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出一片天地》

第二十八章

作者:奇儒

人间老人和阿胖老人还真傻眼了。

两个人才出了茅房,外头已有两位又娇又俏的美人伸手要钱要银子啦!留风老大给了他们黑情人等几个男人的肖像,可没有有关女人的部份。

因为他们都很自负,都认为天下间没几个女人有资格让他们动手。

“咱们店里的规矩,上一回茅房一两银子!”

杨雪红指了指悬在“暗处”的招牌,嘻嘻笑道:“两位老爷不会吝惜这一点小钱吧!”

不会是不会,只不过他们的银子不在身上。

看来他们三人一道行动都是由独赏老人负责钱财事,这厢到了前头,偏偏又不见那个独眼兄弟的影!

“这个……”阿胖老人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得结结巴巴道:“两位可以随我们到楼上宿店里拿。”

“行!”冷无恨轻笑道:“两位大老爷请!”

于是一行人又“蹬蹬蹬”的上楼去了。

人间老人这厢一推开了门,叫了起来道:“有贼!”

房间里乾乾净净的一点也不零乱。

可是他做了暗记,也摆了几门奇门小阵法。

他看得出来有人进来过。

一步子向前,果然藏在枕头下的包袱已不翼而飞。

“喂!你们两个是打算白住白吃白拉?”

冷无恨板下脸来,自己肚子里都觉得好笑,强忍着道:“这房里那像经过贼偷的样子?”

人间老人和阿胖老人可是哭笑不得。

是呀!除了他们之外有谁知道?

不过他们的心底也发了一阵毛。

对手是个相当可怕的人,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连破了七阵,又无声无息的盗走包袱离开。

他们那里知道眼前这位冷无恨是谁?论到奇门阵法,谁又比得上冷大先生?

就以老字世家的“第一智者”老师在面对冷大先生时也是毕恭毕敬,败得心服口服。

“好啦!两位打算如何解释?”杨雪红可是逼问了一句。

“这……我们的一位朋友马上回来!”阿胖老人乾笑道:“那……那有些银子在他身上。”

“哼哼!谁相信了?”冷无恨皱鼻子道:“你们已推三阻四的骗了我们一回,说不定根本没有你们那位朋友。”

“是呀!”杨雪红接着道:“方才你们说是在前厅吃饭,结果是连个影子也没有。”

两个大美人这一逼,人间老人和阿胖老人可不好应付了。

到底这儿是中原不比塞外,一切人生地不熟。

万一闹出了什么事来,自己担了也就罢,万一牵涉到风大哥的计划可是大大的麻烦。

“好!那你们说怎么办?”阿胖老人可是足了气。

“送官好了!”杨雪红笑道:“那里有公家饭可以白吃白住,如果你们那位朋友果真回来,自然会保你们……”

这下人间老头子和阿胖老人互看了一眼。

“去不去?”人间老人皱眉问着。

“去就去,怕什么?”阿胖老人显然是火大了,道:“天下有那些地方可以关得住我们?”

他放心。

因为独赏老人一定会放他们出来。

再不济,以他们两个的武功想出来是轻而易举的事。

“再说……”阿胖老人压低了嗓子,小声道:“我们也可以先探查里面的情况,到时对那个柏青天来个内外夹攻。”

“好方法,亏你想得快!”

人间老人哈哈大笑道:“两位美人,我们走吧!”

他们两个老头子大笑,两位美佳人心底可也笑哩!

独赏老人回到房里的时候实在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换人了?房内是一对俏佳人。

“喂!你们是谁?”他大声问。

“你又是谁?”冷无恨强忍笑意,拉下面孔道:“你这个老不修这样子闯进来,我要大喊捉贼了!”

独赏老人楞了楞,自己都疑惑起来。

会不会是走错了房?

再仔细看看,没错呀!的确是这间房!

“这……这房间是我租的,怎么你们住进来?”独赏老人不信有这种邪事儿。

正巧,一名店小二端了水过来。

“喂!小二,这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那店小二口气也冲,哼道:“你那两位朋友忽然间就破口大骂说要回塞外去了!”

独赏老人那颗独眼一闪,嘿道:“有这回事?”

