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出一片天地》

第十一章

作者:奇儒

龙中龙对于目前的进展相当的满意。

虽然,并没有由杨雪红口中问出帝王绝学的四句心口诀,但是羽红袖方面交代的事并没有不顺利。

最少萨拉齐部主莫山利对自己礼遇有加。

而且如自己所计的派扎拉奔暗击萨克的人。

“禀告龙头老爷!”齐福刀恭立在门口,揖身道:“扎拉奔一行已经回来了。”

此时已是两天两夜之后。

龙中龙嘿嘿一笑,道:“井续呢?”

“属下在!”井续随在齐福刀之后,恭敬道:“属下先和扎拉奔见过莫山利后才过来回覆帮主。”

龙中龙嘿嘿一笑,挑眉道:“此行如何?”

“正如帮主所计,萨克派了伊苏和两名侍卫去请大青山下的争鬼婆婆。”井续沉着的道:“我们杀了争鬼婆婆和那两名侍卫,放走了伊苏。”

龙中龙双眉一挑,嘿道:“你们跟了下去?”

“是!”井续低声道:“属下诱骗扎拉奔跟下,观察察素齐那边的反应……”

他顿了顿,轻笑道:“萨克大怒,看情况正在召集兵马。”

“好!”龙中龙大笑道:“让他们一战,羽红袖的人情便可以还了!”

这时赵冰兵皱眉问道:“帮主一则逼杨雪红说出口诀,一则依旧替羽红袖姑娘做事,这……”

“你不明白吗?”龙中龙哈哈大笑,道:“在羽红袖下于本座的禁制未解以前,本座不宜和姓羽的那个小女人作对。”

他冷冷一哼,接道:“若是有一天我暗中解开了,对那贱人必然给予重重的一击,以这些日子来之恨。”

赵冰兵点头道:“属下明白了,帮主是守时以待,以羽红袖之事为主,逼杨雪红说出口诀为辅。”

“哈哈哈,不错!”龙中龙双目一闪,沉沉道:“如此不但不得罪羽红袖,而且可以解除她的戒心。”

龙中龙是个可怕的人物。

可怕到羽红袖不得不以这种方法下禁制来控制他。

这时门口人影一闪,扎拉奔满头大汗的道:“龙先生不好了!”

韩败嘿的一声向前,淡问道:“什么事?”

“据探子回报察素齐的兵马再过两天就可到此。”扎拉奔捶胸道:“部主希望先生前往商量对策。”

龙中龙沉嘿一笑,起身道:“这点龙某当然尽力。”

***

莫山利的表情真是一副阴晴交换,一忽儿有忧一下子有喜,那可不是装出来的。

龙中龙才由帐口跨入,心中便笃定了七八分。

察素齐派兵前来之事,绝对不假。

莫山利这急急由大氅虎皮椅上站了起来,摆手道:“龙先生,请上来和本部主同坐。”

龙中龙哈哈大笑,抱拳道:“既是部主有请,龙某这就僭越了。”

此时,随行来的赵冰兵、齐福刀、井续纷纷在下首坐了,至于韩败则和两名刀神护卫站到了龙中龙身侧。

莫山利嘿的一笑,朝龙中龙道:“碍于本部规矩,请他们三人下去吧!”

龙中龙微微一颔首,朝韩败道:“韩令主,你们三个稍微避一避。”

“是!”韩败嘿嘿一笑,果是依言的到了下首站着。

他并不落坐,因为站着的机动力永远比坐着时快。

莫山利哼了哼,朝龙中龙道:“萨克兵马果然来攻,大约两日光景可到,不知龙先生有没有什么妙计?”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龙中龙哈哈大笑,道:“部主放心,有龙某这些手下在,嘿嘿,包管叫察素齐的兵马片甲不留!”

莫山利点点头道:“本部相信龙先生的手下个个是英雄,不过……”

莫山利嘿嘿一笑,道:“本部旗的兵马在两日之内无法调集如对方的五万之众。”

龙中龙双目一闪,淡淡道:“部主之意思是……”

“龙先生在数日前有言,贵帮有近万兵马已集结于本部旗东南河畔,应可于一日一夜间赶来会合。”莫山利乾笑两声,续道:“如此,加上本部旗的三万兵马占着地利之便,足可以和萨克一争长短。”

龙中龙挑了挑眉,低声嘿道:“既然部主有此请托,龙某又如何不答应?哈哈哈!”

