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出一片天地》

第十三章

作者:奇儒

好突然的雨,在晨曦堪堪东来时,猛可云涌。

才刚刚有起风的感觉,“哗啦咚咚”已经是击地擂耳湿满满滴着眉楣、鼻尖、肩头、衣袖。

剑在衣袖下被五根指头紧紧扣着。

紧紧的力量就好像是握住了自信。

人影一双,宋暖雨和于寻寻。

他们站在小西梵寺之前,凝缩的眸子穿过了雨幕,穿过了“小西梵寺”,那块半倾的匾额穿过前殿上昏昏暗暗自屋檐上“滴嗒嗒”几线雨珠的沉闷。

潘雪楼站在那里。

“洛阳城里所有的客栈都已经接到布孤征的声音?”潘雪楼一身雪白的衣服随着讲话时很有韵律的在波动:“他是不是以为这样做唐姑娘就非回去不可?”

最后几个字已经有着明显的不屑。

布孤征算是个英雄?

宋暖雨和于寻寻并不晓得布大先生有下过这类的指令,不过他们很清楚的知道是,潘雪楼跨出了门槛。

跨出了门槛,跨入了雨中。

“喜乐双剑,谈笑惊世”一向是江湖中很可怕的两个人、两把剑。

远远两百年前,喜、乐双剑的第一代就很可怕。

所以当六年前布孤征在昆仑山脉将他们收为天下八骑之一的时候,曾经说了一句话:“喜乐所至,众恶伏诛!”

事实证明是,两千多个日子里,前后二十八次的行动,三十六个目标没有一个人还活着。

潘雪楼当然听过他们,当然他知道剑柄上那一垂红飘动的时候,从来没有人能够活着走出七步。

从来没有,至少在今天以前是如此。

雨,下得似乎更大了一些。

沉压压的力道猛打得天地响起绵延不绝的鼓噪,每一句都是催促?

催促这一战开始。

潘雪楼的右臂举起,衣袖内顺滑出一把刀。

就在他的手掌平伸到右肩之外,刀身已是一线横隔于双眉之前。

“凌峰断云刀?”宋暖雨的表情很奇特,道:“你是米凌的传人?”

于寻寻的眼皮也在跳动着,道:“我们是不是有误会?”

他们看着那把刀,刀在两眉之前,很奇特。

一代大侠苏佛儿就曾经说过:“十年来,武林创新的兵器中,凌峰断云刀绝对排名前三。”

那是一把刀身上布满了缺洞,缺口的刀。

双眉在刀后,宛如是一对并峙的峰。

“凌峰断云,刀出梦断。”

连梦都断了的人,还有可能站着?

一个梦碎了的人,岂不就是死人?

宋暖雨和于寻寻突然之间没有那么的有把握。

不过没有把握并不代表不能一战。

两年前他们杀阴山一枭时也一样没把握。

结果却是他们还活着,而阴山一枭却永远没有在武林中露过面。

手一双,分别在宋暖雨和于寻寻的身上。

已扣红冷垂的剑柄。

潘雪楼的眉没动,刀锋凝定果真如山如岳。

六眸交射,暴然一声响起。

是大雨倾颓了寺庙的一角。

宋暖雨和于寻寻出手,这一刻,他们相信眼前这个叫潘雪楼的刀客会分心;最少俄然响起的声音和挂念里面唐羽铃的安危,心绪会有轻微的转调波动。

这一点点变化,已够他们掌握全局。

“喜乐双剑,谈笑惊世”!

凌峰断云刀呢?

潘雪楼在笑,淡淡的讥诮看着眼前奔挑而至的两点剑尖。

出刀的时候竟然有着轻轻的一叹。

叹息在奇异的刀法和红色的雨珠中消逝。

雨珠怎么会是红色的?

宋暖雨呆呆的看着,看着自己的血从肩臂上喷出去老高,染红了这一片的落雨,红。

于寻寻的表情也一样奇怪。

他在想,为什么自己的剑和宋暖雨的剑会那么刚好同时卡在对方的刀身上。

刀身满布着缺口,其中塞满的两个是喜乐双剑。

“凌峰断云,刀出梦断”!

潘雪楼的刀举高过头,冷锋一向凝住身前的两人。

落,必是两条人命。

“不要!”有人在背后叫了起来,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不要!”唐羽铃跨过崩落的碎砾,进入雨中说着每一个字,道:“他们只是按着布孤征的命令做事!”

所以该死的人只有一个布孤征。

“更何况这九个月来他们也曾经做过一些好事。”女人的声音软软的,就像她的心那般不忍道:“我们是不是应该给他们一次机会?”

