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出一片天地》

第三章

作者:奇儒

羿死奴的姓很特别。

羿死奴的名字也特别。

但是,对于这个姓、这个名字,他的心中却有莫大的光荣。

三十年前,谁提起羿雕这个人都会竖起大拇指,脱口赞一声道:“好!”因为,羿雕是个忠心不贰的人,他绝对可以为了主人牺牲所有的事。

包括自己的家人,包括自己的命。

羿雕有妻子,就在妻子临盆的那一天,羿雕不顾自己的妻子儿全力抢救主人的独子。

那是二十七年前的事。

至今提起黑林山庄那一战,江湖中记得黑林山庄庄主沈黑林的人已经不多。

同样的,记得攻击黑林山庄的“百八龙”这个组合的人也不多。

但是,人们却记得阿万和羿死奴。

阿万是百八龙的龙头,传说是一个非常残忍的人。

他的一生原则是,斩草除根。

有没有例外?有。

那就是当二十七年前那个夜里,他抱着羿雕唯一的儿子时,做出这一生中唯一一次的“反常”决定。

“这个孩子是武林的光荣!”阿万看着围绕在身旁的手,扬眉道:“他将会有一个奇特的名字和一身可怕的武功,全天下都会因为他而记得他爹是怎样的一个人!”

羿死奴这个名字是够奇特了。

武功呢?

“龙虎尊之所以会考虑你有这个能力进入八尊长老之位,是因为在你之前已经有一个羿死奴在!”

黑情人记得紫葡萄曾经告诉过他:“羿死奴是在二十五岁时就登于八尊长老之一,既然曾破了例让那么年轻的人进入核心,你当然也可以!”

黑情人可没有想到,狂风长老这条线被剪掉竟然不是安排另外一条线来跟自己接触。

而是羿死奴亲驾。

长安古城的街道不会因为死了几个人或是失踪了几人而有所改变。

终究历史上多少次战火它仍然是峙立在那儿。

羿死奴就骑在马背上很随意的由东城门进来,这里将会有很多的事吧?他自己问着自己笑了起来。

“金头何首乌”是鬼域后头那个羽公子想要取得的十种葯材之一。

至于这项绝世奇珍是落于何人之手,明天就会知晓。

羿死奴的座下马蹄停在一间很普通的客栈之前。

“好客客栈”只是寻常木造,分成上下两层的那种小客栈,长安城里最少有上五十座。

羿死奴才到了柜台,那个留山羊胡子的掌柜脑勺子后面的墙壁上,早已经着一张告榜。

“百种奇葯材展售,七月十八金命堂”。

羿死奴眼皮子眨也不眨,随着店小二进入了厢房。

“客官是做葯材生意的?店小二陪笑的问着。他自信看人准,羿死奴的打扮有那八分像。”小兄弟好眼力!“羿死奴含笑问道:“怎的称呼?”

“小的人称小三子,客倌有事尽管吩咐。”

羿死奴淡淡一笑,摸出了碎银塞到小三子手里,说道:“行!小三子,有一件事想拜托你打听打听。”

小三子的声音一下子兴奋了起来,揣了银子入怀,嘿嘿笑着问道:“客倌有事尽管说,小三子别的不行,跑腿比谁都快。”

“很快,人机灵就有赏!”羿死奴淡淡一笑,说道:“前天有一辆黑马车的事可知道?”

“这个当然!”小三子面有得色,笑着拍胸脯道:“客倌的意思是……”

□□□

“我想知道那辆马车的下落何往。”羿死奴笑了起来,好亲切的样子拍着小三子的肩头道:“你知道,那辆马车如果能买下了用来装葯材,以后做生意可大大有帮助。”

小三子的脑袋还真灵光,立时一拍掌笑道:“对呀!那辆黑马车这般有名,以后运着葯材在城里转过三两圈,人人都知道是贵宝号活招牌。”

羿死奴笑了,觉得这小子脑袋动得极快,是个做生意的料子。

小三子好快的出去,羿死奴嘿嘿一笑,负手到了窗前。

他住的是二楼上层向东的厢房,背着大街。

这厢望落下去,是正对着一间黄瓦屋宇的后院。

黄瓦屋顶有气派的,占的地面不可谓不广。

羿死奴凝眉看着,可有了一点点的端倪来。

后庭苑里种了不少树,有高有矮。

他发觉特异的是,这些树的排列并不太正常。

所谓不太正常的意思,就是指有人故意这种种法。每棵树之间有一定的距离,高干低木间已有一定的设计。

最特别的是,明明是艳阳清秋的日子,树林中犹浮动着一层薄薄雾气。

羿死奴偏头想了一想,笑了起来。

“好客客栈可一点也不好客!”羿死奴嘿嘿自语道:“虎背之后岂容有长矛顶着?”

