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出一片天地》

第二十五章

作者:奇儒

在中公旗的旗城内,羿死奴有如进入无人之境。

在他闪电般的身影所过之处,唯有“破坏”这两字。

霸杀指拳所过,轰然砰湃的屋倒帐飞之声不绝于耳。

后头小西天一边喘着气在追,一边叫骂道:“怪事,这小子不会累是不是?”

“和尚,抱怨什么?”伊田美子哼道:“他为了救你可是不远千里来这啥么中公旗咧!”

邝寒四也拗足了力在追,汗渗额顶。

“我怕这事已经惊动了明冷香,而且震怒了集克基。”

他的担心是,明冷香以杀羿死奴为交换条件。

如果中公旗答应帮助明冷香,那么事情可又闹大了。

小西天看着这情况,嘿道:“老是在后头追也不是办法,我们分头包挟吧!”

这似乎是唯一比较好的提议。

小西天选择左边,邝寒四走右路。

伊田美子依旧奋力追着,一路跟下去,直是出了旗城到了南境那片大草原上。

这里还有一条河流,水映月成双。

羿死奴蓦地停了下来,反身。

伊田美子这一窜身前来,两人相差不过七尺之近。

斗然这般相近,伊田美子自己都吓了一跳。

羿死奴冷冷看着她,口里不断嘘嘘出气。那伊田美子左看右瞧不见小西天臭和尚和邝寒四前来,只好自己鼓起勇气道:“喂,你不认识我了?”

羿死奴的眼中闪过一丝迷惘。

“我叫伊田美子。”伊田大小姐指了指对方,谨慎的道:“你叫羿死奴。”

羿死奴全身衣袍飞舞,声音随风扬起,好冷好沉,道:“你说我什么名字?”

“羿死奴。”伊田美子翻了翻眼,结结巴巴的道:“羿是……是……唉呀!反正羿就是羿,死是死掉的死,奴是奴才的奴。”

她的中文造诣可不行,说不出后羿的羿来。

眼前羿死奴的表情更迷惘了,像是认真在思考,忽的他好像头痛慾裂般暴怒了来:“你骗我!”

“啥?我骗你?我骗你做什么?”

“嘿嘿!”羿死奴往前一步,冷冷道:“那就正是我想知道的,你有什么目的?”

羿死奴双眼中闪过一阵凶光,可让伊田美子心头凉了一下。

在这情势下竟是想也不想的脱口道:“我是你妻子干啥骗你?”

妻子?

羿死奴听到这两个字不由得呆楞在当场。

“你是我妻子?”

“不是吗?昨天晚上邝寒四那小子才说的。”

羿死奴大大皱起了眉来,道:“咦?好像有那么一回事。”

他看向伊田美子,再问了一次:“你真的是我的妻子?”

“当然!”

伊田美子讲这句话时自己都奇怪没有一点点谎言的感觉,而像真的是这个男人的妻子。

羿死奴显然被她认真的神情所折服,点了点头又颓然的一叹坐了下去。

伊田美子看了他那副落寞的样子,心中一股不忍,便是想也不想的坐到他身旁关心道:“你怎么了?”

“真是可悲,我不但忘了我自己是谁……”羿死奴悲伤的摇摇头道:“甚至忘了我的妻子。”

他在说这后面一句时,眼眸竟泛出泪光来。

伊田美子不禁大为感动。

这个男人很显然是个非常重家庭的人。

“你再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伊田美子。”

“伊田美子?”羿死奴用力而认真的一直念:“伊田美子,伊田美子,伊田美子……”

直是念上了百回,他才自言自语道:“不能忘,永远不能忘掉这个名字!”

伊田美子看他这么认真,竟是忍不住将身体靠在羿死奴的胸前,轻轻啜泣了起来。

“你怎么了?”羿死奴惘然中有一丝紧张,道:“是不是有人欺负了你?”

“不,不是!”伊田美子将泪眸抬起,望向他道:“是我太感动了。”

她知道羿死奴不断念着自己名字的目的。

他是深深的把她的名字植根在心底深处。

他怕,怕有一天失手杀了她。

“嘿嘿,好一对情人!”在他们的后头,忽然有人冷冷笑道:“可惜此情续到黄泉路!”

羿死奴双目一冷,右臂一抱伊田美子,急速起旋身向后头。

那里有两个人。

一男一女。

男的他认不出来是谁。

不过,那个女的他知道是自己非杀不可的人。

明冷香!

