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出一片天地》

第十八章

作者:奇儒

他们都知道那个故事。

而且都很尊敬那个故事中的主人。

“虽然是敌人。”有人喟叹道:“却是令人不得不打从心里尊敬。”

远到里外的苏佛儿没听到这句话。

但是,最少他和单文雪很平静的到了公中滩,也很快的找到米小七和萧天魁休养的木屋。

“我们的任务完成了……”神鹰队的人告别时朝萧天魁昏迷的躯体恭敬的一抱拳,适才纷纷呼啸巨鹰而去。

“董九紫他们不知如何?”苏佛儿皱着眉,摇头道:“按理说,已过了两日应当是来了……”

单文雪放下杨雪红在另一张床上,转向米小七轻问道:“小七妹子,情况如何?”

“我在复元中……”米小七移开了目光,看向萧天魁道:“只是他……可能很危险了。”

苏佛儿大步过去,把了一回萧天魁的脉,半天后方下来嘘出一口气道:“虽然气若游丝,心脉还保住生机……”

他便是一个回身,走向杨雪红握了握她的手腕。

“大还丹的效力已现,你助她一臂之力便可以清醒过来。”苏佛儿是朝单文雪说话。

单大美人温柔一笑,便不答话的出手在杨雪红肩井、神藏、丹田、地之会穴各自用双掌拂下。

看似行云流水,却在这闪电般的拂过间已见满额汗出,须臾,那杨大小姐便缓出一口气睁开了眼。

她弹身跳起,双掌肃于胸前。

“喂!可不是救你想打架!”苏佛儿嘻嘻笑道:“姑娘可是杨八代主雪红姑娘?”

杨雪红打量了眼前这家伙一眼,那双眸子忽的一亮。

“苏佛儿?”

她调眸看了屋内另外两个女人一眼,惊讶道:“单文雪和八尊长老?”

“聪明极了。”苏佛儿哈哈大笑道:“我们救你的事不用提了,倒是你怎么会和羽公子和独孤斩梦动手的?”

“你知道?”杨雪红看了自己的伤势一眼,叹道:“这可是说来话长……”

杨雪红声音哽咽了,道:“可怜的是羽铃妹子……”

“羽铃?”苏佛儿讶声道:“你是指潘雪楼英雄的那位唐羽铃?”

“是,她……已经死了。”

单文雪往前一步,扶住杨雪红颤抖的身体坐下,也落坐在她的身畔道:“雪红妹子你先别伤心,反正债是得要回来,不过我们现在有一件救命的事要你帮忙……”

杨雪红长吸一口气稳定了神,抬眼问道:“是什么事?”

“救我们一位朋友!”苏佛儿指了指病床上的萧天魁道:“需要借助你的帝王绝学……”

杨雪红讶异道:“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本门的绝学有此殊胜。”她一顿,接问道:“帝王绝学博大精深,不知道苏公子指的是那一部份?”

这点宇文风铃并没有说,所以他也不知道。

“这可能需要你妹子看看萧英雄的伤势再判断……”单文雪接答道:“因为我们也不明白。”

杨雪红轻轻点了点头,缓缓起身。

便是由单文雪扶着到了萧天魁病榻之侧,落目在他的手臂上。

“好毒!”杨雪红讶呼道:“这种剧毒竟然能活得下来?”

苏佛儿双眼一亮,嘿道:“你认得这毒?”

“是老字世家的‘无葯奇毒’!”杨雪红冷哼一声,道:“其实这种毒早在两百五十年前便有了……”

“那杨姑娘是有法子解救了!”

米小七撑起身子,急切的将目光望过来,道:“是不是在两三百年前‘帝王’他们就曾经研究过?”

杨雪红喟然一叹,将目光望向苏佛儿,道:“是谁告诉你们,帝王绝学可以解这种毒?”

“一个女人……”

“女人?”

“是一个叫宇文风铃的女人。”苏佛儿尴尬笑了两声,接道:“她有两个外号‘雾夫人’和‘大恨后’……”

大恨后!

“嘿嘿!难怪了!”杨雪红点了点头,道:“大恨后和明冷香这对女人都是‘蒲衣神功’的传人,怪不得她知道。”

“这么说是正如小七妹子所言,昔年的‘帝王’柳帝王父子曾经研究过了?”单文雪问着。

杨雪红点了点头,道:“先人是曾经有过研究,但是……”

“但是怎样?”

“这毒取名为‘无葯奇毒’是有它的道理!”