龙中龙大笑了起来,那莫山利也同是放声大笑。

看样子两个人谈得好投机。

韩败的眼睛眯看着莫山利,肚子里却是在冷笑。

凭你想借龙虎尊的力量来替你卖命?

***

兵队之中,黑情人和杨雪红策马在萨克之侧。

此刻深夜,微风卷起每个人心情激昂。

“黑英雄,依你看这件事如何进行?”萨克在大纛之下英气风发,高坐于战马之上大有王者的气势。

“龙中龙不是个简单的人物。”黑情人嘻嘻一笑,差点吃了满嘴的沙子,他哈了一口气,这才接道:“虽然莫山利那边传来龙老头答应借兵,正如我们所算计的那般,但是……不稳!”

原先的计算中,龙虎尊的兵力一出,立时由察素齐和萨拉齐两部旗合攻。

一天之内,立可将龙虎尊连根拔起。

萨克皱起一双浓眉,问道:“如何说是不稳?”

“龙中龙这老小子可是老成精了的狐狸。”黑情人嘿嘿一笑,道:“依在下的看法,不如我们现在绕个道,直接由龙虎尊兵马的右侧攻击。”

萨克点了点头,道:“先逼龙中龙的兵力交战,促使他们不得不和莫山利合作,如此一来……”

自然一切都在了他们的原先计划之中。

杨雪红笑了笑,朝黑情人嗔道:“你倒是满脑的鬼点子!”

“这不是鬼点子!”黑情人哈哈大笑道:“这是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

当下,萨克传令出去,在马蹄之下皆包以布条,五万察素齐的兵马便折了个向,大力的往黄河河岸挺进,布条遮住声,闷闷如沉雷。

上万战马飞奔,好快速度的移动。

前后不过是两个时辰而已,便遥见了河岸畔龙虎尊的扎营。

“晨曦初露时发动攻击!”黑情人朝萨克轻声道:“龙中龙的武功在白日时会大受影响,正是敌消我长之用。”

“哈哈哈,亦可谓知彼知己百战不怠!”萨克愉快的笑道:“除此之外,黑英雄和杨姑娘是否另外有高见?”

杨雪红轻轻一笑,道:“小女子有个建议,且先由我和……黑哥哥先往敌营一探,顺便先清除了看守之人如何?”

萨克抚掌赞道:“正是本部主所愿。”

黑情人这厢听得“黑哥哥”三字早已掉了一半的魂了,想也不想的朗笑道:“这种英雄事由哥哥去最合胃口。”

既是如此,那还有什么问题?

当下黑情人和杨雪红飘身下马,双双好快的窜移。

半盏茶后,两人已浸沉于黄河中无声无息的到了龙虎尊兵营的后头,这儿集结了近百艘的舟船。

“看来如果情势不妙,这个龙老头随时准备水遁。”黑情人低声的附在杨大小姐耳畔道:“这些船只不能不解决掉!”

杨大美人叫情人哥哥这般近的说话,耳根子早已通红,只是一身轻飘飘的点头道:“依你看,要如何的做好?”

大事儿由男人决定,这是那个时代女人的心理。

当然,是对一个自己并不讨厌甚至有些喜欢的男人才会有这种做法。

“我们先分两边看察一番。”黑情人嘻嘻笑了,人家大美人颈部的香气差点让他魂不守舍,勉强定住心神道:“然后,我们在一炷香后到那只船舰上见面。”

顺着黑情人的手指望去,只见有一艘特别巨大的主舰,正泊于近百舟船的中间。

杨雪红点了点头,轻声道:“小心点!”

黑情人听了这句,立即是勇气百倍,差点大笑出声。在水底下,他轻轻握了一下杨大小姐的手指头儿,温柔极了的道:“放心!算命的说哥哥可以活到九十九。”

说着,一个笑容升起,便是随着身子没入河中。

黑情人这厢潜游到了最那头,方是稍探头出来听闻动静,船梢头那端,隐约有人说话。

“唉呀!累坏了,看这一夜下来骨头都快闪了。”

“别抱怨,帮主交代每艘舟子上都要留下一个人以备万一的嘛!”

另外一头也有人搭腔道:“天都快亮了,看来今夜不会有啥事儿才是!”

“唉!就怕这两天哪!”第一个人哼哼出声,道:“听说莫山利要求我们帮主出兵相助,对抗察素齐那边的兵马。”

“帮主会出兵?”

