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出一片天地》

第八章

作者:奇儒

黑情人有点讶异这回进了岳阳城竟然不是往义风堂走,而是到了东城的一座阁楼前。

这一行浩浩荡荡的人大是引人注目,那是正常。

不正常的是,进入这条巷子后,好像这儿的住户早已习惯了般,连眼角也不溜看一眼。

“这里也是我们帮中的势力范围?”黑情人小声的问着,边瞄眼看那匾额三个大字——长春楼。

朱红大门无声的推开,显然是经过妥善的保养。沈鹏轻轻一笑,回道:“黑兄好观察力,这巷子八户人家的确都是本帮的帮众。”

黑情人点了点头,尾随的众人进入楼院内。

只抬眉见着,早有近百名断红帮的弟子肃立在练武场,所有的目光全投向羿死奴的身上。

黑情人不得不有点佩服了。

上百人的凝目察视之下,羿死奴气度恢宏直似入于无人之境,举手投足,俱是大家的风范。

这点连雷动陆也不得不佩服道:“姓羿的有他夺人之处。”

沈鹏轻轻一笑,拉了拉黑情人,双双进入正厅中。

只见羿死奴被请上了大位,朝众人肃手道:“各位兄弟请坐,羿某不敢以帮主自居,唯以兄弟相呼。”

彭鹿哈哈大笑,拍掌道:“好!这句话深得我心!”

鲍打怨也咯咯叫笑了起来,道:“羿兄弟别客气了,我们都见过你的武功造诣以及超人的胆识,鲍某相信,在羿兄弟的领导下为武大先生复仇可期。”

于是众人纷纷喝附,情况热络了不少。

羿死奴在上头意气飞扬,微哂道:“承蒙各位兄弟厚爱,那么羿某就不客气的说出计划。”

此刻众人纷纷落坐,一干婢女也传上了茶点。羿死奴淡淡一笑,当先举杯道:“且以此相敬各位!”

一片轰然中,十五个人相互敬茶而饮,羿死奴看了一巡,这方是微微扬眉道:“我们第一个目标是柏青天,对付他最好以江湖的方式解决。”

广午火这厢在下头应声道:“不错,柏青天封有‘千里侯’的爵位,若是以硬干恐怕会引起朝廷方面的出兵。羿死奴沉嘿一声,点头道:“这点正是羿某的顾虑,所以,我们首先之事便是将整个断红帮重新组合起来。”

他看了下头一眼,只见一个个面有疑色,笑道:“各位兄弟或许不明白在下的用意……”

“宋某的确不明白!”断红帮中负责冀境分舵的宋把酒苍哑着声音道:“本帮原先有天下三十三分舵,如今只剩下我们一十三个幸存……”

他斟茶大口入喉,清了清嗓子,依旧是那苍哑的声音接着道:“三十三个分舵各布于一处,若是要合并重组,恐怕是大为费时之事。”

羿死奴哈哈大笑,道:“宋兄弟放心,羿某的意思是,要将断红帮中人全数调往长安城下的临湘镇。”

这厢雷动陆忍不住问道:“那岂不是大大显着了目标?而且近万人马汇集,官府那边只怕有所猜疑。”

“柏青天不会让官府在自己行动之前有所举动。”羿死奴哈哈大笑道:“长安城是柏青天的地盘,我们在行事上有许多的不便……”

“但是,如果柏青天出了长安,就像是老虎离山。”黑情人接口笑道:“而我们在沿路上大可以摆下二三十个陷阱。”

羿死奴的眼睛一闪,笑道:“羿某正是这个意思。”

一时间,众人你看我,我看你,议论纷纷着。

墨不回咳了咳两声,朗声道:“既然羿兄决定如此,我们也无不遵循的道理,只是在时间上……”

“一个月的时间。”羿死奴嘿嘿道:“当九月初一放鹰猎狐的日子,柏青天就是我们要猎的狐狸。”

□□□

梧桐树在秋天的感觉是很特别的。

特别是在月色星光下,只有风卷过衣角。

黑情人就坐在凉亭上,抚着那柄奇特的兵器——“黑情人”。

情人醉枕,梦里挑剑风雨。

他低唱了一声,忽然觉得羿死奴这个人好可怕。

“黑兄在想事情?”沈鹏踱了上亭,在对面坐下。

“不!”黑情人收了那柄“黑情人”轻轻摇头笑道:“只是乘凉,胡乱耗着时间而已!”

沈鹏轻轻笑了,眼瞳子忽的精芒一闪,说道:“黑兄,羿死奴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这话忽然而来,黑情人都为之一楞。

“沈兄有所怀疑?”

