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出一片天地》

第十七章

作者:奇儒

伊田美子一睁开眼,只觉得眼前是一片黑暗。

耳畔那个和尚嘿嘿笑了,道:“别出声,有事儿。”

伊田美子一哼,道:“这是那?”

“告诉你别出声……”

“这是那?”伊田大小姐可大声了点,道:“你和尚不说我就叫得更大声……”

“好!好!好!算是怕了你啦!”小西天苦笑了一声,压低着声音道:“你记不记得这绿洲有片林子?”

“你以为姑娘那么笨啊!当然记得!”

“好!我们就在林子下面……”

“林子下面?”伊田美子叫了起来,道:“有没有搞错?”

小西天可急啦!嘘道:“小声,小声……你这人到底知不知道姑娘人家不能大呼小叫,还是不知道‘小声’怎么学?”

伊田美子哼了又哼,叫道:“我们两个都不知道,我要找单姐姐……”

“你找她干啥?”

“我找她,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伊田美子恨恨道:“方才好像是有人点了我的穴道?”

小西天吞了口口水,道:“问我就行了。”

“你?哈……本姑娘到中原就最不相信你!”

什么话?我小西天是德高望重的大师咧!

这忽儿,一道萤光移拐了弯,从下头进了来。

那伊田美子可看清楚了这“房间”内的情景。

自己的顶上就是泥层,还有木条隔着。

身旁除了小西天除外,札木必那一干兄弟可是一个个躺得四平八稳,好像很习惯似的。

细眼朝四下瞧了,这儿可真像躺在棺材里。

伊田美子看清楚前面下头灯火处,比较空旷,可以容一个半人那么高。

不是自己这儿高,而是那边挖得比较深。

伊田美子滚了滚,滚出去落下了朝来人一看。

正是天下最美的单姐姐,立即是高兴拉了单文雪的手笑道:“单姐姐,这是怎么一回事?”

单文雪一笑,温柔道:“小西天师父没说吗?”

“我才不喜欢听他说话。”伊田美子了耳朵,道:“难听死了,一点也不像姐姐这么美妙。”

“什么话?”小西天叫了起来,道:“喂!大师父我还懒得理你咧!”

伊田美子一瞪眼,骂道:“‘小声’你会不会写?”

小西天一呆,可在上头翻过了身去。

这厢单文雪一拉伊田美子坐到地上,道:“伊田妹子,这里是黄沙天地流平素就挖好了绿洲下的秘道。”

“秘道?”伊田美子一笑,点头道:“我知道了,平素躲在这儿,有商旅在上面休息就冲出去抢劫……”

“妹子真聪明!”

“没什么。”伊田美子笑道:“我们忍者也有这一套。”

她又皱眉了,问道:“我们躲在这儿干啥?”

“在医两个朋友的伤……”

“他们伤得很重?”

“是……”单文雪眼中有一丝忧虑,道:“比想像中重得多了……”

萧天魁本来就已重伤,再加上和骑梦隐那一战,能活下来真的是奇迹。

伊田美子想的倒不是这些,而是:“方才是不是有人点了我的穴道?”

她只记得最后的情景是那些巨鹰在夜色下而来,然后呢?便是身子一麻便失去了知觉。

单文雪轻轻一笑,拉着伊田美子坐到了一角,放下了灯烛,缓缓道:“我们稍早救回来的两人是中原武林的名人,米小七和萧天魁……”

“我知道他们……”

伊田美子点头道:“但是,他们没有苏哥哥有名。”

小西天在那上头听了只有肚子叹气。

我看连苏小子他老子在你这小丫头的心中都没有那小子有名。

单文雪淡淡一笑,接道:“其中那位米小七姑娘和佛儿之间,呃……有很深的交情……”

伊田美子偏着头道:“那跟我被点了穴道有什么关系?”

单文雪轻轻一叹,道:“这中间有很多的因由,一时也讲不清,只能说小七和佛儿认识在先,后来……”

“我明白了……”

伊田美子倒是不笨,道:“只是后来苏哥哥娶了你,而且生了一对双胞胎,禅文和禅雪。”

单文雪轻轻的一点头,伊田美子又皱眉了,道:“那……我还是不明白跟我被点了穴道有啥关系?”唉!所以说你不聪明嘛!“小西天在上头叹气道:“那位米小七本是人中龙凤,后来见到单大小姐才勉强克制了自己的情感退让……”

因为单文雪也是世间奇女子。

“但是如果你在旁打岔就不同了。”小西天虽然是和尚,倒是一副对男女之事很了解的样子。

“不同?会有什么不同?”

