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出一片天地》

第二十二章

作者:奇儒

石棋老人的这一指打在羿死奴身上,会有什么结果?

没有人有时间想,眼前明冷香的兵队已经蜂涌得又挤了过来。

董九紫沉哼一声,揉身三记“朱门映柳”、“低按秦筝”、“屈指堪惊”硬是迫退了石棋老人。

这厢潘雪楼已是一个腾身往前窜走。

石棋老人被董九紫这一逼,忍不住惊咦道:“东海绝学?哈哈哈!到了大漠来,东海一条龙也要变成虫!”

他一步向前,右指又呈现慾扣慾弹之状。

董九紫大袖一挥,气机涌流出于意料之外的角度,石棋老人没想到这年轻人造诣如此,一个不防便是双肩如中巨岩所击,跌倒退了三步。

董九紫嘿哼一声,也不说话的追蹑众人往城外而奔。

堪堪是到了城门门口,眼前中公旗铁骑队的阵仗不由得令心头一凉。

森严罗列的高峻,肃杀并起的戟枪,映着日光展开成为一片光海似的,几乎没有尽头。

“我的妈呀!”伊田美子的声音特别高昂,道:“城外少说也有两万人……”

小西天一张脸可是苦垮了,合十一拜着自个儿在那儿念佛,道:“南无阿弥陀佛,南无大自在王佛,南无观世音菩萨,南无大势至菩萨……”

杨雪红靠向黑情人,皱眉低声道:“黑哥哥,你有什么办法没有?”

黑情人早就想过了十七、八回,这厢只有叹一口气的道:“后头有两万,前面也是两万,进退都是大难……”

他看向宇文风铃,嘿嘿笑道:“喂!大恨后,你总该有点儿办法吧?”

宇文风铃咯咯笑了两声,迈出一步飘身到了最前头,朝中公旗铁骑队当中一人叫道:“叶勒,你不认识我了?”

这位中公旗的统帅听得有人唤他,不禁皱起一双浓眉喝道:“那来的女人敢直呼本帅名字?”

“嘿嘿嘿!呼你的名字又怎样?”

宇文风铃娇笑如花,一指叶勒道:“我还要叫你小泥人儿呢?”

“小泥人儿”这四个字可比什么都要有力,登时叶勒大惊的从马背上跳下来,一双眼儿直瞅前这个大美人猛瞧。

半晌终于吞了一口口水道:“姑娘是……”

“嘿嘿嘿!你真大胆,大胆又健忘……”宇文风铃脸色一变,挑眉道:“六年前是谁在你酒醉触犯了成利古莫可汗时,以死相胁救了你一命?”

叶勒当是全身打个颤,急急道:“你……是大恨后?”

宇文风铃双一挑,冷笑道:“你终于是记得了?”

“哈哈哈!原来恩人还没死……”叶勒拍掌大笑道:“当今可汗还道说你已死在姦人手中……”

宇文风铃暗中嘘了一口气,双目两闪着:“现在既是真相大白了……”

她的话才说了一半,在潘雪楼肩上的羿死奴忽然呼啸的弹身而起。

而且近乎是疯狂的越过众人头顶往城外冲出。

当面第一个便是全然无备的叶勒。

羿死奴此时眼中、心里那还有旁人,右手一记霸杀指拳根本让人惊呼的机会也没有,便是格杀了叶勒。

这下可是闹大事了。

城外两万名的中公旗铁骑又惊又怒的大喝道:“他杀死了统帅……”

“汉人使诈,用计杀了我们的统帅!”

“杀!杀光他们替统帅报仇!”

这下事出突然,几乎来不及想念间内外的兵马便往当中他们十人挤压过来。

四万人马四万愤怒的火焰,不但要烧灰他的体,甚至连灵魂也要烧成乌有。

羿死奴首当其冲,却是骁勇有如不死之身。

当下只见得他狂笑呼啸,飞跃翻腾在兵马之间,黑情人这厢看了四周的情势,沉声喝道:“我们分路而走,到城南三十里的鬼滩坡相见……”

冷无恨应了一声,窜身到了潘雪楼身旁道:“潘英雄,我们两个走一路。”

说话间,玉指轻弹蜀中唐门的暗器,一眨眼便有九名大汉应声而倒。

潘雪楼哈哈大笑,一抽凌峰断云刀道:“唐门暗器配合冷大先生的军荼利神功,果然威力万千!”

