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出一片天地》

第六章

作者:奇儒

明冷香从密室走出来时,全身的肌肤透散一层淡淡的透明。

发光的眼彩,表情有一股欢愉,甚至步子在起落间,轻灵巧妙的似乎在地板上滑行。

“公主成就殊胜,数日不见已大有功效。”正厅中,三名黑袍老者纷纷大笑道:“域主知道必然大为欣慰!”

明冷香轻轻一笑,艳光震人,朱chún轻启更见女人家的娇媚,道:“‘黑魔三只眼’三位长老,别来可好?”

“很好!”当头一个,冷芒一双眼珠子的叫瘦斗天答道:“域主目前进行得相当顺利,不日可大功告成!”

明冷香微微一笑,看着鬼域黑魔门这一支中的“三只眼”,他们都姓瘦,很奇特的姓。

瘦斗天、瘦垂天、瘦俗天,这三人又称之为“黑魔三重天”。据说他们所掌管的黑魔门刑堂是人间最可怕的五个地方之一。

“这么看来,武断帮武断红数年来所收集的财宝马上就可到手?”明冷香愉快的笑道:“我们回到乌兰察布盟的大举也可成行了?”

断红帮?大恨后混身在断红帮内。

瘦俗天哈哈大笑,一嘿着道:“目前的情况是在掌握中,不过……”

“有问题?”

“嘿嘿,最近多了两个扎手的小子。”

明冷香双眸一闪,哼道:“谁?”

“羿死奴和黑情人!”瘦垂天温温出口道:“嘿……看来龙虎尊的人对吸收断红帮也很有兴趣!”

冷香公主脸色一寒,冷笑道:“看来,我们和龙虎尊之间是少不了一战!”

“是!”

瘦斗天一答而问道:“羽公子的人呢?”

鬼域是羽公子的势力,龙虎尊则属于羽红袖之下。

这一战,其实是他们兄妹之争。

当然这其中还有微妙的男女之情。

明冷香脸颊稍红,轻轻一笑道:“他另外进行旁的事情。”

她缓缓嘘出一口气道:“如果顺利,这两天内便可以找出龙虎尊里四大魔虎的身分!”

“真真?”瘦斗天双眼一亮,哈哈笑道:“只要铲掉龙虎尊的四头魔虎,这一战我们必胜。”

明冷香微微一点头,道:“羿死奴和黑情人对于我娘的行动会不会有所干扰?“

“公主放心!”瘦垂天嘿嘿道:“九幽教的教主‘幽冥老爷’厉断仙已经到了洞庭湖配合域主的行动。”

“厉断仙由塞外赶回了中原?”

明冷香哈哈笑道:“届时在帝王绝学上参悟不透的事情可以好好请教他了!”

瘦斗天嘿的一声,问道:“公主这两日来似乎颇有斩获?”

“的确!”明冷香得意地道:“我娘这次计划藉‘蒲衣神功’诱导出两宗的帝王绝学,果然是大有收获……”

瘦斗天点了点头,却是皱眉在沉思。

“瘦大长老觉得那里不妥?”明冷香心思极敏。

瘦斗天点着头,道:“老夫是在想冰娘的心情……”

“哦!你怕她反了?”

“难免心情会有些愤怒!”瘦斗天看了冷明香一眼,缓缓道:“公主难道不这么认为?”

明冷香点了一下头,嘿道:“昨晚她和那柳无生、杨雪红对完招后,神情是有些异样?”

瘦斗天哈哈一笑,冷眸闪动道:“好,就让老夫试试。”

明冷香没有问瘦斗天心中打什么主意。

她相信以“黑魔的三只眼”见人之利,冰娘如果有什么异样的话,一定会有许多有趣的事发生。

明冷香更得意的是,荆狂风来到了长安。

荆狂风到长安来代表什么?

“龙头对于长安发生的事情很关心!”荆狂风的声音有如大象在叫般的难听,道:“所以要属下亲自来一趟……”

属下?

那么荆狂风面对的就是四头魔虎之一了?

一身麻布衣的申老老嘿嘿的笑了起来,瞳孔在发光道:“请龙头帮主放心,一切事情都在掌握中。”

荆狂风皱起了眉头,哼道:“可是属下的那条线?”

“是我故意让杨雪红这女人和大舞他们剪掉……”

“为什么?请申副座明示……”

“杨雪红那个女人不简单!”申老老哈哈笑着。

他可不怕声音传出去。

在“大不易”酒楼这种地方,密室的建造当然很好,而且有许多的机关通道可以控制整座三幢的楼宇。

“姓杨的女人是个可怕的人,所以必须极小心的对她下手。”申老老冷嘿道:“数天前黑情人对她出手,若非本座早已暗中做了手脚,她岂会落入大恨后的手中?”

