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出一片天地》

第二十六章

作者:奇儒

董九紫看着潘雪楼奇异的表情,皱眉道:“宇文风铃走脱了?”

潘雪楼摇了摇头,轻轻一叹。

“她死了!”董九紫眼中闪过一丝异彩道:“不是死在你的手里?”

潘雪楼点了点头,道:“当我赶上时,骑梦隐已经杀了她!”

“骑梦隐?”冷无恨打了个寒颤,疾声道:“后来呢?”

“他抱着大恨后的体往彦花山上去了!”潘雪楼浓眉一皱,哼道:“我跟了一阵给走丢!”

三个人一阵沉默后,耳中听到半里外乌兰察布盟军营内一阵阵的喧嚣之声。

看来他们已经发觉事情有了大变。

“骑梦隐上彦花山的目的是什么?”潘雪楼遥望在黑夜下的那座塞外名山,缓缓道:“会不会和黄沙天地流有关?”

这时半里外吵杂之声越来越大,甚至有兵器交击的响声。

斗然,那彦花山的山径上同时出现上千的火把,而喊杀之声也震天价响直传里外而来。

董九紫愀然变色道:“是黄沙天地流发动了攻击!”

骑梦隐!

登时三人心中都有一股不祥的预感。

眼前的情势已经很明白,骑梦隐已经变成黄沙天地流的领导人。

好长的一阵沉默后,冷无恨轻叹道:“我们去中公旗吧!问问他们有什么方法来解决这件事……”

没错!无论如何不能不有中公旗一行。

最少明冷香的人就在那边。

“这几天来你一直没有那个人的下落?”集克基的声音显然有些不耐和焦躁,道:“你不是说过可以在三天之内杀了他?”

明冷香一肚子怒气在喉头硬生生的被压下来,缓声答道:“大王不需心急,在这一两日内会有结果……”

“哼!还要一两日?”

集克基大大不满道:“大恨后可汗的使者我用计拖延他,嘿嘿!你可别自找麻烦!”

明冷香双眉一挑,沉哼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集克基仰哈哈大笑道:“为了本旗城的安全顾虑,在你我此刻会面时本王已派了一万铁骑队缴了你带来的那五千名兵队的兵器……”

明冷香脸色一白,恶狠狠的瞪视集克基沉声道:“你这么做是会产生不可收拾的后果!”

边说间,已是虎立而起。

“我劝你慎重点!”集克基嘿嘿笑道:“或许我的御前三十名侍卫不能阻止你,但是在我后面几位大老可不是那般好应付得了!”

明冷香挑眉望去,只见在集克基背后闪出了三名老头子来。

当先一个是胖嘟嘟满张脸都是笑意,像是连头发都张大了嘴在笑似的,特别是显目的一双肉掌,又厚又实。

明冷香一双眉可高高的挑起道:“阿胖老人?”

“嘻嘻哈哈,原来小姑娘还记得老夫!”阿胖老人呵呵笑着,可一点亲切感也没有。

明冷香的心往下一沉,又注意到站在另外一侧成对比的那个竹竿般瘦的白发老人。

这人不但瘦,甚至连胡子和他手上的剑一样都是又狭又长。

明冷香轻轻叹了一口气道:“人间有情有无情剑!”

“哈哈哈,正是老夫人间老人!”那名瘦长老头沉沉笑道:“冷香公主,这一别可是十年不见了呀!”

明冷香点了点头,再看向最后出来的那名老头子。

一个只有一只眼的老头子。

“你也来了?”明冷香有点不相信的道:“傲视天下的独赏老人也会下飞雪山?”

眼前这三人正是飞雪山七大技中的“傲”、“世”、“笑”三人。

明冷香绝对没有想到集克基有这个面子请到他们。

“奇怪!”明冷香注视着独赏老人道:“晚辈听说除非是排名第一的‘奇’留风老人之外,没有人可以让你下山?”

独赏老人淡淡的没有表情,答道:“正是留风大哥要我下山来襄助集克基旗主!”

明冷香一楞,全身不由得为之一悚。

她想到的第一个念头是,留风老人必然在中公旗内。

甚至有可能出现过在她的面前。

对于这样一个高手自己一无所觉,是因为自己的疏忽还是对方已经到了归元返真的境界?

