋陡然破空的十字一合,卷起四周空气旋风彷如千钧万鼎之力,全数压迫向俞欢心口。

刀未至,那气杀力已是令人呼吸几乎停息。

俞欢竟然转身!

这生死要命的关键,俞大少爷赫然做出令人十分难以理解的动作——转身,以背迎刀。

刀煞既出,已无可回手之处;柳生教道也不想回手收招,硬生生以刀尖穿向俞欢背后两手握住的贴背快刀。

俞欢背后感受这一击的剎那,上半身往前一倒,正好让柳生教道贴着自己背部前窜。同时,双手竟可以握刀反弓拉前,快刀瞬时一扫,将柳生教道脚踝掠过,两道激血喷出!

柳生教道怒喝一声,尽全力拗身反刀飞落;俞欢人在下方偏身侧翻,刀刃所过又扫了柳生教道两膝。只不过,对方刀在愤怒中陡然长喷,左胸一道刀光过处,只觉得一凉一热,血喷之际,咱们俞公子还能呀的叫了一声:“真险,差点没了命!”

藏雅儿急忙向前扶住俞大少爷,只见他胸口血流如注,急声问着:“俞哥哥,你怎么样?”

美人温柔,可让咱们俞快刀心里头一阵温暖,赶紧挺起胸膛,站稳了双脚,道:“没事。幸好哥哥我躲得快,保住了心脉……。这点小伤算不了什么!”

眼前,柳生教道双腿被废,只能以刀支地半坐半蹲,冷冷盯着俞欢怪笑一声:“俞欢,这一战还没打完。”

俞公子皱了皱眉,点了前胸三处穴道止血,边哼哼哈哈回道:“老小子,你还能再打吗?”

柳生教道怪笑两声,以刀拍地,凌空窜起。随着刀落,充满杀意的声音大喝:“这才是真正的柳生十字斩!”

夸父山上观星辰,似乎特别明亮耀眼。

殿前积雪,已是盈尺。火把辉洒,别有宁静中的一抹诗情。藏雪儿心中竟自然浮起清真居士周邦彦(一○五七——一一二一)的名词〈少年游〉:“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指破新橙。锦幄初温,兽香不断,相对坐调笙。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她边想着,忍不住一抹浅笑在嘴角,眼梢略略的瞅看身旁同坐在正明圣殿前石阶上的龚天下。

这个男人用手搔弄着伏趴身侧的维摩大犬,两者间的安详,令人难以想象即将面对生死凶险的杀机。

蓦底,在这片宁静之中,满山满谷杀伐之声四起。藏大小姐双眉轻蹙间,已瞧见冯断语神情严肃的穿过前庭花苑而至。

“龙征那名女子不依三日之约已率官兵攻上山来。”冯断语说话间,不觉担忧的看向正明圣殿一眼。

藏雪儿略一沉吟,问道:“冯长老,确定是龙姑娘率兵攻打夸父山?”

冯断语微楞,吶吶回道:“倒没见着龙姑娘身先士卒,不过攻上山的倒可以肯定是朝廷官兵。”

他这厢话才说完,龙征的身影也穿过花苑树梢,冷冷站到了冯断语背后,道:“本捕帅向来不打诳语,说三日就三日。嘿——,现在率兵攻打的是镇南大将军应汉!”

瞧这般不悦说话神情,有可能这位鼎鼎大名的捕帅兵权已被强迫交到那个镇南大将军的手中?

藏雪儿缓缓起身,略为抱拳揖礼,道:“多谢龙捕帅特意前来相告……。”

龙征轻哼一声,挥了挥手打断对方的话语,朝向龚天下,道:“龚郎——,我不希望你和魔教这些人被当成叛国贼子,立刻跟我离开夸父山!”

龚天下竟然倏忽起身,龙征当下在讶异中带着惊喜。却是,背后蓦底有一股浩瀚惊人的气机笼罩。龙大捕帅心头一惊,好快的速度便是回身一刀!

“龙头一刀,征服天下”!

龙征的刀快,瞬间如扇爆开成九面锋刃。后面那人动作更快,硬是让龙征这一手“狂龙回首”完全空斩。咱们这个龙大捕帅显然是个意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剑锋之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凝风天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