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出一片天地》

第五章

作者:奇儒

这一餐看起来又是明大美人亲手下厨料理的。

“香!”柳大胆眉开眼笑的直淌口水,对着牢外的明冷香嘻嘻道:“那个男人娶了你,那真是三生修来的福。”

明冷香淡淡一哼,道!“就怕你活不了那么久能看到咧!”

柳无生哈哈大笑着,大口在吃,嘴巴也同时大声说话,道:“那有什么关系?天下有几个人得一公主的手艺?”

他笑得像一头色狼似的,杨八代主可冷哼了,道:“你有完没有?”

女人家有时情绪就是那么莫名其妙的怒起来,道:“吃饭不好好吃,口水乱飞个啥劲儿?”

“是,是!”柳无生脸上依旧嘻嘻笑着:“不过,菜色好又有美人相伴,那不是大快慰平生的事?”

明冷香“咯咯”娇笑道:“柳公子可真会说话!”

他们两个是你一言我一句,直把杨大小姐冷落着吃闷饭,“哗啦”的一推餐盘站了起来。

“叫你娘快来吧!”杨雪红挑眉哼道:“事情早了才是!”

“嘿嘿,你急什么?”门口秘道的上端人影闪动,又是一阵排场进来,大恨后哈哈大笑道:“今晚你们最好小心点,否则明天就吃不到冷香亲手下的厨啦!”

大恨后的表情似乎很愉快。

是不是昨夜的一战从中间体会了许多?

柳无生和杨雪红互看了一眼,等着大恨后进牢。

牢门一动,大恨后才刚刚闪身进来。

柳无生已经大喝出手,是卯足了劲。

杨雪红也不稍后,立时纵身弹击而至,又狠又猛。

“好!”大恨后笑道:“让你们尽情发挥才能见晓‘蒲衣神功’绝妙之处。”

她振臂飞舞相抗,堪堪带起气机,忽然不对了。

柳无生和杨雪红的内力心法以及招式大大相异。

晏蒲衣传下来专门吸取柳家武学气机的玄功似乎有着格格不入的感觉。

如是,三招拆过后大恨后有点手忙脚乱了起来。

柳无生可得意的笑了,道:“老太婆,这回你可惨啦!”

又是连下三手重拳,对面的杨雪红配合得可好。

抢攻到了第十招,大恨后已经左支右绌。

这厢站在牢外细看的明冷香忽的出声道:“大恨后,他们用的不是‘帝王绝学’!”

好一句提醒当局者迷,大恨后脸色刹那惨白,立时桀桀冷笑,怒哼道:“既是如此,那么两位就得担心了。”

瞬间,只见她掌风变爪,几翻几扣下柳无生和杨雪红可吃不消了。

大恨后原先拘泥于“蒲衣神功”用来吸收“帝王绝学”,对方既是不用,自然大为束手缚脚。

如今一换成自家绝技,登时对初练自创的柳无生和杨雪红的拳法大为压迫。

几手下来,柳无生和杨雪红不得不施展本门的“帝王绝学”,以求自保。

大恨后长嗥一声,立时以“蒲衣神功”带动。

自是,三人一经施展后便无可废止,一路杀下去。

两个时辰之后,柳大胆和杨美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大恨后和明冷香公主扬长而去。

“让你们好好想一天……”大恨后临走前丢下了一句话,道:“看你们两个到明天还能变出什么把戏来!”

柳大胆现在什么也不愿意想了,他只想好好的调气将体内的“登仙送命”这个鬼捞子毒压下去。

今夜可费了一炷香有余,这才嘘出一口气来。

杨雪红也几乎是同时睁眼。

看来两人内力的成就相当。

柳大公子这厢不动声色,淡淡问道:“这毒每一回发起来好像就多了几分威力?”

杨雪红眉头一结,像是自己在思考问题,半晌没有回答,咱们柳大公子看看没趣,正要躺下。

“奇怪!”

杨雪红忽然这一叫,差点叫柳大公子闪了腰。

“喂!别吓人行不行?”柳大胆抱怨了一声,哼道:“你奇怪个啥事?”

“大恨后的动静。”

“干啥?有何不妥?”柳无生坐挺了身子问道:“你想到了什么?”

“为什么擒住我们前两天没有动静,一直到了昨夜才开始以‘蒲衣神功’相试?”

杨雪红一双妙眸看了过来,这厢思考的表情看起来美极了,柳大胆也不得不为之心头一跳。

“喂,你别这样手看人!”

“嘿嘿,碍你啦?”

