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出一片天地》

第二十三章

作者:奇儒

黑情人长长吸了一口气,站起来朗声道:“这件事已经到了不能解决的时候!”

他看杨雪红、潘雪楼和冷无恨一眼,接道:“我相信宇文风铃已经控制了情势,董九紫的下场大概很难过。”

潘雪楼嘿声一笑,道:“好,咱们现在就进宫去看个清楚,不论是宇文风铃或是明冷香,今天就做一个了结。”

“出入宫内有一条密道。”冷无恨插口道:“那是在皇宫后头的一处石坡上。”

黑情人嘻嘻一笑,道:“既是如此,咱们就趁乱早点混了进去吧!”

此刻已是辰时。

四个人才推开了门从莫喀的屋内跨出来,忽见着数道快骑沿街呼喝了过来。

“大恨后已奉天命在十八位贵族王公推举下继任可汗。”

“叛逆明冷香逃躲,知情报者赏百两黄金,知情不报或是藏匿者处死刑。”

“大家注意,大恨后已登可汗大位……”

“叛逆明冷香逃躲……”

一声声又急又有力,在城里四周呼喊散播。

刹时,这个城里的街道好像全活了过来似的。

男人、女人全挤上了街道,有说话声也有谈笑声。

小贩摆出了摊子,布招也悬挂了起来在风中飞扬。

杨雪红轻轻叹了一口气,道:“这情景真令人不敢相信今天一大早所看到冷城的情况。”

冷无恨也深深感叹道:“所有的事物如果没有了人气,都是显得那么冷漠荒凉。”

他们正交谈着,忽然又听到一声大响的鼓鸣。

便可见得是,成千上万的兵队雄赳赳、气昂昂的从街道那端开拔过来。

“咦,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黑情人大大皱起了眉头,哼道:“那个女人总不会才登上可汗大位就要侵犯中原吧!”

正说这话时,前头的几名战士又朗声呼喝道:“可汗下令,本盟盟府将迁往白云鄂博,本盟盟府将迁往白云鄂博。”

潘雪楼挑了挑眉,冷笑道:“这个女人心思果然细密,好一个迁都的作法!”

眼前四人一列的兵队或骑马或步行,好快速的往城外开拔而出。

这样通过足足有半个多时辰,后头一阵弦歌牛角齐响中,便见得一顶华丽大轿在近百名御林军护驾下缓缓而来。

大恨后!

潘雪楼的手扣上了刀柄,一双眸子紧盯着。

“那个女人不会在里面。”黑情人嘿嘿笑道:“她没那么笨!”

潘雪楼也笑着回道:“我知道,不过还是非出刀不可。”

“为什么?”

“因为她一定躲在某一个地方在看。”

所以,要引出宇文风铃只有这个方法。

潘雪楼动了。

出刀,刀出锐不可当。

黑情人、杨雪红和冷无恨也动。

他们是以极快的速度闪身向三个不同的方位。

每一个立足点都可以监视任何角度的攻击。

当然,每一个人的位置也都可以很容易的照顾到潘雪楼。

刀砍,砍破那顶大轿,惊呼如浪潮四下响起。

轿内激射出三排的强弩短箭。

潘雪楼冷笑,手中的刀变成十数块飞舞的钢片。

每一道钢片飞行的角度都非常的巧妙。

巧妙而有力。

三排的强弩短箭纷纷落下时,潘雪楼已经飘身到了对面的屋顶上。

围住大轿四周的御林军中显然有不少好手。

刹时只见数道人影沉喝中窜身追上。

他们用的不是塞外常见的弯刀,而是剑。

十足十是中原兵器的剑。

五个人五把剑,成就一种相当巧妙的合搏之术。

潘雪楼冷笑一声,快刀砍出。

这一刀的威力恍若是搅动黄沙大地的狂风,刀过剑折。

剑折人亡。

五道身影上去得快,变成五具体的速度也快。

砖瓦飞弹,在潘雪楼下方的屋内又弹窜出三个人来。

他们都有很沉的力道在拳。

而且,拳头上都套了钢刺圈。

潘雪楼挪身,又是一刀砍出。

来势汹汹的三个人不避,硬扎硬的欺迫而至。

这刹那,黑情人忽然高拔窜起。

他看见潘雪楼身后有一道人影闪动。

闪动的速度好快,几乎眨眨眼就到了潘雪楼的背后。

骑梦隐!

