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出一片天地》

第十章

作者:奇儒

黑情人的确是藏在水里,十指紧扣住一艘快舟的底舱,口中一芦苇儿冒出水面,用以呼吸。

他挑的当然是最后一艘,在夜色中的确不易叫人发觉,莫约等船开航了一炷香后他才快速的游向主船而去。

几个蹬腿里,情人哥哥以一个很优美的姿势贴到了主舟的侧端,运用玄功附耳在舱壁听着里面的声音。

“杨姑娘,你能识相点最好!”乔铁嘿嘿道:“我们帮主如果问不出你那帝王绝学的心法并不可惜杀了你。”

杨雪红冷笑一声,挑眉道:“龙中龙,那时是本姑娘一个大意败在手中,否则……哼!”

“哈哈哈,你不服气?”龙中龙苍劲有力的声音扬起,道:“放心,本座可以和你下一个赌注。”

杨雪红杏眼一亮,嘿道:“如何个赌法?”

“就在此时此处!”龙中龙很笃定的笑道:“龙某相信龙字头的传人不会借机‘遁走’。”

这话扣得好紧,杨雪红的确不能丢了祖师爷的名声。

杨大小姐嘿嘿一笑,哼道:“可以。输了,本姑娘将那四句心法给你,可是,嘿嘿……”

“如果你赢了不但放你走……”龙中龙笑道:“而且龙虎尊上下供你差遣,以对付羽红袖!”

这是相当大的诱惑。

杨雪红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点头。

于是,龙中龙一挥手,暗里微风一拂中已解开了杨大小姐的穴道。

好个指力,杨雪红不禁为之更惊。

“你们退出舱外!”龙中龙朝韩败、乔铁和两名刀神护卫轻笑道:“今夜一战是本座和杨姑娘之事,谁也不得插手!”

“是!”四人一应中,分成前后的退了出去。

龙中龙负手而笑,淡淡道:“杨姑娘,你可以先出手。”

杨雪红这厢那里客气了?于是,指间一扬拈捻了玫瑰在握,冷冷笑道:“如果你能躲得过这招‘三断乾坤’,本姑娘就服了你。”

龙中龙双目闪动,哈哈大笑道:“来吧!”

杨雪红沉声一喝,蓦地身子一矮振臂。

同时,身势一拗一翻,在近乎不可能的角度下,指间又迅速的打出两抹鲜红光辉来。

前后是三朵玫瑰。

龙中龙沉气如岳,左掌翻飞带袖卷向后头的两梗玫瑰。其势犹不止的是,右掌如绵轻落的拍向杨雪红。

几乎是一气呵成里,龙中龙硬是摧折了第二枝玫瑰,但是仍叫第三枝梗插点中左肩的肩井穴上。

杨雪红跌三步,犹能出腿横扫。

腿劲在半空中犹有变化,一阵风在刹那间有如鼓起了潮涌般的向龙中龙,这双腿的变招的确是高明极了。

龙中龙轻皱了一下眉,倒是未料想到杨八代主的武学造诣臻此。

他挪片闪避,只能以右臂勉强相格。

“砰!”结实的一记,杨雪红的右腿架撞了龙中龙的右腕。正待左脚一蹬要向前,冷不防的一阵波水汤舟,脚下偏是个不稳。

龙中龙一嘿,拗掌扣住了杨雪红的右脚踝,同时出腿一扫,便将杨大小姐摔了个实在。

此时,胜负已分。

龙中龙解开了自己左肩上的穴道,淡淡一笑道:“怎样,这会你无话可说了吧?”

杨雪红趴在船板,喘气摇头,撑着身子怒道:“哼哼,若不是正好有一股波浪打来,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哈哈哈,杨字头的传人是专门说歪理赖皮的嘛!”龙中龙昂首哼道:“自古以来武林中两人交战,必得审视估算地点所会产生的影响……”

他顿了顿,挑眉道:“难道两百年前的柳帝王大侠没有传下这句话?”

杨大小姐无话可说。

而今却赌输了,已不得不将四句心法口诀说出。

“好吧!我告诉你那四句口诀是……”杨雪红喘了一口气,正无奈中要说出时。

忽然间,她看到了一双手。

一双由船板下头冒出来的手。

手是湿的,而且随着手伸探出来的同时,两股水柱冒出。

那双手的动作好快,但也有点“无礼”的往杨大美人胸口一抱,一拖向下,”哗啦”一声。

好大一响里,杨雪红还搞不清楚怎么回事便是全身一湿一冷的落入了河中。

□□□

羿死奴在远远的看着前头的舟队。

黑暗的河面上,隐约传来斥喝呼叫声。

从船舱的灯光直往水面照去,大概可以想见发生了什么事。

“有意思。”羿死奴喃喃的笑道:“黑情人这小子有一套。”

他渡到了船梢,对着撑船的汉子道:“绕个圈到前面去。”

“是!”那汉子撑竿稍移了航道,边道:“公子,难道黑情人和杨姑娘不会顺流回来吗?”

