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出一片天地》

第二章

作者:奇儒

紫葡萄的表情果然很难看。

绿荷显然早就通报了一声,所以当黑情人带着两个女人回来时,她已经想好了处理的方法。

“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紫葡萄在问。

“哈哈,只要是男人就会知道……”这是黑情人的回答,而且自以为回答得很风趣、很得体。

“很好!”紫葡萄的脸寒了下来,道:“既然是男人都知道的地方,又带了不是这里的女人来,是想表示什么?”

黑情人也真应付有方,道:“她们两个是鬼域大恨后的叛徒,孤苦伶仃的没人理会,咱们收留下来日后说不定是大功一件……”

大功一件?紫葡萄显然眼睛亮了起来。

“你真的是这么想?”

“一山不容二虎,必然会用得着……”

黑情人的意思,紫葡萄当然懂。

龙虎尊和鬼域之间总有一天会战,而这一战将是斗智斗力漫漫可能长达数年,甚至数代。

“风声”绿荷早有传言过来,若是在红来阁遇到鬼域的人最好多打探一些消息,这意思已经够明显了。

“行了!”紫葡萄哼道:“她们就暂且留下来,至于你的行动……”

“放心!一轮那么明显的黑马车能跑到那儿去?”黑情人嘻嘻一笑,看着偏西的斜阳,缓缓道:“再说,大恨后那个女人亲自到长安城来可不会是游山玩水!”

黑情人的判断在大舞的心里也同样个想法。

那辆黑马车扣下了柳无生和杨雪红一路奔走,他老兄也迈开了脚一路追下去。

这一追,可是直直追到了城东的一家大院前,看着黑马车“唏聿聿”的开了进去。

抬头,斗大的字儿入眼,“顶天来居”。

好气魄的名称。

大舞嘿的一声,踱步过去朝大门口的守卫庄丁一抱拳,说道:“两位大哥,在下有事求教……”

大舞老兄这一身衣袍好看,显然不是要饭的。

登时,右首那个陪笑一声,应道:“在下庄齐,不知有何可以服务兄弟的?”

左边的那一个眨着眼也笑了,直看着大舞腰带上那块汉玉大佩,嘿嘿道:“公子是来拜访的”“是!”大舞脸不红气不喘,笑道:“在下久仰贵庄庄主豪侠万千,早想结纳……”

“家主人的确好交朋友。”庄齐嘻嘻一笑,肃手道:“既然公子是专程前来拜访,就请跟在下来……”

大舞登下便不客气的大步跟了去。

只见当前的是好大的一片教武场。

看看那些练臂力的石砖,最少罗列有四十座之众。

有趣极了,这里头是谁住着?

一声马鸣,大舞这厢溜了眼,便看见东壁墙那向,黑马车和八匹黑骏马正憩着在那儿。

“好马!”大舞随口赞道:“不知是不是你家主人的?”

“不是!”庄齐笑着答道:“是主人的一个朋友所有,打算在这儿住个三、五日……”

大舞点了点头,随着身前的庄齐走入厅堂内。

好个气象不凡,大舞暗自点了点头,长安城里倒是没听过有这么一号人物在。

他正想着,忽的背后门口处有人大笑,哈哈扬声道:“这位姓大的兄弟,你是为朋友来的?”

大舞嘻嘻一笑回头,只见一名银发银袍的六旬老人,全身精神抖擞,高隆的太阳穴配合那双精芒招子。

这老头子可不是好对付的货色。

身旁的庄齐全身骨骼一响,冷嘿道:“果然如庄主所料,他们三个也来到了长安城。”

银袍老人显然相当的得愚,大步跨了进来朝大舞溜转了两眼,嘿声道:“老夫秋银风,在江湖上是无小卒……”

一个没名的人并不表示他就没有成名的力量。

大舞很明白这个道理,叹气道:“行了!你打算将哥哥我那位朋友如何?”

秋银风呵呵一阵笑,倏的停口冷目道:“大恨后做事一向不希望有人阻挠,当然对于那些没有自知之明的人,嘿嘿!你老弟不会不明白会有什么结果。”

大舞用力的点了点头,耸肩道:“那又怎样?我现在只想知道柳无生那小子怎的了。”

秋银风冷冷一笑,往前跨来。

忽然他的背后冒出了四个人,好快步的合着原先的庄齐紧紧锁扣住大舞的五方位。

“可惜你没有机会知道!”秋银风大笑道:“因为大恨后已经把他和姓杨空头的女人带走了!”

带走?

