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出一片天地》

第二十章

作者:奇儒

紧接着是他的身影一闪,便自屋顶上消失。

明冷香挑眉斥令道:“过去那边查看!”

她这厢一动了,立即大批人马和围观的群众俱往那个方向而去。

才走没几步,那幢阁楼的南面已传来斥喝叫呼之声。

显然是羿死奴在那里大乱。

众人的脚步更快了,耳里听得的呼喝一忽儿东一忽儿西,可见羿死奴移动的速度有多快!

杨雪红混在人群中到了那儿,抬头只见得这楼正门有一方匾额,上头用漆金字写着:“晴酒楼”。

名称倒是不错,杨大小姐心里才想着,斗然看见羿死奴在数百官兵中长啸而来。

到过之处,一干人纷纷跌地。

落日看着,杨雪红不禁心惊胆跳了起来。

羿死奴当今的模样绝对不像是个“人”!

蓬散飞张的乱发,裂撕破开的衣裳都只是外相的诡异,真正可怕的是在月光烛火中的那双眸子。

深邃冰寒的眼瞳令人望之寒颤。

“啧啧啧!你们都该死!”羿死奴的双臂挥转八方,所指之处就有人大叫喷血倒下。

见此厉,一时间围看的人众人纷纷后退了几步议论起来,道:“真的是狼王发怒了……”“是啊!狼王从地狱来索命了……”

“糟了糟了!本城将会有大灾祸!”

“可不是嘛!我看可汗这次出征恐怕……”

这种话像涟漪般的传开,一下子扩散了出去。

明冷香耳中听得人心这般惶惶,嘿嘿冷笑道:“本可汗奉天命来领导你们,狼王又如何?”

说着最后一个字时,身影已急速窜出。

从软轿到羿死奴面前也有五丈之距,她的身影可真是快,几乎在眨眼而已,”啪!”的一响已经挡住了羿死奴的一手杀技。

凌厉而美妙的身法,立即在众人间引起一片喝采来。

那厢羿死奴对了这一掌震力之下,杀手的本能让他在瞬间恢复了清醒。

杀红了眼的眸子也恢复了澄清和冷静。

“是你!”羿死奴哈哈大笑,道:“很好!羽公子呢?”

明冷香沉沉冷笑,嘿道:“我就是来替他报仇!”

羿死奴嘿哼一声闷笑,两边太阳穴一阵鼓动,道:“他死了?哈哈哈!死得好!死得好!哈哈哈……”

惨厉的笑声由羿死奴的胸腔啸出,足足有好一回他的一双眸子忽然又赤红起来。

“不!死了他一个还不够!”羿死奴巡目了半圈,嘴角好阴冷的浮起谲异的表情。

狰狞的目光在闪动,他狂吼道:“你们都该死!”

叫吼声中,大步往前一迈。

霸杀指拳已如狂涛般的撞向明冷香。

明冷香斥喝一声,挫步顿身后退,羿死奴再逼近。

“姓羿的,你会后悔!”明冷香长笑一声,身子忽的打了半旋,但见袖中金光一线闪过。

快若惊鸿的一闪,羿死奴却似受到山岳般的撞击。

一道血线喷出,羿死奴惊疑中一退三步。

明冷香好快的挪身向前,右袖再卷出。

这回最少有六种变化。

羿死奴矮身移步,同时回了六记霸杀指拳去。

每一记既沉又重。

明冷香却是不躲不闪,六种变化俱化虚为实,硬生生的接了下来。

“轰轰”几声气机湃撞的声音震人耳膜。

又见血线喷出。

杨雪红这厢看得心惊不已,她一生在江湖中走动,尚未见过有人如此硬打硬的拼命。

眼前羿死奴前身最少又多了六道血痕。

每一道都深刻有力。

杨雪红竟然泛起了不忍的痛楚。

那是一种很奇异的感觉,并不是男女之情,也不是朋友之情。

而是有点儿像亲人受苦时的那种心痛。

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受,更不明白那六记对打下来怎么会是羿死奴受创?

比内力比外功,羿死奴绝对是胜过明冷香。

难道这是“蒲衣神功”的奥妙难言,还是明冷香的袖内藏了什么神兵鬼器?

“天品”金刀?

杨雪红心中一震,想到第一代主“帝王”柳梦狂和晏蒲衣之战时,就曾受创在“天品”金刀七寸伤人的暗算下。

难道经历三百年,“天品”金刀犹在人间?

明冷香显然已控制了情势,冷喝道:“链子阵!”