明冷香只有一叹,登时像了气似的,这时大门处有人急奔而来,穿过了厅堂的门口跪到了集克基身前。

“禀告旗主,彦花山方面有消息传来!”

集克基双眉一挑,沉声道:“说!”

“大恨后已死……”

“什么?”这名通报汉子的一句话让满室的人错愕。

“是!大恨后已死于骑梦隐的手中。”那名汉子喘了一口气连接道:“而且骑梦隐在昨夜率领黄沙天地流的人马大破十万联军……”

这个变化之大,一时间让明冷香和集克基反应不过来,整个事情好像大大抽离了核心重点,登时茫然起来。

半晌之后,集克基才沉声道:“如今联军的情况如何?”

正问话时,第二名通报的汉子又急速的奔了进来,跪下禀告道:“恭告旗主,方才飞鸽传书指出,十万联军折损有三万多人,如今已往本旗方向退来!”

集克基双目一闪,嘿嘿两声朝向明冷香道:“这里没你的事了,哼哼!我劝你最好能在今夜以前杀了那人来见我!”

明冷香一咬牙,只有大步返身走出了厅堂之外。

这厢集克基可是肃手请独赏老人他们三个上座了,才缓缓道:“三位大老对这件事不知有何看法?”

“嘻嘻,这可是一个大好的机会呀!”阿胖老人乾笑两声,嘿嘿道:“乌兰察布盟内就属中公旗的铁骑队最为骁勇善战……”

集克基听了这话,直是微笑的猛点头。

“那么胖老的意思是……”

“如今他们大败往中公旗而来。”阿胖老人哈哈大笑道:“而且宇文风铃已死,可汗之位……”

话说到此,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而且这正是集克基心中所想,如今由倚重的飞雪山遗老口中说出,更是大大的鼓励。

“这点不知另外两位大老的意思?”

“老夫不反对!”人间老人沉嘿嘿道:“再说由旗主登上可汗之位对飞雪山也可有不少建树!”

“这个当然!”

集克基双目闪动着道:“本王甚至可以划出方圆百里之地成立一旗地由飞雪山掌管……”

他说着,便看向独赏老人客气道:“不知赏老的看法?”

“是风老大要我们来帮你……”

独赏老人那只独眼平淡的有如一泓静水道:“旗主打算怎么做,老夫就怎么配合!”

独赏老人这句话可让集克基全身斗志高昂了起来。

“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集克基长笑道:“本旗盟在一日之内便可调派三万铁骑队列阵。”

他笑了一阵,忽的又皱眉道:“可恨的是有三件事必须先解决才行……”

阿胖老人轻笑道:“是什么事烦恼着旗主?”

“一件是杀死了集库尼的凶手,叫做……羿死奴!”

“羿死奴?”独赏老人冷冷笑道:“这个人我听过。”

集克基咬牙恨恨道:“我非剥了他的皮替集库尼报仇不可!”

他喘了两口气后,才又恢复平和的口气道:“第二件就是方才诸位见到的那位明冷香和她身旁那位剑手。”

阿胖老人嘻嘻一笑道:“这个女人倒也不难应付,至于她身旁那位剑手叫什么名字?”

“独孤斩梦!”

“是他?”人间老人的手指一紧,紧扣剑。

“人间大老知道这个人?”

“哼哼,早想领教了!”人间老人沉沉一笑道:“这件事尽可放心的交给我和阿胖去办。”

集克基总算是松了口气,却又皱起了眉头沉吟道:“另外一件,那可不好处理了……”

“是什么事?”

“呃!是石棋老人的事……”

“石棋那家伙?”阿胖难得不笑了,冷哼道:“怎样?”

“据我的手下回报,那天集库尼之所以会死也是因为棋老的缘故!”集克基痛苦的摇摇头道:“至于为什么本王也不清楚。”

人间老人重重一哼,道:“他的人呢?”

“这几天不见踪影,不知下落!”

这时一直默然的独赏老人忽然道:“旗主,你放心!留风大哥曾经告诉我,他会亲自处理此事。”

人间老人和阿胖老人双双讶异道:“留风大哥要亲自出手?”

这在飞雪山可是一件大事。

留风老人几乎是传说中的传奇人物。

特别是在这八年来神出鬼没,连他们几个兄弟都不知道这个排名老大的留风老人行踪。

如今留风老人要亲自出手,而且对象是石棋老人。

“这将是很精彩的一战!”独赏老人冷哼一声,淡淡道:“不过我们先完成我们的任务!”