“哼哼!连房钱、饭钱都没给哩!”店小二放下了洗脸水,伸手道:“正好,你来替他们付了!”

独赏老人这厢给搞得一楞一楞,半晌才恶狠狠的笑道:“好小子,你想骗我!”

于是大手一探,扣住了店小二的手腕一拗。

“唉哟!杀人罗!”店小二痛得大叫。

于是四下引来了不少人,登时一个个议论纷纷。

“怎么这把年纪了火气还那么大?”

“就是嘛!练了几年功夫就这般没王法了!”

“唉呀!搞不好是来砸店的,让人家生意做不下去。”

你一句我一句,独赏老人不由得松了手。

这时人称胡老板的酒楼主人可急匆匆上来了,排开众人朝独赏老人道:“这位老爷有什么不满?”

“哼哼!我那两位兄弟呢?”

“他们走了!说是什么要回塞外大漠去了。”胡大老板咳了两声道:“连银子也没付呢!”

独赏老人又目一睁,哼道:“果真如此?”

“是呀!楼下那些客人都可以作证呢!”

人家这么一句,独赏老人可接不下去了。

古来就有一句“千夫所指,无病而死”。

如今在众目睽睽之下,独赏老人一阵脸上讪热。

这时,里头的杨雪红和冷无恨双双站到了门口,哼道:“事情明白啦,不道歉吗?”

这回可更叫独赏老头子脸上难看。

他是可以大大挥袖而走,但是留风大哥可有交代要他住在这里会前来联络。

情势所迫,不得不低头。

“两位姑娘请原谅老夫鲁莽!”说着,他深深一揖。

“算了!”杨雪红哼道:“人家小二哥可是吃了苦!”

独赏老人牙根一咬,团了个身朝那个店小二抱拳一揖道:“小二哥,方才老夫……”

才说了这七个字,背上最少有十六处穴道一麻。

独赏老人在惊怒中抬头,忽然看见了一个人。

柏青天!

不!在柏青天后面探出头来冲着自己猛笑的那个,不是才交手不久的黑情人这小子是谁?

独赏老人这时忽然明白了一件事。

长安城里个个几乎都是柏青天的人。

所以谁想到长安来作案,谁就是和全长安城为敌。

他叹气,也终于明白长安为什么是中原犯罪最低的城市之一,也终于明白柏青天为什么会是天下名捕?

他更明白的一点是,黑情人这小子将婚礼选择在长安的理由——请君入。

独孤斩梦将整个计划又重新细想了一遍。

“这将会是个完美无缺的计划。”他有十足的信心,朝着前面坐着的四个人道:“秦西见、吴六、刘酒心、钱动动,你们各自率领五十名精锐好手分成四路进攻。”

“是!”四道声音汇合在同一刹那共鸣。

他同时的收口。

独孤斩梦满意极了,这表示他们彼此间有很深的契合,而这点正是他所要的。

“秦西见这组要利用这十天内打通一条地道,直接通往柏宅大厅,在上一层架构火葯,下一层藏人。”

“是,明白。”秦西见是个三十出头的壮汉,炯炯有神的双目充满热忱和力量,道:“为了振兴独孤世家,属下誓死以赴……”

“很好!”

独孤斩梦望向吴六,淡淡道:“你们这一组负责正面攻击,在火葯爆炸后立即冲入……”

他又嘿嘿一笑,挑眉道:“你们用的是毒,一杀即退,引得他们追出来,这时由秦西见的人破土而出,内外夹击。”

“是,属下明白。”

吴六看起来是个很平凡的人。

一张黝黑麻子脸,让人家根本猜不出年纪来。

“你们这次用的毒很危险。”独孤斩梦沉声道:“那五十名兄弟可都熟练了?”

“回禀少主!”吴六平静的道:“兄弟中没有一个怕死!”

“好,很好!”独孤斩梦哈哈大笑中看向刘酒心,道:“你们这组负责上空击杀!”

“是!”

刘酒心虽然才二十一、二岁,却是最不怕死的年龄。

“在行动的那天晚上,兄弟们会将黑线索系好在柏青天王府的上空。”刘酒心的声音一冷,嘿道:“所有的弟兄也都会掌着匕首短刃打算以命搏命!”