“大大不同的是,你在她面前对苏小子一下哥哥长,一下哥哥短……”

小西天叹气道:“那岂不气死她了?”

男女情感之事,自来是千古最难心结。

伊田美子用鼻子哼了哼,道:“那又怎样?我偏偏就是要气她……”

说着,便是要站起来。

单文雪轻轻一拉伊田美子的手腕,柔声道:“伊田妹子,难道你连姐姐的话也不听?”

伊田美子一楞,这才嘟着嘴道:“好吧!姐姐怎么说便怎么是了……”

她说着,忽然又皱眉道:“但是我怎么称呼苏哥哥?”

“就叫那小子苏大侠吧……”

小西天在上头嘻嘻探头道:“我倒想看看他的反应。”说着说着,望向秘道出入口“咯咯”的笑了起来。

在秘道的另一头,米小七的情况虽然很危险,但是萧天魁显然更是气若游丝。

米小七的眼睛还可以睁开。

萧天魁却是闭得有如两片眼皮子是黏在一起似的。

苏佛儿全身大汗的抽回了双掌,望着萧天魁的面庞一叹无语。

另一旁,董九紫也抽回了双手。

深皱的双眉,让米小七心弦又大大一紧。

“萧天魁的伤……”

米小七吞了口口水,勉强问道:“他是不是已经……”

苏佛儿不太敢将目光看向她,只有别过头去道:“七彩圣果的神奇之力,最多只能保住他的心脉……”

米小七一震复是一叹,道:“难道他真是非死不可?”

声调之间,除了武林同道外似乎还有一点什么?

董九紫嘿的一声,道:“如果能在三日之内找到骑梦隐,并且逼他就范或许有救……”

然而,这是几乎不可能的事。

“嘿嘿!可不一定只有那老小子有……”

角落忽然有人冷冷笑了起来,但是声音仍旧是好听极了。

那人正是“大恨后”、“雾夫人”两个头衔的宇文风铃。

“你有办法?”苏佛儿有点不相信的看了她一眼。

“法子是有……”宇文风铃笑得好清脆,道:“只不过那要看交换条件,你们答应不答应了?”

董九紫双目一寒,嘿道:“大恨后,如果你不想遗憾终身的话,最好在董某用恶人谷那一套以前快招了。”

天台山恶人谷的恶人可不少。

但是一个董九紫和他妻子云小贝却管理得很好。

好到那些恶人想都不敢想为恶。

宇文风铃却有把握得很,道:“你们还要借助我对付骑梦隐,嘿……说不得以后还有明冷香那贱人和羽公子咧……”

她说的可是实情。

的确还有许多地方不得不和这女人合作。

董九紫牙根一咬,转过头去不吭半句。

“好吧!你打算什么条件?”

苏佛儿叹气道:“万一法子不灵的话,我保证你的麻烦可大了。”

宇文风铃“咯咯”娇笑了起来,瞅了苏佛儿一眼道:“很简单,帮助我登上乌兰察布盟的可汗之位……”

“什么?”

“叨急!”宇文风铃轻轻一笑,缓声接道:“待我登上可汗之位后,绝不会成为蒙古人的附入侵中原……”

这句话倒是很有吸引力。

问题是宇文风铃的保证可以相信?

苏佛儿显然好好的想了一阵,终于叹气道:“可以,但是你必须配合我们的行动!”

“哈哈哈!”宇文风铃一串娇笑之后,哼道:“我的话还没说完……”

“啥?你还有条件?”

咱们苏佛儿大侠差点昏倒,嘿道:“喂!别太过份!”

“哼哼!另外一件事就是我登上可汗之后,你们这些人全部不准踏入乌兰察布盟的土地上一步。”

宇文风铃得意道:“我是指现在在地道下的任何一个中原武林人……”

苏佛儿一双眼直挺挺的看了人家好半天,转瞬又看见米小七投来的眼光。

终于,他问话:“你们有没有意见?”