“好小子,我总算找到你了!”

石棋老人忽然就这样出现在这间木屋里面,直在众人里盯着黑情人猛笑。

咱们情人哥哥可是楞了一下,讶道:“你找我干啥?”

“收你为徒呀!”

石棋老人可是得意极了,道:“老夫翻遍了整座旗城,后来终于想到你们可能不在城内。”

这里正是城南外的几间木屋。

黑情人呆了一会,看了看小西天才叫道:“你怎么改变主意了?不是要收那个和尚做徒弟?”

“和尚已经有师父了,不肯哪!”

石棋老人一双老眼精亮,直看得黑情人好不自在。

“小子,你有没有师父?”

没有,黑情人的武功虽然是经过冷大先生的指点。

但是冷明慧并不是他的师父。

简单说,黑情人的武功是自学的。

“没有是不是?”石棋老人可乐道:“怎样?拜我为师吧!”

伊田美子又叫了起来道:“我的妈呀!你怎么一天到晚要找人收为徒弟?”

“难找呀!”石棋老人自负道:“想要做我的徒弟,全天下也不过看上了三个……”

这三个都在眼前。

一个小西天是不肯,一个羽公子是太冒险。

“老天有眼让我发现你!”石棋老人说得诚恳极了,道:“小子,你就答应了吧!”

这厢在旁边看得杨雪红不禁好笑起来道:“人家的武功也不见得比你差,何必学?”

“嘿嘿,是吗?”

石棋老人瞅了杨雪红一眼,昂首道:“最少老夫的无明将军指可以破骑梦隐那老贼的护身罡气!”

这话一出,果然令人动容。

邝寒四可有一丝狐疑道:“真的可以?”

“错不了!”石棋老人自信满口的道:“这可是老夫将无明将军指的心法奥妙做了一番创新!”

石棋老人边说边看向伊田美子咧嘴一笑,道:“这位姑娘可是领教过了?”

伊田美子可是一嘟嘴别过了脸去不说话了。

倒是羿死奴点了点头道:“我曾经和他对过指力,的确有它奥妙殊胜之处。”

甚至连小西天也点头道:“不错!无明将军指自有它神妙的技法。”

看这三个交过手的高手印证,似乎是不差啦!

黑情人翻了翻眼,吞吞吐吐的道:“不过只怕时间上来不及!”

石棋老人可是大大拍胸脯保证了。

“这点你放心!”他呵呵笑道:“只要你够聪明,两个时辰内就可抓住诀窍!”

他说着,还压低了嗓子接道:“我想你们即将有所行动是不是?嘿嘿!晚两个时辰不打紧吧!”

石棋老人后头这句话的确是说中了要点。

他们六人在城外养精蓄锐,就是在拟定如何攻入集克基的王府内杀了明冷香。

这几天来不但已经轻易的出入过好几回,而且已将集克基王府里里外外查得一清二楚。

今夜正是他们攻击的时刻。

“我们可以晚一天行动。”冷无恨轻轻道:“因为我想明冷香应该比我们更心急是不是?”

事实的确是如此。

明冷香用力的坐到了椅上,一双眸子闪着怒火。

“嘿嘿,是不是受了集克基那老小子的气?”

独孤斩梦冷哼道:“何不来个釜底抽薪之道?”

“哼!你倒是说得轻松,我何尝没想到?”

“呃!那是有了问题?”

“哼哼!谁想得到独赏、人间、阿胖这三个飞雪山的老不死突然出现。”

独孤斩梦沉默了下来,这是很有可能的事。

他曾经偷偷潜入后院看过集库尼的体。

集库尼学的是掌法,而且是很特殊的一种。

上臂关节和手肘的肌肉特别柔软。

就好像弹簧似的可以承受极大的压力再予以反弹。

普天下就以留风老人的天风走世掌最具有这种成就。

集库尼会是留风老人的徒弟?

这是他那时的疑惑,这时的肯定。

“另外还有一件大事。”明冷香一咬牙,哼道:“大恨后已经死在骑梦隐的手中。”

独孤斩梦又是一愕,脱口道:“那岂不是好?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出一片天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