羿死奴笑了笑,看着近二十丈外那些舟船拉开大了范围,逐渐往这方向来。

羿死奴一哼道:“他们也是这么想。”

所谓“他们”,指的是龙虎尊的人。

既然大家都按常理如此推测,黑情人当然不会笨得落入别人的计算中。

“我相信那小子很聪明。”羿死奴笑了,嘿嘿道:“况且,他和杨雪红本来就是要去乌兰察布盟。”

撑船的汉子不再说话,只是很佩服的点了点头。于是,鼓起两股臂膀子大肌肉用力将竿子插入水中泛向前去,那端龙虎尊吵嚷的声音已逐渐的远去。

又过了半个时辰左右,已是到了对岸。

羿死奴这厢从船头飘身,轻巧的落到岸上草丛上,缓缓而低沉的道:“百八龙扬傲世间,九重天来吞人情。”

立即草丛中有了反应,无声无息冒出了十二名全身黑衣劲装,头部只露出炯炯目光的汉子来。

“十二片龙鳞参见公子!”那十二人低沉沉的声音恍如是地狱里发出来般,道:“请公子下指令!”

羿死奴轻轻一笑,挑眉道:“你们都能掌握明冷香的行踪?”

“是!”当中一个向前跨步,半跪在羿死奴身前道:“她目前和羽公子在固阳城内,据说三个月内将集结二十万大兵进攻伊克昭盟。”

“很好!”羿死奴冷肃一笑,道:“我们这次的行动就是绑架明冷香。”

“是!”

沉冷冷的应和后,那十二道人影又像被黑夜吞没般的消失。

羿死奴嘿嘿一笑,信步沿着河岸而走。

约莫走了一更次,已是黎明时分了,才倏然停住步子。

草丛里有一排脚印,他认得的脚印。

黑情人!

羿死奴的瞳孔亮了,好快的一番搜巡。

就在他认定了位置的同时,后头的水面上传来呼喝之声,便一回头,可看见了龙虎尊那些快舟破浪而来。

龙中龙究竟是想到了这点,或者是为了别的原因?

羿死奴冷嘿一笑,迅速的用脚擦掉黑情人的足迹,然后几个起落扬身,已蹑着踪迹而下。

如此过了一盏茶后,前头一棵树干有些异样的映入眼。

一棵新被刮了皮的树干在晨曦下好显目。

树干被刮皮?最基本的目的就让人想到留字。

“有劳相随,它日再见!”

八个字,八个出自于黑情人手上的字。

□□□

杨雪红醒来时只觉得头顶脖子一阵胀痛,眼皮子几乎睁不开来,倒是听到一个人的笑声后迅速的坐起。

黑情人的表情就是那副样子,道:“你好,咱们又见面啦!”

杨大小姐脸色一阵奇异,哼哼撑坐了起来,看了四下一眼,这儿显然是间格局不大的帐篷内。

手掌所触摸的则是细细的黄沙。

“是你把我从龙中龙的船舱中救出来?”她问。

“当然!”黑情人得意的将脸往前一凑,嘿嘿道:“像那么英勇的行为,除了哥哥我以外还有谁敢做?”

杨大小姐用力点了点头,道:“真的!”说了这两个字的同时,也很用力的一个耳括子打了过去。

“啪!”好清脆的一响。

这下情人哥哥可是捂着脸颊发呆啦!

“喂!你这是什么意思?”黑情人叫得像猪公被人家砍一刀似的,垮下了脸道:“你有没有搞错?”

杨雪红脸上一阵红潮,也不知为了啥。

反正是,忽的自靴筒内抽出薄刃,好快的扭身向前一挑一刺,这可不是玩玩而已。

真要命咧!

黑情人这厢可慌了,立时在帐篷内一翻一滚,躲得好生狼狈。

杨大小姐却像是杀起了兴,如影随形御刃而来。

黑情人这厢可知道人家真要杀了自己啦!

