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出一片天地》

第四章

作者:奇儒

韦燕雪看到柏青天时,整个人忽然间变得很有自信。

这是一种信任的感觉,信任柏青天可以很快的料理掉长安城里那些捣蛋的家伙。

柏大捕头坐下,淡淡的听着韦燕雪的报告。

“大舞和鲁祖宗并没有找寻大恨后的任何活动。”柏青天看了韦燕雪一眼,淡淡一笑,道:“所以,柳无生并不危险!”

柏青天的第一句话就让韦燕雪全身一震。

同时,他也立刻明白自己下一步要做什么。

“黑情人和羿死奴的出现,表示龙虎尊和鬼域之间一战的序幕拉开。”柏大捕头嘿嘿笑道:“照理说,龙虎尊的习惯里,杀手行动并不是由长老直接下令。”

所以,这中间的“黑铃”、“风声”、“信鸽”必然发生了问题。

“大不易酒楼必然曾经发生过事情!”柏青天淡淡一笑,用手指轻轻敲着茶盅,嘿声道:“所以,那里的申老老也该去问问。”

韦燕雪明白柏青天要他问什么。

“紫葡萄这个女人很有价值。”柏青天嘿嘿一笑,道:“我倒要看看申老老把她怎么了!”

除了这两件事外,还有什么关键的地方?

“他们来长安城的目的是什么?”柏青天看着韦燕雪,轻轻笑道:“最简单的可能,是为了明天金命堂上百种葯材展售中的一种。”

韦燕雪这时候忽然很清楚的发现了一件事。

自己忙里忙外了半天,却没有柏大捕头坐着说几句话来得有价值。

柏青天之所以名列天下三大捕头的原因也在此吧!

韦燕雪在叹气,柏青天却笑了起来。

“你现在打算做什么?”

“到大不易找申老老。”韦燕雪很快的回答道:“同时,四处派出探子查访大舞和鲁祖宗的下落。”

这似乎是目前最好的方法。

柏青天却摇着头,笑道:“不,今晚要做的事就是好好睡觉。”

“睡觉?”

“当然,如果有人想吵醒你,那是送上门来的猎物。”

韦燕雪的眼睛亮了起来。

他知道那里有猎物上门。

与其在山林内盲目的追捕,不如到野兽的猎场去等着,总之,饿了的野兽非来不可。

长安城里那里是猎场?

金命堂!

□□□

金命堂是四十年的老字号,据说在大江南北的分堂就有上百之众。

有人估计过,以每天救活四个人来计算,这四十年来金命堂已救活过十几万人。

像这样一间葯子,在江湖乡里间都是极受敬重。

甚至还有城镇因为争夺金命堂设立在自己城里而大动干戈的事。

江湖流传的一句话是:“金命堂开张,阎罗王摇头。”

金命堂第一代主人叫做贺金命。

贺金命在七十大寿时将天下百堂交给了儿子贺继坤接管,那是三年前的事。

贺继坤也有一套,自从接掌了金命堂以来,每年都会在堂号本所在的长安城里举办百种奇葯展售。

贺继坤的想法是:“有钱大家赚,救命一起来。”

这十个字很响亮,短短三年下来金命堂可以说是天下葯子的盟主。

几乎葯材的价格和抓葯看病的费用都以金命堂的价格为依归。

金命堂看一个伤寒病症收十个铜子儿,天下可没有别处敢收十一个铜板。

谁敢自命比金命堂看病切脉的手法好?

贺继坤忙到三更,看着明天展售会场的大厅布置得妥妥当当了,这才放心的嘘了一口气。

柏青天和韦燕雪就在他要休息回房时从后头进来的。

“柏兄,你回来了?”贺继坤大喜,一把抓住柏青天大笑道:“真是想煞了小弟!”

柏青天难得笑得愉快,拍了拍贺大堂主的肩头道:“怎样?明儿的事全准备好了?”

“托柏兄在长安城里的神威,没有人敢动金命堂的主意!”贺继坤一挽柏青天的手臂,接口道:“今天得和兄弟好好喝上一夜。”

柏青天有点感动的笑了,轻轻一摇头道:“不,今晚是为了一点事儿来的。”

“呃?难不成小弟的子内有柏兄想要的人?”

“这倒不是。”柏青天嘿的一笑,道:“而是有想动贺兄子脑筋的人今晚会来。”

贺继坤一愕,转了个念头,忽的拍手道:“那好,兄弟就和柏兄坐在这大厅内长饮,看他们敢不敢犯虎威!”