便是双双往东路窜走,倏忽间两道人影已消没在人潮兵器中。

宇文风铃这时一顿足,飘身到了董九紫身旁抱怨道:“真是恼人,分明已将情势掌握在手,却叫羿死奴那小子给坏了……”

董九紫振臂出拳,同时将两个人击下马去,再是一个探手拉了宇文风铃到马背上,喝道:“你在马上武技如何?”

“哼哼!我可是在塞外长大的。”宇文风铃挑了挑眉,随手由敌人夺过来一挺长枪,挑战似的道:“想比量一番?”

董九紫深邃的双眸一闪,朗笑道:“有何不可?”话声一出已是双腿一挟马肚冲向西面而走。

宇文风铃也不怠慢,口中吆喝一声,紧随追下。

登时只见得他们两人快骑奋足,各自抢进,蓦地右首方传来黑情人大笑道:“两位何必这么累?”

董九紫寻声看去,只见得人群兵器之中两道人影飘起,是黑情人和杨雪红双双跨空而来。

这两人似乎卖弄轻功般,脚尖一点下头挺刺的枪戟,借施力间又往前快窜而去。

几个起落已走了有十丈之距。

“怎样?这方法不错吧?”咱们情人哥哥可得意极了。

“那是因为他们不会武功……”杨雪红哼道:“若是遇上了武林高手,岂不是变成了肉靶子?”

她话才说完,已经有人长笑怒声,道:“是谁杀了叶勒?”

这声音又沉又厚,显然是内功极有修为的高手。

黑情人和杨雪红压根儿还来不及思索,便见得两名高大威猛的老头猎风御气而来。

四人在半空一照面,各自对了四掌。

又悍又狠的四掌交击,黑情人和杨雪红的气机一滞便往下头跌去。

下面可是一蜂涌的刀枪齐来,像是憋了好长一口气全发出来般的往两人杀来。

“我的妈呀!”黑情人大叫了一声,左手一拉住杨雪红勉强往旁儿寻了空隙穿过。

但是那两名老者一个大步追来,好巨掌的拍下。

杨雪红可怒火了,右袖一卷一抽,帝王绝学中的“风转斗移”硬是将那两名老掌势气机移撞向一旁。

这一带,可把中公旗涌向黑情人这面的十七、八个人全撞得呼呀哀叫。

“妙着……”黑情人一个弹身跨步,捏准了空隙便将掌中那柄黑檀木剑刺出。

这两名老者正是和石棋老人先后来固阳城的饮天老人和拾愚老人。

黑情人这一剑,木剑,在他们的眼中根本不当一回事,甚至有点受到侮辱的感觉。

可是当他撞上了“黑情人”这把剑上奇异的气机,连变脸的机会也没有便重重的往后跌摔去。

好重!最少压撞了二十来人。

饮天老人的一张风乾橘子皮老脸可寒得很。

以他的自负,叫一个年轻小伙子点了前身八处穴道,岂不是杀了他般的难过?

拾愚老人也很不好看。

他是想爬起来,可是手脚偏偏不听话。

“两位怎么这般落魄?”石棋老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他们身旁,哈哈笑道:“在飞雪山两位是身怀七大奇技中的‘孤’、‘独’名人,哼嘿嘿……”

拾愚老人一张脸更够难看了,叫骂道:“石棋老小子,还不快解了我们的穴道……”

“嘿嘿!乖乖……”石棋老人故作一脸的诧异,依然双臂抱胸冷笑道:“拾愚兄的‘独毒抽穴指’不是向来自负于武林第一制穴手法?怎么也会着了别人的道儿?”

飞雪山遗老近百人并非同门亦非一帮组织。

他们有他们的群体共识规矩,也有每个人自以为是的原则。

石棋、饮天、拾愚虽然同列名于七大奇技“奇怪孤独傲世笑”中人,这可不表示他们的感情就好。

特别是“怪”、“孤”、“独”三人俱以指成名,自是心中不无有相较量招测之意。

“嘿嘿!石棋老头,你别风凉话儿转舌尖滚……”饮天老人冷冷一哼,望了四周的混乱情势,嘿道:“我们是奉了山主之名来帮助中公旗和明冷香……”

他一顿,冷然道:“这背后有出主什么大事待举,你我都有几分明了,嘿!若是坏了山主的大事……”

石棋老人脸颊一抽,挑了两下眉嘿道:“饮天老头,少拿那顶大帽子压人!”

