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出一片天地》

第二十七章

作者:奇儒

长安仍旧是长安。

只是在不同心境的人看来会有不同的情景。

“回家真好!”黑情人在马背上哈哈大笑,道:“是不是?”

这时咱们情人哥哥正和杨大小姐经过一片林子。

长安城外的这片林子,曾经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那时同样是夜,长安城外的夜,但是却有刀,还有郝三爷的拳头。

当然,那时杨大美人是要杀咱们情人哥哥。

“没想到吧?”黑情人笑道:“还好那时你没杀了哥哥我,要不然……”

“要不然……”

“要不然现在可没有人娶你啦!”

“贫嘴!”杨大美人粉拳高高抬起,却是好轻好柔的落下,落在郎君的厚实手掌中捏着。

半晌之后,杨大小姐忽的抽回了手,白眼道:“看见长安城啦!想到谁了?”

“柏青天!”

“你可能想到捕头?”

“大舞他们三个。”

“你会想到一堆臭男人?”

黑情人苦下了脸道:“那……还会有谁?”

“哼!”杨大美人有点儿醋味道:“大不易酒楼那栋红来阁的四大名妓可记得名字吧?”

“那会?”黑情人大大摇手,郑重道:“我怎么可能想到紫葡萄、水蜜桃、绿柳儿和黄杏子?”

“好呀!名字倒是背得可熟!”

“这……这……那……那……”情人哥哥支支吾吾了老半天忽然笑了起来。

而且还笑得挺不怀好意的。

“你笑什么劲儿?”

“我在笑有一个人听到一件事时的反应!”黑情人哈哈大笑道:“我保证他的表情你一辈子不会看到第二次!”

杨雪红真的好奇起来,道:“谁?”

柏青天的表情的确像是一口气吞下二十个鸡蛋。

他怀疑不是眼前这姓黑的小子有毛病,就是自己的耳朵今早没清乾净。

一大早,黑情人就拉着杨八代主闯入自己家宅前厅吼叫一番,搞得脸洗了一半便跑出来。

“你什么话也别说!”

黑情人可一副老大的样子看了看柏青天,嘻嘻道:“我跟身这位姑娘打算办个婚礼,只是……”

他可是脸不红,气不喘的道:“在下黑某某在长安无居所可以当新房,所以………嘿嘿,看中了阁下这间……”

柏青天大概呆了有半盏茶之久,这才用力一拍黑情人的肩头,大笑道:“成!这种事岂有不成的道理!”

这厢两个男人说好,可是杨雪红却羞红了脸。

柏青天看在眼里,嘿嘿乾笑两声,随口道:“刚刚起床,柏某去整装一番,嘿嘿,随便坐、随便坐!”

柏青天三步并做两步的走了,咱们情人哥哥笑道:“怎样?他的表情是不是很有趣?”

杨大美人一张脸颊通红,轻哼道:“这种事也得通知家兄一声呀!”

入塞之后,众人分成数路人马,只是目标齐往长安城来。

小西天和冷无恨、潘雪楼先往洛阳一行,打算由醉仙楼万二爷那边听点消息后再过来。

邝寒四、董九紫两个大男人则兄弟好的沿途捣了一些绿林的巢穴,快意一番后才到长安。

至于伊田美子和羿死奴自有人家的“培养感情”,也不晓得到那处名胜去逍遥了几天才会到长安名城。

“唉呀!等到他来说不得可以一道举办婚礼了!”

黑情人哈哈大笑道:“不过这样也更有趣!”

杨雪红一顿脚道:“人家可是说真格的。”

“我知道!”黑情人嘿嘿笑道:“不过咱们这个婚礼可会吸引不少人哩!”

当然这些人中有朋友、有大侠。

但是也会有敌人。

杨雪红嗔声道:“原来你不是真心的?”

“唉呀!天地良心!”黑情人双手高高举起道:“我当然是真心的啦!我的意思是,咱们过咱们的洞房花烛夜,至于那些不是朋友的家伙就交给我们的朋友去料理……”

“你喔!”杨大美人用纤纤玉指一点黑情人的额头道:“朋友在外头卖命,你倒会在里面享受……”

“什么?我也是在里面卖命呀!”

这话再说下去就不得了了。

杨雪红满脸通红的别过脸去,这时柏青天又晃了出来,讶异道:“是谁在卖命啦?”