柏青天呵呵大笑,活了这四十来年就属和贺继坤的交情最见真挚。

他一抚颔下长须,点头笑道:“如果小弟拒绝了,贺兄是不是要开口大骂了?“

于是,金命堂的人好快的摆出了一桌酒菜来。

韦燕雪见着柏青天和贺继坤双双落坐了,这厢朝柏青天抱拳一揖道:“属下到各处巡巡。”

柏青天不反对手下这种小心的做法。

最少,熟悉环境往往是生死一战时有利的事。

□□□

黑情人看着柏青天和韦燕雪进入金命堂后不禁笑了。

柏青天果然不是普通人。

鬼域和龙虎尊之所以对金命堂一直没有行动,是因为像“金头何首乌”这种奇葯必然等到今夜才会搬出来。

这都不愿打草惊蛇。

谁也都想一击而中。

金命堂绝对不是普通的地方,想抢金命堂的东西,必然要付出相当的代价。

柏青天这一跨进去,已经使得事情变得更加困难。

黑情人的脑袋在想着,俄然瞧见韦燕雪晃了出来。

韦燕雪的目光就像他手中的刀,更像闪电照彻夜空般的扫视这片后院。

然后,停凝在某一个点上。

“鬼域中黑魔门的人?”韦燕雪冷嘿嘿笑道:“黑魔身法只是雕虫小技,出来吧!”

韦燕雪是对一株树干在说话。

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疯了。

黑情人却是在叹气,因为目光也看了过来,咧嘴一笑道:“阁下又是那位?何不下来谈谈?”

黑情人咳了咳两声,从屋檐上站起,一个步子往下跨到了韦燕雪身前一丈,嘻嘻道:“咱们又见面了!”

另端,树干忽然变形,变成了三个叠起的人。

“黑魔脚下的三张影子!”韦燕雪看着那三个人嘿嘿笑道:“今晚恐怕变成韦某刀下的三具体!”

“好狂!”叶影一张六旬老脸冷沉沉的,自最上头一个弹身攻向韦燕雪,斥道:“小子太不尊重长辈!”

木影攻的是中三路,他只有一个字!“死!”

叶影、木影之外,这三个老家伙中最可怕的根影则像情人的呼吸般似有若无的出手。

三影合杀,死了又死。

这三个人是黑魔门大大有名的杀手。

看眼前的威力,似乎正如传言所说的那般,好狠!

韦燕雪这厢犹能看了黑情人一眼,是在判断?

如果黑情人也出手,自己能吃得下来?

韦燕雪出刀的时候,黑情人果然出手。

韦燕雪的刀霸天霸地。

黑情人手中的“黑情人”则像春风般的令人沉醉。

根影就是吃了黑情人一剑,整个人弹了出去。

叶影和木影的运气就差了一点。

因为,韦燕雪的刀一向不留余地。

这一战结束得很快,第二战却紧接着来。

是四道鬼火扑身,然后在两尺前蓦地消失。

背后!

黑情人和韦燕雪几乎是心意一致的反身出手。

这一刹那,他们好像是生死相共的朋友,出招中完全没有防备对方的偷袭。

直到后头那四个鬼域组织之一的“吞日天”中的“四个吃天的小鬼”躺下去时,他们似乎才发觉了这件事。

“不杀人的剑很少见!”韦燕雪看着黑情人手中的“黑情人”,眼中有一抹奇异的表情,道:“或许,你不适合当杀手而是英雄。”

“很高兴你这么说!”黑情人笑了起来,道:“捕头和英雄好像都是站在同一条线上的同伴!”

韦燕雪嘿嘿笑了,看了一眼根影,又看了一眼“吞日天”中没有死的两个小鬼。

“我现在要进屋去见柏大捕头。”韦燕雪淡淡道:“可是,我只有两只手。”

躺着还活着的敌人却有三个。

黑情人很愉快的笑道:“我有可以效劳的地方?”

□□□

柏青天的表情一点讶异也没有。

“今晚稍早我们算是见过了面!”柏青天喝下一大口酒,脸颊有淡淡的酡红,笑道:“可,你那时没有出面来打招呼。”

黑情人也笑,耸耸肩道:“北城风大,如果死在那儿可一点情趣也没有。”

柏青天好像同意这点,很快的斟了四杯酒。

“既然见面了,大家何不坐下来聊聊?”

贺继坤好大的笑声,哼着道:“来者是客,乾了!”