那么这间“顶天来居”只是一个幌子。

目的呢?当然是骗像哥哥这种傻子进来,然后加一条上开花。

大舞苦笑一声,看着秋银风问道:“我们好像不打这一架是不行的?”

“除非你甘愿让人家的刀子砍在肉上。”

这是秋银风的回答,也是那五个人的动作。

可惜现在有一把刀,另外一把刀在反驳这句。

“你可以不用动手。”韦燕雪的声音和刀一样的有力,道:“因为欠了你一次,我现在就还……”

韦燕雪在早上的一战并没有死在聂百闻的手里。

秋银风看着五名手下躺下去的时候,冷冷的问道:“在聂百闻的配合下,你竟然还活着?”

“当然是这样。”韦燕雪冷笑道:“而且那老小子嘴巴紧得很,好费了一番劲才叫他说出来有一个窝在这里……”

秋银风注视着眼前这两个年轻人半晌,嘿嘿的笑道:“你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鬼域和你们有什么瓜葛?”

“老实说,没有!”大舞耸肩,答道:“只不过看到许多帮派弄上了六臂七头骷髅图很好奇而已!”

而这点好奇却引来鬼域的出手相杀。

所以他们对付鬼域只不过是自卫而已。

韦燕雪的回答可简单了,道:“只要我在长安城的捕头位置上,谁他别想乱这里一分一毫!”

秋银风显然已经听得很清楚。

他乾脆拍着手,一句话也不说的使出大法宝来。

只见随着掌声响,大厅内一阵“格格”的机链启动声音。旋即天花板上落下一十六具六臂骷髅来。

这六臂骷髅就像是鬼域的图腾那般,每只臂掌上各有捧着一颗骷髅头。

随着手臂的舞动,那骷髅头的嘴还会一张一合,忒是可怕吓人的模样。

大舞的眼珠子在溜溜打转,压低嗓子对着韦燕雪道:“喂!柏青天有没有教你怎么对付这玩意儿?”

“没有。”!摇着头,答道:“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有这种东西!”

大舞哥哥显然也不知道,不过面对围拢过来的一十六具骷髅看了一眼,高叫道:“秋银风,这些头颅里面是不是有暗器、毒物之类的?”

“聪明!”

秋银风大笑的答道:“这座十六先后天八卦骷髅阵,天下任何武功遇上了一点办法也用不上……”

韦燕雪不信,他猛力的砍出了一刀。

他砍的是骷髅的颈骨,锵!

那根颈骨赫然是用百炼精钢打造。

迅速的,这具骷髅的六只手臂动了,好快的将手臂上的“头”放向刀身。

然后,“头”的嘴巴一张一咬,“卡”的六个力道下硬是碎断了,韦燕雪的刀身变成六截。

唯剩的是刀柄仍在手中。

韦燕雪的脸色大变,秋银风则大笑了起来。

“现在我倒想看看你们的拳头有多硬?”

拳头当然不会比钢刀还硬。

所以秋银风很有把握今天他可立下一件大功。

大舞可不是这么想,最少他不想让人家说姓大的跟人家鬼域一照面就败得好惨。

他朝韦燕雪笑道:“我看,咱们还是走了的好!”

走?当然不是笨得硬闯,而是破顶出屋。

两道人影拔起,双双举拳轰打顶壁,轰响大震。

“这屋顶一定很好破!”大舞边窜身出去,还边人打出弹珠向秋银风的同时边大笑道:“因为要摆着十六具屁骷髅和机关控制链子,不是中空的怎么行?”

秋银风听完这些话的时候已经倒了下去。

大舞的弹珠每次着身,最少可以点住对方七处穴道。

屋顶上不是没人,他们两个才冒出头来立刻就有三把刀和一只枪斜里直劈的招呼过来。

大舞一个转身,对着韦燕雪嘿道:“这些人你负责,哥哥我去找那个姓秋的问话!”

于是出而复进,脚下一蹬,又破了个洞下去。

他来的目的,当然是为了找秋银风问一些事情。落眼这大厅内,姓秋的老小子一忽儿间已没有了踪影。

大舞哼哼两声,瞅准了壁旁的花瓶一大步过去,伸手便扳。

果然滑开了一条秘道来。

他老兄现在可不得不勇气百倍,一个大步子往里头跨了进去。“刷”的一声,洞口在背后滑闭紧锁。

□□□

鲁祖宗紧跟的人是绿荷。

他看见绿荷先回到大不易的红来阁,对着紫葡萄嘀咕了几句,然后又从红来阁的后门溜出来。

这一路折折转转,最后停到了一处红瓦屋的后门。

那小女人敲的声音可别有玄机。

两长一短,重覆了两次。

“谁呀!”门里有人问。

鲁八手还有一个人人俱知的外号,便是“天下盗贼祖宗”。

所以他躲在两丈外一座屋顶上瞄眼看看,很清楚的看到里面出来个老头子拄着拐杖朝外头问着。

“风声摇铃响!”绿荷低声的贴着门缝说话,字字传入了鲁祖宗的耳里:“余老儿,是我!”

