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出一片天地》

第十六章

作者:奇儒

“石剑不在洞内?”骑梦隐的脸寒,声音更寒。

石剑竟然不在巨门山洞内,所有的声音全讶叫了起来。

雾夫人周身雾气一转,冷肃道:“姓骑的,你别含血喷人,本座方才已经放了回去。”

“哼!哼!是吗?”骑梦隐跨了一步向前,盯住雾夫人那朦胧身影,冷笑着:“这密洞内只有一张桌子一个剑匣,嘿嘿!匣中无剑,是到了那里去?”

方才雾夫人明明有取出以昭大信。

这忽儿不见一定是两人之中有一个有问题。

若不是雾夫人没有放回,就是骑梦隐没取出来。

骑梦隐冷冷一笑,身后的巨门已然了上去,发出轰然大响。

他挑眉,一曳下长袍让众人看清楚了,喝道:“骑某身上可没暗藏石剑,雾夫人何不现身让众人信服?”

雾夫人冷冷一笑,哼道:“好个骑梦隐,原来你是借此计想看我的气机运行?”

“呸!贱人!你作贼心虚了是不是?”连乾坤怒骂道:“清白的话为什么不敢让人看清楚你并未藏剑?”

雾夫人冷冷一笑,道:“本座取剑在先,你们出现在后,嘿!我又何必取了那柄不能用之为武的石剑?”

这话有理。

石剑只是在黄沙天地流里一种尊崇的象征。

天下各处倒是不将它当成一回事。

连阴阳冷冷一嘿,斥骂道:“你的心计以为我等不明白吗?呸!你早知我们两个和骑大先生一道回来本门,怕万一阻挠了你篡位,是以预先藏起石剑……”

雾夫人冷沉沉自烟雾后一笑,道:“好!为了共昭大信,这回开启了石门大伙儿一起进入。”

这的确是个变通的好方法。

骑梦隐冷冷一笑,道:“好,你我之间由谁来开启?”

这可又是个大问题。

谁都知道每开一次巨门的内力损耗可不简单。

如今,谁来冒这个险?

“哼!哼!本座既是已取出石剑,而骑大先生并未取出……”雾夫人冷笑道:“自当由你开启!”

骑梦隐仰首对月长笑,顷刻后收声冷哼道:“好!就由骑某开启,不过……”他挑眉朝向黄沙八大骑,道:“诸位可不能让这贱人暗中下了杀手……”

连乾坤第一个站到雾夫人和骑梦隐之间,沉声道:“骑大先生放心,我等绝不会让这贱人得逞。”

这时连阴阳、连万愁等人亦纷纷围上了雾夫人左右,俱同声道着:“你可以放心……”

骑梦隐点了点头,沉气嘿声里再度双掌推向了石剑巨门。

果又是,十指紫气升着,盘向顶上回绕。

“嘎!”的一响,那石门又一寸一寸的移开。

这回众人的心情可较方才更为紧张。

只见骑梦隐额上冒汗,一寸缓一寸的将那大片巨门往旁暗框内推了开。

足足令人提心吊胆的一盏茶工夫,终于推了开。

他松回了手,长沉一口气入丹田,道:“诸位请入内鉴定……”

眼下,石门又缓缓移了回来。

便是不容犹豫,连万愁朝雾夫人道:“请……”

雾夫人一哼!挟着一浓烟雾和八名长老、骑梦隐一道进入了其内。

这事,外头一百二十名黄沙天地流的精锐俱全神戒备着,他们明白,随时会有惊天骇地的大变出现。

骑梦隐是最后一个进入密洞之中。

眼前那石桌上石匣中果然没剑。

石剑到那里去了?

是不是雾夫人偷了走?

雾夫人冷冷一哼,回身道:“骑梦隐,你把石剑藏到了何处?”

骑梦隐怒斥道:“贱人,到现在你还不承认?”

这话出,八大长老全采取了适当的出手方位,随时会攻向雾夫人而至。

此刻唯有脱曳“神剑大术”才能证明。

雾夫人一叹,哼道:“诸位且看看我可是藏有神剑于身的可能?”

一身烟雾已缓缓消失。

自足而上,只见是身披薄纱的极美曼妙胴体。

那烟雾散后,全身已尽露。

果然,她身上绝对是不可能藏着五尺石剑。

这……是怎么回事?

那骑梦隐双目一闪,蓦地暴喝道:“贱人使诈!”