荆狂风点头应“是”,缓缓粗着声又问道:“奇怪的是,羿长老和黑情人去了岳阳什么目的?”

“羿死奴在行前曾通知我,”申老老掀了掀眉,嘿道:“是为了吸收断红帮进入我们组织中。”

荆狂风可有点不明白了,道:“既是如此,龙头帮主怎会没得到通知?”

“哈哈哈,当然有!”

申老老的回答显然令荆狂风很吃惊。

既然有,又为何派自己前来长安?

“因为你的出现会引来一个人!”申老老愉快的笑道:“柏青天!”

□□□

柏青天的确来了。

他很讶异荆狂风竟然那儿也不去,就是一头栽入“大不易”的紫东阁里大赌特赌。

随后,当天色入夜时,那老小子到了后头花苑,两三个转里消失无踪。

“你确定他到了后苑?”柏青天问着韦燕雪。

“是!”韦燕雪也皱起了眉道:“而且这酒楼墙外都布置了不少弟兄,有任何的动静立刻就会知道。”

没有任何消息传来。

“那么荆狂风还在这座后苑里?”柏青天嘿嘿冷笑的走到几峰池中假山之前挑眉。

“捕头,这里面有秘道?”韦燕雪问着。

目前这是唯一解释荆狂风消失的理由。

“姓荆的在赌场里多久?”柏青天忽然问了这一句。

“前后有四个时辰。”

“四个时辰?”柏青天笑道:“他有多少银子?”

谁都知道,紫东阁内的赌注押得很大。

韦燕雪挑起了眉,嘿声答道:“据报告,只挑过一次千两的银票……”

“千两?”柏青天缓缓而冷笑道:“他在天字号赌房?”

“是!”

“那里最基本下注就是千两?”

“是!”

“你想紫东阁放水?还是姓荆的手气特别顺?”

柏青天的问话很清楚。

紫东阁在天字赌房内每招待一个人一个时辰就得费掉上百两的银子。

荆狂风在里面四个时辰最少“投资”了四百两。

“他只是一个外乡人!”柏青天嘿嘿笑道:“如果你是赌场老板,会对一个来历不明的外乡人放水?”

不会。

所以唯一的解释是荆狂风和“大不易”大有关系。

韦燕雪佩服极了。

他更明白自己和柏青天之间的差距有多。

“我们该怎么办?”柏青天反问。

这是他的原则,让手下有处理事情的机会。

只要不闹出大事,他一向就照样决定。

韦燕雪的额头冒出了汗,喉咙一阵乾涩的道:“既然申老老和荆狂风有关系,显然他早料到我们会跟来。”

柏青天静静的在听着。

“所以……”韦燕雪嘘缓一口气,比较平静的道:“我想……我们不如回去,反正进洞的老鼠一定要出来的……”

柏青天哈哈大笑道:“好极了,就这么办!”

他赞许的看了韦燕雪一眼,接道:“反正我们已经知道姓申的是龙虎尊中人,不怕他跑了是不是?”

申老老当然可以走。

但是“大不易”酒楼可是大大不易才建立起今天的规模和地位。

龙虎尊舍得下这块地盘?

柏青天的声音经过精密的传声到了申老老和荆狂风的耳里。

当他们听见柏青天和韦燕雪双双的笑声离去时,申老老的表情是有够难看了。

中国早有一句话,偷鸡不着蚀把米!

荆狂风也像被人戏耍了似的看了一眼申老老,悻悻道:“副座如今做何打算?“

“好个柏青天!”申老老冷嘿道:“他有他的门道,我有我的法子!”

他看了荆狂风一眼,淡淡道:“他们必然在‘大不易’的外头布下了不少眼桩!”

荆狂风点着头,瞪着大眼哼道:“怎么样?”

“等一下由我通过密道从书房出去……”申老老嘿嘿冷笑道:“你则由秘道自蓝西阁的客栈门口走。”

荆狂风双眼一闪,沉声道:“嘿嘿!柏青天那老小子一定会出面,就算不是他,韦燕雪也会现身。”

“不错!”申老老哈哈大笑道:“然后你就尽快的退回蓝西阁内,经由宇字号上房的秘道回到这里来。”

为什么要绕这么一圈?