里头的门拉开了闩,那绿荷迅速进入了,门一关上便双双急步的往屋内走入。

鲁八手这厢一嘿,身子在空中三两个起落间,硬趴到了这红瓦屋顶上头拉开一片瓦瞧下望着。

只见除了绿荷和开门的余姓老头子外,前厅四张椅子中另外坐了两个人。

一个是年轻的汉子,约莫三十出头,半身豹纹短躶,那两膀子肌肉可真像是一头豹似的有劲有力。

另外大位坐着的那个,一袭杏黄衣袍长衫,手上羽扇微摇,大有运筹帷幄的味道。

“你说的这件事况子豹方才提过了。”大位正坐上,那位杏黄衣袍的中年人淡淡一哼,道:“你有什么看法?”

“鲁祖宗将那两名女子扔给了黑情人不合情理……”绿荷皱眉道:“怎么说都不合情不合理。”

“那么你认为黑情人没有想到?”余老头插嘴道:“或者他故意引她们进来?“

“这点就需要楚先生来决定!”绿荷看着那位中年文士,道:“留下那两个女人有用没用?”

中年文士笑了起来,淡淡道:“组织里最看好黑情人接替八尊长老之职是不是?”

“是。”另外三个人同声的答着。

“所以这件事怎么做,由他自己决定。”楚先生淡淡笑道:“因为我们的任务只是看守‘杀手’是不是有异心,有没有能力完成目标。”

他是“黑铃”。

黑铃直承于八尊长老,转达了信息给“风声”,再由“风声”传给“信鸽”,下达旨令给杀手。

姓楚的是个聪明人,他当然不愿得罪一个极可能日后在组织上会爬在自己顶上的人。

“我们当然要监视那两个女人的行止举动……”楚先生嘿的一笑,道:“同时也得看黑情人的行动。”

因为鲁祖宗他们和黑情人应该是对立的两方。

鲁祖宗会把鬼域的两名叛徒交给了黑情人处理,好一点的解释是,“他尚未发觉黑情人是我们组织里的杀手。”楚先生嘿嘿笑道:“这次黑情人对杨雪红出手没有达成上头的命令倒是无妨……”

“因为姓杨的女子已经落到了大恨后的手里,生如同死?”绿荷笑道:“那么黑情人是不是还有任务?”

楚先生轻轻一笑,转向姓余的老头子道:“余天行,将这里的消息传出去,看看长老有什么指示!”

“是!”余老头恭敬的应着,急步的踱向后庭。

后庭有鸽笼,鲁祖宗早就注意到了。

那余天行经过了鸽笼,朝数丈外的一间木屋进入,看来是想写密函系于飞鸽传书。

如果是这样还玩什么?鲁祖宗好快的身手到了鸽笼前,弹指几下弄了些迷神烟进去。

登时那笼子的七八只鸽子都像喝醉了酒似的,歪歪斜斜蹒跚着乱撞。

木屋重开,余天行指间捏着字条急速的走近笼子来,一拉开笼门,他可楞住啦!

这些鸽子绝对很奇怪,奇怪到看了就知道不能飞。

不能飞的鸽子有什么用?

“这些鸽你每天早上都有检查?”楚姓的中年文士随着余老头子踱到了鸽笼前,寒着脸问道:“所以它们是方才才遭到人家下的手!”

绿荷的脸色变了,楚先生的意思已经很清楚。

下手的那个人就是自己一路引过来的,而且就在这里看着笑话。

“阁下可以出来了!”楚先生嘿的一声笑,冷冷道:“如果在下猜得没错,可是‘八臂神拳’的传人,鲁兄弟大驾?”

“聪明极了!”鲁祖宗在屋檐上笑道:“好啦!你见着了哥哥我又怎样?”

楚先生倒是认真的在考虑这个问题,半晌后终于问道:“你把那两个女人推给了黑情人的目的是什么?”

鲁祖宗笑道:“可惜那时鲁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出一片天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