骑梦隐暴然出拳,这拳好猛利的气机。

同时连乾坤和连阴阳亦双双出手。

他们三人猝然出手,雾夫人和另外六名长老俱为之一愕,转瞬骑梦隐已掌握这难逢其一的机会创击雾夫人。

同时连乾坤和连阴阳亦各自左右夹击。

雾夫人娇斥,全力回避三人联手,却是仍叫骑梦隐力重一拳。

她娇哼一声,忍不住一口血喷出,立即周身又罩上了烟雾。

接着迅速如闪电,投出门外而去。

那骑梦隐和连乾坤、连阴阳三道人影堪堪追出了,回手朝里头六名长老打出一蓬暗器去。

那六名长老那里会料自家兄弟会下此毒手?

弹指竟会中了连乾坤、连阴阳的淬毒暗器倒下。

“轰”的好一响,那石剑巨门又拢关上。

这厢骑梦隐等人追了出来,只见一层一叠的烟雾散在四下,片刻之后方是散开了无踪。

落眼也不见了雾夫人的身影。

骑梦隐冷肃转身,朝向一百二十名精锐统领沉声道:“那贱人方才事迹败露,暗下毒手杀了本门的六名长老……”

他挑眉,斥令道:“立即发令,绝不能让那贱人活着离开了大漠……”

“是!”一百二十声激昂热腾。

方才洞内的情景,他们在下往上看不真切。

不过,里头的呼声以及连乾坤、连阴阳两位长老俱可以做为见证。

骑梦隐已经是他们的门主。

雾夫人是他们的死仇。

这是每个人心中同一个确认的事实。

苏佛儿可觉得这一路似乎太平安了些。

顶上就是那颗大太阳,照得人热烘烘要烤出了油来。

“喂!那些自以为很凶猛的家伙是吓破了胆?”苏大公子边用袖子擦汗,边口乾舌燥的叫道:“他奶奶的!走了七八天一个鬼影子也没见着。”他指的是黄沙天地流那些大漠强盗。

董九紫一哼,拍了拍胯下坐骑,嘘出一口气道着:“反正他们不出来,我们这一路走去就直捣他们老巢。”

“有胆识!”苏大公子笑道:“反正不能让他们快活。”他说着,可举目向前方看去。

只见一尘飞扬不断往这端奔来。

他们这儿的地势可比较高,由上往下远处看去,逐渐看清了是数十名汉子正追着前头一骑而来。

再过片刻细看,那前头的骑上乘客赫然是名长发飘扬的女子,后头则是左胸绘有白骷髅头的黄沙天地流中人。

“哈!说曹操曹操就到。”苏大公子笑道:“还外带来一场英雄救美呢!”

这忽儿,一前一后已让他们看清楚了。

那前头的女人简直美得可以。

更诱人的,竟是只穿着一层薄纱。

苏大公子惨叫了一声,道:“姓董的,你上……”

“为什么?”

“因为哥哥我定性没你好。”

董九紫瞪了苏佛儿一眼,倒奇怪自己怎能忍受这类似无赖的家伙一道作伴?

他没有时间想。

前后的人马已到了面前。

那女子发现了有人,娇呼道:“英雄救命!”

就这一句,便昏厥了过去由马上摔下。

不偏不倚掉在董九紫和苏佛儿之间。

苏佛儿没有伸手,他冲向后头那三十六名汉子。

董九紫也没有伸手。

他想的是,快点解决了眼前这黄沙天地流的家伙,比先救那名姑娘还要来得重要。

由那女人坠马的呼吸,他知道一时片刻死不了。

但是眼前这些人走脱了一个,麻烦会大得多。

黄沙天地流个个在大漠上都是骁战的好手。

但是苏佛儿和董九紫显然比他们强太多了。

三十六名也不过是转眼间便全躺了下去。

苏佛儿是点了他们的穴道,这是比较幸运的一十八名。

但是董九紫的双拳下只有死,打从他的天台山恶人谷给羽红袖和武断红分别占领过后,他就很恨“坏人”。

所以,这是比较倒楣挑错了目标的十八个。

“你……你们……是谁?”天地流的人不信这是事实。

“苏佛儿和董九紫。”

“真的是你们?”

“如假包换!”

活着的十八个可没有话说。

董九紫回身,点住了那名薄纱女子的穴道,双掌一闭她全身的神识,便以内力渡入疗治延生。

那端的事由苏佛儿问话比较好一点。

因为人是苏小子的对手,理当由他去。

苏大公子果然很愉快的笑着道:“请问你们几位大哥,这些日子在干啥?怎的一点‘活动’也没有?”