他心中有了这个“确定”之后,立即摸出了那把黑檀木刻雕的剑。剑柄那个双手高举的木美人捧扬着剑身,剑身在递出去时形成三股很奇特的回力。

杨雪红只觉得手上刃势一阻,同时没来由的叫人家暗里的两道柔劲一推。

她身势一个不稳,黑情人已然递剑,快绝无伦。

刹时,在胸口点住三处穴道。

又是“胸”口。

杨雪红一张脸又气又急的通红,怒骂道:“黑情人,总有一天我非杀了你不可!”

“喂,喂,你是怎么回事?”

咱们情人哥哥真的搞不懂,摸了摸又抓了抓脑门,苦笑道:“你是中了邪还是吃错葯了,哥哥我费尽了力从龙中龙老小子手中救下了你不但不感激反而……”

“够了没?”杨雪红冷冷道:“与其让你那种救法,不如死在龙中龙手上算了。”

呀?什么救法?

黑情人偏头转想了两个弯儿,再看看眼前这位杨字头八代主的大美人红通着脸的模样。

“哈!可是为了黑某一时情急抱住了你的……”他叫呼了一半,忽的把话吞了回去。

竟是有那么一点点的脸红。

“呃!那……那是误会!”黑情人这一看,乖乖不得了了,人家大姑娘可是急红眼咧!

“我……我……那时真的是无意的。”他大力的吞了口口水,尴尬道:“是怕你把心法口诀传给了龙老头,造成武林上的大患。”

杨雪红贝齿一咬,恨哼道:“说出了口诀又如何?如果不通本门的‘七窍通天’还是无法运行气机。”

“那我怎么知道?”黑情人振振有辞的道:“我救你可是为公着想,至于私人的小问题你计较?”

小问题?这可是女人家一生的名节。

在那个时代,一个女人的手臂叫男人摸了都不得了的大事,更何况是胸部给人家抱了好久一会。

但是,话转回来黑情人也有他的道理。

且不论这小子是有意无意搂那么一下,人家倒真的冒了生命危险救出自己。

杨雪红沉默了片刻,心中起了一阵促狭的念头。

“你是冷大先生派来的人?”她笑着问道:“目的也是为了帝王绝学最后四句心法口诀?”

“你知道了?”黑情人耸肩苦笑,道:“怎样?是不是你不服气,咱们再打一场赌?”

“不!”杨雪红笑得很不怀好意,道:“我跟龙中龙赌,是因为他真的会杀我。”

黑情人当然不可能杀她。

“那……”情人哥哥可觉得不好玩了,道:“那你要怎样才可能告诉我?”

“很简单!”杨雪红嘻嘻笑道:“在杀了明冷香和羽公子以前,你当我的跟班。”

要命!

黑情人真的头大了。

这小女人分明是要整治自己。

更烦恼的是,再两个月李吓天他们必须往关外琼雪山庄一战,谁有把握两个月内可以杀得了羽公子和明冷香?

“换一项行不行?”黑情人哀求着。

“行,叫明冷香亲自来求我。”

杨大小姐的回答摆明了不可能的事。

黑情人大大叹了一口气,忽然邪恶的笑道:“喂,你要知道这里是荒野的化外之地。”

杨雪红一楞,睁目道:“那又怎样?”

“而且杨大小姐你冰洁的身体被哥哥我点住了穴道……”黑情人哈哈长笑,道:“在这些条件下,只有一个男人和女人,什么事都可能发生。嘿嘿!”

黑情人后头还加上了两声很“诡异”的笑声来。

气氛弄得更神秘而“危险”。

“又怎样?”杨雪红脸色变也不变的瞅了黑情人一眼,哼气道:“姑娘我饿极了,还不快去准备早点?”

啥?命令?

那哥哥我不是说了半天的废话?黑情人只有臭着一脸的苦笑,百般不情愿的站起来。

是啊!他能对人家怎样?

“哥哥告诉你吧,现在不是吃早点的时候……”黑情人边往外头走出,边道:“而是晚餐啦!”

杨雪红一楞,托头叫道:“我已睡了一天一夜?”

“不,是三天三夜!”黑情人出去,一名老妇人晃了进来,嘿道:“你大概不知道黑公子为了救你,三天三夜里一直在你身旁照料?”

杨大小姐这一刹那竟然有点感动。

她问道:“你是谁?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这里?嘻嘻,是大青山下。”那老嬷嬷露着没两颗牙的笑容道:“我嘛!则是这一带最有名的争鬼婆婆。”

争鬼婆婆?

杨雪红就算一生未踏出中原,也听过塞外乌兰察布盟有这么一个人。

一个将要死的人的鬼魂“抢”回来,让他重新活过来的神医——争鬼婆婆。

“原来是前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出一片天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