“是有一点。”柳大胆陪笑道:“说正经事吧!”他咳了咳,道:“方才的问题,你自己有什么看法?”

“这其间必然有事情逼得她无法当天就做。”杨雪红偏头说道:“是因为外力的因素,还是因为她本身的缘故?”

如果是本身的缘故,那表示大恨后一定有个致命的弱点。

“只要我们能想出这个弱点”柳无生一下子乐观了起来,道:“那老女人就惨了!”

□□□

大恨后的脸色的确相当的苍白。

这里是间华丽绝伦的大房间。

铜镜台上放着女人,年轻的女人专用的脂粉。

冷香公主淡淡的有如女王高高上座,怎么,她不是大恨后的女儿?

“公主,老身的演练你可看清楚了?”大恨后颤着声音大口喘气,好像快站立不住似的。

“嘿嘿,今晚可以了!”明冷香的声音好冷,寒煞气的说道:“冰娘,今晚可知你犯了什么错?”

“大恨后”忽然双膝一跪,疾声道:“老身一时未察那两个小子的居心,差点中计。”

明冷香嘿嘿冷笑,嗤声道:“我娘看重你,要你代她以‘大恨后’的面貌出现。哼!若是坏了我们母女的计划……”

“老身知罪……”冰娘颤着声音道:“老身若是再犯错,愿以死相谢,请公主饶了这一次……”

明冷香缓缓站了起来,几个步子踱了过来,嘿道:“你一身四十载的修为在我们鬼域中属一属二,也难怪我娘视你是个人才。”

“那是老身之幸。”

“不错,我娘心软,亲口下令你在我们面前可以不称属下,直用以‘老身’自称……”

明冷香嘿的一声,绕了一圈又站到冰娘的身前道:“但是,你若是低估了那两个帝王传人而致功败垂成,只有死路一条!”

“是!”冰娘疾声回道:“老身明白!”

明冷香一挥手,淡淡道:“起来吧!”

她说着,便是回身落回上座,看着冰娘恭敬站到面前,片刻后缓缓道:“今晚我再教你几式‘蒲衣神功’的手法,明晚用来引诱他们两人出手。”

“是!”冰娘回答的时候,脸部肌肉抽搐了一下。

为什么,难道学习“蒲衣神功”会有损创?

为什么明冷香不亲自领教柳无生和杨雪红的帝王绝学,而要透过另外一个人?

是不是冰娘只是一个“消耗”的靶子?

□□□

“你有没有注意到一件事?”

柳无生把前后事想了一夜后,这才缓缓而慎重的道:“昨晚那一战时,冷香公主出声提醒大恨后……”

“怎样?”

“那时我的感觉是,大恨后的脸色一阵惨白,好像很害怕明冷香这女人的斥喝!”

杨雪红忽的一呀,皱眉道:“更奇怪的是,明冷香的称呼是‘大恨后’……”

“这有什么不对吗?”

“当然不对!”杨雪红嘿道:“应该是称呼‘娘’才是!”

的确,任何一个子女称呼父母时,越是紧急越会直呼“爹、娘”,而不会呼其外号。

柳无生和杨雪红相互注视了一眼,几乎同时道:“她们不是母女!”

“更有可能的是,那个老女人不是真的大恨后。”

“明冷香是真正的大恨后的女儿。”

“所以,那个老女人才会这么怕她!”

“靶子!”柳无生长长嘘出一口气道:“那老女人是靶子,而真正在学的人却是明冷香这女人。”

事情有了新的看法,似乎可以往更深一层去想了。

“现在,我们可以思考的是,真正的大恨后人在那里?为什么她要有一个替身?”柳大胆哈哈笑道:“此外,是不是可以解释为什么前两天不和我们比试的理由?”

他站了起来,从这头踱到那端,又由那头踱了回来。

来来回回六七次了,才一拍手叫道:“应该是……”

杨雪红吓了一跳,哼道:“应该是什么?”

“应该是吃早点的时候了!”

柳大胆望着秘道打开的门口,那外头闪入了几名端着餐盘的姑娘大笑道:“不知道今天早上吃什么?”

□□□

黑情人一踏入岳阳城后就觉得这座城的气氛好奇异。

表面上,街道上的人群并没有什么异样。

但是他却隐约的感觉到有许多的眼睛从四面八方盯了过来,真不舒服极了。

“稍微忍耐点。”身旁的羿死奴淡淡笑了。

笑着的表情真不像是出自二十七年岁的人。

黑情人不得不提醒自己,身旁这个人很危险。

羿死奴带着路,一炷香左右在城里东绕西走,总算是到了一间大院落之前,抬眉。

门口高悬的匾额有字,义风堂!