人逢喜事精神爽。

虽然这不是自己的婚礼,咱们这位天下名捕的柏青天还是打点得不亦悦乎,甚至放了牢里一些不怎么重要的犯人,申诫一番了事。

婚礼是在下个月十五举行,正是月圆人圆的时候。

“还有二十来日。”柏青天哈哈大笑道:“可够让中原武林内所有的人全赶来长安啦!”

柏青天办事的效率当然快,加上他所建立的通讯网,不过是三天的时间已经传遍了大江南北。

“喂!你得考虑自己的宅子能不能容纳那么多人?”黑情人看到那好长的名条布,苦着脸道:“别说喝酒,就算喝茶也会将长安城给淹了!”

柏青天哈哈大笑道:“你别紧张,柏某的宅子装不下,长安城可够大吧?”

“千里侯”柏青天的面子谁敢不给?

不但给,而且还抢着送哩!

“咦!你那位未婚妻呢?”柏青天从书房内朝外头张望了一巡,不见杨大小姐的身影。

“她那位无恨妹子和潘雪楼来啦!”黑情人格格笑道:“说不定这回很多人举办婚礼哩!”

“那才好!”

柏青天兴致勃勃的道:“这样省得大伙儿劳民伤财,每隔一阵子就得跑一趟。”

“哈哈哈,原来柏大名捕也有风趣的一面!”

书房门口处,站着的不是潘雪楼是谁?

“原来是潘兄大驾,真是久仰了!”柏青天急急起身相迎,两双厚实有力的巨掌紧紧一握。

“行啦!让女人在家里闲聊,咱们去逛逛长安的街道如何?”

长安,古城!

古城就是有一种特殊的味道。

那是一种传统、历史、纯混合成的奇妙感受。

“中原就是不一样!”黑情人深深吸了一口气,哈哈笑道:“连呼吸起来都顺畅多了!”

潘雪楼同意,微笑接道:“到底是自己的土地好。”

“欢迎两位在此长住!”柏青天朗笑着道:“有你们在,柏某的工作可轻松得多了!”

“可别找哥哥干六扇门的事。”

“你以为你干得来?”

三个男人大笑着,声音在蔚蓝的青空下飞扬。

但是在一间阴暗屋子阴暗的角落里有人冷冷在看。

“嘿嘿,你们现在笑得出来……”明冷香的声音充满了怨毒,道:“可是能笑多久?”

“别急!”独孤斩梦站在她身旁,左臂环抱着美人的腰,冷笑道:“一步一步做,才能享受着猎物掉入陷阱的快感!”

明冷香没有说话。

眸子里除了愤怒外,却还有一丝嫉妒。

杨雪红可以光明正大的广邀天下人举行婚礼。

冷无恨也可以,甚至扶桑来的伊田美子也一样风风光光,可是自己呢?

她只能躲在阴暗的角落。

她恨,因为羡慕,因为羡慕产生的嫉妒。

独孤斩梦显然也感受到了这点。

“经验是成功最好的导师。”

独孤斩梦的声音又沉又有力,道:“你难道这么快就忘了?”

这句话的作用很大,明冷香忽然间冷静了下来。

是,她要做出来的行动是惊天动地的大事。

而“忍耐”却是这个行动中最重要的一环。

“中原的风光的确很美!”阿胖老人呵呵笑了,愉快的道:“有一天集克基挥兵入塞统治了中原,这里便全部是我们的……”

他用手比了好大的一个范围,道:“我要这几条街。”

“留神点吧!阿胖。”人间老人嘿声道:“我们已经进入了长安,这里可有一个天下名捕?”

“柏青天?”

阿胖老人冷冷一笑,哼道:“他又如何?”

这时一向很少说话的独赏老人出声道:“我们的行动是要杀羿死奴和黑情人,这是风大哥的命令!”

立时,阿胖老人和人间老人全收起了玩笑的态度,当下两人跟着独赏老人进入一间茶楼的顶层点了食物。

“你们都知道这次的行动很重要,而且风大哥也在我们左右随时准备出手……”

独赏老人严肃道:“一出手便是生死立见!”

“是,我们明白!”

“那就好。”独赏老人开始吃用店小二端上来的茶点。

这时楼下街道上听得有人纷纷招呼叫道:“大捕头出来逛街呀?”

“哈哈,天气好,和朋友出来散个步。”

独赏老人他们三个一愕,真巧!