“谁晓得?我们做人家手下的听令就是了。”

黑情人这厢听了一会,继续往中央游去。

沿途中,尽是听得隔壁舟船上看守的人在聊天。

倒是越接近主舰,留下的人好似越多。

特别是那艘主舰旁边的五艘舟子上,最少都有四个人在看守着,难不成有什么特殊的事物在主舰上。

“井长老好!”舟子上忽然有人出声,道:“这更次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

井续的声音缓缓传来:“很好!传下去叫大伙儿小心点,主舰上的桐油火葯足可把黄河煮沸!”

“是!”

在众人应声里,忽的有人问道:“井长老,这是什么火葯,有这般大的威力?”

“嘿嘿,这是帮主特别由老字世家运送来的新型火葯。”井续哼哼道:“莫说在地上,就算是在水底中也可以炸翻了河。”

井续这厢说完了,四下看了一巡,方道:“传号子!”

登时见得四名汉子手提风灯快速的往两端奔去,左右各二,一位在船头,一位在船尾。

风灯所照,已无可隐蔽之处。

黑情人不禁点点头,暗想这个龙中龙果然厉害。

设非自己潜在水里,必然是叫人家发现。

他轻轻一笑,已飘身贴住主舰外壁上爬,一溜烟的躲到甲板暗处看着。

只看见左右两端的“号子”绕了一巡后回覆道:“禀告井长老,一切平安无事。”

“好,你们下去吧!”

“是!”

井续看着那四名号子下舱去了,这厢负手在甲板上踱着,无意间,已到了黑情人藏身之侧。

“喂,姓井的!”黑情人的一张笑脸可差点吓坏了井续。

“你怎么来了?”

“怎的?哥哥我不能来?”

“不……不是!”井续吞着口水,那张四十好几的脸皮苦笑着道:“只是有点出乎意料之外而已!”

“出乎什么意料之外?”杨雪红也不知什么时候由暗处里移来,轻笑道:“是不是我们的‘约定’你反悔了?”

“这当然不是了!”井续低声的指指船舱,小心说道:“龙虎尊中的四头魔虎令主你们知道吧?”

“申老老、沈鹏已死。”黑情人的眼睛闪了闪,嘿道:“韩败那老头子一直跟在龙中龙的身旁……”

他挑眉,嘿道:“莫非是‘魔虎里第一利牙’的元流水?”

井续苦笑一声,点点头道:“这些日子他就是奉命负责运送这些火葯由苗疆到塞外来。”

好大的工程,这个元流水的能力不能小觑了。

“龙中龙要这些火葯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据我们所知,好像是察素齐和萨拉齐一战后,引得固阳城里明冷香和羽公子的兵马前来。”

井续看了他们一眼,缓声接道:“然后,诱使他们过河时,在这黄河上烈焰烧天将数十万兵马俱焚!”

好残暴的手段。

黑情人脸色一变,哼道:“我们之所以要狙杀羽公子和明冷香的目的就在阻止他们发动战争,嘿嘿,龙中龙这老小子倒是唯恐天下不乱。”

井续点了点头,抬头仰视天色,已近晨破。

“两位打算如何做法?”

黑情人沉吟半晌,转向杨雪红道:“你我分两路进行,我留下对付元流水这老小子,你则回去通知萨克部主准备发动攻击。”

杨雪红心中一跳,声音可是关切得很,道:“你……自己一个应付得了?”

“没问题!”黑情人嘻嘻轻笑道:“有这位井大长老在,怎会出事?”

杨雪红看了井续一眼,哼哼道:“姓井的,你最好安份点,帝王绝学中制穴手法的痛苦你是明白的。”

“当然,当然!”井续急急申明道:“井某还想活到八九十咧!”

杨雪红一哼,复朝黑情人百般情怀的看了一眼。

于是,轻飘如落絮般的自船头没入水中,小小涟漪方起已不见了人影。

黑情人看了片刻,方朝井续笑道:“嘿,可以办事啦!”

***

元流水坐在一张方方正正的桌子之后一张方方正正的椅子上。

一张方方正正的脸顶在一身方方正正的肩躯上。

像这种人,第一眼就给人家一种威严和信任。

“元令主,塞外风寒,喝口酒热热身吧!”井续的手上晃动着一酒,早已破泥开封,端是香得很。

元流水淡淡一笑,声音一点抑扬顿挫也没有,道:“外头的情况怎样?”

“很好!”井续坐到了对面,拿了一双杯子斟起酒来,用力又强调了一次,道:“一切都很平静。”

“是吗?”元流水一双瞳子闪出精芒,嘿嘿道:“那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出一片天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