一十八名汉子中,当头的一个叫札木必回道:“这七八日来本门新任了门主,已经不再干强盗行径。”

“是吗?”苏佛儿看了董九紫那边一眼,哼道:“那……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她……这贱人害死了本门的六名长老。”札木必冷冷一哼!啐道:“这是本门之事,用不着说给你们听……”

“啧啧……一个女人害死了六个武功卓绝的大男人?”苏佛儿摇头苦笑道:“这个女人可不简单?”

他一嘿!哼道:“叫什么来的?”

札木必挑眉,怒道:“我说过这是本门之事,用不着告诉你……”

“好!有种……”苏佛儿大笑道:“反正哥哥我这两日也会找上了你们老窝去,要明白也容易……”

“哈……苏小子,你敢去?”札木必大笑道:“本门四万六千名弟子已经准备恭迎大驾了。”

“是吗?嘿……贵门新门主可真友善,不知是那位?”

“说出来怕你吓尿了裤子。”

“怎会?顶多是骑梦隐那老小子而已……”

“你……你怎么知道的?”

“果真是那姓骑的?”苏佛儿苦着脸道:“他奶奶的!想不到这家伙咸鱼翻身,又有了实力。”

札木必冷冷一哼,讥诮道:“怎样?苏小子,你怕了吧?”

“怕?怕你的大头鬼!”苏佛儿大骂了足足百来声,才停下来哼道:“稍会儿哥哥我就通知阿克苏王朝派十万大军将你们老巢给翻了。”阿克苏国王玛拉哈可是他爹苏小魂的拜把子兄弟。

札木必脸色一变,停了半晌才道:“真要血染黄沙?”

“那有什么法子?”苏大公子叹气道:“那个姓骑的可是中原大大有名的魔王,当年九重鬼寨的修罗大帝是他……”

“什么?是他?”

“骗你天打雷劈!”苏大公子用力踢了踢沙子,哼道:“此刻不杀他,只怕以后坐大了发起战端,那才真是千万生灵涂炭咧……”

札木必沉吟了片刻,忽的抬头盯住苏佛儿道:“你所说的一切可都是真的?”

苏大公子猛的凑到人家鼻子前,哼了又哼道:“你以为哥哥我闲着没事,不在江南享福,跑来这花不香、鸟不语、狗不拉屎、乌龟不靠岸的地方干啥?”

札木必苦笑了半晌,一叹瞅着那名女子,道:“如果能阻止骑梦隐发动战事呢?”

“那是最好了,问题是有办法吗?”

“有!”札木必一指那薄纱女子道:“她!”

札木必说完,双目冷冷一闪,道:“不过事成之后,我们还是非杀了她不可。”

“为什么?”

“别问为什么?”札木必倔强冷硬道:“这是上天的使命。”

久远有一个传说,那传说当天地流还是个王朝的时候传下来的。

九天九地的诸魔嫉妒黄沙天地流的骁勇善战,而且将诸魔的信徒烧杀,所以派下了魔王必洵的女儿。

魔王必洵的女儿化成一个绝世美女,引诱天地流的国君荒于朝政。

前后不过半年而已,王君大杀功君以博取美人欢心。

自是天地流国在短短的三年内便遭外敌所灭。

至今数百年了尚无容身之处,只能在天地黄沙间到处流浪飘泊。

好不容易终于有了今天的基业。

却是喻帮主重蹈先人覆辙,迷上了这个女人。

札木必没有说出这段因缘,他只是冷然坚决的又补上一句:“我们绝不能让魔王必洵的女儿再毁掉我们一次!”

入夜小寒意,伊人缓舒目。

苏大公子和董大少爷望着醒来的薄纱美女,半晌后方由董九紫问着:“你叫什么名字?”

美人妙眸一闪,温慵慵小嗔笑:“我复姓宇文,叫做宇文风铃。”

她又一笑娇艳,看了苏佛儿和董九紫一眼,道:“是两位英雄救了小女子?”

董九紫看她要挣扎起身,淡淡的将由黄沙天地流那批汉子中一具体剥下的衣服丢过去道:“你先穿上。”

宇文风铃竟是会脸颊一红,果真依言穿上了。

董九紫看了苏佛儿一眼,人家可是耸了耸肩,道:“我那些可问完了,换你问你的份……”

董九紫掀了掀眉,淡淡朝宇文风铃道:“他们为什么要追杀你?”

宇文风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出一片天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