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出一片天地》

第七章

作者:奇儒

黑情人在到达扁山之前,一路上已经由鲁祖宗留下来的暗号中,断断续续的读到了在长安城的消息。

“柏青天那老小子受了重伤。”

“大舞和柳无生和羽公子一战,三人俱重创!”

“大恨后的女儿叫明冷香,也是成利古莫的女儿……”

“姓明的女人往岳阳城来了。”

最后的一道消息是:“姓杨的女人也往扁山来了,要杀你这小子。至于哥哥我,则回长安照顾那两个朋友去了。”

啥?丢下我不管?

黑情人几乎看直了眼要大叫出声。

特别是杨雪红好像不知道自己是一路的人。

妈呀!姓鲁的你要害死人了!黑情人大大叹一口气,眼前已经是到了扁山左近。

抬头望着这座并不顶高,却是苍郁的山头,心中忽的闪过了一个念头,凤夫人是怎样的女人?

他隐隐约约甚至有一个奇妙的疑惑,明冷香来干啥?

这个疑惑在他脑海里盘旋着,一时无法连贯。

想不通的事就摆到一旁,黑情人可又快活起来抬头看着扁山,越来越近,终于看不见了不寻常的人。

人,只是散坐在茶棚里。

这里是出入山路的要道,有茶棚并不是稀奇的事。

但是三间间隔不到一丈近的“新”茶棚连开,那可是有点不太正常了。

果然是他们这一行人分成四批先后到了,茶棚里的人纷纷站起迎出。

墨不回哈哈大笑的策马到前头,朝对方出来中的一名独目老头子抱拳道:“有劳尤兄率众兄弟在此久候……”

“那人是本帮负责洞庭分舵的尤空空。”沈鹏立马在黑情人之畔,小声道:”除了‘死神一笑’他们四人之外,就属这老头子对凤夫人支持最力……”

黑情人注视了尤空空一眼,点头道:“他是不是有个外号叫‘洞庭湖里老鲶鱼’?”

沈鹏“咯咯”轻笑两声,嘿道:“不错!可要小心点,姓尤的老谋深算,城府深得很……”

那厢只见尤空空打量羿死奴一眼,嘿哼两声又将目光扫向众人一巡后,皱眉叫道:“耶?那四个老不死呢?怎么不见人影……”

然后在说话间目光落向了最后头的拖车。

拖车上有四口棺材。

尤空空的脸色变了,盯向墨不回。

单独的一只瞳子,丝毫不遮掩他的怒火和疑惑。

“尤兄,这事咱们上山后再慢慢谈……”

墨不回叹了一口气,瞅了尤空空一眼,接道:“‘死神一笑’四位舵主已遭人毒手……”

“是谁下的手?”尤空空的脚步动也没动,硬是挡在众人面前,倏的盯向羿死奴,转盯黑情人。

“是你们两个中的那一个?”

“尤兄!”羿死奴缓缓开口一嘿,道:“当你开口说这句话时,凶手正在你的面前嘲笑!”

“什么意思?”

“没错!凶手是我们其中之一!”羿死奴冷冷道:“但是如果你不明白当时的情况而妄下断语,岂不是叫亲者痛仇者快?”

“少跟老子调捞什子的文雅!”尤空空大剌剌的双手插腰,喝道:“现在没有一个清楚的交代,谁也甭想上山!”

尤空空这个举动,墨不回的脸上可挂不住了在他身旁的彭鹿也是一肚子火冒起,叱喝道:“尤空空,大伙儿可是为了武大先生知遇之恩冲着这点来的,你别搞坏了自家人的和气!”

雷动陆扬了扬手上那对轰天锥,亦喝道:“老子就是要上山去,看你如何个挡法?”

说着,便一挟马肚向前。

“老雷,我跟你一道儿闯!”沈鹏这厢也是叫喝,大力一拍马背奔向前去。

刹时,广午火、墨不回、彭鹿等纷纷呼啸向前。

尤空空的一张脸寒冰到了极点,面对这一干二十来位兄弟冲向前来,整个气势为之一夺。

“好!就上山看你们如何的交代!”尤空空恶狠狠的瞪了羿死奴一眼,嘿嘿冷笑的大步转身就走。

黑情人将这些看在眼里,方才扬蹄前进没几步,羿死奴并辔到了身旁,低声道:“小心点,姓尤的心怀不轨!”

黑情人讶异的看了他一眼,耳里又听得:“组织里传来消息,九幽教教主‘幽冥老爷’在五天前就到了扁山左近,恐怕别有企图……”

“明白了!”黑情人看了对方一眼,点着头轻问道:“你是怕他在半途中会对我们不利?”