潘雪楼显然也感受到了背后的迫杀压力。

他微微矮挫身,掌中的刀势已换。

刀,砍的方向在弹指间神乎其技的往后倒卷。

潘雪楼的刀砍上了骑梦隐的衣袍。

好有力的砍中,却是弹了两弹。

这种感觉就像是砍到了鼓饱气的厚皮球似的。

气机自刀身递来,震动了手腕。

骑梦隐大笑道:“断手!”

潘雪楼虎口手腕一阵火热,却是掌中的刀有它奇妙之处。

这把由十数块钢片组合成的凌峰断云刀有许多的缺洞,每一个缺洞都具有消除敌人气机震力的效果。

潘雪楼沉哼一声,抽刀一退一进。

这次可有点出乎骑梦隐的意料之外。

潘雪楼的刀向脖颈而来,骑梦隐吸气暴退。

他退,黑情人已扣“黑情人”在手指向右肩井穴来。

骑梦隐嘿嘿冷笑道:“让你们见识一下当年太史子瑜的绝学!”

当见得是他大袖一扫,娑摩间空气中俄然“轰”的有浪涛之声。同时,潘雪楼和黑情人只觉受到排山倒海而来的气机。

这压力好重,双双不得不被逼震往下头落去。

骑梦隐冷哼一跨步要追,有人轻叱。

随这冷喝,便见得一道白光好快闪面而来。

观音泪!

骑梦隐哈哈长笑,道:“小女娃,你还不死心?”

以大势至无相般若波罗密神功正是克制“暗器第一”观音泪最好的武学。

他随手拍出,心想一卷袖便可招之在手,压根儿不将冷无恨打出的观音泪放在眼里。

可惜,这回他大错特错。

在鬼滩坡他曾经很轻松的接下冷无恨的观音泪。

想当然的是,这回在武学上有了新的见境自是更容易处理。

他没想到的是冷无恨的祖父是冷明慧。

天下第一诸葛的冷明慧。

冷明慧冷大先生当然会对观音泪详加研究,而且赋给了一种新的生命。

冷无恨一直没有使用,因为她必须在骑梦隐认为理所当然的时候给他重重的一击。

这个目的显然达到了不少的效果。

观音泪带着血珠从骑梦隐的左掌穿透出来。

就在骑梦隐惊怒不信中,杨雪红已出手。

帝王绝学最上精义在一招见胜负。

据说三百五十年前的“帝王”柳梦狂一生和人交手从来没有出过第二招。

杨雪红手上有了一把剑。

帝王绝学本来就是剑法。

她一剑刺出,骑梦隐在不信中更不信自己的右臂会被拉出长长的一道血口。

他长嗥怒叫,拔身便往东南而走。

下头黑情人和潘雪楼正和乌兰察布盟的兵队交战,两个人翻飞在兵器之间,情人哥哥叹气道:“给那个姓骑的一搅和,我看没戏了!”

潘雪楼一声哼,嘿道:“好,我们走!”

于是,二男二女踏窜在屋顶上,几个起落飘身,已消失在下头上万叫嚣的众人眼中。

一间很平常的屋子里,有两个人将这一幕从头到尾看得清清楚楚。

“骑梦隐的武学成就似乎有了更进一步的殊胜?”问话的是明冷香。

“不错,正如他方才所说,似乎得到了太史子瑜的心法。”

独孤斩梦深深皱起了眉头,道:“奇怪,太史子瑜的一生武功全记载于‘天地情谱’之中。”

“天地情谱”的上卷在独孤世家,下卷则在米字世家。

骑梦隐是如何学研得了?

“这里面有一桩秘密。”明冷香淡淡道:“除了天地情谱之外,太史子瑜另外有一门心法记述于石剑之中。”

“石剑?”

“对,黄沙天地流的圣物石剑。”独孤斩梦长长嘘出一口气,盯着明冷香发光的眸子冷哼道:“你打算找骑的合作?”

“不可以吗?”明冷香轻轻笑了起来,道:“你反对?”

独孤斩梦的脸色变了变,因为他已经没有凭藉。

原先以为明冷香永远学不会斩天第一十七剑,千料万想就是没想到明冷香竟然参研了部份的帝王心法。

如今第一十七剑在明冷香的手上可能比自己更有威力。

“每个人都想活下去是不是?”明冷香哈哈笑了起来,道:“当然你不会忘记每七天必须藉助我的‘蒲衣神功’来替你打通气脉。”

独孤斩梦沉沉一哼,嘿道:“你放心,我没有忘记。”

“那最好!”明冷香轻轻笑道:“我们去找骑梦隐吧!”