独孤斩梦的眼中有了一丝嘉许,点了点头道:“这一战会很惨烈,兄弟们的皮革里衣都准备好了?”

“是,他们现在都在扁山训练高山跃下的搏杀技法。”刘酒心很有自信的道:“或许在最后十天时只留下一半的人活着……”

他的目光一闪,坚决的道:“我向少主保证,他们会是最好的俯冲杀手!”

独孤斩梦轻轻嘘出一口气,用力的一点头笑道:“有你们这种精神,独孤世家何愁不兴?”

最后他将目光投向钱动动。

人如其名,正是财主的模样。

五十来岁,胖嘟嘟的身子胖嘟嘟的脸,一副和气生财广结财源的态势。

“你和五十名弟兄的任务是负责后退的工作。”独孤斩梦淡淡道:“必须在行动的前一天在沿路上准备上百辆的马车……”

钱动动笑了,答道:“回禀少主,在下已经准备有八十辆……”

他一顿,强调着道:“这两日之内就可以凑齐。”

“除了这点以外,”独孤斩梦嘿声道:“在柏家王府四周的屋子,必须在当夜占领下来……”

“是,属下明白!”

钱动动恭敬的道:“而且撤退沿途所要架设的阻敌机关已经规划完成,可以在半个时辰内全数架使用。”

“哈哈哈,很好!”独孤斩梦掸袖立起道:“十五行动夜,江湖将因我们而大大改变!”

清晨的街道,微微泛白的东方。

空气中浮荡着一股凉爽的气息,寂静的天地。

独孤斩梦负手踱步,整个心怀既轻松又充实。

“香儿到了那里?”他自己问自己答着:“应该是在长江瞿塘峡左右吧?”

他想起独孤世家有后,不禁满意起来。

最少老天待他并不薄。

深深的吸一口气,正好踏在这条街和横向一条街的交口。

这原本是很正常的事。

无论那个城镇那个村庄,这不过是平常到不能再平常的一件小事而已。

但是独孤斩梦的眼睛却闪着讶异而冷肃的光芒。

因为右首的那段街道上有人正看向自己。

一个并不太熟的人老山。

中公旗里服侍过自己和明冷香的老仆老山,怎么会出现在中原的长安城内?

他这一生最不相信巧合。

“原来你就是留风老人……”独孤斩梦沉声道:“集库尼的师父,飞雪山七大技中技名第一的‘奇’!”

老山轻轻笑了,说话的每一个字都很令人深思,道:“名字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的脑袋是不是?”

独孤斩梦承认!

“你当然是特别在这里等我……”

独孤斩梦有一丝愤怒,也有一丝恐惧,道:“你的目的是什么?”

留风老人轻轻笑着,看了独孤斩梦一眼,道:“我们边走边谈吧!”

独孤斩梦并不反对,因为这里实在不是一个谈话的好地方。

留风老人在前面带路,没几转进入了一间黄瓦屋舍内,布置得倒挺高雅。

特别是几张太湖石打磨的石椅,夏天坐起来特别的清凉爽适。

“你当然可以想见我掌握了你的行踪。”留风老人边坐下边道:“当然,还有你的行动计划!”

独孤斩梦双目一闪,他担心的不是这个。

他担心的是明冷香和他的孩子。

留风老人轻轻笑着,有如在讨论一件很平常的事般,道:“只不过现在你的计划必须做一番更改!”

“呃?为什么?做什么?”

“因为我的三位小老弟给柏青天骗进了牢里。”留风老人哈哈大笑道:“而你那位美娇娘和肚子里的孩子却在我的手上。”

独孤斩梦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

这正是他方才所以恐惧的原因。

“你放了她!”独孤斩梦猛然站起,双目暴睁如怒虎。

“你想动手吗?”

留风老人哈哈大笑,道:“别说你的武功能否胜我,可别害死了自己的妻子和骨肉!”

他说着也站了起来,返身在一座木柜内取出一包黄布包来,扔给了独孤斩梦。

布、黄布,缓缓滑开。

露出来的是天品金刀。

刀芒犹是闪闪发光,却映出了握刀人的泪动。

“你要怎样才肯放了香儿?”独孤斩梦抚着刀身,竟是情难自抑。

“救出我那三位老弟!”留风老人沉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八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