三人五只眼睛齐往下面望去,可对上了六道目光望上来。

正是柏青天、黑情人和潘雪楼朝上看来往自己这方一笑。

该死!这可不是“真巧”,而是柏青天早知道他们的行踪,而且时间捏得恰到好处,一丝不差的和自己三人同时到达茶楼内外。

独赏老人长长一叹,显然方才的那些“招呼”是柏青天安排的。

目的正是引得自己三人朝下看。

这一看可给人家下了马威。

“现在……”独赏老人冷冷道:“你们知道他的可怕了?”

如果还不知道的,不是白痴就是傻瓜。

当然,更不可能活到他们这把年纪。

夜,轻轻的覆盖在长安城上,火烛点起的时候。

“百家园”原本是一座有名的古园。

它建立在大不易酒楼的后方,最为长安诗人墨客流连忘返的地方。

在这儿吹吹洞庭湖过来的风,啜一杯大不易酒楼自酿的葡萄酒,随口诌出几句诗词来。

呵,人生一大悠闲。

只是这几个月来,“百家园”已经变了。

申老老这位大不易酒楼的老板忽然横死,流言到处蠢动,有人说是犯了鬼邪,也有人说是被江湖大盗所杀。

过了一阵,又有人说申老老其实是江湖上杀人不眨眼的一个罪恶组织首脑,是被柏大捕头下手剪除的。

反正这一切的流言,到了今天今夜已经没有人再提起。

甚至连人们都似乎忘记有这么一座百家园的存在。

骑梦隐就坐在一截横倒的断木上凝视着夜空。

申老老是个不错的手下,特别是每年的缴金对“龙虎尊”的发展有相当大的助益。

他一叹,同时也想到韩败、元流水这几个四头魔虎的生死兄弟,如今已是幽冥两隔。

“想不到骑大先生也是会叹气的人……”

独孤斩梦轻轻的笑了,声音里头似乎有一丝讥诮。

他每一步都很慎重的走着,掌中的剑则完全隔合在步伐里。

“你能找到我是相当不简单的一件事。”骑梦隐淡淡的看着这个人站到了自己面前,道:“而且能用我的联络方法通知我来这里见面……”

原来独孤斩梦约骑梦隐在此相会。

“嘿嘿,你可能忘了……”

独孤斩梦的双目一闪,有若寒辰般的冷锐,道:“在你的身旁中那位倚为左右手的黑捡命可是我的人?”

骑梦隐一双浓眉紧紧扣结,眯起的双眸闪过一丝杀机。

当时在黄沙天地流时若不是黑捡命出乎意料的对自己下杀手,情势早非今日这般。

“哈哈哈,好,很好!”骑梦隐暴笑起来,在废园中轰轰的流转,忒是惊人。

独孤斩梦双眉一垂,缓缓的出声在这一片笑声里道:“清音神功对在下并没有什么效果……”

骑梦隐一歇笑声,打量着独孤斩梦,耳中听着他的呼息。

“好修为!”骑梦隐沉沉笑道:“看来当年太史子瑜记述在‘天地情谱’的心法和记述在石剑内的心法相同共通……”

独孤斩梦也笑道:“不错,太史子瑜不愧为一代宗师,为了怕日后他这门武学的人相残,在心法上彼此都有相互克制的效果。”

骑梦隐已将石剑中奥妙的心法融会于心。

所以清音神功已是不可避免的运用上那种气息运行,或许对别人有更大的压迫力,但是对于独孤斩梦或是米小七,反而无能为力。

骑梦隐的一袭衣袍鼓起,沉哼道:“看来就只有动手才能让你永远消失了!”

“这倒不像骑大先生的为人!”

独孤斩梦挑眉看视过去,嘿道:“在下今天邀你来的目的是别有意图。”

“是吗?”

“是的,想问你一件事……”

“嘿嘿,有意思,你说!”

“蒲衣神功!”

“蒲衣神功?”骑梦隐俄然哈哈大笑道:“你以为骑某是什么人?不错!我是学过清音神功,大势至无相般若波罗密神功、金蛊化龙大法、黄沙天地流的最上乘心法,甚至太史子瑜的石剑妙法……”

他沉沉一哼道:“你要问蒲衣神功为什么不问身旁那位明冷香?嘿嘿,却在深夜暗暗邀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七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出一片天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