宋暖雨和于寻寻已经走得几乎看不见背影。

雨似乎小了一些,东南一角的天穹,微曦泛白的几阳光正尽力要挣出一片蔚蓝。

那远去的一双背影有些儿苍凉。

对于方才出剑的人,潘雪楼何尝不想跟他们把酒论交?

“他们的剑很光明正大!”他叹了一口气,垂眉望着地上污泥小盖的红,轻轻摇头道:“剑就是心!”

有一颗光明正大的心,为何会去杀同样具有一颗光明正大的心?

潘雪楼正在想的时候,霏霏细雨中有两个人走来。

两个人?走得好慢,慢得像是每一步都很吃力。

更近了,唐羽铃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绝对不是因为雨寒天冷。

而是一寸一寸接近过来的“两个人”,其中有一道身影是副骷髅。

一副看起来愁眉苦脸的骷髅。

“苦脸骷髅,请君入冥”,夏斜!

***

“那个年轻人打败了‘喜乐双剑’?”

“是!”

“他用的是什么兵器?”

“刀!”萧遗欢叹了一口气道:“凌峰断云刀!”

布孤征的一双眼眸,刹然暴出精光。

“是昔年米凌的那把凌峰断云刀?”布孤征的眼中竟然有了笑意道:“像这样的年轻人,我们似乎可以把他当成朋友?”

萧遗欢的表情一丁点儿没变道:“是!”

“我相信他一定会找到这里来。”布孤征以一个很舒服的姿势啜着酒,声音像是充满了愉道:“不过我还想再试一试他……”

萧遗欢的眼睛亮了一下,他维持每一个字由喉咙出来时和平常一样的韵律。虽然这需要极大的抑制力,抑制兴奋道:“布大先生决定派谁去?”

“柳晴风。”说话的人似乎连握着酒杯的手都在笑,道:“很可惜和那个年轻人交朋友后便没有机会领教凌峰断云刀的机会……”

所以他指派柳晴风代替他去考验那把刀的“感觉”。

萧遗欢知道柳晴风的紫背金鳞刀曾经受过布大先生的指点。

整整五年。

柳晴风的出手,几乎已有八、九分布孤征的神韵。

他笑了,淡淡的应喏,淡淡的转身,走出第一步。

布孤征认为潘雪楼找到了这里必然会跟他变成好朋友,不但认为,而且肯定。

的确如果没有魏迟留的血案,如果没有洛阳所有的客栈拒收,如果没有夏斜和他的骷髅现在已经找上了潘雪楼要命。

他们一定会变成好朋友。

就像潘雪楼和魏迟留一样,杯酒交生死。

因为他们都是英雄。

英雄和英雄之间并不需要时间来认识对方。

他们的时间是用来做更多有关“英雄”的事。

萧遗欢笑了,当他看见柳晴风的时候,心里正在想。

“如果英雄的刀挥向英雄,是不是也正是因为时间不够的关系?”

柳晴风对于萧遗欢突然问出来的这句话皱眉想了很久很久,才道:“不会,被称做英雄的人一定有他特殊的神韵,彼此一眼就可以认定对方。”

“不过……”他补充了一句道:“除非两个人的心一开始就决定非置对方于死地不可。”

萧遗欢笑了。

他正是要让这件事变成“必然”的发生。

***

夏斜的骷髅是一件很奇怪的兵器。

它来自大漠,大漠的“黄沙天地流”。

据说远在两百年前柳帝王的时代,蜀中唐门便有一个叫唐遥的不世奇才,号称“唐门的手指”!

由于他太恃才傲物,终于被一十二位唐字世家的长老逐出了门户。

一怒,远到塞外凭着巧妙灵特的手指打造出“苦脸骷髅”,一身机关最少有三十二种之多。

“这座骷髅本身就是一个随时可以携带的机关房。”夏斜的声音一向是阴阴沉沉的,道:“对于我要他的命的人,一向会告诉他这句话!”

“苦脸骷髅,请君入冥”。

冥就是地狱,就是死亡。

潘雪楼明白这句话,不过他更想明白道:“你在杀魏迟留的时候,是不是也告诉了他这些?”

“没有!”

“为什么?”

“因为他不配!”夏斜的声音更冷,一双瞳孔烧着怒火道:“一个出卖大明皇朝的汉贼只有死!”