“嘿嘿嘿,想起来我是谁了?”明冷香长笑了起来,道:“幸亏有你们两位,这次中公旗才会拔刀相助。”

伊田美子冷冷叱道:“你这屁话是什么意思?”

“哼哼,你不明白吗?那位中公旗的大王子爱你爱得不得了……”

明冷香才说到这里,伊田美子可强烈感受到羿死奴身上的杀气。

那是因为吃醋而引发的杀气。

这种感觉,女人家的心头可是一阵舒服。

“嘿嘿,集库尼原先就不赞成出兵帮助大恨后。”明冷香昂首接道:“幸亏是你才促成此事。”

伊田美子皱眉道:“这又关我啥事?”

“因为他!”明冷香一指羿死奴大笑道:“我以杀他来交换助我兵力的条件。嘿嘿,集库尼为了得到你,而集克基也受不了羿死奴在他的旗城内四下作乱。”

所以,事情产生了始料未及的变化。

羿死奴此刻放开了伊田美子,大步向前盯着明冷香冷笑道:“很好,我要杀你,你要杀我,动手吧!”

明冷香冷笑的一呶嘴,朝身旁的独孤斩梦道:“由你先去让他斩天一十七剑的味道。”

独孤斩梦脸色一沉,哼道:“我什么时候听命于你?”

“不是吗?”明冷香“咯咯”笑了起来,道:“或许你想再领受两天前葯力发作的痛苦?”

独孤斩梦脸色大大一变,牙根紧咬中大步跨前。

这端伊田美子可超前羿死奴迎了过去。

“这家伙由我来对付。”伊田美子朝羿死奴道:“你放心去应付你的仇人就行。”

羿死奴哈哈大笑,道:“不愧是我的妻子,有魄力!”笑着,同时也关心道:“你对付得了他?”

“放心吧!”伊田美子一笑:“没问题!”

“好!”羿死奴忽的窜身拔起,好快速的越过了独孤斩梦,攻向明冷香。

同时,伊田美子的“轰天”名刀亦抽出,在圆月下闪闪发光。

对面独孤斩梦缓缓抽出了剑,淡淡道:“独孤某早想领教扶桑绝技!”

“那最好,废话少说了。”伊田美子沉喝窜前,轰天名剑砍出。

独孤斩梦亦大喝一声,掌中长剑挥。

好快的两道身影成一线的接近,交错、分开。

仍旧是一线各自向前。

这中间有多少变化?

伊田美子的肩头已渗出了血,她回身。

独孤斩梦的腹部也有一道血口子。

只不过,他的伤势似乎是轻得多。

“哼哼,斩天剑法果然神妙!”伊田美子沉着气,嘿道:“再领教一刀!”

独孤斩梦哈哈大笑,回道:“有何不可?”

两人再进,接近、出手。

这回伊田美子知道独孤斩梦的剑法妙绝难言,几乎任何身法都难以避开。

否则以羽公子的成就怎会重创?

伊田美子就在对方剑势之前毫米,忽的身影一幻。

这手正是忍者中最上成就的影子杀技。

明明你看见他在你眼前,却忽然变成影子似的没有实体。

独孤斩梦没想到这一剑竟然砍在虚空。

忽然底下杀机涌现,那轰天名刀已卷起。

独孤斩梦不愧是独孤世家最后的传人,在这等生死之际犹能沉剑变招,硬生生的架格伊田美子的一刀。

伊田大小姐的忍者把戏可没完。

只见她双肩一抖,身子竟在地面上平贴滑开七尺。

同时,脚靴底弹出七点寒星来。

独孤斩梦暴喝一声,长身而退,一连四换身法。

待那七点寒星在剑法下架飞,已是退出一丈之外。

这时羿死奴和明冷香的交战也到了最后的变化。

明冷香显然将斩天第一十七剑融入刀法之中。

特别是她掌中那柄天品金刀具有特殊的七寸杀力。

羿死奴的双臂、前胸已受了不少刀创。

明冷香一步一步的镇缩刀势,很显然的是羿死奴的变化已逐渐的僵硬。

伊田美子看在眼里,心头一阵狂跳,一窜身对面的独孤斩梦也阻挡过来。

“嘿嘿,我劝你最好别轻举妄动!”独孤斩梦冷笑道:“否则,死的可是一对!”

“屁!”黑暗中忽然有人说话了:“是那一对?”