他摇了摇头,看见远远的那端厢房回廊里有人走过。

那是两名全身黑玄衣袍的女子,动作又快又俐落,谁都看得出来她们的武功不弱,最少身形移动间的那股轻灵,绝对是好手。

长安城里的武林人物很少不知道前天大恨后马车之侧有四名身着黑玄衣的女人护驾。

羿死奴笑了笑,换了件雪白的衣袍,系上紫金的腰带晃到了楼下。

“客倌要出去逛逛?”羿死奴记得这个掌柜的自称老魏,他在柜台后面将目光离开算盘,抬起了头来笑着招呼道:“对长安城熟吧?”

羿死奴温和一笑,朗声道:“久闻长安佛音古寺为天下八大名刹之一,正想前往礼佛。”

老魏呵呵一笑,猛点头道:“应该应该,到了长安不闻佛音,那真是愧对武则天了!”

武则天虽然是中国史上唯一的女皇帝,但是尊佛甚勤,长佛音寺便是在大唐之时由她手中所建。

据说,佛殿内壁柱雕塑是由藏密请来的加比利学派所铸,而寺中上百金银佛像则是由万沙学派塑造。

万沙学派的镀金之术,号称天下第一,这等令誉直到了千百年后的二十世纪犹受举世推崇。

人在丈外,梵音唱呗已是声声入耳。

佛音古寺真有古寺的味道,历经七百余年的人世风霜,那一根根的石柱鼎立傲然。

羿死奴抬了一下眉,见大寺前庭悬挂着一排又一排的灯笼,整面如墙的开展来。

算算,有近千之众。

七月,在佛教是兰花节,为的是纪念昔年释迦牟尼的弟子目犍琏到地狱救母的事迹。

后世民间谓之以“鬼门关开”。

每逢此月,法事功德特别多。

羿死奴缓步踏入,只见前庭有上百个焚炉,各处都有着人在炉前烧金纸,是为了给死去的亲人吧!

纸灰在空中打转、飞扬。

羿死奴忽然想起了“百八龙”中有人曾告诉他。

“七月节烧纸钱必然满天飞舞。”说的人解释道:“因为,众鬼争夺!”

那时的羿死奴还小,只有傻楞楞听着。

“可是在平时如果是专门烧给某一个‘人’……”那人笑着道:“那‘人’为了保护自己的‘财产’,一定不会让风吹走。”

羿死奴到现在还是半信半疑。

不过,他相信的一件事是,江湖中谁的剑快,谁的拳头硬,谁就可以生存下去。

未时,秋老虎好像特别的热人。

偶尔在这时候起了一阵轻轻的凉风,风中有香气。

有两名穿着鲜黄镶绿滚边的女子,她们的手臂上挂着盛满兰花的篮子。

款款移步,女人身上的香气和篮中兰花的清雅气味在风中融合成一种令人陶醉的呼吸。

羿死奴在看,还有不少的男人也在看。

因为,像这么美而又这么有韵味的女人,看几眼总不会有什么损失吧!

这两个女人走进了大雄宝殿,羿死奴笑了。

最少后头跟了十七八个“正好”也逛进去的男人,他有七八分的把握,这两个女人是冲着自己来的。

既然人家的目的是自己,又何必眼巴巴跟人家后头走?他笑了,转了个弯,由回廊到后头的偏殿去。

偏殿当前有一座大铜炉,里面已插满了满满的香。

浓浓冒升的烟雾,遮得前后人影都有点模糊起来。

终究这儿是庄严的道场,人虽多,但并不喧哗。羿死奴缓缓往前踱着,抬眉。

铜炉前有三名老少正好插下了香。

两个老的是一对老夫妇,正由他们的儿子陪着进寺。

香插入的时候,有一阵风飘着。

风中除了香的味道外,还有方才那两个女人的味道,羿死奴笑了,因为这中间还有淡淡的兰花香。

两天前,韦燕雪不就是这样着了人家的道儿?