他的意思是,跟这种人说话是一个耻辱。

潘雪楼没有机会再问他最想知道的事情。

夏斜的骷髅突然“活”了起来。

这是一种很奇特的杀方式,夏斜将苦脸骷髅放在自己的身前,用双臂控制着杀人。

人和骷髅之间配合是如此的完美。

恍然一看,真会以为是夏斜的一身骨骼跑了出来似的。

潘雪楼的眼中有一份惊叹。

惊叹于两百年前唐遥的巧思,以及随着制造出这副骷髅所创出大相违反一般武学理论的搏技。

刀出,每一个缺洞拍着空气都发出不同的旋律。

每一寸前进时,空气的阻力滑过刀身的缺洞也都产生了极为微妙的变化。

这种分毫之间的差距,肉眼或许看不出来。

但是生死一线往往也决定在这分毫的变化上。

潘雪楼的刀一动,夏斜立刻感受到无比的压力。

骷髅的双臂平伸,刹那却是左臂一缩右臂暴长一倍。

潘雪楼刀迎,方架住,忽的右臂缩,弹指变成左臂自顶上百会穴罩来。

“好!好古怪的兵器!”潘雪楼笑着,以刀再架格,同时往前一大步迈进。

一丝冷笑,自夏斜chún间而出。

潘雪楼觉得不对时已经来不及。

苦脸骷髅不是人,而是一具机关。所以它也可以做到人类不可能做到的两件事。

那只“手臂”可以倒拗“关节”扣下。

五根骷髅指可以脱出“手腕”如飞爪。

潘大公子唯一可以做的,似乎唯有“闪”。

因为这具骷髅又做出一件人类绝对做不到的事。

头飞,飞头。

机括的弹力让那颗森森刃牙大张的骷头闪电咬来。

好快!

所有的变化都还来不及收入眼。

唐大姑娘惊叫的声音也还来不及发出来。

血已经由潘雪楼的肩头喷出,是五指飞爪入。

血有由着潘雪楼的颈胸喷出,是刃牙飞头咬。

但是他仍旧站着,而夏斜却已经倒了下去。

为什么?

夏斜不信,他实在不愿相信。

但是事实告诉他,凌峰断云刀,潘雪楼的凌峰断云刀的确可以让他倒下去。

唐羽铃的口张得老大,楞在小雨中。

是惊喜盖过了所有的知觉?

还是一种情愫已经系住了自己的心,甚至越逾过对生命。

潘雪楼“收”回了刀,在雨中,在渗出的血滴中。

“凌峰断云刀不愧是十年来最奇特的兵器!”夏斜的眼中就如同他的话一般充满了钦佩,道:“因为它让人们看到刀身都是‘缺洞’,却不会去想到‘刀’其实是由许多碎钢片所‘组合’……”

每一片钢片都有它固定的位置。

所以刀还是刀的样子。

但是当钢片索系在刀柄的机括弹开时,这把刀已经变成了有二十四片暗器,有二十四种不同的气机有二十四路不同的回二十四个不同的方向扑向敌人。

“如果苦脸骷髅有毒……”夏斜要走以前忍不住问了一句,道:“你这样做是不是太冒险?我知道你一定可以躲过。”

潘雪楼笑了,脸色相当的诚恳。

“除了小时候被我爹追着打以外……”他很认真的说着他的话:“我一生从来没有逃过,也没有躲避过任何人。”

夏斜转身时,又听到的一句话是:“而且我相信你并不是那种在武器上淬毒的人。”

夏斜离去时嘴角一直在微笑。

他败了,可是败得他妈的爽快舒服极了。

***

“雨停了!”

唐羽铃用力吸一口气,好像要把屋檐碎洞倾流一柱柱进来的阳光吸入心胸,脸庞洋溢着疲惫后的闲适。

的确方才她做有生以来第一回包扎伤口,而且是流了很多的血的伤口这件事,相当艰钜。

现在她的心里可有一丝骄傲。

虽然伤布那样儿绝对称不上美观。

甚至连“平整”两个字都开不了口称说。

但是最重要的一点是,她也可以为潘雪楼做一点事。

骄傲由她发光发亮的翦水眸子里肆意的倾。

潘雪楼有些痴了。

痴了,伊人的身影映在瞳孔里,蕴染她身后一片迷迷蒙蒙的阳光。

波动的水气,虚虚渺渺有些像云雾里的飘浮。

鹅黄滚镶紫沿的衣裙在微风小动中做尽轻模样,梅英淡疏几束方才湿了犹未乾的垂发翩翩舞袂,伊人小挽袖!

真惊鸿入心。

唐羽铃自己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外头的风吹动一滴屋檐上挣扎不肯走的雨珠落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出一片天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