“哈哈,如果你是我难道不会?”

黑情人沉默了下来,可不觉得很前这个年轻自己一两岁的沈鹏像他平日表现的只有热忱,而是有更深的城府。

“沈兄何必多虑?反正大家的目标都是对付柏青天。”黑情人笑了笑,嘿道:“只要确定这点就好了,是不?”

“当然不是。”沈鹏整个人严肃了起来,道:“数天前,申老老死在长安城内……”

“大不易酒楼的申老老?”黑情人耸肩道:“那又有什么关系?”

“如果你知道他的身分是龙虎尊中四头魔虎之一呢?”沈鹏嘿嘿一笑,挑眉道:“有没有关系?”

黑情人的脸色自己都可以想像有多难看,甚至耳朵听着自己说话的声音都好吃力,道:“你……是谁?”

沈鹏哈哈笑了起来,忽的压低嗓子道:“九天魔虎落地来,一吞人间恩怨情……”

“你?”黑情人吞了口口水,叹道:“是帮中四头魔虎之一,据称是最神秘‘有翅的老虎’?”

沈鹏微微一笑,凝视着黑情人道:“我们现在是以龙虎尊组织的身分谈话。”

他一顿,环视了四周一眼,接道:“羿死奴在打什么主意?”

黑情人心中一凉,面上可是嘻笑如常,哈嘿一声,反问道:“你对羿长老有所怀疑?”

“嘿嘿,那是你不明白!”

沈鹏的一双眸子闪了又闪,冷肃说道:“羿死奴今天明说的是将断红帮所有人马齐集于临湘大镇,以用来对付柏青天,哼哼!”

黑情人注视着眼前这个龙虎尊中神秘的人物,皱眉道:“你的意思是,这其中是另外有阴谋?”

“难道你不知道?”沈鹏的脸上在笑着,眼瞳子里却是寒冷得令人打颤,道:“黑情人,总不成你以为羿死奴有这个能力完成他的野心吧?”

空气中,似乎只剩下风的声音。

不,可以说是风的悸动。

黑情人可是明显的感受出这“风”可不自然,而是来自沈鹏的身上。

简单一点说,那近乎是一种模糊不明的杀机。

他叹气了,“为什么有这种想法?”黑情人苦笑的问道:“据羿长老说,这次往断红帮的行动曾经取得魔虎之一的申老老同意。”

“我是我,申老老是申老老!”沈鹏嘿嘿的笑道:“因为,申老老根本不知道我的身分,更不会知道龙虎尊早就有人藏伏在断红帮内。”

这件事应该只有龙虎尊里的那条龙知道。

“我之所以怀疑,最重要的是……”沈鹏嘿嘿的笑了起来,道:“本帮将在九月初五大聚于长安城内。”

咱们情人哥哥一点也不笨。

他登时明白了羿死奴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在龙虎尊聚集之前做好了布署,在那时所有帮内长老、魔虎和龙头将会在长安举行派令大会。

羿死奴这回的攻击,将可以一网打尽。

黑情人感受到沈鹏一双眼眸直瞪着,浑身不自在了起来,但是仍旧面带微笑的耸了耸肩,道:“属下只知道羿长老要我跟他行动,至于他有什么特别的目的就不知道的。”

“真的?”

“是!”

沈鹏沉默了片刻,忽的笑了起来,道:“如果由你来领导断红帮,这个重任接得下来吗?”

黑情人还真吓了一跳。

这些日子来沈鹏是三番两次的提过,那时不知道对方的身分,直以为是玩笑话。

现在可是大大不同了。

黑情人只听得自己的喉头“咕噜咕噜”的响了好几声,终于叹气道:“这点恐怕会伤了大家的感情。”

“哈哈,你放心!”沈鹏愉快的回道:“如果是有龙头的谕令要他到圣坛进行接替申老老位置的大典,羿死奴能不去?”

事情似乎到了无法退身的余地。

黑情人除了该说“好”以外,他还能有别的话说?

星斗移动,沈鹏早已经走了。

夜,更深、更沉、更深、更沉,然后,东方微明。

又是一天开始。

每天都是十二个时辰,但是,每十二个时辰都会发生令你想像不到的事情。

今天呢?

花苑的小径上,有人缓缓踏着初秋稀疏的落叶而来。

人来自黑情人的背后,走得好慢。

好慢,却是有力,充满了霸者的气势。

“你知道沈鹏的身分了?”羿死奴终于走到黑情人的肩侧,同一个视线看着前方的晨曦,缓缓道:“你也知道他要你接替我的‘工作’?”