杨雪红这句话立刻让所有的人全数为之心口一紧。

难道只能眼睁睁看着萧天魁死在自己的眼前?

“先人曾经有门心法……”杨雪红缓缓道:“我没用过不知道效果如何?但是先师一再警告,非万不得已为了保命不可动用……”

她说到这里已是气血上冲,双颊嫣红如火。

米小七急切问道:“那心法是如何不妥?”

“可以解天下任何的毒。”

杨雪红轻叹一口气,道:“但是也要付出代价。”

“什么代价?”

“一身武功全废!”

好大的代价。

对武林人来说,有时这比死还痛苦。

苏佛儿沉沉的叹了一口气,他没有资格。

没有资格替萧天魁做这个决定。

好长一阵沉默,风来。

风从彦花山而来,混和着沙的气息和树木的味道。

良久良久之后,有人轻轻的说话。

“救他!”

米小七坚决而肯定的说着每一个字:“救他!”

苏佛儿和单文雪一句话也没说。

他们都明白米小七说这话时的决心和心意。

她赌下了自己的一生。

只要萧天魁活了过来,米小七愿意以一生来照顾他,陪伴他。

十年。

漫漫十年的情感在这一刹那决定。

“奇怪?和尚的心口怎么一直跳?”小西天偏头,自个儿喃喃道:“怪哉!是怎么一回事?”

“我的妈呀!”那位扶桑姑娘伊田美子叫了起来,道:“和尚,心口不跳岂不是变成了死人?”

她自个儿说着,便是咯咯笑了起来:“那和尚就是妖怪了!”

小西天瞪了她一眼,用力哼道:“跟你说过了几百回,姑娘人家要庄重,不要满口妈呀的乱叫……”

这时那位可雷在小西天另一侧哈哈大笑着,道:“这位姑娘有趣得很,不知是那儿来的?”

“扶桑……”小西天苦着脸叹气道:“这小女子人在蛮夷扶桑听得苏佛儿那小子的大名,便千里迢迢渡海来了中原。”

“呃?然后呢?”雅克也很有趣致的凑过来,嘻嘻道:“她找到了苏佛儿?”

“是找到了,而且还强迫认人家为义兄……”

“哈哈哈!”可雷大笑道:“倒是率直得很!”

伊田美子给人家一夸,这可得意起来了,道:“嘿!和尚听到了吧?大家都夸我。”

夸你的头!小西天在马背上着,看了几眼四下的景致,这彦花山不愧是塞外名山。

甚至隐约间还有见得喇嘛庙,别有出尘味道。

“啧!那天和那些喇嘛们谈佛论禅一番……”小西天深深吸一口气,心情倒是平和了不少。

董九紫走在最前头,一双浓眉可是紧皱着。

身旁的“大恨后”宇文风铃嘴角不时有一丝奇异的讥诮,这女人是比蛇蝎还要危险的动物。

到时骑梦隐被逼下了门主之位,这女人接掌黄沙天地流会如何?

董九紫没有把握。

“你在担心什么?”宇文风铃瞅眼过来,冷诮一笑,道:“你的目的是骑梦隐那老贼不是吗?”

她可是轻轻嘿笑了起来,道:“你最想要的就是将他关入恶人谷内对不对?而我的目的就是逼他下门主之位,咱们合作各有各的好处,不是?”

董九紫挑眉看了她一眼,又听宇文风铃嘿道:“到时你带你的骑梦隐回中原恶人谷关着,我在我的塞外当门主、可汗,可是两不相干啦!”

宇文风铃这话没错。

他的目的是带走骑梦隐,剩下的就是苏佛儿的事啦!

董九紫和苏佛儿并不是朋友。

他们只是同样是大侠,都是英雄。

苏佛儿在十一岁时就曾挑战过董九紫的师父东海传人,当然苏佛儿那时败得很惨。

但是为了这事,一代大侠苏小魂也曾在千招之后打败东海传人,那是东海传人有生以来第一次失败。

所以苏佛儿总有一日会再往东海挑战东海传人。

就像董九紫有一天也会挑战苏小魂。

这是江湖中人人都知道,而且等待的事。

就如同在三个月内俞傲和忘刀先生的一战同样。

董九紫凝目看着宇文风铃,嘿的一声哼从他满腮的胡虬中沉沉道:“除了骑梦隐外,董某也想将你带回去。”

宇文风铃的脸色变了变,勉强笑着两声挑眉道:“董九紫,你可别忘了我们的约定,嘿嘿!要助我登上可汗大位……”

董九紫瞪了她一眼,忽然听到前头一阵騒动。

“发生了什么事?”可雷策马向前喝问着。

“回禀统领,是两位长老率人挡在入谷的山道上……”

这时雅克、齐尔和哈布拉也纷纷策马到了前头。

只见得连阴阳和连乾坤两人踞坐在马背上,冷恻恻的打了过来。

“两位长老挡住我们入山的道路?”可雷皱眉问道:“难不成里面有什么变化不成?”