登时“哗啦啦”大响中,最少有三十条铁钩索由四面八方的罩向羿死奴。

杨雪红忽然一阵激动,好快的弹身而出。

人在半空,最少已出了四掌三脚,巧劲狠力齐发。

这招“帝王拨天”正是昔年柳帝王苦心思索出来的绝学,最适用于四面八方的攻击。

羿死奴在不明不白下遭了“天品”金刀的刀所创,眼见这三十条的钩已是无力闪躲,猛可里杨雪红这厢出手相解,拨出一条生门来。

羿死奴大喝一声,快步往前一窜脱出了钩范围之外,却是全身气机一滞,几乎跌倒。

杨雪红眼明手快,人在半空中倒翻,伸手一搭住羿死奴的肩头。

一提一带之间,双双窜入了背后的那幢“晴酒楼”。

明冷香未料得掌握的情势有此一变,登下喝令道:“追进去!格杀勿论!”

轰然一片响应中,便是成千上百的人纷纷抢了进去。

这时街道的那端传来震天响地的马蹄奔驰。

一忽间涌来了超过三百名的中公旗铁骑兵。

“可汗,我们听说杀了托尼斯的‘狼王’现身了?”当前第一个是中公旗里有名的勇士托东。

“不错!他就在这幢阁楼内……”明冷香坐回了软轿上冷嘿道:“托东,你是想替托尼斯报仇?”

“是!”托东大声道:“请可汗恩准!”

明冷香嘿嘿一笑,道:“好,人只要出来就是你们的!”

“谢谢可汗……”

托东回身朝手下们道:“围住这里,凡是擒杀‘狼王’者有重赏……”

唏聿聿声中,中公旗这支特别骁悍的骑队显示了他们的能力。

不过是两个呼息而已,三百多人三百多骑已将“晴酒楼”围若钢壁铜墙。

托东冷冷一笑,大喝道:“拆了它!”

拆?众人耳里听心里惑,便看到一个个从马囊内取出沉甸甸的铁来。

这头是一弯巨大的钩子。

本来这是专门用在拉破敌方城墙之用,如今倒是牛刀小试了。

董九紫和伊田美子在人群中双双皱起了眉来,眼看托东那三百多名手下齐齐将铁子丢了出去。

他们每一个人的肌肉都很结实,也很有力。

而且显然有过极好的训练和配合。

每一个铁钩落下的位置都刚刚好,而这幢阁楼的每一个要点也都被紧紧的托住。

托东长笑大喝道:“拉!”

“哗啦!轰!”三百铁骑往后退开,这些力量足以开山劈岳,登时一座小小的阁楼便烟消云散。

扬了半天高的灰尘散扩到十丈方圆内。

“屋”内的人影飞奔,不时传来斥喝之声。

董九紫朝伊田美子看了一眼,正想是不是要插手这件事,那伊田美子早已经取出了两方忍者的面罩,交了其中之一给董九紫,道:“大男人犹豫什么?干吧!”

董九紫哼了哼,接过了面罩后迅速在人群中走动。

一忽儿两个闪身,他已是戴上了面罩,藉着灰尘阴暗窜入了里面。

耳中听到右首传来怒叫:“贱人,哎呀!”

董九紫快步窜去,便见得那名女子抱着羿死奴正左指右打,他有一丝讶异。

这女人用的是帝王绝学的武技,难道她是杨雪红?

董九紫不再犹豫,往前窜奔的同时已经撂倒了七、八个大汉,落到了杨雪红身侧,道:“姑娘姓杨?”

杨雪红早见一位武功奇高的人窜来,而且又覆着面,如今听到对方道出自己姓什来,不禁皱眉谨慎道:“阁下是那位?”

“董九紫”董大先生随手又摆平了六、七个嘿道:“姑娘是不是杨雪红?”

“是……”杨雪红轻轻笑了起来,道:“原来是东海的董先生,数日前苏佛儿夫妇还特别提起董英雄。”

现在冒出一个董九紫来,杨雪红心情可轻松不少。

“小西天大师呢?他不是也来了固阳城?”

“别提那个臭和尚!”乱阵之中有一声女人脆悦的声音传来,当然是伊田美子。

只见那柄“轰天”名刀闪跳如电,所过之处简直是望风披靡。

这位扶桑姑娘可是大发神威,一路杀将过来莫有敢挡者,几个起落已经到了杨雪红身前笑道:“姐姐方才那手功夫漂亮极了,有机会教教我吧!”