米小七摇了摇头,董九紫则大力一踱脚到了另外一端抱臂站着。

这位董名侠满腮的胡须则像怒极了似的,全刺挺直的。

苏佛儿苦笑一声,朝向宇文风铃道:“好啦!你现在可以说了吧!”

“杨雪红!”

“什么?那个女人……”

“以帝王绝学某一部份的心法,可以救萧天魁的命。”

宇文风铃长笑而自负的道:“你别忘了,我是一个可以用感觉‘知音’和‘学习’别人武功的人。”

固阳城好静。

三更正,当然是酣睡最沉的时候,静是正常的。

不正常的呢?

是一个压迫感,一种杀机!

邝寒四在可汗金殿上头,发觉对面的屋檐上赫然有潘雪楼的身影。

潘雪楼这个人,这个英雄,这个英雄的英雄事他当然知道。

在这种地方碰到这种人是很愉快的事。

隔着三丈外,他欣赏潘雪楼的背影。

完美而没有任何的空门。

这一刹那邝寒四又惊讶又佩服。

以自己干杀手的经验来说,竟然对这人无能出手的余地。

更惊人的是,潘雪楼虽然没有回头。

但是确确实实的他感觉到潘雪楼的背在看着他。

不只是背,而且还有刀。

好骇人的杀气已反罩在自己的四周。

邝寒四心中有所感觉时,已经无法遏止。

是由于自己“想”而引动杀气,杀气让潘雪楼产生了反应。

而可怕的是,潘雪楼的反应如此之强,已令自己慾罢不能,唯有谨守全身空门对峙。

妈的!潘雪楼这小子在想什么?

我们寒四公子在肚子里骂,潘雪楼何尝不是?

背后那人令自己不舒服极了。

特别是无声无息斗然罩来的杀气,还真吓了自己一跳,想不到明冷香左右竟有这等好手。

潘大刀客在估计,若是回身一刀,胜负各半。

所以现在唯一的方法,就是彼此比耐力。

只要其中有一个人露出了破绽,死!

潘雪楼正用全副精神应付背后杀机,下头忽然间有了异样。

只见这一大片花苑内忽的四周的房内涌出数十名执着大宫灯的姑娘来。

一刹那花苑内充满了少女的嘻笑,四下播了出去。

这是令人由讶异而变成觉得是诡异的事。

三更半夜的有这档子事是为啥?

忽然间一阵阵的香花气息随风送出。

登时只见成千上万的花朵,从屋内被了出来,好快间已将这偌大的花苑了厚厚的一层花毯。

潘雪楼在皱眉,后头另端的邝寒四也在皱眉。

对面黑情人则支着头,趴在屋顶上好笑的看着。

他奶奶的!哥哥我倒想看看羽的和姓明的小女人能变出什么花样来。

黑情人绝对相信羽公子已经知道狼王庙之事。

正看着,忽然间一阵丝竹齐鸣中,羽公子含笑的踱了出来,身旁依偎着正是当今登上可汗尊位的明冷香。

这厢看下,这一对真是狼狈为姦。

黑情人的右手早已触摸到了“黑情人”。

他的脸上有一抹奇异的笑意。

冷大先生曾派他混入龙虎尊接近杨雪红,甚至算定了会和羽公子一战,这是有道理的。

因为以冷大先生的才智,费了三十年的光阴蠡测出十之八九第五剑胆的心法奥妙。

羽公子承自第五先生最上乘心法之一的“一清之”神功。

相同的,自己在舞动“黑情人”时,也具有“一清之”神功的奥妙。

而且有几手绝活是专门对付羽公子设计的。

那是由大舞在三年前,三次战斗中得来的经验。

羽公子扬声大笑的扶着明冷香的纤腰到了花毯中间。

那里早已摆上了桌椅。

有桌有椅有美人在畔,自然还有酒。

羽公子意气风发,大大饮了一口便是吟唱道:“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

一唱罢,又哈哈大笑道:“好个范仲淹,这首渔家傲写着塞外汉客心情真是好极了,哈哈哈……”

最后这句分明是别有所指!

黑情人眉头挑了两下,肚子里可骂啦!

好小子,你是左拥美人右执杯,一张嘴巴还有闲功夫唱词儿,哥哥我却在这儿吹风。

下头羽公子一拍掌,哈哈道:“来一段舞兴吧!”

明冷香娇媚一笑,嗔哼道:“平素老看多了女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出一片天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