独孤斩梦不再说话,不过神色中却有一丝讥诮和自信。

以他的处境难道有什么足以自恃的?

中公旗是建立在一片大草原上。

他们所撑的帐篷可和一般行军或是游牧民族的帐篷不太一样。

那是用又沉又厚的牛牛皮晒乾了以后架拉拱成。

这种牛皮的厚度,就算是快利匕首也划不破,顶多力砍下时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而已。

“我的妈呀!果真不少咧!”

伊田美子连数都懒得数了,眼前怕不有五六万顶之多。

而且,整个格局和规划相当井然有序。

这绵延一片的帐篷东北,约莫有七八十座用石灰石建成的房子,隐约中似乎可以看见几座木造的阁楼。

“那几座木楼据说是一位中原巨贾所建的。”邝寒四淡淡道:“一般到塞外做生意的汉人最喜欢在那儿打尖。”

羿死奴点了点头,从山坡上看着,嘿道:“我们分成两路,我从西侧进入,你们走东边。”

伊田美子瞅了他一眼,哼道:“干啥那么麻烦?”

“麻烦?”羿死奴笑道:“跟我走在一起那才是麻烦。”

伊田美子偏头想了想,嘿道:“好吧!你自己小心。”

她这话还真有点关心的味道。

羿死奴轻轻一笑,不答半句的拍马便往西侧绕去。

这厢邝寒四和伊田美子则放马小跑,一路向中公旗前进。

他们两人越是往前,便见得越多的中公旗战士在整备战马。

奇了,难道会有战事发生?

这时他们身穿的都塞外的服饰,倒也不令人扎眼。半炷香的时间,双双已经进入了中公旗的帐篷区内。

嘿,或许今日是市集日,通道人来人往的倒挺热闹。

咱们伊田美子可看得有趣极了,拉着邝寒四的衣袖,道:“邝公子,咱们先到处吧!”

邝寒四看看这位小姑娘一副天真的模样,只有耸耸肩跟着她下马到处晃着。

眼前就有人卖葯材、玉器、牛角,伊田美子看得眼花撩乱,特别是玉器那摊子更是吸引了她的目光。

这贩子所卖的除了寻常玉镯子外,就是各种精雕的飞禽走兽。

特别是这些玉器又放在晶亮银座之上,更显得耀目。

伊田美子看得满心欢喜,蹲下东摸摸西玩玩了片刻,嘻嘻道:“真想买几件呢!”

“姑娘喜欢的话……”伊田美子的后头突然传来一道陌生的声音,道:“在下可以全买下来送你。”

伊田美子讶异的回头,只见得一名英目浓眉的公子正含笑的注视自己。

这公子倒有点派头,身后还跟了四个跟班。

“不稀罕!”伊田美子自个儿掏出了金叶子,挑了两件玉器,道:“老板,这个多少钱?”

那名小贩子看了伊田美子身后的公子一眼,摇头陪笑道:“姑娘对不起,这些不能卖。”

“有人订了?”伊田美子放下后又随手拾起两件玉器,道:“那这两件呢?”

“对不起,这两件也有人订了!”

“什么?”伊田美子叫了起来,道:“有这么巧?”

她可是拗上了脾气,哼道:“好,有那几件是没人订的?”

“这……”小贩仍旧是笑脸道:“全给人家订走了!”

这下咱们伊田大小姐可变脸了。

“全给人家订了你还放出来,蹲在这儿做什么?”

“那……是姑娘身后这位公子刚刚订的。”

“好呀!”伊田美子站了起来,瞪着人家道:“是我先来的,而且他又没说半句话,你怎么知道他订了?”

“因为我家公子根本不需要说话。”那公子后面的跟班笑道:“我们公子就是中公旗的大王子集库尼,姑娘大概是新来乍到,所以不知道吧!”

伊田美子楞了楞,打量了这位集库尼片刻,哼道:“什么大王子,没什么特别嘛!”

集库尼看着眼前这位姑娘这般率直坦真,不由得大笑了起来,哈哈道:“姑娘真是特别!”

他笑着,一垂眉看见伊田美子马鞍上的长刀,不由得一楞道:“原来姑娘也会武功!”

伊田美子此时正四下寻找邝寒四的踪影,瞥见他在远处对自己眨了眨眼,同时又指了指集库尼点点头。

伊田美子多少明白了邝寒四的意思,嘿嘿一笑道:“学武又怎么样,难道你想跟我比试?”

这位集库尼的母亲是汉人,在三十年前曾经救过当今中公旗主集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出一片天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