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出一片天地》

第十九章

作者:奇儒

唯有的是那双自己熟悉的手紧紧握着自己。

她无法想像羽公子这样的高手也会死。

好长的沉默,明冷香激动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十指,握住自己手掌的十指已冷。

她的心也冷了。

郎君的双手终于无力的垂落,沉重重的彷如自己的心掉入了地狱,又轻飘飘无力的有如自己的灵魂也被抽离。

真想不到一代枭雄的羽公子会死于盛年之时。

明冷香已无泪,立起的身姿有如石像般的挺直。

闷闷的天雷轰轰而来,越来越近。

终于是闪电夹在霹雳中猛击着大地。

“你放心吧!我会完成你的遗志……”

明冷香轻轻的声音由心底响起,道:“石剑的秘密和独孤斩梦的第十七剑……”

她长长吸一口气,声音变得嘶哑而厉,道:“我会用这两种武功杀光他们替你报仇!”

声音穿出了地窖和凌空而落的大雷鸣响共振。

哗啦啦!好大的雨奔下。

好大好大的雨,雨打在伤心人的身上。

碎石般的雨珠打在身上很痛。

痛,可是怎能和心中的痛相比?

新坟初,连天也哭。

潘雪楼忘了自己曾有泪水。

咸咸的,滑过双颊沾濡在嘴角,咸咸的。

刀犹在手,情却已死于心中。

羿死奴的心呢?

多少次梦里,曾想过有一位亲人?

一位就好。

不管他是断手缺脚,甚至是疯子都无妨。

只要知道这世界上有人和自己是相同的血缘,他愿意跪倒拜伏在天地间三天三夜。

他知道他有。

却是在最接近的时候上天又带走了她。

雨,更大。

羿死奴忽然有一股怒气冲上了顶门,恨!

他好恨天,好恨地,好恨人间千百事。

更大的雨,更激昂的奋怒。

忽然一声厉的长叫由心底长啸而出,在大雨中羿死奴狂奔了起来,好快好快的被雨幕遮住了身影。

黑情人在讶异中想追,却叫邝寒四的手轻轻拉住。

“现在谁也劝不了他……”邝寒四的声音充满了悲凉,道:“心病只有心葯来解。”

自古来失心疯的确不是可以劝得醒。

黑情人深深叹了口气,眼前的潘雪楼背影不动如山。

更大的雨却越发显示出这道背影的苍凉。

他一叹,走向前轻轻拍了一下这位朋友的肩头,道:“唐姑娘绝对不希望你这样……”

黑情人凝视着坟碑,上头是用刀一痕一痕的刻出惊心动魄的字。

“爱妻羽铃之墓”!

简简单单的六个字,却因为刀锋刻处的深邃而令人强烈感受到刻划者的心情。

无情如死。

“我知道说什么都没用……”邝寒四也站到了另一侧,他缓缓而有力的接道:“但是我更知道找到杨雪红姑娘会对唐姑娘的死知道得更多。”

潘雪楼的眼睛忽然闪了一下。

“她们出固阳城后,先往北绕再往东入关。”黑情人的声音也激昂了起来,道:“以羽公子来回的时间计算,约莫可以猜出方位内十里方圆。”

潘雪楼的目光终于抬离了墓碑,每一个字说出得好吃力,道:“你们去,我留……”

一阵沉默后,潘雪楼缓缓又道:“别阻止我……”

黑情人终于叹了一口气。

他知道潘雪楼留下来的目的,杀羽公子。

潘雪楼最后一句话却表明了如果是朋友就别劝他。

但是,以潘雪楼的一把刀能杀得了羽公子和明冷香?

黑情人没有说话,邝寒四也没有说话。

这个时候有马蹄破雨踏水而来。

是谁?

杀气一弹指间蒸破了雨珠,变成朦胧的一层水气。

在这个时候来的人,来这种地方的人几乎只有一种。

杀人的人。

我已经没有办法阻止潘雪楼去杀羽公子,黑情人在叹气、在苦笑,但是最少可以阻止任何一个人来破坏这种肃穆的气氛。

人影在马背上。

黑情人弹身而起,击中“黑情人”已是凝视将发。

“停!”是个女人的叫声。

“我是来告诉你一个消息……”

卡拉娇媚的身影在雨中轻笑着,雨珠从发梢滴落。

几许流海贴在额颊特别有一番味道,黑情人看了她一眼,冷嘿道:“你倒有胆敢来?”