豪爽汉子一个,黑情人可不客气,甚至一向很少喝酒的韦燕雪也一大口乾净方下肚。

杯空,再斟,又喝尽。

一连九杯下肚,黑情人嘘了一口气,笑道:“再喝下去,只怕我连回家的路都忘了。”

柏青天轻轻一笑,竟然又同意了这点。

“你是不是想先办一件货。”他转了个话头说道:“如果有这个意思,贺大老板会卖个面子。”

黑情人眼睛在笑,猛点头道:“金头何首乌是多少银子?”

贺继坤翻了番眼,笑道:“你老兄,一两成!”

“那就太不客气了。”黑情人好快的放下一两银子,好快的起身走向展售摆置葯材的案前,伸手塞了金头何首乌在怀里。

然后,丢下一句话:“再见!”

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黑情人自己都不敢相信这么顺利。

当他踏在青石板的街道上,对着一轮明月楞了楞。

柏青天在打什么主意?

我们这位情人哥哥想到、看到时,一切都晚了。

那时已经是七月十八的早晨。

□□□

金命堂在这个大日子时可真是万头钻动。

因为,除了中原各地赶来办货的葯材商之外,就是一波波穷人家到金命堂看病。

这一天,金命堂会派出十名大夫免费义诊。

黑情人也在人群之中,然后他看见了“金头何首乌”。

好个柏青天,这招可漂亮得很。

黑情人的一张脸在苦笑,看着那片何首乌特别的摆在当中的桌面上。

金命堂的规矩是,凡是摆上了中央桌面的物品,那表示已经有人预先订购。

而且,是很有势力,很有关系的那种人。

为了表示公信,那些葯材下面都压着一张字条。

字条上写着是货主的名字。

柏青天!

是柏的那家伙订的货,长安城里没有一个人有异议,因为,柏青天和贺继坤的交情人人皆知。

更重要的,长安城里人人敬重这个大捕头。

“天下有那个捕头是王侯哪?”柏青天是长安城人的骄傲:“没有,只有我们长安城的柏捕头是。”

“千里侯”柏青天和朝廷一品大官赵任远是最令人称道的官场江湖人。

黑情人忽然像是被挨了一闷棍似的挤出了人群。

人群外,羿死奴的记号映入眼。

他叹了一口气,信步的逛了两圈,确信后面没人跟着,这才到“西经寺”的后院见着羿死奴的面。

“柏青天的这招可要得漂亮了。”羿死奴盯着过来,淡淡道:“事情好像比原先想像的困难多了?”

“是!”黑情人不得不承认,他取出怀里的金头何首乌,在指间捏碎着,边道:“姓柏的真是个人物!”

羿死奴却笑了起来,道:“别灰心,想进入八尊长老之位并不是那么困难。”

“你的意思是……”

“我可以帮你。”羿死奴笑道:“因为,你也是个人物!”

黑情人可在打了。

羿死奴说这句话的后头一定还有话。

“在你看来,晋升八尊长老之后如何?”

“喜事一件!”黑情人回答得很谨慎。

“八尊长老之上是四头魔虎,已经是我们的极顶。”羿死奴的眼瞳子闪了又闪,道:“你想不想爬得更高?”

黑情人的表情是百分之百的笃定和诚恳。

“人往高处爬。”他用力的回道:“如果真有一番事业……”言下之意,是大可以合作了。

羿死奴嘿的一笑,表情松缓了不少。

“昨天你已经看到断红帮的人了?”

“是!”

“他们是一股力量。”羿死奴大笑道:“昨夜我已找到他们之中的一些人……“

黑情人的眼睛亮起,疾声道:“可以吸收?”

“不错!”羿死奴第一次如此得意的表情,道:“为了替武断红报仇,他们已经不顾一切。”

武断红的仇家之一,羽红袖。

龙虎尊这个组合是羽红袖的势力。

那么,击垮龙虎尊就是间接的击败羽红袖。

黑情人笑了起来,嘿道:“这么说,我们是不是该撤出长安城,让大恨后和柏青天去斗?”

“这个看法很好!”羿死奴大笑道:“我想,龙头不会责怪我们是不是?”

□□□

七月十八,午后。

杨雪红盯着隔旁牢内的柳无生嘿嘿笑道:“你倒是挺自在的?”

那端我们柳大胆正翘着二郎腿,手臂枕在脑勺子下哼着歌,的确是逍遥得很。

“苦着脸干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出一片天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