黑情人虽然没有转过头去看,但是,对方的语气让他很明白的感受到一股讥诮,好浓!

“沈鹏对你有些怀疑。”黑情人实话说了,道:“昨晚他问我是否知道你的目的。”

羿死奴轻轻笑了,偏转过头来,眼神里难得有一份欣慰,道:“我很满意你没有告诉他。”

黑情人也笑了,道:“我何必告诉他?”

他们双双大笑了起来,羿死奴用力的拍了拍黑情人的肩头,点头道:“选对了伙伴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黑情人很用力的点头,好诚恳,但是,他可没忘记四下巡视了一眼,边问道:“你不怕被沈鹏看到?”

“他现在很安心。”羿死奴冷笑道:“而且很忙。”

轻轻一笑里,羿死奴补充道:“因为,昨天一天里,鬼域在这方圆百里一直到长安城以内的力量都叫人拔了起来。”

“谁下的手?”黑情人吓了一跳,道:“鬼域三大组合,九幽教、黑魔门和吞日天都不是简单的角色。”

“杨字头八代主这个女人更可怕!”羿死奴嘿嘿一笑,道:“更何况,那个‘相识满天下’的何相识也来了。”

斗然间,黑情人的心口上好像被压住了一块巨石。

好苦的一张脸,他叹气道:“看来这个断红帮领导人的位置是个伤神的工作。“

杨雪红很明显的摆出了实力。

两百年来杨字头的传人一向握有江湖中一股神秘的力量,现在,杨大小姐很显然的朝自己和龙虎尊宣战。

“龙虎尊灭不了的鬼域即在一天之内毁于杨雪红那女人的手里!”羿死奴眼皮跳了跳,嘿道:“这很明显的讲明她下一个行动的目标。”

黑情人的心情越来越沈重了。

他觉得自己像呆瓜似的接受了冷大先生的委托,这种吃力不讨好,两面不是人的事,自己怎会“得意”的干了?

羿死奴在离开时又提了一句:“武断红不是没有财宝,沈鹏到断红帮的目的就是为了这点。”

羿死奴走了,却留下一肚子的麻烦给黑情人享受。

“大舞!”黑情人的心里在破口大骂:“你这头己亥猪到底死到那里去了!”

□□□

长安,简直平静得令人不安。

柏青天穿上了宝蓝色的绸袍,缓步悠闲的往前厅,他可不需要走得太快。

因为,在那儿等他的人目的不明。

“寒云峰碧宝观的宝大地观主来找侯爵会有什么目的?”韦燕雪在柏青天左后半步缓跟着,皱眉道:“杨字头那边昨天已有通知,姓宝的和整个大事件有关。”

柏青天笑了笑,伸手正好握住一片落叶。

落叶,泛黄中尚有一小角是青绿。

“宝大地来是他们整个大计划中的一部份。”柏青天踏在鹅卵石铺成的小径上,笑道:“杨雪红在一夜间毁掉了鬼域,但是不可能一网打尽。”

“侯爵的意思是,宝大地是鬼域中人?”韦燕雪嘿嘿道:“也就是羽公子的人?”

五天前的一战,柏青天到现在元气尚未完全复元,他咳了咳,潮红的脸颊在闪亮的眸子下特别奇异。

他没有回答韦燕雪的话,右脚已由后头迈入了前厅。

好个宝大地。

七旬年岁依旧是硕壮威猛,气势大是不同。

“柏大捕头别来无恙?”宝大地哈哈大笑,一掸道袍起身,抱拳道:“老道冒昧来访,有扰……”

柏青天淡淡一笑,肃手道:“宝道长请坐!”

宝大地哈哈长笑,气由丹田出来,甚见功力,他大剌剌坐下了,嘿嘿道:“老道今天登门求见,是有一件事想请托柏大先生。”

“呃?”柏青天睨视了一眼,微哂道:“在下有何处可以效劳的?”

“举手之劳而已,嘿嘿!”

宝大地看了看柏青天,“咕噜”一口喝下了茶几上的茗茶,这才轻笑道:“是想借柏大先生家传的秋水寒玉一用。”

“呸!”韦燕雪忽的怒目斥声,喝道:“宝老道,你以为是跟谁说话?秋水寒玉可是当今皇上御赐之物。”

宝大地嘿嘿一笑,哼道:“我和柏大先生谈话,岂有你插嘴的余地?”

“怎么没有?”柏青天轻轻一笑,道:“他的话就是我的话。”

宝大地脸色一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出一片天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