“怕什么?”卡拉咯咯笑了,道:“你应该奇怪的是我为什么找得到你们的行踪?”

邝寒四冷哼哼乾笑着。

这可是大事,连卡拉也知道的话,羽公子和明冷香又会如何不知?

卡拉看着黑情人和邝寒四一眼,最后的目光落到潘雪楼的背影。

眸子忽然变得好温柔。

黑情人见过不少女人。

他可是百分之一百的相信,这是一种女人对仰慕的男人时才会出现的目光。

“羽公子死了!”

“什么?”

三个男人同时讶叫,潘雪楼更是激动回身跨步。

这一跨好大步的到了卡拉的骑座之前。

“怎么死的?”

“死在一个人一把刀下。”卡拉看着潘雪楼,虽然雨正大,但是那种眼神绝对热切得可以融化一切。

“那把刀的名字叫‘凌峰断云刀’。”卡拉缓缓的道:“而那个人的名字就叫做潘雪楼。”

好长一阵沉默,潘雪楼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真想不到羽公子就这样死了!

想不到啊!他在这刹那间忽然若有所失。

全身一下子懒洋洋了起来,甚至连手上的那把刀也无力的垂落到地上。

泥泞一下子便沾满了刀鞘、刀柄。

黑情人的心痛了一下,却说不出话来。

“明冷香正调派兵队四下寻找你们的踪迹……”卡拉诚恳的道:“一炷香之内就可以编整完全,你们快走吧!”

“她知道我们在这儿?”黑情人问。

“不知道……”

“那你怎么会知道?”

这是邝寒四最想知道的事。

对于一个杀手,一个杀手组织的首领而言这比什么都重要。

“凤舞西天!”卡拉很简单的说出四个字,潘雪楼的脸色竟是为之一变。

“紫气东来……”潘雪楼注视着马背上这个女人,挑眉道:“你是冷大先生的……”

“孙女!”卡拉嘻嘻笑了起来,忽然摊开了手。

手上有一粒晶莹剔透的东西。

不大,正好跟一滴眼泪相当。

观音泪。

“你……”黑情人大大吞了一口口水,乾涩道:“你就是冷大先生唯一的后人,冷无恨?”

“很吃惊吗?”

冷无恨咯咯笑了起来,忽然又正色的道:“你们跟我来吧!我有一个地方可以藏身……”

这次倒也奇怪,潘雪楼二话不说的跟着就走。

黑情人和邝寒四都嘘出了一口气。

他们稍微放心了一些,最少潘雪楼的身上又充满了生命力。

羽公子的死和冷无恨的出现好像产生了一股奇妙的力量,牵动活起了潘雪楼的生机。

“这总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黑情人缓了一口气,脑海中却忍不住想起了杨雪红,人呢?

从窗口望向南方可以看见最远天际处,黑沉压压的乌云顶在那儿。

“那儿有好大的雨……”杨大姑娘支着下巴,轻轻一叹!

她回眸,米小七已经可以坐起,坐在萧天魁的床前。

这就是人世间的爱情吧?

她又将目光看向窗外庭园中,苏佛儿和单文雪正在漫步,这刹那黑情人这个人的一切忽然浮上了心头。

他们还好吗?

他还好吗?

杨雪红轻轻的摇了一下头,多想赶回固阳城去。

她起身走到萧天魁身旁,这个男人已经可以睁开了眼,眼眸正和米小七无言的对着。

他虽然还没有力气说话,但是已够。

杨雪红轻轻一笑,捏了捏萧天魁的手脉。

很有韵律的脉搏正表示这个人的生命逐渐强壮,她满意的放下,朝米小七轻轻一点道:“这两天来萧英雄的毒已经化入了他的体内……”

米小七微微一颔首,平淡的声音却有浓浓的感激,道:“谢谢!”

杨雪红不再说话,缓缓的又移步到了窗前。

门却在这时推开,苏佛儿手上拿着几张信笺和单文雪大步的跨入。

“固阳城那边情况很复杂……”苏佛儿缓缓道:“羽公子已死!”

杨雪红双目一闪,声音都急促了起来,道:“他……他们的情况如何?”

“都还活着。”苏佛儿轻轻笑了,道:“而且在那里冷大先生的孙女正帮助他们……”

冷无恨也在固阳城?杨雪红放心了一些,又接问道:“既然如此,为什么又说复杂?”