嘿,说话的还不只是一个人。

独孤斩梦一回头,可看见了黑情人、杨雪红、小西天、邝寒四,好快速的欺近过来。

同时来这么多人他可一点把握也没有。

所以,唯一的方法就是走。

独孤斩梦和道要走,明冷香何尝不是?

刹时双双拔身窜跃,好快的往中公旗而去。

羿死奴岂会放过明冷香,亦是大喝追下。

黑情人楞了一下,急急自马背上弹起,在半空中一揽道:“羿小子别急,有好事告诉你。”

此时的羿死奴那听得,霸杀指拳一迫退黑情人,仍旧是呼啸的追了下去。

“大大的糟!”小西天叫道:“这小子单独一个去只有死路一条啦!”

所以,他们五个当然也是好快的追下去。

前前后后八道人影,那可是热闹得很。

据说这天晚上中公旗内有一半的人睡不着觉。

集库尼正把玩着手中的玉佩,门口晃进来一道人影,他急速回头,已听到石棋老人嘿嘿道:“大王子的内力修为令人吃惊!”

“原来是棋老!”集库尼恭敬立起,肃手道:“请上座!”

石棋老人可不客气的坐下了,清了清嗓子,哼道:“大王子这身武学不知是何人所授?”

集库尼淡淡一笑,回道:“家师不慾人知。”

“嘿嘿,那大王子是将老夫当成外人了?”石棋老人双目一闪,哼道:“昨夜你擒扣伊田美子那个小女人的手法,除了七大奇技之首的‘奇’留风老人所授之外,天下岂有如此神妙手法?”

集库尼的脸色一变,尴尬一笑道:“原来棋老早就看出来了!”

“哼哼,同时飞雪山中排名七大技中人岂会不知?”石棋老人双目一闪,嘿声道:“你知道留风老头子排名在老夫之前?”

“奇怪孤独傲世笑。”集库尼淡淡回道:“天下俱知!”

“很好!”石棋老人冷冷道:“他的人在那?哼哼,自从八年前离开飞雪山后便不见他的踪影!”

听这个石棋老人的口气,显然有意找留风老人一试,看看这些年来两人的成就差异。

“家师仙游去了!”集库尼依旧不卑不亢的道:“在下也不知家师仙踪何处。”

“嘿,你以为老夫会相信这话?”

“在下所言属实,棋老莫作他想。”

石棋老人浓眉一沉,片刻后才舒解开来,重哼道:“好,老夫就算相信你了,不过……”

集库尼讶然望去,问道:“不过怎样?”

“不过老夫想看看留风那老头子到底在这八年内教了你多少东西。”石棋老人猛然立起,嘿道:“大王子不会不屑和老夫动手吧?”

“棋老说笑了,在下如何敢撄棋老威风!”

“废话少说,否则休怪老夫无礼了!”

石棋老人这一迫,那集库尼不得不起身道:“既是棋老执意指点,那咱们就到院子去比划吧!”

“哈哈哈,好!”石棋老人便是二话不说的往外头当先走去。

集库尼轻轻一叹下亦随着到了庭院处立定。

石棋老人看着眼前集库尼的身势,点了点头道:“嘿嘿,好,最少有六成的火候。”

集库尼淡淡一笑,道:“在下的‘天风走世掌’尚未熟,棋老可要手下留情!”

石棋老人嘿嘿一笑,挥手道:“你尽管出手便是!”

“那就得罪了!”集库尼轻喝一声,全身如乘风般的飘起,同时双臂如翅展,到了顶处忽的双掌一拍窜下。

这速度好快。

更快的是人未到掌风气机已迫敌手全身四周。

石棋老人双目一闪,哈哈大笑道:“好,依老夫看已有七成的火候!”

他说着,指力已在言语间弹出。

那集库尼素知无明将军指的神妙处,是以双双气机一触立即又乘势而起。

原先天风走世掌最妙绝处在利用对方的气机以助长自己每回的攻击力量。

在一上一下间,一次比一次强劲。

每每两人交几回下来,便是拖垮了对方。

谁知眼前石棋老人的无明将军指已大不同前。

一波气机方起,第二波又出。

连接第三指力已震制了集库尼双臂的穴道。

这点大大出乎集库尼的意料之外。

更出乎意料的是这时明冷香和独孤斩梦自半空中窜过,大叫道:“集库尼,小心后面那人!”

后面是羿死奴。

明冷香这一叫“集库尼”三字,羿死奴可记起方才在城外的谈话。

连想也没想,一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出一片天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