她的脸虽然罩住了忍者面巾,却是让杨雪红可以感觉出是个真切热情的十七、八岁姑娘。

“咱们先想办法离开这里……”董九紫看着四下围成的人墙,人墙之外还有铁骑兵队,哼道:“这些都不算什么,倒是明冷香的武功不可小觑!”

此时飞尘已落,在外头上百的火把照映下他们三人和被杨雪红点了穴道保住心脉的羿死奴,已是尽在众人的眼光下。

“嘿嘿!原来这儿有不少高手!”明冷香在软轿上冷笑着道:“两位何不将面巾扯下来?”

伊田美子哼哼的叫了回去,道:“你怎么那么笨?如果要扯下来又何必戴着?”

这种理在她口中说出来倒是让人一楞。

“反正死人长什么样子都不重要!”明冷香冷笑喝道:“攻击!不留活口!”

便是上千声的应喝,长枪弯刀全数招呼了过来。

董九紫冷笑一声对杨雪红道:“我在前你在中,伊田美子守在后面。”

一声招呼后,当先大步冲向前去。

他的速度好快,撂倒敌人的速度更快。

杨雪红肩扛着羿死奴全力追赶,勉强跟着在他后面左冲右转,越跟着不禁就越是钦佩。

她扛人追随,董九紫却是制敌开路。

照说自己的速度应该比较快才是,眼前的事实却是董九紫走得游刃有余,而自己则换了四次身法才追得上。

后头那位伊田美子也不差,一把长刀挥得有声有色,硬是让左右的人群兵器全进不到自己的范围内。

炷香光景,董九紫已经冲破内层上千兵队闯出,忽的他低声一喝:“小心!”

这一喝是有目的。

两个字说完,身影忽的便从杨雪红的眼前消失。

董九紫去了那里?

托东做梦也没想到,双方在隔了五丈之距竟可以在眨眼间到了自己的坐骑之前。

而且连念头都来不及转,便落入了这个蒙面大汉的手中,全身软麻麻的动弹不得。

登时所有的攻击全停了下来。

里面是明冷香的人,他们负责攻击“屋内”。

现在是伊田美子和抱着羿死奴的杨雪红都到了“屋外”。

屋外就是中公旗来负责。

“如果你们希望他能活命……”董九紫一挥拳将托东的坐骑马头打碎,冷肃道:“最好让出一条路来!”

话连着拳头的威力最是震慑人。

一时间中公旗这三百来人纷纷互看,谁也不敢出手。

“嘿嘿!你算什么好汉?”明冷香坐在软轿上抬了过来,一双眸子闪了两闪,道:“你我以江湖方式一战!”

“哈哈哈!明冷香!”董九紫星目一闪,沉声道:“你我要战的机会很多,本人绝不急于一时。”

“哼哼!你是怕了我?”

“他从来不怕任何人!”伊田美子插口哼道:“倒是你,干啥派了这么多人来?是你怕人家吧?”

伊田美子边说着还边指了指羿死奴。

明冷香脸上一阵寒,挑眉道:“本可汗的武功盖世,岂会将任何人放在眼里?”

“是吗?”杨雪红冷笑了起来。

“你的居心以为别人不知?”杨八代主昂了昂首道:“先人当替死鬼消耗羿死奴的内力,然后再以‘天品’金刀使诈取胜?”

“哈哈哈!帝王绝学的传人原来你还记得‘天品’金刀?”

明冷香暴笑了起来,得意道:“你知不知道我如何有能力施展‘天品’金刀的神妙威力?”

杨雪红挑了挑眉,半个字儿也没说。

“那要感谢你和柳无生的帝王绝学相助。”明冷香眼采几闪道:“没料到吧?施展‘天品’的神妙威力,需要有极强的内力来引动刀气机……”杨雪红的确怀疑过,以明冷香的年纪和内力修为如何驱动“天品”金刀?

又如何能和羿死奴的霸气指拳对抗,并且重创他的心脉?原来和去年在牢里自己及柳无生被逼出帝王绝学有关!

“帝王绝学果然有其殊胜妙处!”

明冷香沉沉一笑,接道:“特别是运用于蒲衣神功中,更见大乘的效果!”

“帝王”柳梦狂和晏蒲衣本来就是三百年前武林最有成就的高手。

结合他们之间心法奥妙所产生的威力是可想而知了。

明冷香这厢得意已极,朗笑道:“姓杨的,今晚你就认命吧!”

伊田美子突的又插口说话了,道:“喂!怎么你当了可汗还是一样不要脸?说话不算话?”

明冷香的脸色骤变,杀机尽露。

“小女人,你会死得很惨……”

伊田美子嗤嗤了两声,哼道:“你这人是不是有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出一片天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