申老老冷嘿一声,接道:“这段时间就是我去柏青天那间王侯宅的时机。”

他判断的是,柏青天和韦燕雪给荆狂风这么一逗,必然会怒不可遏。

人一生气往往会使上蛮劲。

申老老冷冷一嘿道:“到了明天早上,姓柏的有气无力的时候就有好戏可瞧。“

荆狂风大笑拍掌道:“好!擒杀了姓柏的正好可以为以往死在他手上的兄弟复仇!”

申老老竟然摇着头道:“不!这人不能杀!”

“为什么?”

“因为他对控制断红帮有相当大的影响力!”申老老回答着,边大笑的往秘道中。

像蜘蛛网般的秘道左弯右拐,他到了书房的暗门前犹深吸一口气。

然后含笑的推开了壁门,一步子跨出。

跨出,落入柏青天的手中。

“你好!”柏青天冷冷笑道:“你一定很奇怪我怎么知道你的书房有秘道?”

“不!我不是奇怪这点。”

申老老一张脸胀得变紫,在柏青天的五指下吃力的道:“我只想知道你怎么看得出来是这面墙?”

柏青天笑了,他的确是看不出来。

如果没有起造这间书房的工人曾经跟他提起靠南那面墙建造时有点奇怪,柏青天的确看不出来。

“这点我并不想告诉你!”

柏青天哈哈大笑的点了申老老的穴道,嘿嘿道:“我有兴趣的是,你在龙虎尊中的地位……”

柏青天的话才刚说完,窗外忽然有人轻笑了起来。

“原来柏大捕头也有兴趣?”

“谁?”柏青天双目一闪道:“好轻功!”

“羽公子!”

“羽公子?”柏青天眼皮一跳,冷嘿答道:“久仰了!”

窗外风微起,淡轻似无。

屋中忽然多了一个人,一个很俊的年轻人。

柏青天一抚颔下短须,哼哼冷笑道:“羽公子在江湖传言中最是‘善变’,一生二十年中最少有七八种身分……”

其中最为武林所震异的是“险王”尔先生。

险王一生行险,而且是刀锋上用脖子滑过的险。

羽公子看着柏青天淡淡一笑,答道:“柏大捕头是天下仅存的两大捕头之一,羽某亦久仰得很!”

两人各一句客套,气氛却一点也不亲热。

羽公子轻轻一笑,看了申老老一眼,嘿声道:“真令人意外,申大老板竟然是龙虎尊的四头魔虎之一!”

申老老脸色大变,瞪眼怒声道:“你从何得知?”

“哈哈哈……”羽公子得意大笑道:“不但羽某已经知道你们四头魔虎的身分,就连那颗龙头本人在一个月内也要把他摘下来!”

申老老心中一阵恐惧,竟然没来由的相信了。

“不可能!”他嘶哑叫道:“人情册上卷根本没有我们的名字……”

羽公子冷笑一声,抬眼看向柏青天道:“柏大捕头,咱们来一件交易如何?”

柏青天沉嘿一笑,笑而不答。

“羽某料理掉龙虎尊!”羽公子负手傲然道:“这一个月的时间内,你和大舞他们三个别插手……”

柏青天冷嘿一笑,嗤声道:“柳无生还在你的手上。”

“这事容易!”羽公子双眉一挑,嘿道:“三天内我一定放人!”

三天?柏青天脑海心念转动。

为什么需要三天?

难道这其中真如猜测的,想偷学帝王之绝学?

柏青天的眼瞳子一闪,冷冷道:“可惜!柏某无法答应你!”

羽公子冷嘿一笑,忽的窜身向前斥道:“那就怪不得羽某人不客气!”

“早等着!”柏青天回了三拳两腿,哼道:“柏某要领老第五先生的不世奇学久矣!”

登下,两道人影翻飞,又快又疾。

申老老不过是看了他们交了七手,便心中一叹。

羽公子果然正如传说中的可怕!

他同时也相信,以羽公子的造诣足可打败龙头帮主。

正思想间,空气中“啪啪”两响。

只见柏青天口中一道血箭喷出,人身则往书房外破门窜了出去。

羽公子哈哈大笑,对着柏青天的背影道:“苏佛儿领悟了大悲咒心法犹且不是羽某的对手,更何况是你!”

说完,冷冷的看向申老老。

“嘿嘿!你别想由我口中探听出来谁是龙头!”申老老咬牙哼道:“申某可死,字儿没半个!”

“这点你放心!”

羽公子轻轻一笑,道:“因为我根本就是要杀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出一片天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