“不止我们!”

羿死奴看了四周断红帮的人马一眼,嘿道:“我怕的是那尤空空会一举全灭了咱们全数……”

黑情人可挑了眉,疑惑道:“他这么做有什么好处?”

“除了兵马和粮银之外,还为了什么?”羿死奴冷冷笑道:“如果这个姓尤的和‘幽冥老爷’厉断仙联成一气,只要杀了这些断红帮的舵主们,自然可以接掌己用……”

断红帮在天下的分布则有上万帮众。

当这些人加上武断红所存的粮银吸收,最少可达五万之数。

这些已够攻打任何城镇,或者出兵塞外。

黑情人点了点头,转头过去问道:“我们现在还是不太明白,既然断红帮有如此雄厚的力量,为什么会不排斥我们加入?并且……”

羿死奴嘿嘿的笑了。

这时他们两人双骑已落在一行众人的最后端。

“最基本的一个原因就是墨不回。”羿死奴冷哼答道:“我在他身上下了某些手法……”

黑情人明白了,原来有这点关系。

他相信羿死奴“百八龙”里学来的“手法”一定很可怕。

可怕到不想死就得听对方的。

羿死奴朝他一笑,深深吸了一口气,清笑朗声道:“山里就是不同,呼吸似乎特别的舒畅……”

话正说间,忽的两旁一阵轰然巨响。

只见四周飞焰火葯冲天,中间夹着奔射入目的是数十支的强箭,显然埋伏的人打算一举全歼。

“好个尤空空!”前头墨不回大叫道:“你这么做是什么居心?”

“哈哈哈,今天我尤某只是先下手为强!”尤穴得意大笑道:“你们杀了‘死神一笑’,再来岂不是要杀尤某?”

“放你妈的屁!”彭鹿的声音好大,怒叫道:“看老子杀了你!”

这端在最后头的羿死奴和黑情人算是在攻击范围的边缘,双双看着这一幕。

出手?不出手?

羿死奴冷嘿一笑,朝黑情人道:“我们总不成在这几天白干活了是不是?”

“有理!”黑情人大笑道:“落个人情给他们吧!”

于是双双弹身而起,冲向林子里去。

林内,黑情人看着眼前最少有三十名弓箭手发射和三十名刀手蓄势待发。

“爷爷来了!”黑情人大喝道:“跪地饶命!”

谁理他这问话?

更何况他们是九幽教的人,目的本来就是黑情人和羿死奴。当下三十名刀客大喝涌来,把把俱是沉重甸甸的鬼头刀。

咱们情人哥哥眼儿瞄手上动,那柄“四情人”无声无息中探了出去。

眼前三个人的鬼头猛刀砍下来了!

奇怪的是,“黑情人”格架住中间那把刀,倒下去的却是左右两名刀客。

“兀那怪事?这小子施邪法不成?”中间那名刀客啐骂一声,正想变个招。

黑情人嘻嘻一笑,手臂再往前一递!

好结实的一记撞中对方的胸口,登时倒地毙命。

这厢两旁涌来的刀客见状,纷纷怒喝举刀砍来。

妈呀!这可是有二十来把之多,三头六臂也应付不及。黑情人心里正在叫苦,忽的那些刀客纷纷由背后喷血“哇”的大叫倒下。

黑情人这一着,原来是沈鹏、雷动陆、彭鹿等他们已冲入林中,各人舞动着兵器,好惨烈的杀劫!

这一战也不是半炷香的时间,尤空空的人手和九幽教的教徒,便已死伤殆尽。

“姓尤的那老小子缩到那里去?”雷动陆一肩头的血,恶狠狠怒道:“老子一椎子打成肉酱!”

这厢陆陆续续的广午火、墨不回等人移身过来,俱是怒气恶声道:“好个尤空空,叫他给跑了……”

黑情人看了他一眼,想到羿死奴对他下了禁制,不由得四下张望了一巡,讶问道:“羿死奴呢?”

“追尤空空去了!”众人中负责江西分舵的鲍打怨粗声道:“好汉子,方才若不是他适时出手,鲍某那能站在这里说话!”