义风堂的门口早有人在等着,很迅速的往前抱拳含笑道:“可是羿英雄和黑英雄?小弟沈鹏。”

“原来是沈兄弟!”羿死奴打量了一下这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年轻人,轻笑道:“前来拜见贵帮各路英雄!”

“请随小弟来!”沈鹏朗笑一声,说道:“本帮散布各处的舵主已来了大半,以待七月三十的红花大会。”

他轻轻又是一笑,便领着两人进入义风堂中。

大门之内,是练武场,正有数十名年轻人起式练招。

他们并不吐气呐喊,却是每一拳俱见魄力。

黑情人挑了挑眉,才想着这些人出拳不带风声,用之于暗袭大有功效。念头方转,那数十名赤膊汉子忽的挪身跨步围来。

甚至连那个沈鹏亦挫步扭身,双拳一撞而至。

黑情人双眉一挑,拔身一窜,人在半空双腿横扫。

好快的速度打倒了三个人。

眼角可见那羿死奴两臂翻飞,硬生生杀一条血路往义风堂的大厅而去,好悍勇。

黑情人这厢长啸一声,人在半空转弹,投往大厅方向。刹时,下头最少上来七个人。

七个人的拳头都是无声无息的招呼过来。

黑情人双眉一挑,嘿哈哼嘻的笑了。

一托身化拳为掌,双掌是轻软软的搭住一对怒拳。

然后,借对方拳上之力高速急窜的投身向大厅。

这法子取巧,果然好快的越过众人弹身进入大厅。

双足堪堪要落地,羿死奴的身影忽的一闪,站到了自己身前,哈哈大笑的朝厅内众人一抱拳。

“各位英雄,小弟羿死奴和黑情人前来共襄盛事!”

场面话说得不卑不亢,得体极了。

“好,好!”有个六旬老头子全身银绸衫袍,大步的跨出来,大笑道:“老夫墨不回代表义风堂和本帮诸位兄弟竭诚欢迎。”

墨不回走了前来,左右手各握住羿死奴和黑情人的手掌,话儿亲热,手力也很亲热。

他这个“代表”可是大有学问。

不回鬼指“在江湖上是响当当的招牌。唯一令人讶异的是墨不回竟然也是断红帮的人。三人十五根指头一搭,搭而立分。墨不回脸色转了刹那的变色,随即嘿嘿笑道:“本帮有两位相助,那真是可喜可贺之事。”

这话出,大厅内的气氛可好多了。

门口,沈鹏嘻嘻一笑进入,自己落坐了位子,同时朝黑情招手道:“黑兄,到这儿来坐!”

黑情人嘻嘻笑了回去,登时不客气的大步坐到了沈鹏的右旁。那端,羿死奴则被墨不回请到了上头。

他扫目带数,这厅内总共是二十三名老少。

想不到武断红竟然在短短数年内建立了如此一个庞大组织,虽然,十来天前在天台城一败并退出了江湖。

但是,由这些人的聚集可以知道一件很重要的事。

武断红带人过人之处,主帅不在运兵如常。

沈鹏递了酒过来,顺便介绍隔邻黑情人左旁的一名三十五六岁的汉子道:“这位是冀州雷动陆,好汉一条!”

“久仰!”黑情人双眸一闪,举杯一敬,道:“雷兄在长白山掌劈‘雪中二把黑火’,那一战轰动江湖!”

雷动陆呵呵大笑,亦是一饮而尽,抹着嘴道:“那是小弟的运气,正好遇上了雪崩,才有机会杀了那三个家伙。”

黑情人微微一笑,道:“是雷兄谦虚了!”

“雷舵主是豪爽汉子一个。”沈鹏笑道:“说话实在!”

他哈哈一笑,看了厅内众人后低声道:“黑兄,我看你也是好汉一个,有句话先说着……”

黑情人点了点头,为自己和沈鹏、雷动陆斟酒,耳里边听得:“你和羿死奴进入本帮,并且由羿兄领导之事……”

“当然会有人看不顺眼。”雷动陆将酒杯放到了嘴chún,低声接道:“特别是那边的四个老头子,你们要多加小心!”

黑情人望了过去,只见是清一色穿着黑袍,两袖口各绣有一朵红花的老头子。

别看他们近七旬年纪,精芒的目光可有神。

有神,而且内强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出一片天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