他口里说着,终究是指力双弹。

当下饮天老人和拾愚老人穴道一解,双双弹身立起,再是举目四巡了,那里还有黑情人和杨雪红的影子?

“我的妈呀!竟然还活着?”伊田美子喘了好大的一口气,在马背上可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方才那一战能活着走出来,实在是太运气了一点。她扭头看见小西天一颗大光头正闪映着汗光咧!

“嘻嘻!和尚成佛了不成?”伊田美子指着大笑道:“上头还有光轮咧!”

小西天白了一眼过来,自是朝向同行的邝寒四道:“邝大庄主,看来人家追的不是我们……”

他们几个人除了羿死奴外,已是三三两两兵分四路而遁。

就好像押宝一样,上对了门便可逃出升天。

“看来我们的运气还真不错!”邝寒四打量了一番四周的环境,点了点头道:“最少我们都还活着。”

他们三个边谈边轻策着骑下快马小扬蹄。

边奔边谈间,邝寒四忽然皱眉道:“不对,这事儿有点奇怪……”

“那里想不通?”伊田美子偏过头来笑道:“说出来,说不定我这位聪明的姑娘可以帮你解答!”

小西天瞪了她一眼,便听得邝寒四接口道:“今天一战里明冷香那个女人一直没有现身……”

这是一个不合理的地方。

“而且由方才的情况来看。”邝寒四停下了马,仰首沉吟道:“她所指派的人海战术,分明是要把我们赶出城为首要目的……”

小西天可吓了一跳,道:“你的意思是,她并没有要杀我们的意思?”

“呃!只能说并没有全力要杀……”

邝寒四收回了目光看小西天道:“否则我们根本不可能逃得出来……”

这是实话!

以十个人对四万个骁勇的战士,如何能生脱。

伊田美子这厢好像也发觉了似的,轻呀一声道:“是呀!方才在战斗中我发觉几乎都是和城外中公旗的铁骑队在交战……”

小西天点了点头,嘿道:“难道这里面真有文章?”

“一定是的!”

伊田美子可兴奋了起来,道:“会不会是明冷香和中公旗里有人串通好了?她的目的是要杀死叶勒好让那个人取代叶勒的地位?”

真是惊人之语,而且近乎不可思议。

邝寒四竟然同意这种说法。

“很有可能……”邝大公子沉声道:“明冷香知道大恨后那个女人对中公旗会有影响力,特别是对他们的统帅……”

如果宇文风铃掌握了中公旗的铁骑队,那情势对固阳城内的明冷香可大大不利了。

虽然她已调集了有十万兵马,但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那么明冷香的目的除了希望我们在乱中杀了叶勒,或者是在乱中他们的杀手杀了叶勒以外……”伊田美子也学人家皱起了眉头在问:“又干啥放走了我们?”

邝寒四一双眉头可皱得紧了,足足有半炷香放马漫步,走了一阵后才道:“这事其中必是另有玄妙,不会这般简单的……”

他说着,回头朝固阳城的方向看了一眼。

小西天的脸色可是难看了,道:“喂!你总不会是又想回去了吧?”

邝寒四哈哈大笑道:“和尚知我……”

“我的妈呀!”小西天也感染了伊田美子的口气,好苦笑的道:“拜托你行不行,逃出了虎爪又朝虎口钻。”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最安全的地方。”伊田美子忽然很有学问的道:“那女人绝对不会想到我们还会回去。”

这是那个人发明的屁话?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小西天可大大的用力摇头道:“我看咱们还是先到鬼滩波跟他们会合了再做定夺吧?”

邝寒四轻轻一笑,嘿道:“鬼滩波绝对不会比固阳城安全!”

他说得好有把握。

有把握到令小西天不得不相信。

“好吧!反正和尚我这条命是别人的……”小西天在叹气,伊田美子可好奇了,道:“和尚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小孩子,你不懂!”

小西天调转了马头,边嘟囔道:“人身难得已得,佛法难闻已闻,和尚我只有大无畏的为正义赴汤蹈火……”

“我想我们还是得回固阳城……”黑情人看着杨雪红一眼,皱眉道:“明冷香此举太不寻常了……”

杨八代主点了点头,道:“的确有件事儿奇特……”

“呃!你想到了什么?”

“你记不记得董九紫曾经对我们提过一件事?”杨雪红轻轻一笑,嘿道:“只要‘大恨后’宇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出一片天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