羿死奴信手拈了三支香朝佛殿内拜了拜,他转身插香到铜炉的时候,携兰花篮的女人正站在那旁朝自己一笑。

贝齿轻露,眼眸流转,那一个男人都可以立即想到一些事,羿死奴的肚子在叹气,也在笑。

因为方才跟着这两个女人后面进入大殿的男人们,此刻正是用着又妒又恨的眼光望向自己。

羿死奴淡淡一笑,插放好了香炷,便再踏上回郎往后头的厢房花园而去。

这间佛音古寺建得相当巧妙,几排厢房间不但植种花草,而且俱铺之以白色的鹅卵石。

落眼过去,在一片庄严中别有风雅情致。

几名僧人谈笑的走动着,或有的在搬运东西,大概是为了法会的需要吧!

每排厢房中各有一间较大的念佛室,一声声木鱼敲打诵经之声由里头传来。

是僧人们在做着功课。

羿死奴继续往后头走着,最后头这座大花园里也有不少的游客,这儿素来是长安城里文人雅士聚集之所。

每座亭子的梁柱上,多少都有历代名诗人的题字,他站立到一座匾额题名“西望亭”之前,柱上是大词人贺铸的名词——伴云来。

“烟烙横林,山沉远照,逦迤黄昏钟。烛映栊,蛩催机杼,共苦清秋风露。不暇思妇,齐应和几声砧杵。惊动天涯倦宦,岁华行暮。当年酒狂自负,谓东君以春相付。流浪征骖北道,客樯南浦,幽恨无人语。赖明月曾知旧游处,好伴云来,还将梦去。”

羿死奴轻轻喟叹一声,踏上了亭子坐下。

忽然,竟是趴在桌上睡着。

亭子又有人来,是一对老夫妇和他们的儿子,紧接着是那两名美娇姑娘,盈盈笑着配合着前头三人将羿死奴围住。

“鬼踪三步倒果然大有效用……”姑娘中的一个轻笑了起来,道:“韦燕雪躲不过,这个姓羿的也一样。”

那对老夫妇正是聂百闻和大姑所乔装,当下便嘿嘿笑道:“韦燕雪是因为有大舞相救,这个姓羿的可没那么的好运道!”

他们笑了起来,当“儿子”的井鹰冷嘿嘿的挑眉道:“前天韦燕雪放过我们当然是有目的的。”

目的就是暗中监视他们,好找出大恨后来。

最少也可以查出来他们之间联络的方式。

“那姓韦的太低估鬼域的能力了!”聂百闻嘿嘿一笑道:“大恨后要我们解决这小子,让姓韦的找上龙虎尊去。”

这次行动的目的,是在转移韦燕雪的注意力。

既然鬼域和龙虎尊都是韦燕雪的目标,何不让他去对付敌人?

像羿死奴这种人物死在佛音古寺一定会很轰动。

长安城里的议论会逼着韦燕雪不得不追查羿死奴的身分,自然直接影响到龙虎尊。

井鹰朝东南方向看了一眼,那儿有两名韦大捕头的手下,他们不时看过来自己这边的动静。

他们五个之所以还没动手,因为在等巴山老剑。

巴山老剑先摆平了那两个小子,然后才是自己动手的时机。

井鹰的理由是:“只要那两个人没看见我们出手,当然不能对韦燕雪作证。”

至于他们为什么不乾脆杀了那两名探子?井鹰说得很有道理:“韦燕雪的刀很可怕,但是,柏青天却更可怕!”

韦燕雪的刀已经逼得他们三人落败,更何兄消息中传来柏青天到金陵上任之前会回长安作一些交和安排。

很快,柏青天最晚明天一大就可以进长城。

“柏青天的习惯是,只要不杀了他的人什么事都可以慢慢谈。”聂百闻这点看法影响很大。

大恨后对于柏青天还是有点忌讳,所以下的旨令中再三交代不可以杀韦燕雪,也不可以杀六扇门的人。

因为明天金命堂所展出的“金头何首乌”是他们必买之物,在这节骨眼之前横生枝节总是自找麻烦的事。

巴山老剑终于出现,也很快的在那两名探子的背后点了几下,几乎不为人察觉的,巴山老剑已经拖了两个昏迷的探子折了个弯不见影。

聂百闻笑了起来,瞄了趴在桌上的羿死奴嘿道:“我想,龙虎尊最上头的那位龙老大脸色可能很难看了!”

可不是,他的指尖已经很用力的戳了下去。

□□□

韦燕雪的脸色果然是难看极了。

佛音古寺这么庄严的地方竟然发现了五具体。

男女老少都有,特别是他们用了曾经对付过自己的法子。

只不过,这回死人的是用这方法的人。

那两名探子也被带到了身前,看着五具体发呆。

“这是怎么一回事?”韦燕雪显然很愤怒。

因为,这里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出一片天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