“嘿嘿!可雷,你好大的胆子!”连乾坤冷喝的一指后头的宇文风铃,道:“怎么不杀了那个妖女?”

“因为事实可能不像我们听到的那样!”

可雷扬声道着:“各位兄弟,有关于六位长老之死,我们都只听到片面之词,我现在将这女人带回来的目的,就是要看看六位长老的死因,以便查出真相……”

这声音传开在山林间回汤,刹时引得各处明暗的黄沙天地流弟子议论纷纷,一个个的现身出来。

“可雷,你说这话是要负很大的责任的。”人群中有人喊唤着。

“我知道!”可雷昂首回道:“如果此举有损碍了骑门主和两位长老的名誉,可雷甘受任何惩罚!”

“小子好大的口气……”

连阴阳看情况不太妥当,喝道:“念你们曾为本门立过不少功劳,现在给你一个忏悔的机会!”

连乾坤嘿声接口道:“杀了他们,将功赎罪!”

可雷这厢还未答话,那后头的伊田美子已是忍不住斥声道:“两个老顽固,看看不就知道真相了?难道是你们作贼心虚?”

这小妞清脆的一叫,可让连阴阳和连乾坤脸上大大挂不住,四下族人的眼光好像很赞同的样子!

“是啊!反正到时看了体就可以明白一切……”人群中有人鼓噪道:“更何况他们已进入圣谷内,想逃走也是不可能的事……”

“可不是,上回让那女人逃走,是因为人马未聚……”又有人接道:“现在最少有两万人在圣山外,怎样也不怕他们逃掉……”

经人这么一说,还真引起全体的鼓噪来。

一时成百上千声皆是同意之声,直弄得连乾坤和连阴阳好挂不住面子。

那伊田美子可得意了,朝小西天昂了昂首嘿道:“怎样?本姑娘一句就摆平了。”

什么摆平?事情才刚刚开始咧!

和尚心里才想着,忽然间有人冷笑出声,道:“真是妖言惑众,各位兄弟,你们难道忘了本朝灭覆之耻?”

小西天嘿的望去,只见得东首山林内一人一骑扬蹄而至,沉凌逼人的气势大是不凡。

“马忽塔……”

“在塞外这是一种尊敬。”宇文风铃双眉轻皱,对着董九紫低声道:“看来这人在他们之中颇有份量。”

董九紫一点头,朗声朝向马忽塔哼道:“这位英雄……贵朝在数百年前覆没之事,和今日查出真相有何相违?”

“黄沙天地王朝就是败亡在女人之手。”马忽塔踞坐在马背上朗声传遍山野,道:“今天岂可叫历史重演?”

“偏执之见!”伊田美子忽然叫了起来,道:“这是什么屁理?把几百年前的事端出来现在谈。”

马忽塔在黄沙天地流一向自视甚高,伊田美子这厢在众人面前喝叫,简直是挑明在羞辱他。

登时马忽塔双腿一挟马肚,自马囊中抽出一具骷髅,便是奔向伊田美子大喝。

“小贱人,看我来教训你!”

好快速,这九个字说完已到了伊田美子身骑之前。

小西天在这刻已然阻止不了马忽塔的人,马、骷髅这正是他们担心的事。

“伊田美子……”小西天大叫:“手下留情!”

他不是怕马忽塔杀了伊田美子。

而是怕这个扶桑伊贺谷的女忍者杀了这蛮汉子。

刀光闪。

扶桑的长刀,一等一著名的“轰天”名刀已出。

那划开的刀光有如一道闪电,不!有如一层闪电。

一刀双首!

一颗是骷髅头,另外一颗呢?

当马忽塔的血由颈脉上狂喷出来时,满山的风忽然间变得肃穆、惊骇和杀气。

“唉!伊田大小姐。”小西天看了一圈四周众人的眼神,只有叹气道:“这回你可惹出了大事。”

伊田美子一挑眉,不服气道:“什么大事?难道他们输不起?”

这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出一片天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