“明冷香那女人恼羞成怒……”

苏佛儿皱起了眉头,嘿道:“据说已经备了十万兵马,打算南下闯进中原。”

杨雪红可记得那位镇关大将军陈玉虎和明冷香之间似乎有勾搭的事,心头不由得一紧。

“另外是中原那边的问题……”

苏佛儿接口道:“打从去年赵古凤率兵叛变后至今未靖,而朝中姦宦刘瑾亦不断培养自己的势力。”

为了这件事,谈笑、王王石和杜三剑曾经数度和赵古凤激战,并且联合了洛阳各世家。

“南王爷”赵古凤也不是简单的人物,硬是窜据了南六省的地盘。

“赵抱天和龙入海他们正为那边的事焦头烂额……”苏佛儿苦笑道:“明冷香如果真的出兵入关,只怕问题就大了。”

米小七抬头淡淡一笑,道:“你是希望米家世家能守住关口,不让明冷香的兵马入关?”

苏佛儿的确是这个意思,只是不好说而已。

因为这一切都必须以萧天魁的意思为意思。

“另外是彦花山黄沙天地流那边……”苏佛儿皱了皱眉,道:“骑梦隐已经被迫逃走,目前行踪不明。”

杨雪红点了点头,淡笑道:“现在呢?我们要做什么?”

“骑梦隐很可能有两条路。”苏佛儿沉吟着道:“一条是入关回中原,一条是往固阳城。”

单文雪接口轻笑道:“我和佛儿打算往中原这一路,一则是追骑梦隐,二则是随时应付中原的兵变和明冷香大军入塞……”

杨雪红点了点头,道:“好,那我往南去固阳城。”

单文雪轻轻一笑,缓步过来轻握住杨雪红的手,柔声道:“妹子,这一路可要小心,特别是明冷香已经怒红了眼,沿途必然是血腥遍野。”

“我知道。”杨雪红心中一份亲热的反握住了单文雪,道:“单姐姐的劝告,小妹谨记在心。”

她说着又踱到米小七身前轻声道:“小七姐,咱们这回相聚无缘多聊,冀望日后能促膝长谈……”

米小七娇丽英气的一笑,握了握杨雪红的手道:“雪红妹子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苏佛儿看着女人们一阵话下来,哈哈道:“行了,我们可以准备动身啦!”

“彦花山那边的人呢?”杨雪红顺口问了一句。

“‘大恨后’那个女人并没有登上黄沙天地流的门主之位……”苏佛儿嘻嘻一笑,嘿道:“不过和尚代表哥哥我要帮她登上可汗大位。”

杨雪红讶异道:“登上乌兰察布盟可汗之位?”

“那是我们的约定。”

苏佛儿看了一眼萧天魁,接道:“不过你放心,那和尚人倒颇有一点头脑,可以控制得了……”

杨雪红点了点头,看着单文雪、米小七各自收拾好了行囊,那单文雪取出了一尊玉瓶交给米小七,柔声道:“这里面有三粒大还丹,萧兄只要一颗便可以恢复元气,另外两颗你留下,以备不时之需吧!”

米小七有一丝感动的接下,同时紧握单文雪的手道:“单姐姐,你的心真好。”

便此刻此一句,十年来两人心结尽解。

人生有几个十年?

杨雪红当然知道她们之间的故事。

而这故事最完美的结局就在自己的眼前,这刹那竟是忍不住眼眶红了。

“好啦!我们走了!”苏佛儿可是笑得心清气爽,十年的负咎此时尽解,如何不得意?

“不带我们一路?”

忽然有人淡淡的说话,道:“中原人管中原事,中原有事中原人更该管……”

苏佛儿笑了,哈哈好大声,道:“上天有眼,终于让一个男人来陪我说话。”

不错,说方才那些话的正是萧天魁。

“我的妈呀!天气怎么这么热?”

伊田美子一张粉娇脸庞都叫顶空的烈日烤红亮丽。

“喂!叫你要有姑娘人家的样儿,怎么老是说不听?”小西天瞪了瞪眼,哼道:“我看你以后嫁不出去,只能做尼姑了……”

“嫁不出去就做尼姑?”

伊田美子好大笑飞扬在黄沙天地间,指着小西天的大光头道:“那和尚一定是娶不到老婆罗……”

小西天这厢可正气凛然的庄严道:“错了,和尚我是天生慧根大有佛缘……”

“算了!”伊田美子嗤哼了一声,转过头对宇文风铃笑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出一片天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