言下,对羿死奴佩服得很。

黑情人数了数,二三十人如今除了自己,只剩下十四个。

断红帮中了这个埋伏,损失可谓不小。

“在下建议咱们分头走。”黑情人清了清嗓子,微笑道:“如此我们不但可以前后呼应,而且机动性大对敌人可以逐一破坏。”

“好法子!”墨不回赞同道:“我们就分成三组,每组五人各自相隔十丈。”

大伙儿受过了教训,可没有人反对。

于是由黑情人、墨不回、沈鹏、雷动陆、广午火这一行人走中间道,当先往山上去。

“这笔帐我们一定要讨回来!”每个人心里都这么想。

“‘幽冥老爷’厉断仙必然也来到扁山!”墨不回冷哼道:“今天就要让九幽教从此消失在江湖!”

五道人影好快速的移动,飞窜而上。

“墨兄,你看凤夫人是厉断仙一伙了?”广午火皱眉道:“或者落在厉断仙的手中甚至被杀?”

这点敌我分野非先搞清楚不可。

“这个……很难判断!”

墨不回摇了摇头,嘿道:“那女人可是近三个月才加入本帮的?”

广午火楞了楞,偏头道:“是嘛!当时武大先生并未通知在下,可是到了这集结时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物。”

墨不回楞了一下,脚步不由得稍缓,道:“我也不知道此事,难道这其中有怪?”

他望向沈鹏和雷动陆。

“我和雷兄日前才谈起凤夫人之事……”沈鹏苦笑道:“我们也是到了义风堂听‘死神一笑’这四个老鬼提起,方知道有这么一回事。”

一刹那,五个人全停下了步子。

他们相互看了一眼,心中都在想同一件事。

“难道凤夫人的事是假的?”

黑情人忍不住脱口道:“武大先生根本没有承认过有这么一位舵主?”

这三个月来,武断红率领帮中精英战于天台山,一切事情的变化都太快了些。

谁也没想到一夜之间武断红败于魏尘绝的刀下。

“看来这是一个阴谋?”广午火的瞳孔在冒火,道:“而‘死神一笑’和尤空空早就被人收买?”

这点结构已经相当的明显。

黑情人心中又泛起了一股奇妙的感觉。

很模糊的,竟然是想到明冷香到扁山来的目的是什么?他用力摇了摇头。

□□□

羿死奴的跟踪术非常有技巧。

“百八龙”是一个流传有千年的杀手组织。

羿死奴是龙头阿万的嫡传,自然有他独特的地方,甚至尤空空沿路上换了六种身法,还有八道暗桩掩护,他觉得现在可以安心的去见上面那个人。

羿死奴却是一边摇头一边在笑着。

尤空空那些身法和迷踪术就像是小儿游戏那般好笑。以“百八龙”最顶尖的”龙凤五遁”,甚至可以跟得上苏佛儿、小西天这些名侠的行踪,尤空空这套又算什么?

扁山之顶是一幢黄瓦大院。

大院前的梁柱上早已悬挂了左右四盏大风灯。

“红花大会”!

羿死奴看着尤空空急勿匆进入院内,嘿嘿一笑着便欺身到了右方,提气扬身已如风中飞絮。

无声无息中一口气飘到靠东的屋檐上望下。

只见前厅到二堂中间的石板道上,一名美仑美奂的人由一名全身深黑玄袍大氅,银发长垂披肩的老人踱步向前。

前头是尤空空恭敬一揖道:“尤空空拜见大恨后!”

大恨后?

羿死奴的眼皮子跳了一下,随即倏然间感受到那女人轻轻扫过来一眼,淡笑道:“失败了?”

“是!”尤空空打了个颤,答道:“不过最少折损了他们十来个人!”

“哈哈哈……值得!”大恨后瞅了一眼身旁的老人,嘿声道:“厉教主,你知道我这句话的意思?”

“知道!”老人冷肃寒声的笑道:“因为尤空空引来了龙虎尊里面的八尊长老中排名第一的羿死奴!”

羿死奴的脸色变也没变,哈哈一笑里坐上了屋脊,朝下头朗喝道:“大恨后的一身修为总算没有让羿某失望。”

大恨后轻轻一笑,自有宗师风范不疾不徐道:“像这么无礼的人,我不希望以后再见到!”

她是朝厉断仙在说话!

“放心!”厉断仙“咯咯”冷笑在喉头里,挑眉凝向羿死奴忖道:“既然敢到这里,当然不怕下来吧!”

“哈哈哈!”羿死奴淡哼答道:“既然这里是你的地方,难道怕上来?”

厉断仙浓眉一掀,话也不吭的窜上。

又快又疾的像一支箭。

而且是支诡异难言的必杀必死箭。

羿死奴却是不动。

不动如山,等着对方满身的杀机逼来。

眼前,厉断仙忽然消失在一片浓浓的黑雾中。

大晴朗天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出一片天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